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20日

… … … …我像一摸敏感的孤魂,游离在人群之外,以一种可怕的姿态和方式脆弱而寂寞地活着… … … …

        每个深夜,都一个人走过静静的街道,回家。看着身影被昏黄的路灯拉得很长,又被缩得短粗,然后和路边的树影、墙影时分时离。听着鞋跟发出的有规律的“哒、哒”的声音,残酷地敲击着夜地寂静。

        只是这样一个人走,或许有些可怕,有些凄凉,有些悲哀。然而却有种别样的美。

        灯光冷清的美,影子神秘的美,足音清脆的美,人孤傲的美。

        然后明白了,其实人是不需要知己的。

 

2004年07月19日

我的意识开始麻木

耳边不知还响着谁的声音

恍惚种你在招手

背景一片漆黑

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对你微笑

宝贝,关上灯

发现混乱的美丽

你的身影充满整个房间

黑暗中看到上帝

他冲我微笑

很像你

2004年07月18日

二十几岁的女人应该怎么哭?再没办法像十几岁地少女一样,开心就大声地笑,不开心就放声哭了。

人们要我成熟。他们不再接受我的天真,我的可爱,我的娇嗔。更不容忍我难过时放声大哭。

于是,我只能选择一种压抑令人窒息的方式了。

后来竟然爱上了这种默默的流泪的感觉。紧紧地咬住嘴唇,让口腔里充满一种甜涩的味道。不发出一点声音。

等人是什么感觉?

我从未像今天感觉这么深刻。真的。

看着电脑,QQ上他的头像一直保持一种颜色。

就这样一天。

从早晨到晚上。

看着太阳升起再落下。

记得曾经有一首歌叫《等人就像在喝酒》

我到觉得等人就像在看一出越来越悲伤的电影,直到结束的时候,整个人都被绝望的海水包围,快要窒息了,很快,很快。

如果人是没感情的动物会多幸福?

如果可以做个没心没肺的人,又会多幸福?

时钟指向21点,突然发现自己有多傻。一天的生命就这样在等待不安与彷徨中消失了。

明天会怎么样呢?

2004年07月16日

一个人的时候

我一定要放最喜欢的爵士乐

然后

摆动腰支跳最喜欢的舞蹈

像蛇一样

谁说蛇令人厌恶

跳舞的时候

我宁愿做蛇一样妖的女人

睡到1点多,突然醒了,眼睛直直地盯着漆黑地天花板.

一只两只三只… …谁说数羊可以帮助睡眠的?

爬起来,无聊地发几条短信骚扰正在睡梦中的人,却一个回复都没收到.真是一个安静祥和的夜晚啊,人都睡的这么死沉.

看了看床,实在没有想睡的心情,于是找出很早前买的盘.

“燕尾蝶”… …

元都又一次出现在眼前,那个混乱又真实的世界.还有美丽的chara.

多少次冲动起来也想去像她一样,褪去毛虫青涩的外衣,在胸口刻上一只美丽的蝴蝶.洁白的肌肤,妖艳的蝴蝶,随着乳房的颤抖,好象飞起来.连灵魂也一起带走,飞向很远很远的天堂… …

可惜天堂是无法接近的,在看见大门的时候,便化成雨,落了回来.所以我的身上现在还是干净的一片,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对着镜子,画下一只折翼的蝴蝶.

燕尾蝶,燕尾蝶,你在保护谁的身体,谁的灵魂?

在那个四月的午后,明亮的阳光下,你看到了什么?

被挤碎的蝴蝶,还是挤碎蝴蝶的女孩… … … …

 

你有长的一生

有短的爱情

你说长的一生  留给你的爱人

那么可否借一晚   柔情

给哎你的我

借来一晚爱情

温暖的传说

就当我的日子    续前缘地错过

你长长的一生

给的起的

就这么多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

不信爱情你却相信我

死死攥住依恋    爱字不肯说

你是不是认为我脆弱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

眼光迷乱誓言赤裸

不管长夜如何  天亮又如何

我想要的你

就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