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8月23日

上周末导师家BBQ,看他家院子里好几个鸟窝,就聊起了小动物。

俺说:“咱们系楼前那块地儿是只beaver的家”。这里的beaver呢,就是俺以前提到过的旱獭

俺导师说:“Beaver? No it is not beaver, you must mean groundhog. Beaver lives in the river.”

于是乎,俺就查了一下字典,发现,还真是弄错了。Beaver指的是河狸,groundhog指的是土拨鼠。俺们常见的是土拨鼠。俺对比了一下网上的照片,发现二者的脑袋体形长得是挺像啊,就是一个爪子上有指甲,一个爪子上没指甲(或许有只是照片没拍上)。

俺今天回家路上又碰到一只土拨鼠(有爪子的),在我离他大概5米的时候,他觉察到了我,嗖嗖嗖的钻到了楼梯下一个两边贯通的地洞里。俺就好奇啦,这兄弟是靠啥觉察到我了呢?俺知道,这兄弟一般来说挺笨的,于是想捉弄捉弄他。我一开始怀疑他是靠感受到地面震动来觉察到危险的。所以,我在他钻的那个地洞上面跺脚。轻轻的跺,他不动;稍微重一点,他在动,而且用很懒的办法动了动,就是从地洞的这头钻到地洞那头,总共没有2米的距离。但是,我就算是轻微的跺脚,在相隔30厘米处地面震动的幅度也比我在相隔5米处走路所引起的地面震动幅度要强得多啊,他为什么能在我离他5米的地方能感受到我,而我就在他脑袋上的地面跺脚他却感觉不到呢?于是,我怀疑,他是不是靠看的阿。嗯,还好,这兄弟不是一般的笨,当他从一头逃到另一头的时候,总是把脑袋伸出一点来。于是,我弯下身子,把手放在他眼睛跟前晃了晃,发现他没反应,看来,也不是靠眼睛看的啊。至少,他的视觉没有那么灵敏。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一种是声音,还有一种就是地面震动,不过,这种振动应该是沿着地面传播的,而不是向地心传播的。到底是哪一种,我就没办法去验证了,因为动物感受到的声波频率和人类不一样。

捉弄够了,我就回家了~~

土拨鼠童童今天顺利通过硕士论文答辩,虽然有些问题没有答上来~~

 

2007年08月21日

今天看到新闻一则,说是受食品价格快速攀升的影响,7月份全国居民消费总水平比去年同时上涨达5.6%,这是我国CPI连续5个月来比上涨3%以上,也是近十年来我国CPI月度涨幅最高的一个月。

这段话是在一片有关央行上调定期存款基准利率的新闻最后的一段话。首先,我不太清楚CPI上涨和利率上涨有什么关系。其次,我在想这段话的用意。难道是在隐讳的说CPI提高了,也就意味着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么?我看未必吧。消费水平的上涨,那是没办法的事情,物价上涨,但是人总要吃穿住用啊,就算是贵有些生活必需也得买。可是人们的生活水平涨了么?几天前的一则新闻说,城镇居民因肉价太贵,有些地方一周只能吃一次肉,这是改革开放20年来第一次出现这种事情。消费水平是高了,可是人们得到的实物确少了,我看生活水平应该是下降了才对。

联想喊了已经很久的“和谐”口号。看到网络上有些言论变得不再那么锋利,人们变得更加沉默,我自己也遭遇过文章被系统管理员强行删除的“强暴”事件。我在想,难道“和谐”就是这样产生的?难道“和谐”就意味着排除异己,把不同的声音强行剔除出去?如果如此,交响乐要那么多乐器干嘛,一种乐器就好了,步调多一致,声音多“和谐”!

中国政府历来似乎惯于做这种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事情,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到现在的大喊“和谐”之声。可是中国人民也相应的比其他民族更有韧性。就算是沉默了,那真正的“和谐”和“民主”的火苗仍然在心底燃烧,尽管是那么的微弱,也不曾熄灭。神奇的是,这火苗从远古到现在,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竟能代代相传。相信有一天,他们会爆发的,那时,将是真正和谐的到来:)

<请朋友来对对子>—–青山外

开心在群里拿了个上联“挑灯夜看牡丹亭,光照临川之笔”来征下联,我便凑了个热闹,接了句“掩卷日听梧桐雨, 声赞隩州之文”。

    挑灯夜看牡丹亭,光照临川之笔
     掩卷日听梧桐雨, 声赞隩州之文
     从字面看,却也还过得去,但细品一下,就会发现差距甚大。
    上联前句出自杭州女诗人冯小青的绝命诗“冷雨幽窗不可听,挑灯夜看牡丹亭。人间亦有痴如我,岂独伤心是小青。”一句话带出的是一个凄清而美丽的传奇。
    后句则出自王勃的不朽散文《滕王阁序》: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原意是说与会的文人都有魏晋诗人曹植、谢灵运的文采,因为谢灵运曾任江西临川郡(今抚州)内史,前人常将居官之地代指其人,故此处临川原指谢灵运。
     前后句相连,临川亦可别解作《牡丹亭》的作者汤显祖,因汤显祖系临川人。既是实在:静静长夜,一个女子辗转难眠,于是起身挑灯夜看《牡丹亭》。清灯一盏,洒在书页之上。正是“挑灯夜看牡丹亭,光照临川之笔。又可理解为对汤显祖文采的肯定,称其有谢灵运之才。
    联系历史回看此联,不但画面感极强,而且句句用典,内涵丰富,显然是功力了得。
    而我的那一联,除了字面与意思差强人意,文化意蕴实在无法并论。才力不逮,惭愧。
   今写文以记,希望长于诗词对联的朋友不吝赐教。
童童今天试着对了一下:
 挑灯夜看牡丹亭,光照临川之笔
 临窗日听卧龙吟,音回巴蜀之乡
俺不善于对对子,以前试着对过好几次,都失败了,这次还是头一回儿对上呢。不过,虽然字面上还过得去,意境就差远了,不协调。上联有点幽怨的意思,而我这下联,有点悲怆的意思了,乃五音中的商调。尽管如此,俺还是很开心。
2007年08月20日

我曾经有一个孩子,他是雪做的

从他诞生的那天起,他就是我的宝贝

大大的脑袋,圆圆的身子

黑乌乌的眼睛,红红的鼻子

身上披着红色的围巾

头戴彩色的帽子

在白茫茫的雪地中央,晶莹剔透

在凛凛寒风的晨光中,盈盈的对我微笑

我轻轻的对他说

“亲爱的,让我们一起来守望春天”

 

遗憾,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那么爱他

于是,离家的日子里

一群淘气的孩子来到了他的身边

他们把他的脑袋踢下来

身子拍散了

然后哈哈哈地跑开了

傍晚归来

我看到了他散落的眼睛和鼻子

我想我的雪孩子在遭受厄运的时候没有哭

他答应过要和我一起守望春天的

纵然已粉身碎骨

也会化成一汪清澈的春水

滋润大地 孕育花草

于是,这个春夏,我活在他的世界里

眼中的斑斓是他的影子

 

天凉了,我开始怀念我的雪孩子

大大的脑袋 圆圆的身子

黑乌乌的眼睛 红红的鼻子

在白茫茫的雪地中央,晶莹剔透

在凛凛寒风的晨光中,盈盈的对我微笑

 

2007年08月08日

2008年8月8日,相约北京

奥运主题曲We are ready已经录制好了,133位歌手参演,很不错,让人热血沸腾的作品

匆忙之中,无暇整理申奥资料

仅写这几句记之

2007年08月05日

这几天小伦敦的天气像老电影里描绘的南方那样燠热,热的人懒洋洋的,啥也不想做

童童把论文交上后,一直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没几天,就恐慌了。想想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而我的生活却没有任何的变化,我听见了青春渐渐离我而去的脚步声,就像她向我走来时的那么轻盈。我跟妈妈说,这样的日子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蹉跎。妈妈怒了,说我这样评价自己不公平,说我不能闲下来,一闲下来脑子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看来,我还真是天生的劳碌命。

于是,利用这几天的暇余,我把一些琐事处理了一下。多伦多的房子基本上敲定了,总算去了有个睡觉的地方;学费延期提交申请表也填好了寄到了多大;study permit的相关事宜也在稳步进行,估计下周二就能把申请资料寄出去,时间有点紧迫;转课的事情先喜后忧,不过无所谓,也不是非转不可的~~系里的人都知道我要走了,见面都说他们会想念我,要我走的时候一定要打招呼,不可以不声不响的就走了~~

很留恋这里的校园和人们,于是每天傍晚饭后都会去校园散步。看旱獭爸爸妈妈和儿子在草地上享受他们的晚餐,看河里鱼儿游小龟爬;和这里的朋友聊着生活中的鸡毛蒜皮,感受他们热心的关怀,几乎每个人都说“有事儿吱一声”;每周都去mall里逛一下,散散心,也为多伦多的生活打点一下~~

今天看新闻,奥运主题曲We are ready拍好了,下载下来看了看,很喜欢。已经递交了志愿者申请表,但愿能通过审核。这百年盛事,我想尽点自己的力量。这样的感觉其实很好,觉得自己是其中的一分子,有一种归属感。而且,这样的激情澎湃不是只属于青春的么?

岁月匆匆,逝去的只是光阴寸寸;然而只要血未曾冷,青春就会永远驻足一个人的心间

————写在奥运志愿者报名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