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晨我差不多都会到楼下吃早点,一是省事不耽误时间,二是不卫生但很便宜。而在这之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喝西安老豆腐。因为吃饭间的无聊,便观察了一下老板做生意,没想到看了看,也发现了一两个规律:凡是来用容器购买老豆腐的,都是至少50岁以上的老人。而对待这部分群体,我能发现他总是要多给打一些豆腐,多放一些麻酱,而相比之下,在摊位上吃的往往是被多打一勺卤子,多放一些咸菜。

  上边我说的这个商业技巧的细节可能对于你并不怎么新鲜,或者说你也是商人中的一员,对这种事情很平常。不过我现在在想,如果这个卖西安老豆腐的大哥也会写Blog,也看过几本外国老头写的书,也许叙述就会是这样的:在我多年卖老豆腐的生涯中,积累了长期的固定客户,这群人是我每天的固定利润来源。据我观察,他们大多是退休后的中老年人,而这直接决定了早点的受众者必定与在早点铺直接吃饭的客户所消耗的时间完全不同。那么对于这部分客户而言,享受早点远远高过了填饱肚子的需求,所以应该尽量选择保证我利润的基础上,让客户认为实惠的销售手段才能保证这部分利润。而对于在早点铺吃的客户,一种是过客,一种是生活要求不高者,这两种有一个共同的优先目的就是填饱肚子,除了味道以外,烧饼等干粮也是消费的一部分,而干粮要比我所出售的商品本身更能够解决此类客户的需求(尽量填饱肚子)。所以这样看来,只有在刺激客户选择更多干粮的情况下,才会带动起消费并且尽可能的保留住客户群,这两者是有直接联系的。

  哗—很多东西看着很眼熟吧,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伪市场营销学(我是文盲,所以上边的理论肯定是伪的)。主席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理论和实践互相转换就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了,以前边为例,买老豆腐的大哥这些经验有可能使自己摸索的,也有可能是前辈教的,但是他没有看过外国老头的扯淡书,自然也不会把我们这帮买早点的称为客户这样窘的代号。

  如果反过来了呢?我想最好的例子就是zuola前一段时间卖菜的事情了。很多人说zuola装B,说卖菜这种事情还用得着分析。其实不然,zuola和卖老豆腐的大哥一样在思考如何赚更多的钱,唯一的不同就是zuola能够把这种过程用另一种语言写出来,这是检验真理的一种途径:实践,而后思考。

  所以写到这里在反过来看,倒是对所有的职业都是有智慧这一说法深信不疑。而“商人无贵贱”也并不是针对工作环境和工作所得来讲,而说的是智慧二字。如果你非要逮着贵与贱不放手,我想我能说的是,贵者唯一的过人之处就是会写字而已。对,仅此而已。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