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6月20日

        终于今天可以上班了,上个星期四网上投的简历,周一面试的,今天就去上班了。上班的地方是一家私营的以经营外贸管理软件的IT公司,成立大概7年吧,员工有30来个。那天去面试的时候感觉还好,整个一层都是他们公司的,可是今天一去才发现是那么不规范,我们销售部只有三个包括经理,技术部倒是很多人,可是真正在做事的有多少人呢。

      早上我很早就过去了,结果销售部门都没开,我就去技术部看了一下,虽然有人到了,但是那些人有的吃早餐,有的看小说,有的聊天,就这样。还有咨询部的一个女生,她竟然连自己有多少薪水都还没问清楚的。

      今天总的来说还是挺无聊的,就一直看那个软件,感觉软件也就那样子,并不是那么容易就熟悉的,更何况那些一点都不懂电脑的人了。中午等到12点才有饭吃,一共有12个人一起吃,还挺热闹的。下午4点,有个公司的老总过来培训,讲了三个小时,晚上肚子又好饿。回到住的地方,洗个澡,洗洗衣服过得很快。。。。

    这日子啊。。。

2007年06月08日

   毕业的事情快要告一段落了,突然闲了下来,再加上周末的缘故,突然觉得好孤单。。。

   我一个人不孤单,想一个人多孤单,有伴的人在狂欢,寂寞的人怎么办。。。

   今天班长为了毕业典礼表演什么节目的事一直打电话给我,他们几个人意见不合了,搞得我也郁闷,本来说好简单地搞一下就好了,现在弄得这样也不好,那样也不好,为什么这么挑剔呢,不能简单一点吗?

   今天培训部的校长找我们聊天,说了一堆P话,学过文学的人讲起话来就可以这么不挑重点啊,搞得我们还是没有什么心情学日语,唉。。。

   今天学长告诉他加工资了,这让我也开心了一下,说不定以后我好好干也可以加,所以现在开始要好好学啊,再枯燥也要学,以后要好好赚钱,千万不能跟钱过不去的。。。

   今天他说会上MSN的,结果等了一个晚上还是没来,突然感觉好孤单,有点寂寞。喜欢听他的声音,可能是我天生喜欢台湾人讲话的方式吧。觉得奇怪,身边的朋友们怎么都不喜欢,然后把我说得很另类似的。。。

   なんだか、今日は日本語を話したい、でもしゃべる人はないし、なかなか寂しいね。いつか、この状況から抜け出すの?楽しみにこの日が来るん。。。

2007年06月07日

自从我毕业设计做了一个博客系统后,就不喜欢在这里写博客了,感觉没技术含量,跟我那个博客差不了多少,跟新浪部落格比起来差远了。可是新浪感觉又功能太强大了,很多功能用不上,而且也不会用,我对那些界面啊什么的艺术性东西还是不怎么敏感的。 昨天晚上我们毕业聚会,好像大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伤感,说什么大家会抱在一起痛哭,我没看到一个人流眼泪啊,倒是自己一个人在KTV的时候偷偷流眼泪,不过好像不是伤感的眼泪,就是想哭一下而已,昏暗的灯光下谁也看不到。 昨天晚上算是放纵了一下自己了。之前这种聚会我都不会喝酒的,感觉自己不会喝。很早以前喝过一杯葡萄酒就过敏了,很难受,所以对喝酒产生了免疫。而且这种场合我一般都是比较安静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好像除了喝酒也没什么了,既然我不会喝酒,只好保持沉默了。 刚开始我们一群女生坐在一桌,我旁边的是两个最好的朋友,一个很漂亮,很活泼,很会应酬的,她一上来就说要开红酒。另外一个则是很安静的,成绩很好,毕业后要去瑞典留学,可是我觉得她的人生目标也是挺渺茫的,我觉得我是夹在她们两个中间的类型了。刚开始我一直喝饮料,喝了一点点葡萄酒感觉好难喝,直到颖(漂亮的),来调酒了,将雪碧和葡萄酒混在一起,我觉得很好喝,然后开始喝开了。也去男生那边敬酒了,其实跟班里的男生也不怎么熟,只是跟几个一起学日语的男生熟一点,他们都叫我亲分(老大),因为那几个中我日语最强,而且很少女生去学那个培训,因为很累,我还坚持着,他们好像都满佩服我的。跟他们一起当然没什么顾忌了,于是开始拼命喝酒,当然是调过的酒,喝起来一点感觉都没有,就是感觉好喝,而且有成就感,感觉自己也可以放得开,不会躲在角落里被人忽视。后来酒喝开了,就开始抽烟了,有男生给我烟,应该是我自己要求要的吧,可能是喝酒的缘故,形象也不顾了,其实喝酒的感觉很爽,好像可以解放自己,原本顾忌的东西都可以忘记,可以有很潇洒的感觉。烟我之前也抽过,不过都是表面上抽抽,不吸进肺里的,我不想自己成为烟鬼,只是偶尔放纵一下自己吧。之前圣熙叫我别抽,她是韩国留学生,现在去上海读书了,也没怎么联系了,不知道怎么样了。她说她不希望我变坏,她自己会抽烟,不爱学习,她已经后悔了,她有个妹妹,和我差不多大,那一刻感觉她把我当成她妹妹看待了,心里好感动。现在想想也挺伤感的,那么多朋友,来来去去,自己也即将离开,可能去一个新的地方生活,又要开始认识新的朋友,适应新的环境,然后进入一个循环,知道这个循环结束了,安定下来。 后来酒喝的差不多了,大家就去KTV通宵了,我一直很喜欢唱歌,当然喜欢去了,不过人太多,刚开始没怎么轮到。班主任和学工办老师也去了。班主任也挺豪爽,高歌了几首,不过五音好像不怎么全,而且很陶醉的样子,人是不是到了中年都是这个样子的啊?我和几个同学在玩筛子,之前不会玩,我对玩这些东西向来没什么天赋,很多都不会。不过也挺简单的。后来一段时间突然自己安静下来,想起很多人很多事,就是想掉眼泪,可能很久没哭的缘故吧,眼泪好像很难挤出来,难道我是麻木了吗,对生活。。。 好像昨天以后对喝酒并不那么感冒了,是不是为以后走上社会打好基础啊,以后即使做软件工程师,写写代码,也还是有机会喝酒的吧。那时我应该不会觉得那么无聊吧,反正现在不会酒精过敏了,豁出去就豁出去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现在最烦的就是培训学校的事情了,合约怎么办啊,还有去日本的公司又没给我保障,我真的很想去日本了,感觉国内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我想去过另外一种生活,去不同的地方呼吸不同的空气。高中的时候觉得我想去上海工作,那里是中国最豪华的地方,比较时尚。因为没想过可以去别的更好的地方。大学里觉得我最想去台湾,现在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台湾,喜欢台湾人,从电视上看到觉得台湾人很热情,男生很温柔,又浪漫。而且台湾四面都是海,我从小到大只是大学的时候看过一次海,所以对海还是比较向往的。 本来觉得这一生不想结婚的,现在有点希望可以嫁给一个台湾男生,可以在台湾生活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