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31日

胡骎师姐明天就要飞跃大西洋,离开这个她生活了10年的地方,去英伦剑桥继续她的学术生涯。我跟她虽然接触不深,但是她的学问做的在伦敦的中国人里面是很有名气的了。我们一起玩过几次,聪明自不必说,此外还觉得她是个特别大气的女生,性格很豪爽,也很理智。这次去剑桥,家也不回(没有时间),直接飞过去,其果敢和爽利不得不让人佩服。相比之下,我就太“黏糊”了,这还没回家呢,就想着从家回来的时候多舍不得走,真是羞羞。妈妈说,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要挂着这个念着那个了。有得必有失,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要干脆一点。周一我们系里的中国人一起吃了顿饭,为师姐送行。她是明天中午的飞机,我今天下午带实验所以中午去跟她说了再见,祝她一路顺风。8小时的行程,希望师姐顺利平安到达剑桥。这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在见到师姐。想起了一句小诗:friends come friends go, seasons will old and so do you, friendship is there, strong and true. 衷心的祝愿胡骎未来的日子幸福安康,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在自己喜欢的领域里骏马一样驰骋奔腾!闲暇之余,希望还能记得曾经在伦敦的这些朋友。一下这对冲天小飞猪是送给胡骎的礼物,明年是猪年,猪本身也是有福之物,吉祥之物,但愿能给她带来一点点好运。

三月里的小猪

2006年03月25日

已经凌晨快三点了,可是一点睡意都没有。这一阵子一直过得都很充实,做了好多事情,所以打算明天在家多睡一会儿,做做家务,打理以下乱糟糟的生活环境和脏兮兮的自己,嘿嘿:)那么今晚,就稍微放纵一下自己吧。

刚刚看到一封邮件,心里五味俱全,很感动,很释然,但是,也很歉疚。对于写信的朋友,我在心里已经说了很多个很多个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对某些问题的无能为力,原谅我固执的可能是不可理喻的原则,原谅我,只能无奈的站在自己的平台上和你交流……或许,也不该原谅的……

那天跟Songbo、LJ还有若虹一起午餐,说到了男男女女的问题。说女的有时候明明知道自己错了,也要男的向她承认错误。男的不承认的时候或者是不心甘情愿的承认的时候,女的就会生气。女的这个时候的理论是:我不快乐,你也不会快乐,你连让我快乐你都不干,这怎么行呢?我们四个都笑了,因为说得太经典了,女的就是这样子的。但是笑过之后,我的内心里无端的涌起了一股悲哀。哎,如果夫妻之间到了争个谁是谁非的份儿上,这感情是不是就所剩无几了呢?这大概就是男女想法的差别吧。其实,对于女的来说,大多数时候,重要的不是谁对谁错,而是男的能不能够让自己开心。她要的不是男的心甘情愿的认错,而是那种为了让自己快乐而不去计较像个男子汉一样的呵护。可是对于男的来说,大概只有公正公平了他们才能快乐吧。我不知道男生是怎么想的,但是一定跟女的想法不一样,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分歧呢?可是,对于相爱的两个人,这种分歧是可以磨合的吧。我不知道。如果双方想要的都是对方不能退让的,这将是多么大的无奈和悲哀啊!

今天中午跟若虹吃午饭,Songbo和LJ都能去参加“白吃白喝大会“,我和若虹不能去,但也不甘寂寞,在办公室海侃,自然还是会说到婚姻和家庭。若虹阅历比我丰富,她跟我讲了一些她看到的例子。我说原来在山大的时候,系里的老师家庭都很好,有时候师生一起吃饭言谈间说起常常把我们这些小学生们羡慕得不得了。看看这些幸福的与不幸福的家庭,让我感慨颇深。首先,我觉得女孩子不自立是很可怜的一件事情。任何时候,女生都要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朋友圈子和自己的爱好,不可以把老公当作自己的全部,因为虽然他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意义,但却不应该是全部的意义。很多女孩子,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很多东西,结果,她们就在以后的日子里把自己迷失在了婚姻中。这样的家庭,我还没有见到一个是幸福的。其次,我想家是要用双方的心去经营的。不管遇到什么问题,只要都能让一步,只有坦诚的交流共同努力而不是一个人自己在那里发闷,或许幸福的家庭就会多一些。我说的那些美好的事情,被我妈妈说成是在“说书”呢,结果把若虹乐到不行,说我妈妈的这俩字儿用的太经典。或许我确实是在“说书”吧(最近在听评书“三侠五义”,坐车的时候一点都不晕了),可是就算这只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我也愿意坚持相信总有梦想成真的一天。因为唯有如此,在遇到挫折的时候,我才不会轻易放弃继续幸福和快乐的生活。

那天妈妈告诉我,国内某知名高校又有学生跳楼了,博士生。我跟她开玩笑说跳楼的大都是博士,把我妈妈吓了一跳,说:“闺女儿,咱不读了吧。”其实我妈妈是很放心我啦,但是她也是个超级细心的妈妈,从我的聊天和邮件中洞察我的心理,帮我排除任何隐患。虽然,那是他们自己的决定,我不想说什么。可我真得很不理解那些人怎么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发肤授之父母,怎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就算再不济,他们也应该想想,自己走了,不仅仅留给了二老无限的伤痛,这个世界上,也再也不会有人像他们一样去疼爱二老了。想到这里,一个人怎么还忍心选择这条路呢?为爱而活呢,不是吗?

我的一只手涂了铜红色的指甲油,另一只手是几乎看不出来的淡粉色。实验室的巴西gg感到很有意思。我也这样觉得。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我就喜欢在一些小地方弄一些不易被人发现的特别之处,以前是穿两只看上去很像其实一点都不一样的袜子,现在是涂不一样的指甲油。每当看到这些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小细节,心情总是无端的好。或许,我本来就比较喜欢有差异的东西吧。

订好了机票,就开始数着日子盼回家了。昨天做完了assignment, 忽然有点思乡。今天看着外面纷纷飘落的雪花,忽然想起了下面的这首词,记之……

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
千里冰封
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
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
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
原驰蜡象
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
看红装素裹
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
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
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
成吉思汗
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
数风流人物
还看今朝

2006年03月21日

从上周开始一直就不顺利, 周三考砸了(80分); 周四设计方案被否决;周五光驱坏了(我实在没时间修,因为我要用电脑); 周六脸上过敏, 起了满脸的红斑斑,就差肿成猪头了; 今天(周一)早上起来眼镜又莫名其妙的找不到了, 楼上楼下找了两圈也没找到,匆匆忙忙来到学校也没有,今天的课因为看不到黑板去了跟没上一样……这些不大不小的事情让人闹心,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这个月花了差不多4000块钱,今天跟房东说我回家的那一个半月退给我部分房租,看他们那样子退不多,我又不好意思跟他们讲价,只好吃点亏了。来吧来吧,让所有的霉运都一起来吧。一气儿发完霉,等我回国的时候就一切都顺利了。这些生活琐事不会明显的影响我的心情,但却能在心里沉积一些渣滓。很幸运,这样的时候我想起了以前听过的赵传的歌,于是下载下来,跟他一起哼唱,唱着唱着心里的一丝丝不快就都没有了。我是一只小小鸟,我愿意接受一切不平凡的邀请!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一只小小鸟
想要飞却怎么也飞不高
也许有一天我攀上了枝头却成为猎人的目标
我飞上了青天才发现自己从此无依无靠

每次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睡不着
我怀疑是不是只有我明天没有变的更好
未来会怎样究竟有谁会知道
幸福是否只是一种传说我永远都找不到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不算太高

所有知道我的名字的人啊你们好不好
世界是如此的小我们注定无处可逃
当我尝尽人情冷暖当你决定为了你的理想燃烧
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

我喜欢的赵传的其他的歌曲有《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和《爱要怎么说出口》

每一个晚上, 在梦的旷野                                               
我是骄傲的巨人
每一个早晨,在浴室的镜子前
却发现自己活在剃刀边缘
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
在呼来唤去的生涯里
计算着梦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外表冷漠,内心狂热,那就是我
我很丑,可是我有音乐和啤酒
一点卑微一点懦弱
可是从不退缩


每一个早晨,在都市的边缘
我是孤独的假面
每一个晚上,在音乐的旷野
却变成狂热嘶吼的巨人
在一望无际舞台上
在不被了解另一面
发射出生活和自我的尊严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白天黯淡,夜晚不朽,那就是我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有时激昂,有时低首,非常善于等候

教我怎么能不难过
你劝我灭了心中的火
我还能够怎么说怎么说都是错
你对我说离开就会解脱
试着自己去生活试着找寻自我
别再为爱蹉跎
何必为爱蹉跎

只是爱要怎么说出口
我的心里好难受
如果能将你拥有我会忍住不让眼泪流
第一次握你的手指间传来你的温柔
每一次深情眼光的背后
谁知道会有多少愁多少愁

教我怎么能不难过
你劝我灭了心中的火
我还能怎么做怎么做都是错
如果要我把心对你解剖
只要改变这结果
我会说我愿意做我受够了寂寞



2006年03月19日

昨天是St.Patrick’s Day,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有这个节日。他们告诉我,人们在这一天穿绿色的衣服,背绿色的包包,带绿色的头饰,手上画着绿色的图案,人们喝很多啤酒,就连酒都是绿色的。所以,昨天下午我就带了一个绿色的班级做实验。真实有趣的节日!上网查了一下,这原来是一个宗教节日,为了纪念爱尔兰的教父St.Patrick,他为让天主教在爱尔兰广泛传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之所以是绿色大概是因为传说他曾经用三叶草为例给人们阐述圣父,圣子和圣灵的三位一体。后来St.Patrick’s Day慢慢演变成一个民间节日,因为它离春天很近,人们常说这一天的绿色是春天的第一抹绿色。

The person who was to become St. Patrick, the patron saint of Ireland, was born in Wales about AD 385. His given name was Maewyn, and he almost didn’t get the job of bishop of Ireland because he lacked the required scholarship.

Far from being a saint, until he was 16, he considered himself a pagan. At that age, he was sold into slavery by a group of Irish marauders that raided his village. During his captivity, he became closer to God.

He escaped from slavery after six years and went to Gaul where he studied in the monastery under St. Germain, bishop of Auxerre for a period of twelve years. During his training he became aware that his calling was to convert the pagans to Christianity.

His wishes were to return to Ireland, to convert the native pagans to Christianity. But his superiors instead appointed St. Palladius. But two years later, Palladius transferred to Scotland. Patrick, having adopted that Christian name earlier, was then appointed as second bishop to Ireland.

Patrick was quite successful at winning converts. And this fact upset the Celtic Druids. Patrick was arrested several times, but escaped each time. He traveled throughout Ireland, establishing monasteries across the country. He also set up schools and churches which would aid him in his conversion of the Irish country to Christianity.

His mission in Ireland lasted for thirty years. After that time, Patrick retired to County Down. He died on March 17 in AD 461. That day has been commemorated as St. Patrick’s Day ever since.

Much Irish folklore surrounds St. Patrick’s Day. Not much of it is actually substantiated.

Some of this lore includes the belief that Patrick raised people from the dead. He also is said to have given a sermon from a hilltop that drove all the snakes from Ireland. Of course, no snakes were ever native to Ireland, and some people think this is a metaphor for the conversion of the pagans. Though originally a Catholic holy day, St. Patrick’s Day has evolved into more of a secular holiday.

One traditional icon of the day is the shamrock. And this stems from a more bona fide Irish tale that tells how Patrick used the three-leafed shamrock to explain the Trinity. He used it in his sermons to represent how the Father, the Son, and the Holy Spirit could all exist as separate elements of the same entity. His followers adopted the custom of wearing a shamrock on his feast day.

The St. Patrick’s Day custom came to America in 1737. That was the first year St. Patrick’s Day was publicly celebrated in this country, in Boston.

Today, people celebrate the day with parades, wearing of the green, and drinking beer. One reason St. Patrick’s Day might have become so popular is that it takes place just a few days before the first day of spring. One might say it has become the first green of spring.

2006年03月17日

昨天网遇小黄,说了说回国的事情。关于毕业论文我们有一段非常有趣过后却回味无穷的对话……

小黄(H):论文?都是尘土
夏童(T):尘土?怎么解?
H: 搞科研就是这个样子的。每个领域,以前或许有些人曾经在那里开出美丽的花朵,可是很快就会化为尘土了
T: 原来这样子。你的要是尘土,那我的论文岂不成了老灰?
H: 理解出现偏差!!
T: 可怜我一开始介入的时候就钻到土堆里去了,出来的时候自然会成老灰。应该庆幸的是我一开始不是接触的老灰:)
H: 总有一天都会变成尘土的。
T: 既然这样,即使变成尘土也要做花泥,决不能做污泥。
H:有志气!
T:就算没有能力化为花泥,宁愿变成尘埃被风吹得无影无踪,也不能做污泥,那可是要遗臭万年的。
H: 我们都要好好种花,做花农,争取变成花泥更护花。

小黄说,居里夫人是我的偶像,我说没错,可惜永远做不到她那么好。我有两个偶像,一个是周恩来,一个是居里夫人。我敬佩前者的无私和大爱,崇拜后者的专注和淡泊。居里夫人是位很伟大的花农,她种出的花就像她的人一样,并不绚丽夺目,却清雅高贵,香飘万里,时间越久,越觉得美丽。虽然现在它们早已化为泥土,可是在这泥土上又开出了多少美丽的花。我也在前人化成的泥土上耕耘着,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种出花,可是我耕耘过了,闻到过花泥的清香,也很好了。

这一周是busy week,terrible week。复习了好长时间的电动力学烤得一塌糊涂,不知道是自己太紧张了,还是我的脑子真的到了春天就会变笨。3道题目只有一道从头做到尾了,其他两道都在中间卡住了。可是考试的时候我很有把握的觉得物理上没有错,为什么做不出来,算到最后我自己都没有底气了。回来一看老师给的解答,我真恨死自己了,怎么会犯这么蠢的数学错误!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了矢量的泰勒展开了。

考试是一方面的打击,research是另一方面的打击。我下一步试验需要的shear cell,我已经想了快一个月了,提出来的方案在一次又一次的讨论中被否决,我快疯了!整个课题组,好像只有我像个白痴,我在讲我的问题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我在说什么而且很快就能提出问题,可是他们在讲他们的课题的时候,我就很难抓住他们的idea,只能尽力去听懂,来不及思考,问的问题也都很蠢。我那个cell,有很多人都已经用过相似的装置做过相关的研究了。可是我对他们设计的cell都不满意,在我眼里那些仪器都不够完美,并没有避开实际应用中应该避开的干扰(又是一堆尘土!)。我按着自己的设想去设计结构,一有了idea就会跟老师讨论,然后否决。当周二想出来的那个框图今天再次被否决的时候,我真有点蒙了。因为到了现在,我和导师才在今天的讨论中发现我们一开始设想的散射光路就不对。这可是我一开始就问过老师的了,当时他可是径向和轴向入射都可以的,所以我选了一个相对容易实现的也是我看过的论文中大家一直都用的轴向入社。今天才发现,这个方向是个完全错误的方向。那一刻我感觉我以前想过的cell结构都白费了。

还好我脑子够快,当大家都在讨论从同心圆筒外侧入射的时候,我想出了从内侧实现径向散射的方法。但是这样同心圆筒的结构要复杂多了。同时要考虑很多因素:怎样保证流体在受到shear的时候温度尽可能保持恒定;如何装入流体还能保证流体在筒内是密度均匀的分布;这个筒的内外圆柱得是可拆卸的,因为换不同流体的时候需要清洗内表面;要在各部件的结合部留出一点空隙,防止不同材料不同热膨胀会引起的形变导致流体不同部位受到了不同强度的shear,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要保证shear的方向完全水平,同心桶在旋转的时候不会出现钟摆一样的水平摆动。刚刚收到老师帮我找的文章,稍微受到了一点鼓舞,老师说我从这些文章中或许能受到一点启发,但是他更喜欢我们现在的设计思想。我想,等到4月份这个仪器完整的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一定很难相信这是我设计的,因为我从来没有上过什么机械设计课呀。

2006年03月12日

听到一首很好听的歌,词写得不错,跟《爱似流星》有相似的意境。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同出于很早以前的一部新加坡电视剧《莲花争霸》。小时候看过几次,由于我不是电视迷,每次都没有看全。不过印象里那个白玉川演得不错,一袭白衣,风度翩翩,倜傥风流,而且还是个情痴,可惜情迷心窍干尽了坏事。上了大学才知道这是个女的演得,名字叫塔林托娅。很喜欢这个演员,她的白玉川演得很经典。不过她好像很早就退出演艺界了,以后也没听说她演过什么片子了。

再回首

再回首 当容颜已改变   再回首 看往事如云烟
走过人间沧海桑田      可曾无悔也无怨

再接受 是否黯然无言   再接受 也许还不如不见
眼看世事沧海桑田      谁用一生缱绻

谁拥有不变的眷念      谁能有一生的缠恋
谁可以寂寞直到永远    只为一句誓言

再回首 当岁月老如红颜 再回首 看四季转变
走过人间爱恨缠绵      留住岁月
延绵

试问谁能潇洒在人间

昨天回家有点晚了,第一次在这里看星星。好久好久都没有看星星了,在国内的时候经常看,可惜空气不好总看不清。这里能很清楚地看到云儿在月亮下面飘过,一层一层的,像轻纱一般。星星则藏在他们的身后,时而露出他们的眸子。

仰望星空,心情总能无端的愉快起来。我很怀念高中的时候看星星的日子。到现在为止我看到过的最美丽的星星都是那时候看的。我和小鱼,还有班上的其他两名同学,在西山煤场用小鱼的天文望远镜看星星。我看到了美丽的后发星团,有13颗主星组成了V字型,像美丽的秀发上配的钻石头饰。我还看到了美丽的猎户星云,那是猎户佩剑上的宝石,发着幽幽的蓝光。猎户是我最最喜欢的星座,它占的天区较大,又是冬天的星座,看上去非常的壮阔,而且它的神话故事也很美。那时候正值海尔波普彗星光临地球,我们在它还是晨星的时候就看到它了。那时,我们早上3点钟起床,和田老师、姜老师一起看星星。小鱼对天文一直很感兴趣,知道得很多。我就是一无所知了。那天早上,我们一边看星星,姜老师一边教我认识星座。我绝大部分能认住的星座也是在那一天早上学到的。后来,我们还看到了一颗巨大的流星,从织女星下面划过,那样的光芒,是一辈子都不会忘却的。那段时间是我比较集中的接触一点天文知识的日子,我很庆幸当时是在山铝一中,也很庆幸我们曾经那么投入的办天文刊物《北极星》,虽然梁老师当时说我们应该把精力全都放在文化课的学习上。现在想来,这些所谓的“课外活动”,给我留下了多么美好的记忆,又对我以后的生活产生了多么深远的影响。如果不是那时的参与,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怎能一次次的领略星空的魅力呢?

2006年03月05日

                                                                   楔子

今天像往常一样坐bus去学校,有一站的上来的乘客是一名肥胖症患者,她坐着轮椅。这里每一辆bus车门处的踏板都是可以折叠起落的,就是为了方便轮椅的上下。车上离司机最近处的座椅也是可以折叠的,当有轮椅或者婴儿车上来的时候,这些座椅就会折叠起来,旁边有专门的安全带可以扣在轮椅或婴儿车上,保证他们的安全,座椅离司机很近是为了方便司机照顾他们。由于下了33夜的大雪(现在雪花还在慢腾腾的飘着),站牌那里堆了厚厚的雪,上车很不方便。司机叔叔把踏板放下,那个女子试了试,靠自己的力量上不了车。司机叔叔下车亲自去推她上来,外面很冷啊,他只穿了一件毛衣。可是试了几次还是推不上来。最后,司机把车后倒,倒到最近的一个路口,那个女子就在这里上的车,他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前后花了5分钟。上车后,司机叔叔还很亲切的跟她聊天,我听得内容大概是请她不必介意让他这么费事。

这个小小的插曲让我感到很温暖,这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多么的和谐,这里的社会多人性化啊。可是我又马上想到了国内的情况。没有办法,自从来到这里总是不由自主的拿这里的情况跟国内的比,然后思考。这样的事情,在国内是几乎不可能遇到的。健全人上车都你争我抢,哪里还有病残人的空间?我记得我第一次发现济南有专门为盲人设计的行人道时还感到特别的欣慰,觉得我们的社会在进步了。跟这里的比起来,还是差很远。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中国人的素质有多差,外国人的素质有多高。根本问题还是中国的人比较多。如果加拿大也这么多人,他们不见得比我们做的好。可是, 并不能因为我们人多我们就认为这样的行为是正确的,就堂而皇之的把人多当作一切不良社会现象的借口。 人口多固然带来了很多的社会问题,但是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它对我们的教育带了了一个珍贵的独一无二的挑战。

想到这里,我想起了小鱼回国前不久我们关于中国教育的一次辩论。那次我们谁也没有说服谁,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国的教育形式是很严峻的。小鱼的观点认为当务之急是高等教育的普及,而我的观点是高等教育的普及必须在不降低教育质量的前提下。

PS:一点题外话,我真得很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称那些患肥胖症的女子为“肥婆”?我每次看到肥胖症病人的时候,心里总是很难过。她们是多么不幸的人啊!她们的身体承受着超负荷,生活起居不方便,还会有很多并发症伴随着。同时,她们还要承受来自那些称她们为“肥婆”的人的压力。哪个女孩子不爱美,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在外表上更加自信呢?我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对她们一点悲悯之情都没有,而且这样的人为数并不少啊。我希望,我们能够有一个更加宽容的社会,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的空间。

                                                                   顺流

99年是国内大学扩招的第一年。大学入学门槛降低,有更多的学生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走进了大学校门,比如省部委培,共建……我们这一级考研的时候,又实行了研究生扩招。一霎间,校园里到处都是兴奋喜悦的面孔。四年后,我们毕业了。扩招的后遗症接踵而来,许多学生找不到工作。现在形式正越演越烈,就业压力加大,越来越多大学生待业在家,有的到了工作岗位上连最基本的工作都做不了,研究生则缺乏基本的科研素质和能力……更有甚者,越来越多的学生并没有形成独立的人格和良好的心理素质,轻生者增多,过激行为如马家爵案也时有发生。我出国前,国内某高效3个月内竟然跳了3名研究生,平均一个月一人,令人触目惊心。

先来看看扩招吧。当初扩招的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学生能够接受高等教育,培养更多的高素质人才,从而提高全民素质,提高生产力。这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方法。可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2003年第一批扩招的学生毕业了,他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的就业形势。那一年应届毕业生数量猛增,而社会发展却没有跟上,就业机会严重紧缺,造成了大学生就业难。许多学生不得不去专业不对口,待遇又不好的单位工作。学校里给学生做工作,叫我们不要眼高手低,摆正自己的位置,先找到工作再说。这是学校没有办法的办法,但对我们学生来说却是不公平的。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已经是自费的了,每年学费生活费,最省的学生差不多也要一万块钱。我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而我又是独女,尚且能负担,那些家庭条件不如我的学生呢,父母供他们读书是多么的辛苦。可是,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名牌大学本科生,找工作却不得不面对每个月只有8001000元的收入,这让学生心里怎么平衡?又让家长如何心里平衡?而用人单位,也让人不可理喻的在一些高中生就可以胜任的岗位上聘请大学生。学校牌子越好,毕业生就业情况就越好,学生学历越高就越容易找到工作。于是,为了谋的更好的出路,扩大就业口径,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了考研,就有了后来的“考研大军”,研究生扩招应运而生。可是,学校里学生是多了,科研条件却没有相应的跟上。所以,就有了一位导师带几十名甚至上百名的学生的现象。我想,就算再有责任心的导师也没有这个精力对这一大帮的学生面面俱到。于是,就有很多研究生毕业难。学校里的对策是制定毕业标准,研究生必需发文章发到什么级别的杂志至少几篇之类的。好了,现在不论是硕士还是博士,上学就是为了发文章。以发文章为目的,科学研究就变味儿了,变得功利,人心也变得浮躁,很多人甚至是导师的科研道德就无从说起了。因为搞科研是慢功夫,最来不得半点虚荣半点急躁,而发文章就是另一会儿事了。现在把搞科研和发文章等同起来,不出问题才怪!更可笑的是,这种浮躁的气氛不仅仅在学生中存在,也传染到了教师的队伍,他们评职称,评奖金,争取研究资金,全都用文章的数量和级别来量化。这从老师开始就不能踏踏实实的做学问,怎么能指望他们能带出好学生来呢?……于是,当初为了以让更多的人接受高等教育为目的的层层扩招最终导致了教育质量乃至科研质量的整体下降。越来越多的学生走进了大学校门,却没有受到应有的教育,高等教育走入了一个尴尬的处境。

 

再来看看国内高校的设置情况。大大小小的“综合性院校”遍布全国各地,基本上是所学校就文理兼收,有权颁发学士学位。而这些“综合性院校”里,专业设置大同小异,什么专业热门设什么。现在,几乎找不出哪一所高校是没有计算机专业,没有电子工程类专业。让人不可理解的是,一些外语学院竟然也设置这样的专业。现在,随着神五神六一飞冲天,好像空间科学与技术专业也如雨后春笋般在各高校蓬勃成长。这种专业设置的均一化造成了教育资源的严重浪费。另一方面,具有专业特色的高校却是凤毛麟角。像北大清华这样的名校,几乎所有的专业在国内都是顶尖的,而更多的学校,几乎所有的专业在国内都是数不着的。与“综合性院校”相比,专科学校却显得不足,或者不是不足,而是根本就不受重视。这是必然的,因为本科生明显的比专科生好找工作,热门专业比冷门专业好找工作。所以,原来一些有专业特色的专科学校渐渐迈入了本科院校的行业,同时通过院系调整等方式整容,直到整到和绝大多数高校大差不差。可我们需要专科学校啊!我记得上海光机所曾经有一位老师傅,玻璃抽丝抽的特别好,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高超的技术,多年来的感觉和经验。这些东西是需要推广的流传的,可是我们的传播途径却仅限于师傅带徒弟。如果有这样的学校专门设有这样的专业课程给学生提供足够的实践机会,我想会有更多的人能够掌握这门技术的。还有一些行业,比如瓷器制造业,纺织业等,与他们有关的专业学校更是如大海捞针,不知去何处寻了。于是,我们一些流传了几千年的优秀的工艺技术就在家族作坊这种落后而封建的流传形式下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历史舞台。在这一点上,我不得不敬佩我们的法国朋友,他们设有酿酒专业学校,你说他们的美酒能不香飘四海吗?

 

                                                                溯源

 

这些现象怎能不让每一个有良知有血性的中国人感到心痛?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现在这种教育局面。

 

最初我想,教育部门是这条船的舵手,是他们在改革措施上在教育资源的分配没有处理好。当初选择扩招本来就欠考虑,教育不跟社会发展的节奏相合,盲目的超前,必然会带来很多问题。为什么这些决策者不把问题拿到台面上让大家都来各抒己见论证一下呢?我相信,搞教育的人虽然不一定懂经济,但是如果搞经济搞社会发展的人看到了这个问题,他们一定会预料到扩招可能带来的后果的。这样,尽管我们会扩招,但是我们会放慢扩招的脚步,那样不仅不会出现现在这种局面,还会通过“供”大于“求”积极地刺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在教育资源的分配上,国家直属科研单位和名牌院校优先,其他学校只能瓜分他们的残羹冷炙。同时,精英人才的分布并不像教育资源的分配这样层次分明。这就造成了人和财的不协调,降低了教育资源的利用率。此外,重复建设现象严重。热门课题一出台,大家上赶着搞,哪儿哪儿都搞。就拿纳米技术来说吧,现在申请项目可就邪门了,非挂上纳米这两字才能申请到资金,这很能说明问题啊,最起码是对科研的不严肃,明明不是纳米的东西非说成纳米,这不骗人么!为啥不把资金和人才集中起来呢专门搞一个课题呢?为什么不把资金和科研项目分散式的分布开来,让每一所学校都有自己的特色专业自己的专长呢?他们难道不明白,如果一个专业能够在国际上享有盛誉,这所学校就会被全球的人知道,进而整个学校都会走向国际舞台,一切都会因此而好起来。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只弄响了北大清华的牌子,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仅从改革措施和教育资源分配这两点上看,我能感受到我们的舵手在处理问题的时候并不是那么理智的,头脑也不是很清醒。

 

在写本文之前,我一直以为这是问题的答案。我寄希望于能有一批头脑清醒的人来为中国高等教育这条船掌舵。可是写到这里,我忽然发现,这并不是最终答案。这个问题的背后有着更深层的原因,而想到这个原因我的后脊梁骨都冒冷汗了。

 

我们的舵手,是最精通教育的人,是我们选出来的最有资格最有能力管理好中国高等教育的人,为什么他们会不理智呢?其实不是他们不理智,是我们对高等教育的理解本来就有偏差,而造成这种理解偏差的竟然是统治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等级思想。学生考大学是这样,他们只看重学校的牌子,而没有问问自己内心的职业需求,去实现这个职业理想应该去个什么样的学校;用人单位招聘学生是这样,他们看的是学生毕业院校的牌子,而不是他的专业他的能力是否符合岗位需求;院校设置也是这样,好像只有“综合性院校”才能叫做高等教育,专业学校高级技术学校都被认为是“不上台面”的,不算高等教育;科研投资,好像只有热门的项目才叫高精尖技术,才叫赶上了世界的潮流,上头都坐不住冷板凳,怎么能指望下面这些人坐冷板凳呢?这种什么事情都分出个三六九等的思想,深深的毒害了中国的教育。

 

刚刚看了展校长的文章,他深刻的反思了自己过去一年的工作。文中谈到了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其实,最根本的,是培养学生独立的人格。我记得多年前曾经看过一期节目,是哈佛大学校长和北京大学校长的对话。当问到“大学教育目的是什么”时,北大校长的答案我记不清了,但哈佛校长的话我至今都没有忘记。他说他认为大学是以把学生培养成具有独立人格的人为教育目的的。教育的对象是人,以人为本,应该是教育的立场。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中国高等教育问题的最终原因。既然是封建思想毒害了我们,那么我们就应该去除这种思想。可是,这谈何容易?中国高等教育的现状已然如此。我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多么的渺小。每次想到这里,我就希望自己是一个小魔女,拥有一把魔棒,我集中自己的意识,一边念着魔咒一边挥舞着魔棒,就能将人们脑中的思想拨乱反正。可我不是魔女。人们思想的转变需要有利的环境,而我们的舵手需要给人们创造这样的环境。如果能有一位有魄力有头脑有远见卓识的船长就好了。他会让这条船迅速扭转方向。这在最初可能会造成一定的混乱,可是,阵痛之后是正途。

 

尾声

 

我的眼前浮现了中国高等教育曾经的辉煌。上个世纪30年代的时候,我们的国家正处在连年战乱的水深火热之中,社会环境教育环境远没有现在安定。可是,我们却有着有“东方剑桥”美誉的浙江大学,或者更确切地说,西南联大。那个时候的校长是竺可桢先生。他不仅仅是一位出色的气象学家,更是一位了不起的教育家。他深深的知道,一所大学的灵魂在于它是否拥有一批德才兼备的教授。所以,他能不拘一格任用人才,用很多优惠条件来吸引各领域的精英。一时间,在中国西南部那片偏远的山沟沟里,汇集了中国最最聪敏的大脑,最最高尚的品格,用最简陋的设备,做出了许多令世界同行刮目相看的成绩。那里,成了中国近代高等教育史上唯一的一片净土。真的希望,将来我们的大学也能崛起如当时的西南联大,让我们的大学不再被称为“东方剑桥”,而是将剑桥称为“西方清华”。

                                                      始作于2006年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