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26日

第一次在网吧里登陆我的blog,因为我现在在家里了,真幸福ing

刚刚过了圣诞节,虽然我对这个节日不怎么感冒.原定的计划是平安夜和朋友去party,然后去教堂,结果晚上那两个人都嫌太冷,我不想一个人去,所以就一个人在实验室里看电影,读小说,听音乐,原来会觉得自己应该感到凄凉,结果也没有,因为电影很好看, 音乐很美, 书也很享受.

刚刚看了一个朋友的blog,再看自己的这一个,就越发的喜欢这里了.我这里很安静,也很干净,都是我最最亲爱的朋友们才来这里留言,没有任何华丽和深奥的辞藻,所有的只有那朴实无华的语言,载着的却是最深最纯的友谊.谢谢你们在心底里对我这片小小的自留地那么关心.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送上周华健的<朋友>,来表达我对你们衷心的祝愿.愿你们2005,生活更精彩!!

这些年 一个人 风也过 雨也走

有过泪 有过错 还记得坚持甚麽

真爱过 才会懂 会寂寞 会回首

终有梦 终有你 在心中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话 一辈子 一生情 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单过 一声朋友你会懂

还有伤 还有痛 还要走 还有我

2004年12月22日

今天又下雪了,没有第一场雪大,也没有第一场雪漂亮。第一场雪的雪花很大,很轻柔,一场雪下来整个世界干干净净的,好像透明的一样,让人有所思有所想有所盼。今天的雪,雪花很小,中间夹杂着小小的冰凌子,更加凛冽的寒风,到处灰蒙蒙的,但是壮观呢。忽然想起了一句小诗“疑是玉龙斗”,用来形容今天的雪真是再恰当不过了,于是乎干脆把这一首小诗全都抄了下来

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
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
仰面观太虚,疑是玉龙斗
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
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

这首小诗得自于三国里诸葛亮的梁父吟。不一样的雪可以让人有不一样的感受,第一场雪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玉龙斗“的。两次的雪我都很喜欢,前者有女子的温柔,后者有男子的豪放~~年终了,有这样的一场雪真好~~

2004年12月12日

人就这么一辈子,你可以积极地把握它,也可以淡然地面对它。看不开时想想它,以求释然吧!精神颓废时想想它,以求振作吧!愤怒时想想它,以求平息吧!不满时想想它,以求感恩吧!因为不管怎么样,你总很幸运地拥有这一辈子,你总不能白来这一遭啊!——《萤窗小语》

万变的道理不过是个“零”字;大动的终结不过是个“静”字;最广的境界不过是个“心”字。晚生有幸,总算参悟了!——《萤窗小语》

命运真是残酷的,然而这种残酷,身受者于痛苦之外,未始不觉得内中有一丝甜蜜的滋味。——张爱玲《十八春》


待续……

这就像花一样,如果你爱上了一朵生长在一颗星星上的花,那么夜间,你看着天空就感到甜蜜愉快,所有的星星上都好像开着花。

“一天,我看见过四十三次日落。”“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的时候,总是喜欢日落的。”———第六章

ps:真想看日落,但是更想看日出!

“如果有人爱上了这亿万颗星星中独一无二的一株花,当他看着这些星星的时候,这就足以使他感到幸福。他可以自言自语地说‘我的那朵花就在其中的一颗星星上’,但是如果羊吃掉了这朵花,对他来说,就好像全部的星星一下子全都熄灭了一样!这难道也不重要吗?”他无法再说下去了,突然泣不成声。夜幕已经降临。——第七章

ps:我好像好久都没有看星星了!

12月15日
《小王子》看完了,可是第七章往后我却不能用简单的引用文中的几句话来表达我的感受了,每一个故事都可以让我陷入沉思。久以前一位爱书如命的朋友曾经说过读书不能太功利,当时似懂非懂,现在好像明白一点了,随性的读书,不求这本书有多么的有名,不求自己读过多少书,不求读的有多快,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书,尽管去细细的品就好,哪怕是花一点时间去痴痴的做一会儿梦,或者漫无目的的胡思乱想,亦或随着书中的情节或喜或悲,这都是读书带给我的幸福。妈妈曾经说过,一个人可以过得很幸福,但是幸福并不仅仅意味着快乐。当时真得不能理解,现在慢慢有一点体会,有时候,一本读起来并不能让你快乐的书会给你带来幸福,因为它能让你的内心得到满足。《小王子》就是这样的一本书。他所讲述的每一个故事都那么单纯、清澈,看起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可值得他说来说去的,也就更加不值得让他那么的忧伤。可是读到后来,他那淡淡的却挥之不去的忧伤竟然让我鼻子酸酸的。小王子,他单纯的不会去硬要理解他看不懂的这个世界,他只是感到了孤独,难以名状的孤独。他只有在自己的星球上生活的自在,虽然那个星球上只有他一个人住着。但是在那里,有他钟爱的那株独一无二的玫瑰花,有三座火山,每天都有他愿意做的工作他愿意背负的责任,苦闷的时候,他只要走三步就能到星球的另一面去看日落,在那里,他是幸福的。真诚的祝愿小王子回到他自己的星球,继续他的幸福生活。也真诚的期盼,我自己和我所爱的每一个人,都能找到那颗属于自己的星球~~

2004年12月07日

我的第一个实验总算是做完了,虽然磕磕绊绊的,但是还算成功。几千个数据是我一个人采集的,下面的工作是对这些数据做一下处理,理论上分析一下,然后就开始动手写我的第一篇论文了。今天想把实验阶段的心得稍作总结。

万事开头难,实验开始并不是很顺利。师兄在实验的前期准备上帮了我很大的忙,教了我一些操作技巧,这些仪器用了很多年了,他们有自己的脾气,我不熟。我们的器材也不全,要四处借,借来了还要根据自己的条件把他们按装起来,并且尽可能的方便使用提高测量精度。实验之前看了几天的论文,说实在的理论上我并没有弄得很通,好多式子看不懂,师兄和我研究的也不是一个方向,很多东西知道的也不多,但是还是很鼓励我,要我先开始做实验,做做就会有一点体会,慢慢就懂了。在这里,真得很感谢他给予的支持!

一切准备好了后,开始动手了。狭缝扫描测量晶体的热焦距是个很麻烦的试验,需要改变3~4个量,每个变量就是20多个数据,前后弄下来得上千个,而且每个数据都要调节某一个变量才能得到。我从小就不是个安静的人,一开始坐不住,总是测几组就跑到电脑跟前玩玩。我记得以前有位学长说过,做实验做研究最需要的就是耐心。所以当我坐不住的时候,我就跟自己说,我是有耐心的, 就看我肯不肯给了。两天后我很高兴的发现自己竟然坐住了,进步很快啊。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意识到内心里的这种自我肯定自我激励竟然会有这么大的作用。

实验中也遇到过小小的挫折。由于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碰了什么装置,把激光腔给改变了,而且改变很大,几乎没有输出功率,也就是工作物质基本上不工作了。我缺乏经验,当我发现测量的数据怪怪的时候,我还觉得说不定人家原来就是这样的呢,这也有可能是个新现象,有待我去理论解释。可是越测量越不对劲,我才想到看看腔还有没有在正常工作,才发现原来腔已经不工作了。这使我前几天采集的数据都白费了,因为只有在相同的激光腔工作条件下所采集的数据才有可比性,才能发现其中的规律。这让我很懊恼,懊恼的是自己怎么能这么不小心,还是那么毛毛躁躁的,怎么能那么不敏感, 才发现问题,更重要的是,由于我的实验失败会导致师兄他们试验的进度延迟,我不愿意拖别人的后腿。那天晚上我真得很难过,可是难过是没有用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时间重新再来。还好,这一次成功了,经过三天的努力,总算做完了,我很开心。

这是我第一次的科学实验,是挑战,是磨练,但是很有意思,很刺激,每次发现数据有新的变化的时候,这些变化总能刺激你的大脑去思考。收获当然是不言而喻的,发现了自己的弱点,有很多东西自己还很欠缺,有待以后进一步提高!

2004年12月04日

新华网天津12月3日电(记者李靖)国际数学大师、中科院外籍院士陈省身3日晚在天津病逝,享年93岁。陈省身1930年毕业于南开大学,193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研究院,其后赴德国汉堡大学深造。他曾任教于西南联合大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芝加哥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是美国国家数学研究所、南开数学研究所的创始所长。

陈省身开创并领导着整体微分几何、纤维丛微分几何、“陈省身示性类”等领域的研究,他是有史以来惟一获得世界数学界最高荣誉“沃尔夫奖”的华人,被称为“当今最伟大的数学家”,被国际数学界尊为“微分几何之父”。2000年,陈省身定居南开大学,现为南开大学教授、中科院外籍院士、美国科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学会名誉会员、美国国家数学研究所和南开数学研究所名誉所长、天津科技馆名誉馆长。

11月2日,经国际天文学联合会下属的小天体命名委员会讨论通过,国际小行星中心正式发布第52733号《小行星公报》通知国际社会,将一颗永久编号为1998CS2号的小行星命名为“陈省身星”,以表彰他对全人类的贡献。

相关资料


微分几何之父陈省身:


2000年,世界华人的骄傲、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归国定居。他「叶落归根」的地点,并没选择祖籍嘉兴,而是回到了母校南开大学宁园──一幢安静的二层小楼。近年,在他的带动下,南开数学学科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南开数学研究所更成为国内外一个数学重镇。南开在数学领域取得长足进步,水平领先国内,有些还在国际上处於先进水平。

对其选择母校南开大学定居,陈省身解释道:「我10岁离开老家浙江嘉兴,到天津南开读书,天津当是我的第二故乡,后来侨居美国50多年。现在回来了,这里自然是我的第二个家。」此时,距陈省身1930年毕业离开南开,已整整70年

遇上恩师姜立夫


1926年秋,15岁的陈省身考入南开大学理学院。在此遇上中国现代几何学开山祖师、南开算学系主任姜立夫教授。姜为哈佛博士,一手创办南开算学系。高徒遇名师,姜立夫非常器重这个年纪最小、天赋颇高的弟子。陈省身读三年级的时候,已成姜立夫助手,帮他改卷子。每月可拿到十块钱,改善生活。


多年后,陈省身已是名扬天下的数学大师,仍追忆恩师姜立夫:「我从事於几何都亏了大学老师姜立夫博士。」陈省身的南开岁月相当充实。当时,南开学风优良,且数学藏书在国内首屈一指。到1930年毕业时,他已能读德、法文的数学书籍,对美国文献尤为熟悉。陈省身还曾当选为南开理科科学会委员,也是《南开大学周刊》学术组骨干。为其数学事业打下良好基础。


最美好的年华:在南开


他的课余生活亦丰富多彩。据他回忆,当时南开只有300多名学生,地方够多,因此在思源堂拨出间很大房间作为游戏室,供学生休憩。最年少的陈省身每天跟著一群哥哥姐姐在那玩耍,往往乐不思蜀。有次他跟同学在宿舍打牌,被素来严厉的物理大师饶毓泰先生逮个正著。他们都有点担心受罚。但饶先生当时开的理论力学班上,有陈省身、吴大任、吴大猷等栋梁之材,「他对这个班级很满意,所以也没怎样发作。」


从南开毕业后,陈省身先后赴德、法、美,筹办和主持了「中央研究院数学研究所」、「美国国家数学科学研究所」以及后来的「南开数学研究所」等三大数学研究所,并曾任职於被誉为「世界数学中心」的「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数学研究所」。


力推数学界每年三项活动

21世纪,中国要建成数学大国」,这句话早於20世纪80年代,已在数学界广为人知,被称为「陈省身猜想」。这是他最大的心愿,并一直为此奋斗。回国定居时,他曾说过:「我已经老了……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在有生之年再为中国做一些事情。」


1948年底之后,他在美国定居多年,一直思念祖国和南开。1972年,当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刚结束对峙时,他便即刻回国访问。「飘零纸笔过一生,世誉犹如春梦痕。喜看家园成乐土,廿一世纪国无伦。」在《回国》一诗中,其赤子情怀跃然纸上。


此后近三十年,他数十次往返於大洋两岸。以南开大学为基地,积极倡导、协助实施中国数学界,每年举行三项活动:一是召开「国际微分几何、微分方程会议」;二是举办「暑期数学研究生教学中心」;三是选拔数学研究生赴美参加「陈省身专案」研读。利用其国际数学界的广泛影响,加强国内外数学界联系。


被誉为「微分几何之父」


因为在数学领域的历史性贡献,他曾获颁世界数学界最高奖--「沃尔夫奖」,三次应邀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作演讲,并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和美国艺术科学学院院士,曾获前美国总统福特颁美国国家科学奖章,曾获罗巴切夫斯基奖章。


他还是第三世界科学院的创始成员,先后当选为英国皇家学会外籍会员、意大利Lincei科学院外籍院士、法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巴西科学院的通讯院士、中国科学院的首批外籍院士……尽管一生成就显赫,著述等身;尽管被誉为「微分几何之父」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五位几何学家之一,影响遍及20世纪的整个数学界,但他心最牵挂的,还是祖国和母校南开。


这位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曾不止一次满怀深情地说过:「我最美好的年华在南开度过,她给我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


巨额奖金捐南开数研所


1985年南开数学研究所呱呱坠地。应教育部聘请,陈省身出任所长。南开数学研究所是陈省身亲创的三大数学所中最小的「孩子」。陈省身曾经立下遗嘱,将遗产一分为三,分别留给两个子女及南开数学研究所,可见他对这个「幼子」是何等锺爱。


为了南开数学研究所的发展,他事必躬亲,倾注大量心血。建所之初,还将自己的全部藏书一万余册捐赠给数学研究所,又把1985年获得的世界最高数学奖──沃尔夫奖的5万美元奖金全部捐赠给南开。1998年,他再次捐出自己财产的三分之一──100万美元,建立「陈省身基金」,支援南开数学所的发展。南开数学研究所成立之初,提出「立足南开,面向全国,放眼世界」的发展策略。他说:「我们是面对全国的,不是单要把南开办好,我们很注意国际上学问的进展,不是关起门自己做工作。」


培养高水准青年数学家


他组织全所每年围绕一个数学重点方向,从全国各地选拔优秀研究生和青年教师到南开集中培养,对前沿课题进行攻关,以期造就高水准的青年数学家。他不但亲自讲课,还时常请国内外一流科学家来讲。菲尔兹奖得主丘成桐、Jonse、Atiyah,著名美籍华裔学者杨振宁、李政道和吴健雄,国内著名科学家王元、杨乐院士等均曾在他邀请下访问南开。


他每年还选拔一批优秀人才出国深造。1987年由他推荐赴美留学的陈永川,在组合数学领域出类拔萃,1997年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萨乌德.侯赛因」青年科学家奖。1990年由他推荐赴法留学的张伟平,学成归国后,在微分几何界成绩斐然,2000年获国际数学大奖--第三世界科学院数学奖,2001年还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


在陈省身的带动下,南开数学科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大批学术骨干被吸引到来,形成一支以龙以明、张伟平、陈永川、方复全四位长江特聘教授为代表、老中青结合的学术梯队。该所教师还获得过五个香港求是杰出青年学者奖,三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杰出青年基金奖,四个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称号,一个何梁何利科技成就奖,一个中国青年科技奖以及两个国际大奖。这在国内数学研究机构中是极其少见的。


建成国内外数学重镇


时至今日,南开数学研究所已成为国内外一个数学重镇。近日,南开国际数学研究中心主体建设已近完工。该工程是南开在建的惟一国家立项项目,也是全国高校中惟一由国家计委立项的工程项目。获国家投资1.292亿元,目标是100年不落伍。


该工程由陈省身提议兴建。在他的规划中,南开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大楼,将成为南开和中国未来冲击世界数学中心地位的桥头堡。如今每天看著「桥头堡」的垒起,这位世纪老人离他的数学大国梦想越来越近了。而他曾这样写道:我的生涯正在走向终点,唯一的问题是还要做什么。答案很简单:我将继续做数学。

陈省身简介


1911年10月28日出生於嘉兴秀水县


1926年 考取南开本科。


1930年 考上清华研究院数学系。


1934年 毕业於清华研究院,获公费留德。


1936年 获博士学位,往巴黎跟大数学家嘉当作博士后研究。


1937年 7月离法返国,任教於由北大、清华、南开组成的西南联合大学。


1942年 在美国普林斯顿研究院,用独特方法完成被视为「现代微分几何出发点」定理的内蕴证明,成为整体微分几何的一个经典定理。


1945年 发现著名的「陈省身示性类」(简称「陈类」)。对整个数学界乃至理论物理的发展产生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1946年 发表重要论文《大范围微分几何的若干新观点》,确立了他现代微分几何奠基人之一的历史地位。抗战胜利后回上海,帮老师姜立夫办数学所。


1948年 当选为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是最年轻院士。同年底携妻儿赴美,再进普林斯顿任微分几何讨论班主讲人。在芝大十年,对逐渐把几何学推向数学的「中央舞台」起了重要作用。


1960年 往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次年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


1975年 获福特总统颁发美国国家科学奖。


81-84年 任伯克莱美国国家数学研究所首任所长。


1984年 获以色列总统贺索亲自颁国际数学界最高荣誉的沃尔夫(Wolf)数学奖。


1984年 出任南开数学研究所所长。培养出一批像陈永川、张伟平那样优秀的数学人才。


2000年 回国在母校天津南开大学定居。

中国可以称得上世界级大师的人物本来就不多,这下又少了一个,可惜可悲可叹!
据说昨夜南开学生在校园里自发举行哀悼活动,他们通过在新开湖放湖灯,点起白色的蜡烛,唱国歌等形式来表达自己的哀思……我喜欢数学,为中国数学界失去这样的一位先驱,默哀ing



 

2004年12月02日

家乐福关了几天的门,这两天又开业了,特别想喝牛奶,又觉得提着几袋太沉,就买了奶粉回来。回来的路上才想起自己还有大半袋柠檬茶没有喝掉,于是脑子里有了一个新奇的想法,牛奶+柠檬茶,不知道是什么味道,是不是又酸又甜的呢?

回来后立刻试了试,果然呢,酸酸甜甜的,只是跟自己想的味道有一点点不同,好像没有牛奶的那种细腻和圆润了,有一点涩涩的感觉,是不是做成茶的这些柠檬还青着呢?^_^

想起了上个周二去外教家玩,那个husband说我们中国人吃东西太多的rules,想想也是。我们从来不把水果掺起来吃,做菜的时候也很少两样菜混着做,冷品和热品也不会同时吃……可是他们老外就这样,他们的蔬菜本来就不多,还总跟水果放在一起,浇上沙拉酱或者番茄酱,有时候还会打一颗生鸡蛋,美其名曰“沙拉,难怪那些老外喝了中国的西红柿鸡蛋汤都惊讶得不得了,God God得直叫唤,他们的饮食真是太单调了,外国小孩好可怜哦。相比之下,中国人真是幸福的多了,很有口福。

不过呢,我的那个牛奶+柠檬茶可不是外国吃法哦,纯属自己独创的。前两天花了一天的时间制定了一个每周食谱,在网上查了好多东西,结果被我的一个roomate说我就是把能吃的东西都按了上去,真是打击死我了。在一个学校里吃了5年,再有什么好吃的也吃得差不多了,每天去餐厅转来转去就选那几样菜。我制定这个菜谱只是想每天每餐吃的东西尽可能的不重样,保持营养的均衡,而不总是停留在茄子西红柿上。而且我的身体本来就吸收过好,人家怎么吃也不胖,我就那么大点饭量,还老是这么胖胖的,每次去买衣服都很受打击,所以很想通过制定这个食谱来条理一下自己的饮食。

我决定明天再试验一种新吃法,把柠檬茶加到燕麦粥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嘻嘻,看来我的柠檬茶真的是得赶快消灭掉了,否则就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