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有新闻的事儿我们不能报,能报的事儿没新闻。

  出自黄老邪语。言论自由喊了无数的日子,却依旧仿佛原地踏步,大家即使在网上看到的信息也是经过筛选,只有被认为“无害的”,对国家“和谐”不会造成影响的才能出现于我们的视线。怪不得黄老邪在文章结尾引用伏尔泰的那句“捍卫语话权”的名言,而又接着反问道,“我们呢?”

2、并不是每个人都信仰正式的宗教,但我认为几乎每个人都信仰宽恕。

  出自索甲仁波切语(幕清流摘抄自[西藏生死书]第13章)。诚然,无论在哪种信仰中,即死之人唯一的追求便是希望过去的各种行为得到宽恕,以求自己的到最后的解脱。人极度自私,所以只有在快死的时候他们了解什么也无法带走,从而决定放弃一切而转向未知的宽恕以求得最后的自我安慰。人,还真是个矛盾的存在。这本书或许我要抽时间完整的看一看。

3、这才终于从一种被计算机引导的感觉中走出来,完全回归到对自己使用行为的控制中。

  出自月子语。RSS订阅早已成为了上网者生活中的一部分,尤其是在FF下,RSS在不停的滚动中出现,就好像机场的宣传标语不停的滚动最新新闻,弄不得你反抗大脑已经下意识的接收这些东西。怪不得月子在文章中说“换回IE”,享受回归原始的乐趣。

4、就算学校不要求穿校服了 也不能换兔女郎装上学吧?

  出自小音语。无论什么事情,都会有一种称为氛围的东西,而这种东西的影响往往是无形的,也许是突然的一个事件,突然的一群人,整个圈子的文化气氛马上就会转变。而无论如何转变,都会有一种底线,我们能够接受DoNews改变的底线是多少呢?也许就是主页不要出现兔女郎。(啥?你说朝比奈在学校里穿兔女郎装?么,那只是动画而已)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