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2月24日

拼尽全力

令面庞和肌群孩童般欢快

重复仰望

是胸膛的姿态

 

为歌唱而歌唱的

是蓄谋已久的

火药

我的目光

即兴不再

热烈不来

 

绽放一次次重复

重复着轰鸣

却重复不来

我昨日那次颤栗的

 

我注定了要死于

那次奔跑着追逐的

筋骨和血脉

曾为那贲张的

黎明

奏鸣东方一抹

挥舞时空十载

 

于是,怎样的灿烂

都在夜暗里寂静

于是,点燃了焰火

却不能引爆

激情满怀

 

十五

可以是年轮

可以是断裂的脐带

还可以

是一个梦魇

一段

不了情

不了爱

原文地址:http://chenyaowen.blshe.com/post/943/165900

童童感言:记不得是上个周末还是上上个周末,偶然在网上看到了03年中央台新闻评论部内部春节联欢晚会。我记得在国内的时候,这个刚出来我们就看了,正好是大四毕业的那年,春天我给家里买了电脑,然后把这个给爸爸妈妈看,把爸爸妈妈开心得不行,家里来个客人就展示给他们看看。当时刻盘不方便,存到移动硬盘里。后来硬盘坏了,就再也没有看过了。这次巧遇,立马下载下来,重温了一遍。不过这次,带着一点小小的目的,就是看看能不能找到陈老师的踪影,我记得那段《分家在十月》里有好多斯基和诺夫的。。。。不过,俺眼神儿不咋好,没找到。看到白岩松和小崔,还是觉得更喜欢小崔,亲切真实。我记得以前看过小崔的博克来着,挺喜欢的,后来就不知道怎么的,断了,没再继续看下去,就像<南方周末>电子版,差不多大半年没看了。。。

重温这台晚会使我万分怀念出国以前在国内的日子。我是05年出来的,不过从04年起,寒暑假我就很少在家里了。但是04年以前,我记得每次放假回家,早上起来都是看新闻评论部出的一系列节目度过的。特别是中学时代,听着东方时空晨曲,那个旋律带着清晨清爽的空气的味道,带着对美好一天的期盼,给刚从睡梦中苏醒的脑袋打了一真兴奋剂,给迷迷糊糊的心情冲了个清凉的澡。伴随着晨曲的片花也很漂亮,嫩嫩的小苗儿破土而发,竹笋雨后节节高,林中小径五彩斑斓,小鸽子飞跃长城内外。。。嗯,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听了晨曲看了片花,我就食欲大开,每天早餐都吃得美美的,看着有滋有味的电视,脑袋和肚子都得到了满足。那段日子真令人怀念啊!!!

从陈老师那里知道,新闻评论部后来给咔嚓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啥时候的事儿,为啥给咔嚓了。总之,是夭亡了。陈老师是老时空了,新闻评论部刚刚成立,他就加入了(亦或是直接参与了新闻评论部的组建工作?)。新闻评论部,在这些老时空(《东方时空》)的心里,大概就是像自己的儿子一样的宝贝。所以,其夭亡带给作为父母的他们的伤痛,是可想而知的。我想,大多数的中国观众都是非常喜欢《东方时空》的。其夭亡也令大多数中国观众伤心不已。然而,这样好的一个栏目,其存在过和从来就没有存在过,毕竟是质的区别。就像一个小天使,来人间打了个转又飞走了,可他给人们留向了对美好的一个念想。《东方时空》就是个小天使,他和我们相伴了10几年,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才是好看的电视。现在他虽然飞走了,可是他给当时的年轻人心里播下了一个种子,一个满含着热血正义和爱的种子。当这些当时的年轻人甚至是少年将来走向成熟的时候,他们之中那些选择了新闻人或者电视人这类职业的,就如那种子已经成熟开花结果,开始继续向人间撒播这种子了。当然我知道,种子传播,只有开花是不够的,要有春风等合适的环境才行。我相信还会再有这样的时势的,因为《东方时空》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什么是电视。国家总得做点事情,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吧。

转了陈老师的诗,不过他的这篇文章的留言更精彩些,他的很多博友都被他忽悠的诗性大发。。。没想到,我跟妈妈唱说的写文章写诗就是掩酸菜,这些文化人也这么说,呵呵,真好玩儿。。。

我的留言是:

穿越时空,回到东方
埋下种子,孕育希望
春风吹来,破土而发
挥洒热血,绽放情爱
弃而不舍,时空东方
凛然正义,代代相传

2008年02月16日

烧退了,肚肚还在痛,但愿明天不痛了。这一场病,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每天酣然大睡,醒来不分黑白:)

今天听了一首歌,刚来加拿大的时候听过的,叫做《有泪尽情流》,林忆莲唱的,好听。歌词转到这里,背景音乐也换成它。

今天跟妈咪聊天,觉得我妈咪很伟大,想当初跟一些比她基础好很多的人一起上大学,还是学很难的有机化学:)我要向妈咪学习!

因为你还在我这里,
看到我所看到的
还来不及欢喜,
已成回忆
因为你还在我这里,
陪着我一起叹息
还来不及伤心,
天已晴
在梦里泪才尽情
毫不隐瞒落在你的胸襟
那是我一生之中
美丽的福气
多少话留在心里,
从头说起怕说已说不清
凭着你给的勇气
让我继续…
因为你还在我这里,
入梦就拥抱到你
而我知道我也活在
你心里

2008年02月14日

发烧了,39度5,无缘无故的发烧了,好几年不发烧了

可能很久积攒的疲劳,加上这两天忽然降温保暖不及时,一下子爆发了

恩,很好很好。趁这个机会,体内增加点抗体,彻底睡一下,好好休息休息,然后精神百倍的准备期末考试和就要来临的博士生资格考试

童童这两天要做水葫芦和小药罐,昏睡两天,像猪猪

2008年02月09日

2008年的春节,和我的生日,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悄然而过。我再一次听到了时间从我身边溜走的声音,那恒定的节奏,嗒—嗒—嗒—嗒—

跟爸爸妈妈视频聊天,给他们看我的窝窝,给他们磕头,向他们耍赖要红包:)妈妈出新招,要看着我给北京的姥姥姥爷打电话,看着我给济南的舅舅打电话:)爸爸妈妈过得都很好,身体很好,他们也很开心,舅舅家的小孩常来我家混饭吃,这样爸爸妈妈不寂寞~~

一大早给梁老师姜老师拜年年,听到他们亲切的声音,真好。梁老师还是那么爽朗,3月份就又要去英国了,看望她在那里的一双儿女。她还是很挂着我的个人问题,每次打电话都是聊这个聊得最多。姜老师感冒了,我跟他开玩笑说,好几年不感冒,体内缺抗体了,这一次好了,就再好几年都不会感冒了:)

原来以为不会有人记得我的生日,却意外的收到了很多祝福,猪头的,亮亮的,琨琨的,丫头的,当然还有家人的。在外面生活了这么久,最怕的就是被人忘记,长时间收不到朋友们的来信,就感到自己是被扔在世界的这个角落里的,被大家所遗忘了。有时候去朋友的博客上看看,除了像要了解一下他们的近况,心底里还揣着小小的期盼,希望能在他们那里找到自己的痕迹和影子,当然,失望的时候多,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

生日的中午吃了寿面,晚上买了个西瓜和苹果派,喝了一杯橙汁,看了部分的春节联欢晚会。看到那个百年奥运梦的朗诵的时候,我哭了。前两天跟老乡聊天的时候,老乡对我说,要相信自己,要放开心,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是啊,时间会给与勤劳付出的人以奖赏。我们从100年前,只有一个人参加奥运会,撑杆跳选手甚至都没有自己的撑杆的境况,走到了今天奥运健儿赛场竟显风姿,今年夏天更是要承办这次4年一度的体育盛会。想象这个跨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我知道我的眼泪和心血都不会白流的。

生日的那天还挑战了一下自己,实验课回来的时候,走楼梯爬到了12楼的办公室,是在Hubert的陪伴下爬上来的。Hubert是个很有意思的小伙儿,我们一个课题组,都是新近加入的,所以上得课都差不多。上一次下课后,他说要race我,要我坐电梯他走楼梯到12楼。结果当然是我赢了,他爬了个气喘吁吁,还跟我说,楼梯上碰到一个人很奇怪的看着他,心里想着他一定是个傻子。我们那天都很开心。昨天爬楼梯的时候,他问我Happy Birthday用中文怎么说,然后就用中文唱生日快乐歌。老外很简单,很简单很简单的事情就能让他们很快乐。其实人本来就不需要那么复杂,快乐是很容易的事情。

年前看了几页史铁生的《病隙碎笔》,里面对于信仰的讨论,我很喜欢。上帝没有对约伯承诺幸福,却保佑他拥有希望。我想,希望是上帝对善良的人最好的奖赏。我忘记是在哪里看到过得了,大概也还是史铁生吧,说喜欢徐志摩的那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诗人在写这句诗的时候,想到的并不是生命。而对史铁生这个大半辈子都是在病床上度过的人来说,想到的却只有生命。史铁生的文字是很乐观很激励人心的。

小鱼说,我们都长大了。是的,一年又一年,我们都长大了

多伦多的暴风雪过后,天空是那么的晴朗宁静,如诗若画一样美,真真一个童话世界

 

2008年02月05日

昨天忽然觉得我电脑里的音乐库该补充点新鲜血液了。我一个人在国外,不像在国内视听那么充足(主要是洋人的打击乐我实在听不了),只好从网络上找些来。在搜狗的新歌排行榜上一首一首听下来,下载了那么几首。我发现我喜欢的歌手始终还是那些,不喜欢的怎么也喜欢不起来,比如周杰伦的歌,除了他的《夜曲》,其他的我基本上都听不来,比如尚文婕的,她的歌且不说旋律如何,她的嗓音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还是喜欢刘若英这一型的歌手,给人的感觉暖暖的,歌声总能熨着我的心。

下载的歌曲里面,有一首是Twins的60分,唱的是女孩子找了个60分男人,别人都说他这不好拿不好。女孩子说找个及格的男人已经不容易了,两个及格的人加起来就超过满分拉。我恍然,原来,爱情还是道数学题呢。两个一百分的人如果放在一起做减法,那不是零分?恩,我要找个跟我做加法的人:)

喜欢《文森特》这首歌,每次听都那么感动。记不住歌手的名字了,但是我知道这首歌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星夜》,是歌者为梵高写的,他那幅同名画。纽约现代艺术馆,就是梵高《星夜》珍藏的地方,每天开馆闭馆的时候,都会播放这首曲子。我每次听到这首曲子,心一下子就被带到了阿尔那个太阳一般的地方,金黄色的麦田,太阳一般的街道,亮丽的色彩,美丽的女郎,以及梵高那太阳一般的头发和艺术热情……特别是在冬天,走在雪地里,听她会觉得特别美。梵高是我最爱的艺术家。我曾经最爱莫扎特,但是莫扎特是上帝的孩子,他身上神性的东西太多了。而梵高则是属于人间的,更加真实,是我能读得懂的。我想一个人的生命应该像梵高那样的度过。梵高最后是吞枪自杀的。但是他不是个不热爱生命的人。事实上,没有人比他更热爱生命比他更渴望爱与幸福了。他选择了这条路,是觉得,他的使命完成了,活着再也没有什么需要做的有意义的事情了。而大多数人之所以没有这样选择,是因为有些人到死也没有找到自己的使命,甚至都没有想过自己的使命;还有更多的人,是因为找到了使命但穷尽其生也没有完成。不知道哪个更幸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