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9日

真的想 寂寞的时候有个伴
日子再忙 也有人一起吃早餐
虽然这种想法 明明就是太简单
只想有人在一起 不管明天在哪里
爱从不容许人三心两意
遇见浑然天成的交集 错过多可惜
如果我是真的 决定付出我的心
能不能有人告诉他 别让我伤心
每一次当爱再靠近
感觉他在紧紧地抱住你
感觉他在清楚地告诉你
感觉像他一定要说服你
他骚动你的心 遮住你的眼睛
又不让你知道去哪里
却不让你知道去哪里
每一次当爱在靠近
都好像在等你要怎么回应
天地都安静 唯一不安的是 你的决定
天地都安静 唯一不安的是 你的决定

2006年11月27日

还有没有一段往事能回首

记忆注定伤痛的心

让那岁月穿透

还有没有一段往事能挥走

沉默教会孤独的你

找到忘记的借口

无怨无悔

真情不变

诚伴一生

哪怕荆棘挡住前路

看不清是迷雾

未来的手啊牵着你

你还要走

没有尽头不能停留一生别无所求

还有没有可以信任的朋友

真诚铸就的爱

让那时光倒流

还有没有可以

感受的温柔

善良相信诺言还在

那是铭记的理由

无怨无悔

真情不变

诚伴一生

哪怕荆棘挡住前路

看不清是迷雾

未来的手啊牵着你

你还要走

没有尽头不能停留

一生别无所求

2006年11月19日

下周期末考试,原则上说,一个学期结束了.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从国内回来已经半年了. 想起了朱自清的<匆匆>.好多计划看的书,结果都没有看.好多计划作的事情,也没有做完.觉得日子就这么忽忽悠悠的过去了.青春就这么忽忽悠悠的过去了.

今天跟甜甜聊天,看了她的新家,觉得很好.她写了一篇<和我同屋的女孩—小雪>,里面的句句我都感同身受.甜甜是个好女孩,但是需要有人教会她"爱不等于丢了自己"~~

颖颖这只猪在英国快乐的生活着.羡慕得我不行,她们每个周末都出去玩儿,一会儿去剑桥,一会儿去博物馆.我呆的这个模仿秀周围就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看来,历史不是模仿就能模仿得来的.

想到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印第安文明和华夏文明古埃及文明等其他四大文明一样古老,为什么洋鬼子一来就完了呢,不是被杀戮就是被同化,能保留下来的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现在在北美大陆,几乎看不到自然状态下生存的印第安人,自然也看不到他们的传统.而中国,埃及,印度和中东,屡次遭到侵略,文明却没有丢失.不知道人类学家对这个问题探索了多少.

 

 

 

2006年11月17日

The scientist does not study nature because it is useful; he studies it because he delights in it, and he delights in it because it is beautiful. If nature were not beautiful, it would not be worth knowing, and if nature were not worth knowing, life would not be worth living.- Henri Poincaré

这是我从Dr.Morris主页上看到的一句话,觉得很好。
我的雅思终于过了7分了。一点也不觉得高兴。为了考到7分,我从第一次考雅思,报培训班,到现在花了差不多一万块钱了。经济上的花费是一方面,精力上投入的也很多。我觉得我一点都不会考试。按理说我的英语水平没有那么烂的,可是每次都考不出来。每次的成绩跟我想的都千差万别。这次虽然到了7分,也是一样的。我觉得考得最好的口语,只得了6分。这怎么可能,我在国内都能拿到7分的。我在这里呆了一年多了,天天说英语。考试的时候,考官还说我的词汇很好,口语excellent。我觉得考得最差的阅读和听力,竟然都得了高分。所以尽管总成绩拿了7分,我并不开心。我以前很喜欢雅思考试的,觉得通过考试英语水平确实提高了不少。后来,越来越不喜欢了,感觉评分的人脑子都进水了。所以,以后再也不考这破考试了。
考雅思的目的就为了能申请多伦多大学的博士。为这个申请,我想了好久了。如果读多大的博士,我会多花一年甚至两年的时间,但是学校好,物理也很强,组里的竞争也激烈,拿到的学位含金量高,风险是不一定能遇到好老师,支持我的想法。继续留在这里可以省至少一年的时间拿学位,老师很好,supportable和helpful,也不会push学生;但是这个学校的物理太弱,据说这个系曾经考虑要砍掉的,但是因为综合性大学不能没有这个系才留下的;老师不push,我的压力就小,做事情就没有那么勤快;学位含金量低。我大概花了半年的时间,才决定试一试的。因为,我毕竟是个虚荣的人。我要为未来多留条路子。如果我要回国发展,没人知道这个学校,我怎么找工作呢?国内的人看得更多的还是学校的名气,多大的博士和这里的博士找到工作的几率是不一样的。我看了多大物理系提供的研究生课程,其全面深化也不是这里可以比的。我出来的目的就是利用这几年的时间,打扎实自己的物理基础,这对将来不管做回工程还是继续做物理都是有好处的。我找到了多大跟现在研究方向相近的研究小组,就是Dr.Morris的小组,比我目前的小组有规模,方向也很多,里面好多东西,我需要一个方向一个方向的看。对这次申请,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如果不成功,我就继续留在这里,也很好。

成人的世界有很多东西需要考虑,而我总是拒绝长大的。像这样子的考虑问题,权衡利弊,我觉得是件很难的事情。所以,我还是喜欢小孩子的世界。像那天妮妮给我写信,说她开了物理化学课,很喜欢。我就想起了我上中学时候的事情。那时候才真是在学习呢。没学到一个物理知识化学知识,就试图用它来解释生活中的现象,解释通了就特别开心,真是边学便玩儿。所以,我给妮妮回信,给她提了几个当时我想过的问题,慢慢启发她。我觉得她劲头很足,但是逻辑思维能力不够好,还不能说是一个初中生该有的水平。为了启发她,我给她的问题都是连环套的,一步一步,引导她把整个物理过程从头想象,最后得出结论。我觉得这样才叫学习呢。如果总能这样子学东西,那多好啊:)

2006年11月11日

今儿是光棍节,祝天下所有的男光棍女光棍们节日快乐@_@哈哈!!

我今天打算烙饼饼吃,好久都没有给自己做点好吃的了。还要跟Mensa和Jane去买菜菜。傻傻今天发彪了,知道我要去买菜,发了一大堆消息,让我多买西兰花,胡萝卜。西兰花还好吃,那个胡萝卜,真的很难吃哦。我打算买小胡萝卜,那个好吃。傻傻说多吃它们对皮肤好:)

小树一岁了,可是长得有点慢。猪头总也不给她浇水不给她阳光洒落。希望小树在新的轮回里能长得快点:)

嫂嫂生宝宝了。今年真是奶奶的大喜之年。先是姑姑家的姐姐生了宝宝,又是叔叔家的哥哥也有了宝宝,两个都是女孩儿,奶奶四世同堂了,真好。两家孩子的名字都是我和妈妈起的,趁着我在国内的时候,他们让我起几个名字。我当时想的,姑姑家的如果是个男孩子,就叫柏桦,如果是个女孩子,叫语樱或馨榕,妈妈起的小名女孩子叫菲菲男孩子叫壮壮。结果姐姐喜欢馨榕,就选定了这个名字。叔叔家的宝宝,不管男孩子女孩子,都顺宇字辈,因为我们觉得这个宇字很好,跟我们的姓联起来读也很好听。妈妈说男孩子可以叫宇豪或者宇阳,女孩子可以叫宇阳或宇畅,我还觉得男孩子叫宇翔女孩子叫宇婴也好听,不管男女,我都起了小名叫展展。不知道哥哥和嫂子会选哪个名字呢。我喜欢宇豪宇畅和宇婴这三个名字,也喜欢展展,不太喜欢菲菲这个名字,叫丫丫才好。

妈妈说,两个妞妞都很好,白白净净的,挺漂亮。出生的时候,比我出生的时候沉多了。哎呀,希望她们健健康康的成长,做个快乐宝宝:)我是又当姑姑又当姨了。

2006年11月07日
生命如歌》节选——-转自《半边天小院》,2006年6月19日播出
主持人李潘:你觉得他的诗写得美吗?
主持人王筱磊:我先说一句,我从那天录“三·八”节晚会到今天,我一直有一个疑问。我那天听完了这个诗,然后回过头我又看“三·八”节晚会。那天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个大诗人、大文豪,就是我觉得这首诗写得特别特别好。然后我就不好意思,我觉得自己太无知,我不好意思找人打听,这是谁写的诗?莎士比亚、歌德还是谁?我不知道。结果一直到做这个节目之前,我才知道这是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 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写的诗。
 
张越:我看书里面说你是太行山区的河南省辉县长存乡万桑村人。
王海桑:对。
张越:那是一个非常穷困的地方是吗?
王海桑:小的时候,你知道这个年轻人马上要结婚了,你就会怎么说呐?“哎,什么时候吃你的大米饭?”
张越:哦,这辈子最大的事就是能吃一次大米饭?
王海桑:对 ,对。
张越:你们家是完全意义上的农民吗?父母就是农民?
王海桑:对,就是农民。我考上大学,我们家里面的人都特别高兴。父亲连演三天电影。
张越:什么叫连演三天电影?
王海桑:庆祝嘛。
张越:你这个考学已经成了,全村的一个庆典了。
王海桑:对。他们放电影、放鞭炮,他们在喝酒。我在蒙着被子,自己一个人在哭。
张越:为什么呀?
王海桑:我伤心。因为我自己感觉到考试考得不好。我特别烦他们,讨厌他们。还在喝酒,有什么好庆祝的?我心里面特别烦。
张越:那你当时理想的是?你觉得你应该上哪儿你才会高兴?
王海桑:我的理想就是清华、北大这一类的学校。
 
解说词:王海桑考上的是湘潭机电学校。在那里,这个贫寒的农家子弟担负着出人头地、改变全家命运的责任。可就在大一的暑假,不知是青春的躁动、天性的善感、还是造化弄人,在大学图书馆里,他突然对诗歌着了迷。他变得衣冠不整、目光茫然,他成了自己假想的精神王国的国王。
 
张越:你写诗什么的这些,同学知道吗?
王海桑:知道的不多,很少。整整三年我都是在一种孤独和梦想中度过的,其实也就是在梦想中来建立自己的一个王国一样。在梦里面有时候会作一首特别漂亮的诗,醒来以后还不敢睁眼,怕醒了以后这诗歌又跑了。然后就这样半闭着眼,就从枕头下面拿出来纸和笔,就这样写,写下来以后才敢睁开眼看。哦,它们已经跑不了了,在这儿了!然后很幸福地把它们又放到枕头下面。然后躺那儿还得老半天才能睡觉。
张越:因为你完成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情,自己认为特别好的一篇短诗写好了,那就激动半天。
王海桑:那个时候因为我家庭条件不是特别困难的,可以允许自己喝一瓶啤酒。高兴!特别舒服!觉得自己完成了一个杰作!
张越: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作?
王海桑:对。是诗歌历史上的肯定要流传百世的(诗歌)。
张越:用我们通俗的话来说已经算有点儿不务正业了,这你自己当时明白吗?
王海桑:我认为诗歌就是我的人生道路。就是这样想的,其它的都是不太重要。
张越:这事儿你家人怎么看?他们着急不着急?
王海桑:不着急。我父亲他不可能懂这些东西了。他说,你写了这么多,为什么不发表?我说我写诗不是为了发表才写的。那你要不就出版?可以成名、可以有利,是吧?我就说有些人死后方生。
张越:你这是按凡高的那个标准说的。
王海桑:我曾经特别羡慕那些英年早逝的人。多好呀!20岁、30岁就死了,真好!但是我已经把我自己的生命发挥到极至了,我最优秀的东西都已经出来了,然后我死了,我永远年轻!
 
解说词:那时 海桑对一个想象出来的人生境界充满了热情,他对琐碎的现实却十分鄙视。因为痴迷于诗歌,海桑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最后通过补考他才拿到了大学文凭。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安阳一家公司当了一名技术员。
 
张越:你喜欢这个工作吗?
王海桑:不喜欢。它对我是一种折磨。
张越:为什么呀?
王海桑:这世界需要诗歌就行了,别的东西都是多余的。
张越:就这么极端?
王海桑:特别特别极端。所以说有时候就会做出一些比较疯狂的事情。
张越:有多疯狂?
王海桑:我一直认为我是在给诗歌献血。其实那个时候,就是血可以卖钱嘛,可以存起来为将来的诗歌服务。
张越:可是你不是有工资,够吃够喝吗?你生活不是……你没穷困潦倒呀!
王海桑:对,没有呀。
张越:那你卖什么血呀?
王海桑:卖血主要还是出于对诗歌的一种情感。
张越:那我是不是能把你的卖血理解成为一种类似于表决心,或者说向诗歌献祭?我这么爱这件事,我愿意为它付出一切!
王海桑:对。
张越:你是偶尔激动一次去卖过一次血,还是那就持续了差不多十年时间?
王海桑:十年。也就是三、四十次。
张越:能告诉我你每次做完这件事的时候,你当时的感觉是什么?幸福?神圣?
王海桑:就是一个诗歌的一个教徒。
 
解说词:上班、下班、过日子……寻常生活对浪漫少年王海桑毫无吸引力。海桑出走了。他几乎毫无理由地辞了职,身无分文地到了北京。 他决心要用三年时间在北京写出中国一流的诗歌。
 
张越:在这以前来过北京吗?
王海桑:1986年我考上了辉县一中。我爸说:奖励你。眼睛已经开始近视了,去北京一个光明什么眼镜店配一个……王府井大街配一个好眼镜。然后领着我就去了。第一次去北京,然后专门坐了坐地铁,哪儿都不去坐一圈儿回来,又从这个地方回来,看一看世面。当年来北京,那是人生的一个小高潮,北京不在眼里。第二次来北京更了不起了,这次是来征服北京的,那是志在必得呀!我来北京的目的不是为了挣钱,甚至也不是为了找一份好的工作。我能够找到的工作就是一些最最底层的工作,比如说在小酒馆里面给人家打工。工作很不稳定,说不定今天还在吃饭明天恐怕就不一定能有饭吃。为了就是说节省钱,想着要半碗面条,喝它两大碗汤,是吧。
张越:你去买人半碗面条,然后多要点儿面汤?
王海桑:对,我是这样想的。然后呢你看桌子上面的东西都给它吃了,
什么那个调味品……
张越:你要把人家酱油、醋和辣椒酱全吃了?
王海桑:对。毕竟面汤里面没营养,这调味品肯定……说不定就含有这个维生素ABCD呀,可能都有。
张越:我听说过初闯城市的人生活困难,我还没听说过有一个人想出这种辙来,到饭馆去吃他们桌子上的酱油、醋。
王海桑:这个时候生存已经对我是一个问题了。这个时候我就给我的父亲讲,我想回来。我能够感觉到我可以靠着我的父亲休息。
张越:当你父亲知道你已经把一个他觉得那么骄傲的一个工作都给扔了,到外边乱转了一圈儿,然后一无所获、两手空空,最终回老家了,你知道他是什么心情吗?
王海桑:很痛苦的。至少和我一样痛苦。但是他是很宽容的。然后想让我再回原单位上班,作为一个农民,离安阳这么远的一个地方,对这儿一无所知,想做成这件事情是很不容易的。他跟别人就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呀!这孩子,我的孩子这么小,年轻、无知、做错了事情了,希望你能够谅解。最后我就在安阳又找了一份工作。
 
解说词:出走后 ,年迈的父母以伤害自尊的方式,为他收拾了残局。在那个羞愧和不忍的时刻,冲动、任性的海桑长大了。他懂得了卑微和痛苦,责任和担当。父亲在为他四处哀告后不久就与母亲相继辞世。女朋友也走了。海桑骄傲的世界轰然倒塌,他冲进一座山中三十多天,独自一人锥心泣血。王海桑再下山来,已是另外一个人了。
 
张越:你以前一直是在逃开生活,但是现在你出现了,你要用你的双手进入生活。这样的诗句,我想这是你人生的一个新的一页。
王海桑:至少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到现在,我一直想进入生活。
张越:以前你总是说写诗是最重要的,但是后来我看见你开始写:不要诗。你说:爱我的人哭了,我不能去写诗,我要去安慰她;父亲在病床上,我不能去写诗,我要去伺候他;讨饭的人在门口,我不能去写诗,我要去给他碗饭。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文字呀?
王海桑:虽然我本人对诗歌依然是特别钟爱,但是我知道生活中没有诗歌可以说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没有爱心,恐怕就不可以了。以前我是不承认的,不愿意承认。现在我知道粮食更重要,然后才是诗歌。张越:我在这些文字里不仅看到爱,同时还看到责任。而在这之前,我觉得你是不对生活承担责任的,没想到过责任这件事儿,这个词几乎就没用过。你的爱情后来又什么样了呢?
王海桑:我还是一个幸运的人,因为我找到了自己可以走完一生的伴侣。第一个女朋友她是因为诗歌,然后才有我。现在我爱人因为我,然后才是我的诗歌。
张越:这肯定是已经超出了你以前预料的一种生活方式,那现在喜欢这种生活方式吗?
王海桑:喜欢这种生活方式。
张越:吃热饭、穿干净衣服?
王海桑:对。我们结婚以后盖这个被子呀……我不知道被子还有这么暖和的被子,冬天的时候。
张越:那你以前盖的被子什么样呀?什么被子?
王海桑:我在湘潭上学的时候,我的被子从来没有晒过一次太阳。我妈就说,你这个被子能够拧出来水。真是这样的。我那样过了三年,没觉得怎么,我觉得那被子也挺暖和。后来知道了这才是暖和被子,干净、舒服。
张越:盖暖和被子、穿干净衣服,还是比英年早逝要舒服点儿。
王海桑:好点儿啊,对。
张越:幸福多了?
王海桑:幸福多了。应该体验这种幸福的生活。我觉得现在生活和我的诗歌不再对立,它们在互相给予。没有粮食,我无法生存;但是没有诗歌,我不愿意生活。我愿意做一个有追求的没出息的人。
《诗歌回来了》
                   ——–王海桑

在诗歌最寂寞的时候,我看见了诗歌,我爱上了诗歌。十年来,我和诗歌在一起,相依为命;诗歌和我在一起,在寒冷中,彼此用身体取暖。我用自己的劳动和汗水换来面包,我一半,它一半,我们才得以双双存活;它以最天使的微笑和嗓音,启示我意义和神性。静悄悄,我们是最好的两个。我们这么好,但我也有不写诗的时候——
爱我的人哭了,我不能去写诗,我要去安慰她;
父亲在病床上,我不能去写诗,我要去伺候他;
讨饭的人在门口,我不能去写诗,我要去给他碗饭;
小狗在我身边受伤地走,我不能去写诗,我要去看看它怎么了。

我想正是因为这些,我的诗歌才会有许多人能看懂、喜欢看(而不在乎它是否出版成书),它不深奥,不晦涩;它像一个朋友,明明白白,在冬天围着火炉,陪你说话。我没有将什么都升华,我只是怀着一颗爱的心灵,去抒写青春、生命、死亡和爱情——父亲死了,母亲死了,我和痛苦,于是我哭了;在冬天的雪里,我思念故乡,于是我说“雪又白又胖,父亲和树很瘦”;你离开了我,我说“你走了,你比孤单还瘦”(你啊,知道孤单有多瘦吗)。如果说我的诗歌尚未在艺术上达到某个高度,我要说,我不要到那个高度去,对我而言,诗歌是一门艺术,但诗歌不仅仅是一门艺术。从九十年代以来诗歌的那场疾病可以看出,正是因为太强调诗歌是一门艺术了,所以有许许多多的诗人坐在诗歌中修炼,以求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或成仙,于是诗歌成了梦呓,诗人成了笑话。我以为,一个诗人不应该把诗歌垒成铁屋子,锁了自己;而应该将诗歌栽成一棵树,一棵普通的树,但要栽进生命与爱的土壤,有阳光,空气和水,诗歌要健健康康地生长。诗歌不需要超越,诗歌需要回来,回到生命,回到爱,向着光回来。只有这样,诗歌作为一门艺术,才有了希望。我永远相信,不是人们远离了诗歌,是诗歌远离了人们,现在诗歌回来了,这样很好。

记得有人说,天上有三颗最亮的星星:一颗是青春,一个是爱情,另一颗是诗歌。我仰望着这三颗星相信,如果青春还有,爱情还在,诗歌就会不灭;如果青春憧憬,爱情烂漫,诗歌就会闪烁。

如果诗歌可以死,则诗意永远不能死,因为我们要“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如果诗歌死了,这是诗人的罪。

中国是个泱泱诗国,在这个诗人不敢说自己是诗人的年代,我要说,我热爱汉语,热爱诗歌,我还要大声说,我是一个诗人。我所有的诗歌都在证明我说过的一句话——“我没有技巧,我甚至没有才华,但我的心灵会歌唱。 ”

20岁以前,我肯定自己是个天才。那时候,我不关心具体的人和事,我高傲的心唯与日月星辰独往来。
20岁那年,我在故乡的一个小土坡上烧掉了1000多首诗作(刚刚写就时,我可是都将它们列为传世之绝唱啊),仍继续走在诗歌的路上,相信了自己是个努力的人。而今都30岁了,真正意义的生活于我才刚刚开始,我从很高很冷的地方下来,合拢了翅膀,学习用两脚走路,以双手生活。
无论我的人生境遇发生怎样的变化,只要有我还固执地走在诗歌的路上,我都相信——诗人瘦了,诗歌就丰满了

我喜欢女人

我喜欢女人,我喜欢
看见女人
我看见很好的女人很好
于是我的心,善良如水

每一个女人都是一件可爱的事物
如若神点头示意,她就会
模样可人,名字好听,声音清纯
因为她来到这个世界上
不是为了生存,是为了一个故事
静悄悄,从她身上开始
她不需要整个世界,她只要一个人
看见她,念她的名字

我从女人那里来,我知道
我和女人之间
有一件最清白无邪的事
所以我看见一百个一千个女人美好地生长
只抱住其中一个,亲亲她,娶她为妻
这件事啊,如此浪漫
只想一想,就是幸福

 生命如歌

秋叶飘零如昨,优雅而宁静
随即便是冬小小,我们这美妙的情人
看漫野未化掉的冰雪啊
可是她抛洒的一地纸钱么
那排排滴水的冰柱
当是代孝挽送我们的亲人了

我们死了,因为我们活过,但愿因为
我们曾烂漫如阳光如鲜花。那么
当我们回首身后,有如此多的春天像孩子
在排队降临这个世界
我,将宁静而安祥
对世界说:我回去了
对母亲说:我回来了

啊生命如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音符
已被岁月的手指幸福地弹过——

我的生命只开一次花

我知道,我的生命只开一次花
只开一朵花
它只和尘土化成尘土
便不再回来 那么
天堂的圣水就留给别人吧
我只用尘土洗净生命 交给世界

我光脚插进泥土

我光脚插进泥土
便再也拔不出来
我的脚底发痒发疼长出根
便听见一千个春天长出我赤裸的身体
有个声音问:是你吗
我说:是我,是我

冬天里的故乡

故乡的屋顶像爬虫,静悄悄
蜷睡在落叶的冬天
雪又白又胖,父亲和树很瘦
门口雪地上一条扫出的小路
很短,很孤独

你是一个相信梦境的人

从头到脚
你都是一个相信梦境的人
相信一个不确定的夜晚
一个不确定的人
当他衣袍上沾满尘土
踩秋叶一地
碰响一路叮当的月光走来
你就会小心翼翼,一浮一起
化作一汪碧水
等那只沾满月光的手掌
掬你捧你,吸你吮你
饮尽你一生一世的美丽

断桥

是为了一个神话 断的
或者 是为了等一个神话 断的
那个神话很伤心
但它让一条美丽的蛇
从爱里 有了一个人灵魂
那么 该是为了伤心 断的
当那船那伞再一次摇出神话
将这一切延续下去
那伞遮住那人
那人似曾相似

假如你先我而逝                                           

假如,假如你真的先我而逝
千万记着啊
记着在天堂之信笺上
也写下我的名字
从此后那起伏的岁月
便是我一往情深的浪迹
将爱情带进坟墓里等我
将梦想带进坟墓里等我
总有一天
无论是千里万里之外
我都将在一息尚存之时
向着你,一路赶回
啊 Lily,我的 Lily
我来了

比如我看见一只蝴蝶     

比如我看见一只蝴蝶
我第一想的,却是捉住它
比如我看见一条小鱼
我第一想的,却是捉住它
也许然后我出于爱心
小心翼翼地把它放了
但我已经吓着了它
兴许我还弄疼了它的翅膀
或者损伤了它的一片鳞甲
而上帝爱它们
就给它们春天与河流
让它们冷暖自如,自由自在

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爱情扶我上路 然后走开
让我一生怀念
怀念那一扶的久长
和一生的短暂
黑白色的夜里 我想看看月亮
我看见月亮很好
就象我当初
看见你很好一样
结束了 画一个句号 像一滴泪
握你的手 最后握你的手 再松手
一松手 就是一千里
我的心平平静静地合上
你在外边 早晨在外边
你和早晨是一个人 身后是泪雨天堂
很多事情都会突然过去
愿意你好 一生都健康安全
我也会准时起床 干活 吃饭
累了 就歇一会儿
伤心了 也笑一笑
我也和你一样 好好地
照顾好日子和自己

ps:《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是首很长的诗,放在这里的只是网上比较流行的版本

哇呀呀,稀里糊涂的竟然错过了童童的2岁生日,瞧我这日子过的,简直晕到家了@_@

去年这个时候,还跟好朋友们网上庆生,热闹非凡。我在这里还腌了一大坛子的酸菜,酸的爸爸妈妈哥们姐们全倒了:)

今年,我自己都忘了这个日子,老爸老妈光忙活着给我买东西往这边寄,邮件也不写啦:)几个铁杆儿也天南海北的各奔前程了。猪头在英国汇丰银行紧张忙碌的实习;Joan 在上海忙活着job-hunting;琨琨在广州沐浴阳光和爱情;虎虎在上海的纸醉金迷中努力的坚守着自己那一方净土;小鱼在南京徘徊在实验和理论之间;姐姐不知道哪里去了,一直都没有消息,也没有联系方法,前几天买了只眉笔画着玩儿,就特别想念姐姐常给我画眉毛,常常画了一边留着另一边来气我~~老婆,小八和咪咪~~~

以前的很多事情很多瞬间,在当时当地,我觉得这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珍宝。而如今,渐渐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想起了小八曾经在qq的签名档写到“那些我们以为不会忘记的就在我们的不经意间被我们渐渐忘记了”,大意如此。原来真的,没有什么不能忘记。过往的经历,愉快地不愉快地,留在我身上的,只是由青涩走向成熟的印记。而那些细节,已经随着一阵风吹烟消云散~~

非常喜欢王海桑的那首诗《我失败了,神笑了笑》。“生命到头来都是一场悲剧    而生活,只要你愿意  可以很美好,是你自己的”

所以,“今天,当我还年轻着,我愿意和岁月一起变老,我愿意和生命并肩走到最后“

今天回家蒸个蛋羹,纪念已经错过的这个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