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02日

        我现在才明白朋友不在于数目多,而是每个都要是好朋友,才是交朋友得乐趣。

         圣熙是我认识的第一个韩国朋友,也是唯一的韩国朋友。平时是没什么机会认识外国朋友的。

        记得那天,我和同学青青上完课觉得没事干,于是想去留学生公寓转转,或许可以认识老外。我们怀着欣喜的心情踏进了静谧的留学生公寓,跟宾馆一样,很安静,房门都是紧闭着,偶尔从里面传来动感的音乐声,我们知道外国人比较喜欢热闹的生活。地上铺着地毯,显得格外安静,连自己的脚步声也听不到。

       忽然看见有一间房的房门开着,向来好奇心比较强的我去敲门了,果然出来一个韩国女生。不知道会不会有点失望,这个韩国女生跟电视上看到的有点不一样,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漂亮,可能因为比较胖的缘故吧。她好像刚来中国不久,还不能跟我们正常的对话,她叫来对面的一个男生做翻译。看来我们的交流并不那么顺利,于是我还是使用那一招--要对方的电话号码。至少可以跟别人炫耀我有认识外国的朋友啊,呵呵

      之后我偶尔有跟她发发信息,看着她中文不断的进步。刚开始对她的印象不是很好,觉得韩国人的礼貌有点虚伪。因为那次圣诞节,她本来邀请我和青青去参加他们留学生的圣诞PARTY,我们都高兴死了,还特地盛装打扮,那么冷的天气我还穿了裙子,结果等我们赶过去了,她说已经结束了,下午已经举行过了。我们的笑容顿时僵在半边,跟她也没什么好聊的,她也不邀请我们去她房间坐坐。

     然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有时候发发短信,知道她很容易发烧感冒,因为生活没有规律,经常睡到中午才起来,怪不得那么胖了

      今年三月份,突然接到她的一个电话,叫我去她房间一下,说找我有事情。觉得有点奇怪,那么久没联系了怎么会找我有事情,不过她是把我当朋友看才会找我帮忙的,这样一想又很开心,我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了。

      原来她找我是因为搬家的事情,她的留学生朋友们都搬到阳光宾馆去了,因为留学生公寓专门宰外国人,他们不服气吧。她还希望找个中国人跟她一起住。当时我正苦于在寝室住不爽,因为睡眠不好,大家都那么晚睡不太习惯,跟室友关系也有点紧张。我当然一口答应说我陪她一起住好了,还是免费的,我当时简直快要幸福暴了,都怪自己运气太好。

       第二天中国我找来几个朋友就嘿咻嘿咻的帮她搬家,她的东西可不是一般的多,还有个冰箱。真羡慕外国人,什么都备的那么齐全。阳光宾馆是双人间,可是东西摆进去后,房间还是显得很小。我把电脑也搬出来了,可以解决一下无聊的时候。

       其实跟外国人生活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我发现我跟她的性格不是那么合吧,我们之间似乎没有很多共同语言,虽然认识那么久了,可是在一起的时间非常少。我知道她跟我一起住是想提高口语,也可以多个伴不那么无聊。她会吸烟喝酒,这在韩国很正常吧。

       我们之间的相处要么我在上网,她看电视,或者我看书她上网,她也经常写作业,因为他们要经常听写。她晚上一般都很晚睡觉,如果第二天起不来就不去上课了,有时候我上完上午的课回来她还在睡觉。她希望我经常陪她一起吃饭,她很喜欢吃沙县的蛋炒饭,而且吃一飘饭都要加很多辣椒,后来我也养成了这样吃的习惯。申明一下,我超级会吃辣的,可以跟她们韩国人有的一拼了。基本上每次吃饭都是她付的钱,我有点觉得不好意思,虽然不贵,有时候我要付她又不让我付,可是偶尔她要我付,我又没带钱,那时我觉得好尴尬啊,我不是故意不带钱的,因为楼下就是沙县,下来很方便,我就不带包了,我看她反正带了。可能是因为这种原因吧,免费住她的,(水电费是平摊的)也经常吃她的,所以导致后来我不敢跟她说她的生活习惯不好,我不想跟她住了,我是直接就搬回寝室了,不过她知道是那个原因我才走的。

        跟她住的期间我就有一次没有回去睡觉,那次是一个朋友叫我陪他去看车展,然后在市区开了个房间让我住下,我跟她打过招呼了。第二天我回去的时候她不在了,而且晚上也没回来,我没睡觉,一直等着她,发她短信也没回过。我都有不好的预感了,她会不会有事情。之前她都没有这么晚没回来过。后来我实在等不住睡着了。半夜三点左右突然被声音吵醒了,她开门的声音,而且她一进门就把音乐开得很大声,我不知道她发生什么事情了,看样子是喝醉酒了。我当时没什么反应,想继续睡觉,可是那么吵又睡不着,我起来看看她的表情,有点恐怖得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她心情不好,问她怎么了她也不回答,一副郁闷的表情的。没过一会,她开始吐,又发酒风,她把床头柜上的醋打翻了,空气中很浓的一股酸味。我看她差不多睡着了,起来把音乐关掉。第二天我也没去上课,几乎没睡着后来,整个人快要散架了。我把她的毯子换下来,拿去洗衣房。那时候我觉得她是需要有人照顾的,看着她的样子挺可怜的,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怎么了,可是后来我们谁也没提那天的事了。后来她就经常去酒吧了,每次都是半夜回来的。

        那时候她很容易丢手机。她在灵桥二手市场那边买了个诺基亚新款的手机,她觉得二手便宜吧,可是买来没多久就坏了。后来又把它卖了,换了LG的,没多久,去酒吧的时候丢了。这之间来回丢了有4只手机吧,最郁闷的是她的手机卡,有一次她的手机是被偷的,卡是她爸爸帮她办的,跟信用卡连着的,就是说如果偷去手机的人一直打电话也没关系的,她说有一次也是手机被偷,被偷倒还好,可是话费打掉了8,9百。她每次手机丢了,要干嘛都是找我的,我觉得有点烦,因为频率太高了,我又是很容易累的人,不喜欢老往市区跑。而且她都不坐公交车要打的的。我总觉得好奢侈,觉得不是很舒服。

        到了四月份,我觉得好累,想逃避几天,于是选择了回家,一回来以为会好点,刚开始几天是还好的,我又不想搬回寝室了。这样回寝室也不是很光彩,我当初表现得那么想搬出去。现在又那么不高兴得回来,好像偏差有点大。可是她的生活还是那样,黑白颠倒,我终究还是回到了寝室。带点郁闷的心情。寝室虽然不是那么舒服,毕竟是自己花钱的,比较不会那么没有底气。

       回到寝室第二天,我回阳光宾馆拿东西,她还在睡觉,她说她有点发烧了,我当时心里有点酸酸的,还是觉得她需要人照顾,可是又想躲她远一点,后来又觉得应该等她病好了再走,可是又没勇气再去面对她了。我只能在短信里跟她说,对不起不能再跟她一起住了,随便找了个理由说要考试了什么的。结果后来她问我英语考试有没有通过,我都难以启齿,其实后来也还是没怎么学习,英语六级还是没过。

        又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暑假里她回国了,她说下学期去上海读书了,我以为我们没机会再见面了。不过这个学期初我们见面了,感情又升温了。我是想她都要离开了,应该多陪她几天。那段时间我在学车,然后晚上去陪她。还跟她去了一次酒吧,那是我第二次去酒吧,酒吧的消费好高,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一起去的还有另外两个韩国女生。其实我去酒吧有点无聊的,不会喝酒也不会跳舞,更没有吸引人眼球的外表,只是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酒吧里的每个人,吧台小姐们跟客人玩的火热,乐队释放了全身的力量来取悦客人,钢管舞小姐那极尽的性感妩媚,还有舞池中那些寻找刺激,寻找发泄,寻找解脱的男男女女们。在他们中间,我多么象一个刚来到这个世上的小孩,只是用一种好奇的眼神四处张望,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在酒吧里我看她们都抽烟,而且女人抽烟的姿势好美啊,我也想跟她要一根试试,其实我是因为没事做无聊。之前也有试过几根的,发现不会上瘾。可是她很生气,她说烟瘾很难戒掉的,她不希望我学坏。我当时真的很感动,她好像把我当成是她的妹妹,她之前不带我来酒吧,是怕我不习惯那里的气氛,怕我学坏。她跟我说过她有个妹妹,在韩国,很漂亮,很乖,她觉得她自己读书的时候玩得太多了,她希望她的妹妹可以不要这样。我当时很崇敬她,同时也觉得自己以后一定不要作践自己得,她都这么珍惜我,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我自己。

        没过几天,她的爸爸来接她去上海了。她的爸爸是个很可爱的男人,一点都没有长辈的架势,他们都好客气,她爸爸听得懂中文,可是不会说,只能靠比手划脚的,很是可爱。她爸爸叫我十一去上海找她玩。那天很早就把她送走了。

       不知道下次会是什么时候见面。我是很肯定我们这份友情的,我一直渴望有一个姐姐能照顾我,给我很多人生的指示。可是这是个告别的时代,好朋友一个个都在跟我告别,从高中到现在,到未来。。。。

     

 

2006年10月01日

      我讨厌性,讨厌SEX。

     昨天跟侃侃睡在一起了。我原本以为只是单纯的盖一条被子,睡在一起,他睡里面,我睡外面,最多抱在一起而已。原以为我们是兄弟他不会那样想,就像他说的看到我会没有冲动。可是一睡在一起就有点乱来,使用他一贯的技俩--乱说话,有的没的一大堆。我也没有拒绝,不过点到为止。

    不过后来觉得恶心,好朋友之间发生这种事,然后要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很奇怪吧。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放的开的女生,可是真正面对了,觉得好恶心。男生的性器官,然后起伏着在你身上磨蹭,是女生的都很不爽吧,而且又不是男女朋友,根本就没有爱的。

   不想写了,好想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