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02日

  每天早晨我差不多都会到楼下吃早点,一是省事不耽误时间,二是不卫生但很便宜。而在这之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喝西安老豆腐。因为吃饭间的无聊,便观察了一下老板做生意,没想到看了看,也发现了一两个规律:凡是来用容器购买老豆腐的,都是至少50岁以上的老人。而对待这部分群体,我能发现他总是要多给打一些豆腐,多放一些麻酱,而相比之下,在摊位上吃的往往是被多打一勺卤子,多放一些咸菜。

  上边我说的这个商业技巧的细节可能对于你并不怎么新鲜,或者说你也是商人中的一员,对这种事情很平常。不过我现在在想,如果这个卖西安老豆腐的大哥也会写Blog,也看过几本外国老头写的书,也许叙述就会是这样的:在我多年卖老豆腐的生涯中,积累了长期的固定客户,这群人是我每天的固定利润来源。据我观察,他们大多是退休后的中老年人,而这直接决定了早点的受众者必定与在早点铺直接吃饭的客户所消耗的时间完全不同。那么对于这部分客户而言,享受早点远远高过了填饱肚子的需求,所以应该尽量选择保证我利润的基础上,让客户认为实惠的销售手段才能保证这部分利润。而对于在早点铺吃的客户,一种是过客,一种是生活要求不高者,这两种有一个共同的优先目的就是填饱肚子,除了味道以外,烧饼等干粮也是消费的一部分,而干粮要比我所出售的商品本身更能够解决此类客户的需求(尽量填饱肚子)。所以这样看来,只有在刺激客户选择更多干粮的情况下,才会带动起消费并且尽可能的保留住客户群,这两者是有直接联系的。

  哗—很多东西看着很眼熟吧,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伪市场营销学(我是文盲,所以上边的理论肯定是伪的)。主席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理论和实践互相转换就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了,以前边为例,买老豆腐的大哥这些经验有可能使自己摸索的,也有可能是前辈教的,但是他没有看过外国老头的扯淡书,自然也不会把我们这帮买早点的称为客户这样窘的代号。

  如果反过来了呢?我想最好的例子就是zuola前一段时间卖菜的事情了。很多人说zuola装B,说卖菜这种事情还用得着分析。其实不然,zuola和卖老豆腐的大哥一样在思考如何赚更多的钱,唯一的不同就是zuola能够把这种过程用另一种语言写出来,这是检验真理的一种途径:实践,而后思考。

  所以写到这里在反过来看,倒是对所有的职业都是有智慧这一说法深信不疑。而“商人无贵贱”也并不是针对工作环境和工作所得来讲,而说的是智慧二字。如果你非要逮着贵与贱不放手,我想我能说的是,贵者唯一的过人之处就是会写字而已。对,仅此而已。

2006年12月01日

  一天忙下来,难得坐在电脑前静下心来看些无关痛痒的东西来消遣,而无意中看一个大伯随口而说的话却让我思绪联翩,“在唐人街,粤语才是沟通的唯一手段,这是一种没人制定的规矩”愣了几秒,随即想想这种口气很像是某家国企曾经在应聘须知中写道,English only。

  在不联想的情况下,我只能把这种现象归于排外中。但是凑巧的,我又看到几则关于某某技术“中国化”的言论,想了想这其实是一种现象,一种我们自小就养成的可怕潜意识——大国自卑意识。

  大国意识很好理解,就是因为自身土地的宽广,历史的悠久等原因,使自己对国家的认识和地位有很高的估计。这和从小的教育有关,就连二年级的语文教科书上,都在喋喋不休的讲着我国领土广阔是一种怎样的骄傲。那么,有一点是被忽略的,那就是我们在教育培养大国意识的同时,也在被教育培养自卑意识。无论是电视、杂志、报刊,中国都放在了弱者的地位,这和大国意识是矛盾的,所以不知不觉的中间就会有很大的落差点,大国自卑意识就这样形成了。

  我佩服日本,只是因为日本人能够轻易的将外国文化吸收为自己的文化。之前也许一直没明白这是为什么,现在感觉这或许是一种小国自卑意识。同大国自卑意识不同的是,小国给人的潜意识中就是我是落后者,在因果关系上自卑也是不矛盾的,那么毫无保留的学习外国文化就变成了最平常的事情。

  到处看看各类论坛,很多都在宣称要创造中国自己的如何如何。当然我并不是在泼他们冷水,而是这几年证明,凡是自己标榜中国自己这四个字的,全都深深地陷入了这四个字之中,到头来作品不过如此。中国,这两个字究说到底只是一个国家的名字而已。我在字典上随意翻看了下文化这个词的解释,其中说物质和精神遗产的总合就被称为文化,那么我们得到的遗产是什么,真的只有龙和红色这两样?而这些遗产又有几个人知道具体是什么呢?

  据此向后思考,被淡化的只有中国文化?我想不是吧,世界有无数的国家,自然而然也会有无数的文化。那么这样来看,泰国好像必须游戏里放上两只大象和和尚,然后要宣传泰国的游戏;法国在游戏里放上几个断头台,宣传为法国的游戏,匈牙利呢?或许游戏中的一切都应该使用马扎尔民族的东西,在宣称这是匈牙利的游戏成果。

  可是,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泰国自己的,法国自己的,匈牙利自己的等等这样的说法。唯一可怜的只有我们(原谅我使用可怜这个形容词)。或者说事实上,在我们眼里,世界好像只有中国文化和外国这两种区别,仿佛每一种文化都消失了,而我们自己这种潜意识的大国文化还在做崇,让我们不自觉地提醒自己:这是老外的,我要弄出来我们自己的。

  而根除大国自卑意识在我看来是不可能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的教育时时刻刻在提醒我们:我们是落后的大国。或许有一天这种大国自卑意识会创造出另一种天地,当然,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