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26日

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徐志摩

济南在连续几天40度左右的高温后,一场雨在昨晚悄悄的来了。下午实验室的几个人去K歌,K了3个多小时,玩得很愉快。回来后小师姐跟我说:“mm,你大概是这里面玩得最开心的一个。”我很不解,我觉得大家玩得都很开心啊,很痛快。可是她说不是这样的。我本来挺高兴的心情,一下子弄得有点迷茫和困惑。我没有看出谁玩得不开心来,我觉得自己很不会察言观色。可是我又想,为什么既然来玩了还会玩得不开心呢?大概人长大了,就会少掉很多得开心事了吧。

当晚上颖颖给我发短信的时候,我的感触就更加深了。我更喜欢和颖颖这样的人做朋友,我们一起出去玩才会都开心。颖颖的短信说:“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下雨的夜晚,很容易让人有某种莫名的情绪,颖颖大概就是这样了。我也很想你,亲爱的小妹妹。

2005年06月21日

When You Are Old                                                                                       当你老了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And nodding by the fair, take down this book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cing face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And be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ied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And paced upon the moutains overhead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And hid his face aimed a crown of stars在                             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1893 

2005年06月18日

站在山头如狼匹般嘶吼的原因,并不像河流涌向大海般如此简单,也是不是向日葵等待黎明的原因……

我们都不愿如那些从脑海中逝去的脸庞一样,成为陌路人
就算徒步前进又如何
花朵不是我
此刻我也成不了花朵
变为水色身躯的一只寂寞的鹤而活又如何
在爱情来临之前
因为已习惯了等待
整晚的大雨
现在让我的脸颊也流过小河
在心中筑起石壁
比起挥舞着双手的记忆
更珍贵的是那句“思念你”……






2005年06月15日

Madre Tersa为了把安全和幸福带给受苦的人,为了替濒于死亡的人消除痛苦和恐惧,她在慈善机构里热心工作几十年,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慈善机构网,赢得了国际上的广泛尊重。挪威议会诺贝尔奖金评选委员会为表彰她多年来无私的为穷苦的人所作的工作,于1979年授予她和平奖。

哪里有绝望,我就带去希望

哪里有悲伤,我就会带去欢乐

主啊,请允许我抚慰他人,甚于被抚慰

理解他人,甚于被他人理解

爱他人,甚于被爱

因为,付出就是收获

因为,在宽恕他人之时,我们得到宽恕

在死亡之中,我们得到永生



2005年06月13日

早就想写一点关于唐朝的东西。此唐朝非那个摇滚乐队的名字(尽管该乐队据说很经典,但是至今我还不能欣赏其强烈的打击乐声,振聋发聩),而是存在于那个中国历史上的盛世。


这些感慨最初始于去年夏天的旅行。我在杭州有幸看到了唐代的书法,虽然不是出自中学历史教科书上那些大家的手笔,但是已经足以让我震惊了。那是我所见过得最美的书法作品。字体圆润丰满而浑厚,既雍容华贵又气势滂沱,绝妙的是如此大气的一幅作品却没有丝毫的霸气。当时我不禁联想到其他有关唐朝的东西,从当时的艺术作品如书画、雕像(唐代的陶器是很有名的,而唐三彩更以其华贵的颜色闻名世界)等,到日常生活的各方面如建筑、服饰,再到那时整个社会的审美观(据说当时女人以胖为美,杨贵妃就是有名的胖美人),无不透露出作为世界顶级大国的王者之气。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为繁荣昌盛的时期,也是中国在世界上地位最高的时期。当时,中国和世界许多其他国家都有着友好的关系,彼此派使节出访,对东西方的文化交流和贸易往来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是世界文化和经济的中心。作为综合国力最强的国家,唐朝在这种经济文化的交流中,并没有排斥甚至是压抑外来元素,而是积极地吸收其中优秀的成分。在这种交流中,东西方的文化不是发生了碰撞,而是有机的融合,中国展示的则是海纳百川的气势。而这样强势中国,在边境问题上在军事方面却是整个中国历史中最被动的时候,尽管那时的军事实力在世界上是数一数二的。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性,自己强大但绝不仗势欺人,更不会去干预别国的内政,对这个世界指手画脚甚至按着自己的方式重新排序。这才是王者风范,让我想起了狮子王辛巴站在荣耀石上,以那样的神情看着下面的芸芸众生,自由的生活着。这就是一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民族的强盛。我为自己属于这样的一个民族,为自己可以被称为唐人而骄傲而自豪。


今天距离那个盛事唐朝已经走了1000多年了。今天的中国或许不像千年以前在世界上那样强大,但是她正在一个走向强盛的新的轮回中骄傲的前进着。我对我的民族我的国家有信心,而近来中国的发展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中国的外交风范,等等等等的变化更加增强了我的信心。我相信,中华民族的再次强盛会像那个盛事唐朝一样,有着真正的王者才有的宽容仁慈的秉性。我理解他国某些人士所奉行的中国威胁论。是啊,他们以他们强盛的方式来理解中国的强盛,而我又怎么能要求那些只有一千年甚至几百年历史的国家来理解我们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泱泱大国呢?
梦里,我回到了那个美丽的盛世,我的大唐……

2005年06月11日

中欧贸易争端十小时化解 双方“化干戈为玉帛”

中国纺织行业的一千九百万从业者今天起可以放宽心了,在中欧纺织品贸易争端磋商期的最后一天,双方终于“化干戈为玉帛”。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与欧盟贸易谈判专员曼德尔森今天凌晨共同发表声明,表示“部分中国敏感纺织品”今年出口欧洲的增幅保持不变,而且到二○○八年,欧盟将对中国纺织品全面放开。

今年一月一日全球纺织品实现了一体化贸易,但四月二十九日,欧盟声称“中国纺织品对欧出口激增”,欲对由中国进口的九类纺织品发起“特保调查”,五月二十七日又要求就T恤和麻纱两类纺织品贸易问题和中方进行正式磋商。按照相关规则,中国与欧盟的磋商期为15天。

十日中午,欧盟贸易谈判专员曼德尔森飞抵上海,与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就中欧贸易争端进行首次“高层谈判”,谈判从下午两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今天凌晨。经过漫长的十个小时以后,聚集谈判大厅门口的近百位中外记者终于等来了满面春风的薄熙来与曼德尔森。曼德尔森表示,今年以来中国纺织品出口出现了“爆炸性的增长”,这一问题差一点引发了与中国“较大的贸易摩擦”。他说他个人坚持“维护自由贸易的原则”,在遇到这一“骤然性的事件”时,希望能用“妥善、友善”的方式来解决,而不是欧盟采取单方面的措施。他表示很高兴欧盟委员会与中国就解决贸易争端找到了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法。

曼德尔森说,根据中欧双方达成协议的条款,从现在开始到二○○七年,中欧双方将就中国纺织品出口共同制定一些过渡性的“增长幅度”,欧盟所同意的这一增长幅度,包括已经启动特别调查的绝大多数产品类别。而现有的增长幅度可以持续至今年年底,二○○六年与二○○七年,欧盟将“向上调整增长幅度”,以保证二○○八年向中欧纺织品“全面自由贸易”平稳过渡。

薄熙来说,今年一月全球纺织品实现一体化贸易以后,中国纺织品多年积累起来的能量得以释放,这一出口的快速增长显示在欧美市场上比较明显,这是历史上发展中国家第一次在发达国家的出口有如此快速的增长。薄熙来指出,事实上,在全球纺织品一体化之前的十年时间里,根据相关协议,发达国家应该逐渐放开他们的配额,但是一些发达国家并没有这么做,这是造成今年中国纺织品在欧美市场出现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

薄熙来表示,尽管如此,中国政府是一个高度负责任的政府,作为世界的贸易大国,中国政府希望中国纺织品在欧美的增长是平稳的、渐进的。在解决纺织品贸易争端的问题上,欧盟一直谋求通过双方的磋商来友好的解决,薄熙来对此以“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中国谚语来表达他的赞赏,并表示这是欧盟对与中国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视。

在双方联合新闻发布会结束的时候,曼德尔森将一枚欧盟徽章别在了薄熙来的衣领上,当他接过薄熙来赠送的礼物——一件中国生产的T恤衫时,两人相视大笑,握手言欢。(

2005年06月08日

今天曼姐姐跟我说了一句话,“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超喜欢,很经典!!

嗯,记住了,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2005年06月03日

今天见了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和他的早有耳闻却从未谋面的女友。忽然想起了傍晚时分校园广播里听到的这首歌《那些花儿》,想起了自己的心事,心里就有了些感触。朴树的原版我就很喜欢,范玮琪翻唱的更有韵味……每个人生命里都会有“那些花儿”的,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他们陪我们走过了整个的生命历程,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的永远的开放;他们给过我们那么多的理解、关怀和呵护,让我觉得温暖;他们在我们生命每个阶段留下各自的色彩,把我的生命装扮的如此美丽……或许他们都已经或将要走了,从此不再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可是当我想起那些美好的日子啊,有你们相伴,我是多么的幸福和快乐,拥有你们的爱我感到多么荣幸和满足啊……每当这时,我会唱起这首歌,谢谢你们对我的爱,祝愿你们幸福安康!我会永远记得你们,我的那些花儿~~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啦……想他.
啦…他还在开吗?
啦……去呀!
他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where the flower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where did they all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where the soldier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y g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