2005年09月12日



所有人都要到那里去。
那里,就是堂子。

人在江湖,就要去堂子。

权力的中心就建在了堂子的入口。
很多年后,权力中心不再设在堂子入口,但是名称保留了下来,叫做堂口。

我现在也要到堂子去。

我到这个地界儿,已经两个多月了。
我还一直没有去堂子。
按规矩,我应该至少每个星期去一次的。

不去,就要忍受冷水的刺骨。
劈头盖脸狠狠的打在身上。
我在冷水中大声叫喊。

但是,现在水越来越冷了。
我屈服了。
我现在也要到堂子去。

在路上,我看到很多人都在去堂子。
我笑了。
我现在也和他们一样了。
那么我以前所做的反抗是不是有意义呢。

是的,有意义。
在快到堂子的时候,我告诉自己。

人们在堂口耐心的等待。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
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站在了队伍的最后。

我也把胳膊伸了进去,拳头里握着两块银子。
这是一个兄弟刚刚告诉我的,每次来堂子都要交两块银子。
当我把胳膊伸回来的时候,拳头里握着一张纸。

我看不懂它。
我也根本不想知道上面究竟画着些什么东西。

进了堂子,第一件事就是把衣物解下。
这是我意料到的。他们一定会这么小心的。

我一边光着身子慢吞吞走了过去,
一边慢吞吞地想,没劲了,不如结束吧。

热水流淌过身体。真TM舒服。
虽然在寝室洗冷水澡不花钱,
但是到澡堂子花两块钱洗热水澡,还是,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