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4月07日

    你不是一个粗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
    时光匆匆,弹指一挥间我已经到了老龄期了——大三下。
    作为一个大学里的高龄青年,我很郁闷自己没有给那些天真活泼的师弟师妹们做出一个好的榜样——直到现在我都还是光棍一个。
    不知道是天意弄人还是孟子所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其实我还是有两次恋爱的。只是这两次都有一个共同的郁闷点——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第一次已经结束了。第二次虽然还没有开始,可是我已经预言到了它的结束。有点寒,还是说正题吧。
    作为一个首都的大学生,我感到无比的自豪。可是就这样晃晃悠悠的在北邮闲荡了三载,我发现我的说话习惯还是脱离不了故乡的风情。注意,这里说的是说话习惯,而不是口音。突然想到了那天和fatcong还有ava一起去吃饭时,ava突然很认真的对我说,我一直觉得你的口音像是内蒙古那边的。我当时就懵了。还好她口下留情,没有问我是成吉思汗的哪个分支的,还真是个好人啊。不过本人还是在此严正声明:我的普通话发音还是很标准的hiahia。
    我这里说的说话习惯,就是我们那里的年轻人说话都很随便,和上大学后同学间的谈话风格截然不同。如果拿在春秋战国去说,就好比是上阵的将军和孔子的徒弟谈话一样。委婉点说,我家乡的年轻人说话都比较“豪放”。
    这里的“豪放”其实就是指说话里面带的脏字。我们那里要是哥俩感情好,见面要是不互骂几句那可是伤感情的大事。用一个老乡的话来说,就是两个人谈话一开始一般都是废话,因为都要用一连串的日解人(就是嘲笑人)和骂人的话开头以示感情的深厚,骂着骂着才渐渐的进入了正题。有时候想想还是挺有逻辑的。就好像是故事高潮的发生都必须有一个不错的铺垫一样。
    在俺们那旮旯(不好意思,借东北人一句话),说话习惯中比较常见的词我总结了一下。主要有“他妈的”,“你妈的”,“你个狗”,“你个比”等等,还有一些实在是不好意思写出来,请大家谅解。如果大家实在是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我咨询。
    熟话说的好,最好看的还是故乡土,最好喝的还是故乡水。敢情最好说的还是故乡话吧。就因为改不掉这个习惯,我到现在都还是爽并郁闷着。之所以说爽,是因为我寝室那七个好兄弟一点都不在意这些,而且我常常用这些短语造的句子他们都还比较喜欢,换句话说,就是比较捧场。难怪人家说在人生中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友情就在大学了。大学里的同学就是兄弟,这兄弟还真不是白搭的。
    之所以郁闷是因为有时候见着些外人,虽说都是同龄人,没代沟。都是中国人,没代沟。可是习惯一杀将出来,这代沟也就大了去了。有一次认识一东北的哥们,虽然也听说他们也算是“豪放一族”的,可显然这“豪放”还有地区差异。我第一句“你个狗”还好点,他没听太懂,还微笑的点点头。第二句“你个比”算是踩上地雷了,他的脸部表情很明显的发生了扭曲。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赶紧换个话题,讨讨哥们欢心,借此掩饰了过去。虽然说是我的话确实有点过,不过我就纳闷啊。敢情他是把这个“比”和傻逼联系起来了。可为什么他没有联系到牛逼呢?有时候想想,我还真冤。
    虽然现在日子过的倒还滋润。但是想到以后要真去了那大染缸似的花花绿绿的社会了,自己这伟大的习惯一定会遭到误解的,而且还可能影响很大。每次想想心里都有点毛。
    多渴望,有一天祖国大家庭团结一家亲;多渴望,就是那一天文化也一家亲。
    这样,在大家都认可这个习惯的同时,我也可以自豪的对自个儿大吼一声:你不是一个粗人!
                                                                                                                                      寒秀才
                                                                                                                                      04.4.7

2004年04月02日

VOL.1    最是那一刹那的温柔


    (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考,真的很好吃嘛,我骗你干什么?新开的食堂真的很爽!
    你丫就一阿富汗难民,吃啥啥都香。
    别听榜眼的,他丫吃什么都吃的欢腾。我不早说过么,榜眼的话要除以四,剩下的才是真的,哈哈……
    滚你的,本来就是嘛。
    在一阵诡异而邪恶的笑声中,三个男孩并肩的走进了食堂。
    走在最前面的是举人。中等身高,体重不详。一张娃娃脸上永远挂着一副招牌似的邪恶的笑脸。走路一直都是那么青春,一颠一颠的,也许是新的增高方法吧。举人这人人品没得说,可是他那运气也着实是衰了点。就拿他的成名作来说。以前我们是住学三的。是一座三层楼的红砖房,旁边还有毛主席万岁的字样。记得去年有一次老校友聚会,几个上了年纪的大爷突然走进了我们的寝室,其中的一个还激动的指着我的床说,你瞧,那不是我四十年前睡的地方嘛?瞧着他那兴奋的近似于舞蹈的表情,我突然想起了解放前,只想哭。话归正题。学三楼下有个自动售货机,一直都以它昂贵的价格和优质的服务色诱着我们这群饥渴的野狼。那天晚上举人回来时突然有些口渴,于是就掏出了10块钱放了进去,满心欢喜的按了一瓶可乐。就在可乐掉下来的一瞬间,全楼停电了。木然。我从来都只见过有人投币被机器吞的,可是还没见过全楼停电导致机器歇菜的。举人真是衰的可以,应了那句老话,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
    跟着走进来的是榜眼。一个数学天才。每次都是一副厚厚的眼镜,上面沾满了油污,有点杂乱的小平头,每说几句话就会痴痴的傻笑几声。虽然我没有见过陈景润,可是我觉得应该就和他长的差不多了。榜眼这人什么都好,运动也很强,算的上是一个才子。唯一的不足就是说话喜欢吞放大镜,有时候蹦出一句假的连他都不敢相信的话来他倒也算踏实,坚持真理,可是最大的遗憾就是他总是说那句话是我们说的,不是他说的,都到了这分上了,不得不考虑到rpwt了。
    走在最后的就是我了。我叫秀才。今年22岁了。身高1.8米,体重不详。性子算是随和,就是有点小毛病,喜欢日解人(就是嘲笑人)。经常把举人和榜眼弄到抓狂,其实这都不是我的错,我从来都没有有意这样做,这只是我的天赋……
    三个人在小强的傻笑和举人的恶笑声中走上了二楼。
    秀才,你的梦中情人!举人使劲的拉了拉我的手,对我挤眉弄眼的。
    我抬头望了过去。一个身高大约有1.68的女孩,上身白衣,下身长裙,正站在2号窗口点菜。就是她!就是那个我日里夜里朝思夜想魂牵梦萦的神仙姐姐!
    我激动的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然后在她的身边停了下来。耳朵里还传来举人的冷笑,现在的年轻人,一个字,重色轻友。然后又是榜眼的傻笑声和举人的恶笑声。
    我要一份土豆,一份豆芽,一勺饭。女孩轻声的说。那个师傅也只顾着傻笑,恐怕早就已经忘了是在叫他打饭吧。
   同学,你要些什么?突然的一声炸雷把我从陶醉中惊醒。我定了定神,发现我距离她只有10公分,还有,打饭师傅的眼睛瞪着我的直径大概有5公分。在心情激动的同时我胡乱的点了两个菜。我隐约的听到了旁边几个男女的偷笑。我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却发现她也正笑盈盈的看着我,风吹着她的长发,笑托着她的脸颊,我整个人都愣在那里,傻的就和见到了仪琳的田伯光,眼睛直勾勾的一动不动。她的脸红告诉了我也该收敛一下了,于是我抹了抹头发,看了看远方。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转身找座位去了。可是不知怎么的,面红脖子粗的我迈着沉重而又格外轻盈的步伐不由自主的追随着她而去。强磁场感应中!!!
    突然被人一把拉住。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干掉这个干扰我美梦的人,却发现举人站在我面前,一脸恶笑。我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他会意的点了点头,于是我们三大才子一齐出手,只可怜原本放在那里的书包,被我们放到了暖气上……
    我装作不经意的向她那里望了望,却发现她也正在望我。KO!秀才的春天要来了,hiahia。
    是机会出手了。于是我抛了个眼色给举人和榜眼,然后互相很配合的开始傻笑。注意,这里的傻笑是技术性的,就和技术性犯规一样。具体流程是我在那里佯装滔滔不绝的讲话,作眉飞色舞状,而他们两个在那里连绵不绝的狂笑,作前俯后仰状。这样可以显示出本秀才的口才和幽默感,给人一种文化人的感觉。
    有时候高兴的太早不是一件好事。我对此深有体会。套一句武侠,说时迟,那时快。刚刚那个大眼睛哥哥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拉住我的手说,同学,你还没有打卡……
    我忘记我是怎么尴尬的回去打卡,又是怎么尴尬的把自己同骗子这个名词硬扯开的。我只记得她刚好那时起身,美丽的身影逐渐的模糊于我的视线中。
    如花走了?榜眼问。
    我没说什么。举人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夜,我们是踩着榜眼的尸体回寝的。
                                                                                                                                  寒秀才
                                                                                                                                   04.4.1

2004年03月30日

决战紫禁之颠 之 抛弃者与被抛弃者
     (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的名字叫西门吹雪。
    听妈妈说我出生的那天街上飘着大雪,那么冷的天隔壁的猫仔家接连倒下了三个,而我却硬是没出事,所以就给我起名叫吹雪。还有,我们家是西门一系的,说当年我太公的太公的太公为西门庆大官人立过大功,所以就改姓西门了。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你们应该听说过,就是当年西门金哥的第一大将西门飙血。曾经单枪匹马狂挑韦家三十六铁人,威震大江南北。
    但是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自父亲那代起,家道中落了。一家人流浪江湖,虽然日子过得还算富足,可是一想起祖先几代的赫赫威名,难免都有些伤心。父亲也因此终日闷闷不乐,形销骨立。
    我的诞生对父亲来说无疑是一针强效剂。他说太公的太公的太公当年也是生在一场大雪之中,还有我的牙齿和嘴形都和太公的太公的太公长的一模一样。父亲从我的身上看到了希望,发誓要把我培养成江湖第一高手。
    于是我的青春就在整日的马步和撕咬中逝去了。
    公元2004年3月30日,我成年了。在举行了庄重的弱冠仪式以后,父亲传给了我祖传第一秘技,叫猛虎三十六式。也许我真的是西门家的希望,只用了一天就练成了这套绝世神功。
    现在的武林第一高手叫秀才。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确切的说,谁也没有见过他,因为见过他的人都死了。公道一点来讲,秀才并不是那么寒,他每年都会在4月1日那天出现在紫禁之颠,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给每个后辈一个机会,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谁要真是想挑战他,他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听父亲说当年越女剑派一行十人,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可是却没有一个回来的。还有丐帮的十余位八袋长老也都被他的毒粉所伤死于非命。
    可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正所谓初生之犊不怕虎,而且我还是飙血公的后代,自然要去向他挑战,重振我西门家雄风。
    终于到了4月1日。我揣着一颗激动的心来到了长安街,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来到了紫禁之颠!遗憾的是,这次的决斗似乎只有我一个,听周围的人说是因为近几年江湖中出现的新秀大部分都死在了这座围成之中。我却不以为然,因为,这才更能证明我是天下第一。
    突然一阵喧哗,人群嗖的一下闪了个精光。我定睛一看,城楼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人,一套牛仔,分头,俯身撑首成沉思状。秀才?!没有谁可以有这样的魄力,也没有谁可以有这样浓烈的杀气。我感觉到我的心跳正在加速,似乎快要脱离地心引力了。就在这时,秀才突然一个纵身跳了下去。寒一个,不是想自杀来逃避不可避免的命运吧?
    我错了。我很庆幸我错了。我的对手应该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不可能随便轻生。
    我傻了。毫无疑问我傻了。我看见我的对手朝着一个女孩走了过去,心脏的血管不由自主的结成了一个问号。誰ですか。彼女は誰ですか。
 我缓缓的向秀才靠近,随时准备使出猛虎三十六式的最后一招。因为我知道秀才杀人从来不用第二招。
    万万想不到的是,传进我耳朵里面的竟然是这样几句话:我是你姐,你要报告我。不,我是你弟,你要报告我的。那我不是你姐,你别喊我姐,我郁闷,哭。我不管,反正你要请我。那我不当你姐了,我已经有小弟了,我这个人很有原则的。那我跟你丫死磕,非要你当我姐不可……
    寒一个。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无奈中只好掩起耳朵,心里默默的期待着世界和平,国家安宁。
    突然的突然,一切归于平静。我向秀才望去,却发现他有如一座雕像:秀才颓然的坐在那里,看见姐姐的背影逐渐的模糊了起来。
    我看到了这一切的一切,心里突然明白了什么。
    我才是天下第一!
    此时的秀才早就不懂得反抗,早就丧失了刚才的杀气,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忧愁与伤悲。
    北京的春风并不温柔,太阳也并不和蔼。一切的一切,在秀才的石化中完结。
    秀才变成雕像了。我是天下第一!
    我兴奋的歌唱,我兴奋的跳跃。
    ……
    金水桥的旁边,一个小女孩指着远处大声的喊着:妈妈,瞧那只京巴蹦的多欢腾啊!



    注:越女剑派系蚊子一族,丐帮系小强一族。还有,连个姐姐都认不了,秀才很郁闷,所以一蹶不振,^_^。


                                                                                                                                寒秀才
                                                                                                                               04.3.30

2004年03月29日

    在醉生梦死的颠沛流离中,我终于醒了。
    睡的蛮不错的。我发现只要是睡觉,就只存在一个爽字。这也许是上帝赐予人类的最伟大的基本行为之一了。
    理了理脑子,发现清醒了很多。突然很想吸口新鲜的空气,于是也就这么做了。
    站在阳台上,对着对面的学四楼伸了个懒腰。发现人类挺伟大的,居然可以预测到沙尘暴的到来,虽然说警告是在昨天下午发出的,但它确实还是应验了。天空的颜色再一次的变成了黄色,又是谁曾经说过天空只有蓝和黑两种颜色?人定胜天!可惜那人没有很好的理解这句话,不然也能够和我们一样随意的欣赏黄沙满天的城市风光了。
    虽然是这么想的,可是能力毕竟有限。还没有来得及再次贪婪的看着孕育中的学三同时嘴里流着口水嘀咕着俺们一年前也是住过这里的,全身早就已经被黄沙圈住了,浑身上下3600多个毛孔没有一个不难受。在还没来得及沮丧的情况下,我退了回来。还是寝室干净啊!
    正写着,状元回来了。满脸的严肃,应该是刚刚参加了图形学老师的洗礼了。我不是故意逃课,可是我已经不知道那位年事已高的老师在上面激动的讲些什么了。咋就不对劲呢?就逃了三四节课怎么就这么大的差距啦呢?我说这社会怎么这么残酷,动不动就不给人留活路了?正想着,举人甲也回来了,他只说,老师今天又问了,你们是不是今天有什么活动,人为什么还是这么少?突然觉得老师挺不容易的,除了要备课然后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的作激动状,还要有一定的忍耐人和对事物的单纯美好的想象力,明眼人很清楚,怎么可能每次这节课都有活动呢?可怜天下老师心啊。
    早上考了DB。当时感觉蛮不错的,发现叶老师其实还是蛮懂我的心的。昨天为了去见姐姐一面(其实是想狠狠的宰她一顿,这里是书面谦语),擅自决定就当数据库只考到第二章,于是就只看了第二章。研究表明,虽然如今的社会异常的现实残酷,可是大学还算是一块没有受到多大污染的处女地。这次考试总共两题,第一道是第二章的,昨天做过类似的,不管对不对至少我不会白卷了。第二题好难,好像是综合了第三章和第四章的知识点,我自然是只能摸摸它,然后期望着旁边的举人乙能够让我燃起重生的希望。可是叶老师的伟大也就在这个时候绽放了出来,第二题总共有两道,你们可以任意的选一道。我看了看那个可选的,我考,不就是讲义上的东西么,只要会写字谁都编的出来。我走在小路上,一路兴奋的歌唱,看见这边的风光格外好啊格外好。突然很想冲到讲台上握住老师的人说,叶老师,你辛苦了,为了祖国的花朵,你的白头发又多了几根,我们一定会努力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然后就和老师拉着手在台上跳草裙舞,今年考试照顾你啊,照顾你啊照顾你,照顾你啊照顾你。大家一起来happy啊,来happy啊来happy,来happy啊来happy。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该多好啊。
    写完了就交了。我这人打小就这样,觉得只要自己做了,也就付出了,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上真情看见了fatcong的内心独白,猜想他可能觉得考的不太好,也许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吧,就和小品上演的一样——我为什么没有100分?(开个玩笑^_^)
    突然觉得我这人好像没什么志气,就和以前的高中老师说的一样,懒散,缺乏一颗竞争的心。可是我同时又觉得我这种性格还是蛮不错的,至少yy也是一种享受嘛。
    想起了华健在广告中说的话:用心才能做到最好,努力才会得到肯定。反正心我是用了一小点,力我是努了一小把,最好嘛就不提了,咱只要天下太平,日子富足,再也看不见漫天的黄沙,再也看不见学三的红砖,还有,在不久的将来可以看见Tina和姐夫一起来看我,这辈子也就没白活了。
                                                                 寒秀才
                                                                 04.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