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29日

5月24日下午,外交部发言人孔泉主持例行记者会,下面是这次记者会有关吴仪取消和小泉会晤提前回国问答——摘自搜狐

问:吴仪副总理取消了和小泉首相的会晤。根据中国外交部的消息,此次访问取消的理由是国内有紧急公务。请问这个紧急公务是什么?如果这次取消会晤和小泉关于靖国神社的言论没有关系,为什么中方在今天上午新华社的表态中如此强烈地谴责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
答:昨天晚上,我在回答媒体提问时做了完整的表态,新华社已于当晚11点发表了这条消息。看样子,你对这条消息的全文不是十分了解,我在这里向你重新介绍一下。昨晚我阐述了以下看法: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中日关系,我们一直在为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做出不懈的努力。吴仪副总理对日本的访问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点。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就在吴仪副总理访问期间,日本领导人接连就参拜靖国神社发表了不利于中日关系改善和发展的言论。中方感到十分不满。我们真诚地希望双方能够共同努力,落实胡锦涛主席在雅加达与小泉首相会见时提到的五点主张,推动中日关系走上健康稳定发展的轨道。

问:今天上午,日方一些官员表示,中方的态度缺乏一些外交上的礼仪。中国政府对此有何评价?
答:你提到的日本方面一些官员的说法,我也看到了。我的看法是,在今年全世界都在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时候,在中国人民庆祝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时候,日本领导人不顾中国人民的感受和感情,漠视中国人民作为受害者在那段令人难以忘却的历史中所遭受的日本军国主义的烧杀劫掠,无视自己多次表示的反省历史的承诺,最近接二连三地就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发表错误的言论,难道心中没有丝毫歉疚吗?

问:你的意思是否是说吴仪副总理昨天突然回国的原因是靖国神社的参拜问题?昨天中国政府说是因为突然有紧急公务,请澄清。
答:我刚才向大家介绍了我昨天晚上的表述,也就是我们的正式态度。在目前情况下,特别是在中方作出了一系列真诚的、希望不断发展改善中日关系努力的情况下,日本领导人还连续发表了不利于中日关系健康发展的言论。显然,两国领导人的会晤缺少必要的合适气氛。

问:据报道,今天早上日本外相町村信孝说,日方认为中国政府应该有一个好的解释,甚至可能是道歉。因为昨天取消的和小泉总理的会晤原来都已经约定好了。中国政府会道歉吗?另外有报道说,美方向中方提建议,人民币应该升值10%,以避免美国国会出台一些对中美贸易不利的新法案,请问中方有何反应?
答:我在回答刚才日本媒体的提问时已经表明了我们的立场。今年全世界都在纪念反法西斯胜利60周年,中国也在庆祝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你知道抗日战争在中国意味着什么?在中国意味着8年抗战,死伤人数3500万,直接损失1000亿美元,间接损失高达5000亿美元,在中国许许多多的家庭留下了巨大的伤痛。日本军国主义当时在中国的种种罪行罄竹难书。日本领导人在这样的背景下,违背自己的承诺,不顾自己向国际社会作出的反省历史的表态,一而再、再而三地就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问题发表错误言论,难道就丝毫没有考虑到广大受害国人民的感情吗?难道说广大受害国人民这种无法弥合的伤痛,在他的眼里就没有丝毫的价值吗?
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我们已经多次表明立场。汇率改革是中国主权内部的事情。条件成熟了,没有外界压力,中国也会改革;内部条件不成熟,即使外界再大的压力中国也不会这样做。中国不但对自己的经济发展采取负责任的态度,而且对世界和地区经济的发展也要采取负责任的态度。中美在汇率上问题有些不同看法。最近美国有不少高级官员访问中国,中国的一些高级官员也访问了美国。我们还是希望双方能够通过平等对话,进一步加强相互了解和理解,不断推动中美经贸关系在健康稳定的基础上向前发展。


问:既然吴仪副总理有紧急公务处理,为什么她坚持对蒙古进行访问?第二个问题,中日东海问题磋商能否按计划进行?
答:吴仪副总理对蒙古的访问是一次很重要的访问,对双边关系具有重要意义。根据我掌握的日程,她将同蒙古副总理乌兰进行议题广泛的会谈,与蒙古现任总统巴嘎班迪及新当选的总统、现任议长恩赫巴亚尔进行会晤,还将会见总理额勒贝格道尔吉。这些会晤将为两国领导人提供一个深入交换意见的机会,使双方能够总结近年来双方关系发展取得的重要成果,并对两国今后一段时间的互利合作做出规划。
有关中日东海磋商问题,我没有接到有变化的消息,我相信近期中日双方将就东海开发问题进行磋商。

问:刚才你谈到吴仪副总理提前回国是因为靖国神社问题,中方究竟对哪些言论感到不满?沈国放今天上午表示只要日本对靖国神社问题采取正确态度,其它问题都比较容易解决。你对此有何评论?日本一些人士对吴仪副总理取消会见感到不满。中日应通过对话解决两国之间的问题。如果放弃会谈,如何解决两国之间的问题?
答:你的第一个问题问及日本领导人发表了哪些谈话。作为日本媒体驻京记者,我深信你对中日关系的经纬是清楚的,对中日三个政治文件的内容是清楚的,对日本领导人一再表示要反省历史、反省侵略,以及中方提出的“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一系列政治原则是清楚的。建议你认真看一看贵国报纸近10天来对贵国领导人的言行所做的报道,对比一下,日本领导人哪些言行不符合这些政治文件和原则的内容,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找到,而且不是一两件。
       沈国放部长助理今天上午会见媒体朋友看来是富有成果的,不少问题都是关于他这次采访的。实际上他所说的,至少你刚才引述的那段话,也表明了我们的一贯立场,即中日双方在一些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和分歧。中日政治关系当前面临困难最主要的问题就是靖国神社问题,实际上这不仅仅是中国人民关注的问题,也是亚洲人民、国际社会关注的问题。日本是不是真正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人们有理由担心,在世界反法西斯胜利60周年这样富有历史纪念意义的时候,日本领导人可以无视国际社会的呼声,无视受害国家人民的感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这个问题上发表极端错误的表态,使人们难免对这个问题感到非常担心。
  关于你的第三个问题,我赞同你的部分看法。中日之间存在的问题,应该通过见面、通过沟通来增进相互了解,这是对的。但是另一方面我希望你能注意到,中方作出了巨大的努力。从去年圣地亚哥胡锦涛主席同小泉首相的会晤开始,直到今年,特别是最近一个月,包括4月23日胡锦涛主席在雅加达再次会见了小泉首相,提出了关于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的5点主张。两国领导人会晤时我在场。这5点主张得到了小泉首相的积极回应,他表示愿意同中方共同努力。一个月后,具体地说,是5月22日下午,胡锦涛主席在北京会见了贵国执政两党的干事长,他再次表明了中方在有关问题上的立场,希望日方能够同中方一道以史为鉴、面向未来,使中日关系在健康、稳定的基础上向前发展。
  除了中国国家主席的两次会晤外,吴仪副总理在公务非常繁忙的情况下赴日本访问。刚才大家都谈到吴仪副总理对日本的访问缩短了。实际上,我认为大家的注意点不应该仅仅集中在缩短访问的问题上,应该看到吴仪副总理对日本的访问是取得了一些积极成果的。她主持和参加了中国馆日的活动。据我了解,中国馆日的活动在爱知世博会期间受到了日本人民的热烈欢迎,增进了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友谊。除此之外,吴仪副总理还发表了两次演讲。其中一次是在贵国的经济新闻社关于亚洲未来的研讨会上,她非常全面地阐述了中国政府对中日关系的重视和积极态度,并且提出了发展中日互利经贸关系的6点主张。除了这两项之外,第三项就是她落实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同日方各阶层、各部门、各级别的人士广泛接触。所以你应该注意到,吴仪副总理这次在日本的时间虽不长,接触的日方人士之多是前所未有的。通过这些接触,她也深切感受到了日本人民希望进一步同中国人民发展友好关系的愿望,同时她也转达了中国政府和人民在健康、稳定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中日世代友好关系的强烈愿望。这些都是她访问的积极成果,无论是日本媒体还是其它国家媒体都应该予以报道。

问:作为外国记者,我们认为中方在解释吴仪取消会见小泉原因时产生了混乱。取消会见的决定是谁在何时作出的?
答:你在中国的时间较长,我知道你的汉语说得很好。我想告诉你中国有个成语叫“舍本逐末”。我认为,你们对一些细节问题的关心和探讨,恰恰说明你们对大局问题的忽视。我刚才已再三表明,中方重视中日关系。但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得不非常遗憾地、非常不满地表达这种心情:日本领导人在吴仪副总理访问期间,接二连三地发表不利于中日关系发展的言论,使领导人间的会晤缺少合适的气氛。我们希望日本领导人能够认真地考虑深受日本军国主义之害的受害国人民的感受,能够真正地反省历史。

问:日本有些媒体报道,日本自民党干事长武部5月21日会见中央对外联络部负责人时表示,有人提出,中国关于日本靖国神社的批评是“干涉内政”,你承认报道内容吗?你昨晚说的“不利于改善中日关系的言论”是否包括武部的有关言论?
答:我没有看到关于这次会晤的情况,因此对你所引文字的准确性,我现在不发表意见。但我曾经听到过类似说法。我本来以为,在日本战后一再重申要走和平道路的今天,不会重现这种言论。然而,事实确实令人感到十分意外。发表这些言论的人,他们有没有想一想,当年日本军国主义是如何在亚洲邻国特别是在中国进行烧杀劫掠的?!他们有没有想过,在日本军国主义的铁蹄、军刀和子弹下,有多少人死亡、有多少家庭破碎?!我对上述言论感到非常愤慨。

问:现在,日本很多领导人对取消会谈表示“强烈”不满,很多人觉得中日关系更趋恶化。你认为这次取消会谈将对中日关系产生什么影响?
答:也许有些人对这次事件会感到所谓的“不满”,这些人是否考虑到了中国广大人民作为受害者,在创伤还没有痊愈时的感情?从另一角度说,我也想提醒你注意,现在日本各界有相当多的有识之士对中日关系的现状和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深感忧虑。人们问,为什么日本领导人不能真正地正视历史,对历史负责?我认为,在这些问题上,我们还是要遵照两国几代领导人、包括两国人民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达成的共识。中日交往长达2000多年,其中发生不幸的历史是短暂的。但是,我们没有权利忘掉这段历史。只有正视这段历史,承担历史责任,才能真正地“以史为鉴、面向未来”,使中日两国一衣带水的友好关系在健康发展基础上继续发展下去。

问:是否因为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所以今年中方对小泉首相关于靖国神社的言论提出了比以往更强烈的批评?昨天欧盟决定就停止进口两项中国纺织品进行调查,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对历史承担责任是永恒的任务,不会因为年份而发生变化。历史上发生的事情,国际社会早有公论。作为欧洲一员的贵国也是同样。我不相信对贵国过去的历史,人们的反省会根据年份的不同而发生根本的变化。只能说顺应今天追求和平、谋求共同发展的国际潮流而对历史的认识更加清晰,而不是相反。

  纺织品问题不是我回答的范畴,我希望你向商务部了解一下。我也提醒你注意,最近一个时期以来,中国同欧盟在这个问题上的磋商没有中断,双方一直表示希望妥善解决这个问题,使双方经贸关系顺利发展,不断扩大。

2005年05月11日

每个人的人生之路都会遇到很多的十字路口,我现在就遇到了一个。

加拿大来了两个学校,都有奖学金。一个是alberta的激光博士,前提条件是我必须拿到sdu的硕士才行。加拿大的老师说如果我能在年底毕业他可以把我的入学年月推迟到1月份。虽然就目前的情况看我在12月份答辩时有很大的可能,但是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刚刚完成的这几篇论文,如果都能接受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有一个给退回来了,就很难说了。可是alberta的激光是加拿大最好的,而且我联系的导师是个非常热心非常好的人,这个很吸引我。还有一个就是uwo,是物理学的硕士,一年后可以转成博士,今年9月份就可以去。导师是系主任,主动联系的我。我对uwo的物理不是很了解,老师的方向和我之前6年学的东西基本上不搭界。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想,这是一个特别宝贵的机会。人活着需要找一种方式来消耗自己的智利,来体现自己的价值,来给自己一点成就感。我知道我现在所从事的激光研究能够给我带来一点小小的成就感,但是理论物理的研究会不会是一种更适合我的方式呢?这只有试过才知道。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机会来了,促使我去思考这个问题了。uwo给我的条件相当自由和丰厚,我可以选择一年后转成博士,也可以选择两年后申请其他地方的博士。如果感觉自己坐理论比较愉快,我可以在uwo读完博士,如果还是搞实验研究好一点,我可以两年后在转会激光领域,只是这样要多花2年的时间。我不知道这两年的时间值不值得花,尤其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我读出书来已经30岁了。一直封闭在一个校园的环境里,接触的人很有限,遇到一个合适的人机会很少。如果一直没有遇到,读完了书婚姻就是个大问题了。我不想失去人生这一重要的生活部分。

我不是一个善于选择的人,所以现在也没有做出决定。大概思前想后想的东西太多了吧。记得诸葛亮曾经说过“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我给自己的限定时间是下周,希望到时候能有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我知道,不管我作出什么样的决定,我将来都不会后悔。因为我虽然不善于做决定,却善于把自己的决定贯彻实施。不管走哪条路,对我来说,其实都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