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04日

1、当怀春的老母猪从屁股后面无法推动时,就表明可以配种了。

  出自红尘语。她在这篇文章中大肆行文讽刺了李湘,并借用了大量的典故和成人用语。在她看来,李湘与钻石王老五的分手后,不过又会上演一场“逐鹿中原”的拉锯式扯淡婚姻。只不过这次的主角很可能就是张一一这位刚刚求婚就被拒绝的“我不是人渣”。

2、作为环境营造,必须尽量用制度来保障高尚道德行为,而不是仅仅依赖于人们的觉悟。

  出自小鬼当家语。他认为在企业的管理中,不仅仅是单纯的战略决策思考这么简单,更大程度上道德的伦理准则能够直接的影响员工以及整个的公司文化。那么如果把公司比作社会,官员比作员工,那么现在贪污受贿,以公行私的官场文化其实也就是公司的道德伦理准则所形成的。而可惜的是,比起来公司能靠规章制度来约束行为,在另一个官场企业中,好像什么也用不上。

3、当一个人想用他的身体去换取他爱好的文学时,是否就象妓女出卖肉体来保存生命。

  出自孙志明语(鼠界摘抄)。孙志明是最近想要卖身出书的第一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付诸于行动的人。而突然间,想成名的动机变成了要去拯救中国文学与中国青年,这就好像在说环境压迫下,早已没有谁是谁非,谁对谁错,另类的偏执狂要找寻另一条道路。难怪鼠界在文章中写道,“我已经都搞不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4、“哗”的一声,许多人裤子就湿了……

  出自华声语。当赵丽华所谓的诗歌还在横行,无数的报纸对她进行了采访,甚至有人还指出了这是诗歌的最佳出路。这一切的一切让我们深刻地了解到,世界崩坏了,于是,正如华声这篇文章所言,“所有人裤子就湿了”,他们也都成为了湿人。

2006年12月03日

1、双刃剑究竟克敌还是克己,全看刀法如何。

  出自邪恶少年EB语。正因为我们处在一个相对的世界中,所以所有的事情都是各有利弊两面,无论是街舞、MC还是其他活动,都会不可避免的与商业碰撞。如何在商业的大环境中把持自己,则完全是看个人的技术。当然了,我个人相信的是“永远不要把爱好当作职业。”因为那会“无奈”掉宝贵的乐趣。

2、说明我们的社会还不很文明,还有很多封建思想在桎梏着人们的灵魂。

   出自丑鱼尼莫语。在他看来,名人作为公众人物,各种行为能否被大众接受的程度直接反映了社会的水平,而国内现在对名人同性恋者的排斥,直接表现了我们的落后。其实我觉得这和落后与否无关,只是民族根性,无论我们接受多少外来的内容,始终还是从内心对某些东西排斥的。

3、动物应该有动物的权利,但也不是毫无条件的。

  出自众生语。最近狗这种动物闹得沸沸扬扬,又是“狗权”,又是“动物保护”,熟不知在狗被称为“宠物”的一瞬间,早已成为了人类奴役的动物,所谓权利,不过是人类自身开脱自己的托词。而众生这句话,很明白说出了道理,既然狗是被奴役的,当然要以权者的利益安放在第一,打狗要看主人,养狗也要看主人,人的品行都不够,又何以养狗?

4、而与幽默善于做秀的阿加西相比,沉默寡言的桑普拉斯永远都不是商家的宠儿。

  出自猪本正经语。近几年来,厂家选择产品代言人物的时候,逐渐以体育运动员占了上风。良好的形象与全民性质让明星一下子处在了劣势的位置。而作为商家,如何合理的选择体育明星也是一个很大的学问,草率跟风就会如文中所言“让人觉得不伦不类”。

2006年12月02日

1、有新闻的事儿我们不能报,能报的事儿没新闻。

  出自黄老邪语。言论自由喊了无数的日子,却依旧仿佛原地踏步,大家即使在网上看到的信息也是经过筛选,只有被认为“无害的”,对国家“和谐”不会造成影响的才能出现于我们的视线。怪不得黄老邪在文章结尾引用伏尔泰的那句“捍卫语话权”的名言,而又接着反问道,“我们呢?”

2、并不是每个人都信仰正式的宗教,但我认为几乎每个人都信仰宽恕。

  出自索甲仁波切语(幕清流摘抄自[西藏生死书]第13章)。诚然,无论在哪种信仰中,即死之人唯一的追求便是希望过去的各种行为得到宽恕,以求自己的到最后的解脱。人极度自私,所以只有在快死的时候他们了解什么也无法带走,从而决定放弃一切而转向未知的宽恕以求得最后的自我安慰。人,还真是个矛盾的存在。这本书或许我要抽时间完整的看一看。

3、这才终于从一种被计算机引导的感觉中走出来,完全回归到对自己使用行为的控制中。

  出自月子语。RSS订阅早已成为了上网者生活中的一部分,尤其是在FF下,RSS在不停的滚动中出现,就好像机场的宣传标语不停的滚动最新新闻,弄不得你反抗大脑已经下意识的接收这些东西。怪不得月子在文章中说“换回IE”,享受回归原始的乐趣。

4、就算学校不要求穿校服了 也不能换兔女郎装上学吧?

  出自小音语。无论什么事情,都会有一种称为氛围的东西,而这种东西的影响往往是无形的,也许是突然的一个事件,突然的一群人,整个圈子的文化气氛马上就会转变。而无论如何转变,都会有一种底线,我们能够接受DoNews改变的底线是多少呢?也许就是主页不要出现兔女郎。(啥?你说朝比奈在学校里穿兔女郎装?么,那只是动画而已)

2006年12月01日

1、这么笨的苹果,我从来没有见过

  出自吴虹飞语。作为早已被人贬为垃圾乐队,靠卖弄过去学历成名的幸福大街的主唱,不知为何又把这首多年前所谓的乐队代表作拿了出来,而新浪Blog在主页更是打出了“吴虹飞发歌曲暗讽黄健翔”这样文不对题的炒作标题,是啊,为了把它们变成橘子,连他妈的清华苹果市场都疯了。

2、Why We Need an Open Source Second Life?

  出自Glyn Moody语。Second Life作为最近各大明星媒体参与的游戏,无疑引起了大量而广泛的关注。Glyn Moody在文章中指出在一切仿佛突飞猛进的时候只有一个问题被忽略了,“They are all closed source. This means that free software is falling behind in one of the most innovative areas in computing today.”

3、还要不要关于世界杯歌曲的文章了?

  出自带三个表语。P2P作为技术的先锋,无疑改变了我们传统的下载方式,而对于普通用户而言,他们唯一关注的就是下载速度的问题。用资源的时效性代替了资源的保留性和传播性,这样有利也有弊的技术迟早会催生出新的下载技术。当然了,作为下载者,所关心的问题只是速度。

4、“你们全都给我出去”,电梯的人就一个接一个的出去了。

  出自王健硕语。如果环境是永恒的主宰,那么你为何不借助环境的规律让自己成为主宰?看似主宰者,不过是了解环境的规律。突然想起一句话或许和他也有几分相似,“不是你改变了历史,是历史选择了你。”所谓权利主宰,也许大致就是如此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