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突破“少数人在少数人中选人”的干部选任怪圉,民意否决制在各地大胆试水。如河南郑州市实行群众推荐、素能测评、差额表决的“三票制”;河北成安县实行民意否决制、常委会票决制、全委会票决制;湖北省在试点基础上制定了《“公推公选”党政领导干部试行办法》。但在湖北老河口市市直机关领导班子换届调整时,长达一个月的民主测评,却引来了广泛质疑,颇令人深思。(中青报2005月7日18)

  在干部的选拔过程中,充分体现群众参与权和选择权,改变过去少数人在少数人中选人,导致选人不准、埋没人才,很大程度上遏制了权利滥用和腐败现象的滋生,无疑是干部制度改革的显著进步。老河口的“广泛质疑”也让我们看到了目前“民意否决”,还存在着明显的缺陷和不足。

  其一,民主测评的形式主义倾向,导致了民意的失真和失实。事实上,民主测评早就不是新鲜事物了,近些年的操作大有使其变形走样的趋向。在一些地方,民主测评开始流于形式,成了必不可少的过场戏。尤其是面对面的测评,在被测评人的眼皮子底下进行,使测评人如芒剌在背,很难表达真情实感,只能违心的在“好”、“优”、“重用”、“提拔”之下打对号。老河市市的一名政府官员表示,很多工作人员担心遭到打击报复,几乎没人愿意向考核组反映被考核官员的真实情况。而且测评内容大而化之,只有质的定性,而缺乏量的分析。

  其二,民主测评的小圈子主义。参与民意否决的多是中层以上干部,很少有基层的群众,有的民主测评划定圈子,而圈子里的人与被测人多具利害关系,导致所谓的测评就是评功摆好,最终成了一种“民意秀”。以成安镇为例,民意代言人近160人,其中一半是镇党委政府在编干部职工,一半是该镇所辖行政村村两委主要负责人和党员群众代表。之所以在老河口受到“广泛质疑”,也是因为在民主测评环节,多数大单位只有中层以上干部和二级单位主要负责人才能参加测评,很难代表本单位所有工作人员的意见。

  其三,暗箱操作的神秘主义。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测评结果不当面公布,而是藏之密室,束之高阁。由于缺乏公开、公正的程度规范,最终使民意仅仅成为一种虚置的权利。除了职能部门神秘主义的行为习惯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民意在干部选任中的主体地位还没有得到根本的确立,还仅仅是一种可有可无,能大能小的陪衬和摆设。事实上,如果这种民意调查处于暗箱操作之下,做了民意调查但不公布结果,或者做了民意调查之后还要一把手去定夺,不仅失去应有的意义和价值,也挫伤了公民参与民主表达民意的政治热情。

  其四,也是最重要的,缺乏制度保障,随意性很强。民主推荐也好,民意否决也好,民主测评也好,无论是形式、内容、规模、公开与否,都缺乏规范的制度保证,缺乏可操作的细密的程序规则。不仅各地的称谓不同,做法各异,而且主观随意性强。其民主的程度全凭当地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的政治自觉和胸襟胆识。而这往往是靠不住的,且人亡政息,很难将民主进行到底。

  可见,既然扩大干部选任的民主范围,提高民意在任免决策中的份量,才能从制度和源头上解决以少数人或个别人的倾向性意见代替集体决策的问题,客观上提高投机钻营者跑官的成本,遏制了权利滥用和腐败现象的滋生,那么,就必须将尊重民意的做法作为政治常态加以制度化、规范化、科学化。应实行科学、公正的民主测评、民意采集方式和途径,保证最大限度的代表民意,吸纳民智;建立公开透明、程序严密的阳光运行机制,当面公布民意结果,坚决禁止暗箱操作;扩大公民的参与范围,真正形成“多数人选人”的选择机制,这个多数应该是群众的多数,而不是干部的多数;在用人的决策权上充分尊重民意,给民意以应有的空间和权重,同时完善常委会或全委会差额投票确定拟任人选的方式,改变“主要领导说了算”的一统天下,形成民意、集体意志以及领导班子内部权力的相互制约与制衡。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