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紫禁之颠 之 抛弃者与被抛弃者
     (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的名字叫西门吹雪。
    听妈妈说我出生的那天街上飘着大雪,那么冷的天隔壁的猫仔家接连倒下了三个,而我却硬是没出事,所以就给我起名叫吹雪。还有,我们家是西门一系的,说当年我太公的太公的太公为西门庆大官人立过大功,所以就改姓西门了。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你们应该听说过,就是当年西门金哥的第一大将西门飙血。曾经单枪匹马狂挑韦家三十六铁人,威震大江南北。
    但是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自父亲那代起,家道中落了。一家人流浪江湖,虽然日子过得还算富足,可是一想起祖先几代的赫赫威名,难免都有些伤心。父亲也因此终日闷闷不乐,形销骨立。
    我的诞生对父亲来说无疑是一针强效剂。他说太公的太公的太公当年也是生在一场大雪之中,还有我的牙齿和嘴形都和太公的太公的太公长的一模一样。父亲从我的身上看到了希望,发誓要把我培养成江湖第一高手。
    于是我的青春就在整日的马步和撕咬中逝去了。
    公元2004年3月30日,我成年了。在举行了庄重的弱冠仪式以后,父亲传给了我祖传第一秘技,叫猛虎三十六式。也许我真的是西门家的希望,只用了一天就练成了这套绝世神功。
    现在的武林第一高手叫秀才。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确切的说,谁也没有见过他,因为见过他的人都死了。公道一点来讲,秀才并不是那么寒,他每年都会在4月1日那天出现在紫禁之颠,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给每个后辈一个机会,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谁要真是想挑战他,他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听父亲说当年越女剑派一行十人,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可是却没有一个回来的。还有丐帮的十余位八袋长老也都被他的毒粉所伤死于非命。
    可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正所谓初生之犊不怕虎,而且我还是飙血公的后代,自然要去向他挑战,重振我西门家雄风。
    终于到了4月1日。我揣着一颗激动的心来到了长安街,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来到了紫禁之颠!遗憾的是,这次的决斗似乎只有我一个,听周围的人说是因为近几年江湖中出现的新秀大部分都死在了这座围成之中。我却不以为然,因为,这才更能证明我是天下第一。
    突然一阵喧哗,人群嗖的一下闪了个精光。我定睛一看,城楼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人,一套牛仔,分头,俯身撑首成沉思状。秀才?!没有谁可以有这样的魄力,也没有谁可以有这样浓烈的杀气。我感觉到我的心跳正在加速,似乎快要脱离地心引力了。就在这时,秀才突然一个纵身跳了下去。寒一个,不是想自杀来逃避不可避免的命运吧?
    我错了。我很庆幸我错了。我的对手应该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不可能随便轻生。
    我傻了。毫无疑问我傻了。我看见我的对手朝着一个女孩走了过去,心脏的血管不由自主的结成了一个问号。誰ですか。彼女は誰ですか。
 我缓缓的向秀才靠近,随时准备使出猛虎三十六式的最后一招。因为我知道秀才杀人从来不用第二招。
    万万想不到的是,传进我耳朵里面的竟然是这样几句话:我是你姐,你要报告我。不,我是你弟,你要报告我的。那我不是你姐,你别喊我姐,我郁闷,哭。我不管,反正你要请我。那我不当你姐了,我已经有小弟了,我这个人很有原则的。那我跟你丫死磕,非要你当我姐不可……
    寒一个。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无奈中只好掩起耳朵,心里默默的期待着世界和平,国家安宁。
    突然的突然,一切归于平静。我向秀才望去,却发现他有如一座雕像:秀才颓然的坐在那里,看见姐姐的背影逐渐的模糊了起来。
    我看到了这一切的一切,心里突然明白了什么。
    我才是天下第一!
    此时的秀才早就不懂得反抗,早就丧失了刚才的杀气,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忧愁与伤悲。
    北京的春风并不温柔,太阳也并不和蔼。一切的一切,在秀才的石化中完结。
    秀才变成雕像了。我是天下第一!
    我兴奋的歌唱,我兴奋的跳跃。
    ……
    金水桥的旁边,一个小女孩指着远处大声的喊着:妈妈,瞧那只京巴蹦的多欢腾啊!



    注:越女剑派系蚊子一族,丐帮系小强一族。还有,连个姐姐都认不了,秀才很郁闷,所以一蹶不振,^_^。


                                                                                                                                寒秀才
                                                                                                                               04.3.30


2条评论

  1. 可能率空手道发挥内活动噶可能咔嗒施工的案件的;了;反抗规定棵可靠.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