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老师是令人敬佩的人, 我请他帮我转载<关注因灾致残儿童及青少年>一文,借他宝地一用, 盼望相关的人事尽早收集或者指定出相关的资助法律条文或者章程, 有利于将来早日开展资助行动,是每一位需要救助的人早日得到救助.陈老师不嫌我们素未谋面,不嫌我年轻,想法幼稚,满足了我的愿望. 今天,他的博克连发两片文章,一片是我的,另一片是他自己写的在灾难中的思绪.早上看到的时候,正是我这里的晚上,根妈妈聊天也聊到这几天的所想,只是没有时间整理了.今天早上整理一下

 

早就想总结一下这几天的思考,一直没有时间,忙着写开题报告,准备资格考试. 周三晚上终于写完了开题报告初稿,开始清理自己这几天想到的东西,归纳如下:

 

1)       地震灾害带给当今世界什么?

这个问题很大很大,答案太多太多. 我想到的,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中西方对于公民意识的重新认识,对于不同政体和意识形态的重新审视. 先说公民意识. 在西方大众的脑袋里,公民意识主要指公民对政府的监督职责,他们认为政府就是用来给大众挑刺的,政府也只有在挑刺中才能成熟,体制也才能变得合理和完善起来.在这一点上,他们做的很好,而中国人,做得很差,尤其是我们父母这一代人(我是80,父母大都是50),他们几乎没有这个意识. 我很高兴得看到, 这一现象在中国有所改善,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自己负有的监督职责并在履行之,只是我们的政府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兼听则明的程度.相信将来会的. 中国人没有对政府的监督意识,那么我们的公民意识是什么? 是对政府的信任,依靠和归属感,安全感.在这一点上,西方人几乎没有,不仅仅是普通民众没有,他们的政府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应该让公民建立起对政府的这种信任,依靠和归属感.所以才有了05年美国卡特里娜飓风的时候,布什总统在得知消息后,还悠哉游哉的在他自己家的农场里度假,才有了政府对灾害反映如此的迟缓,救援如此的无力, 军队2天后荷枪实弹对救援, 只救了几个小时就放弃了,改为对当地治安的维护,因为趁机抢劫,强奸,枪杀等案件频发,社会秩序一片混乱,老人死在轮椅里面,尸体就那么放在那里,没人管. 西方人通过这次事件,才开始意识到,原来政府还负有这个职能,原来公民意识还有这个概念. 由此而引发出来的,一直以来备受西方指责的中国一党专制的整体和中国民众的被洗脑的意识形态,真的像他们以前所认为的那样么?中国人为什么能在困难的时候表现出这么多很大的东西,能在一秒钟内人心都向着一个地方,难道根这种意识形态没关系么,根在这种政体下的思想教育没关系么?中国军队能够如此快速的集结起来,命令的执行如此顺利,物资调配,只要有需要,没有人会对中央的命令有任何异议,这难道不是一党专制才有的么?这是他们所谓的暴政? 这无数个问题,一定会在人们的脑子里盘旋很久,会引发西方人对自身的反省.这种反省,对中国的发展不能不说是一件好事情。中国会受到相对公平的待遇,而中西方的交流会提高到思想层次上的交流,意识形态的交流。在这样好的环境下,无论是中国的公民还是中国政府,都会成熟起来的。。。我不知道这需要多少年,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会的。那个法国外交官不是说“中国在输出价值观以前,不能成为一个大国”么?这次让他看看,也让全世界的人看看,中国是不是已经在输出价值观了,中国是不是已经在影响着世界范围的思潮了?而我们,还是把自己定位在发展中国家。

2)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这同样是个很大很大的话题,太多太多。我想到的只有一点,中国的官僚主义之风,贪        污腐败会有一定的收敛。这次中央高层在抗震救灾中的表现,不仅仅有力的调度了(在人类近代史上这已经是最大可能的救援了,不能把人类还没有先进到的所不具备的能力来要求政府,这不公平,也不人道)一切可以调度的力量,也让广大人民群众充分意识到,高层使亲民爱民的,各项出台的政策初衷也确实是为人民利益着想的。人民群众对党的信任曾强了,对政府的信任曾强了。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现状的贪污腐败之风,你在那个位置上不贪不行, 官僚主义,并不是政党本身的问题,不是政党变质了的问题,是制度的问题,是环境的问题。 这些问题,具体表现在了中下层官员身上。这些问题,也不是一半会儿就能解决的了得。但是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他们至少会把眼睛仅仅盯着这些中下层官员的所做所为(这也是人们监督意识觉醒之后的行为)。下面看着他们的眼睛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上面对他们一直以来变相执行高层的指令对他们的贪污国帑早就深恶痛绝,你说,他们还能那么肆无忌惮的贪污么?民众的这种监督不会解决制度本身的缺陷,但却能给制度改革营造一种良好的氛围。如果他们的贪污腐败之风能略为收敛,在发生这种天灾的时候,就不会有那么多教学楼倒塌,也不会死那么多可爱的孩子们了。天灾不可避免,但是我们从天灾中应该反思,怎样才能把损失降低到最小。

3)关于是否接受国际援助的思考:

30年前唐山地震,为何拒绝国际援助? 原因很多,除了一贯认为的政府有意掩埋真相的因素之外,我认为还跟一下几个原因有关系:a)国际环境不允许:新中国刚成立没几年,CCP政权在只有几百年历史不懂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历史的西人眼中是不合法的(我个人感觉这是他们反华情绪的根源,有待有关人士进一步探索),他们时刻都在想着怎么颠覆CCP,名为救灾,捎带着探索军情,而我们那时候又没有实力不怕他们探索,所以,只好拒绝。因为死去的人已经死去了,全国的悲痛是应该的,可如果一个政府为了救灾而让这些还活着的人面临国防不保的危险,至少我认为这个政府是失职的。b)国际救援队来了,是救灾还是添乱?语言不通,设备再好,技术再强,也不一定适应中国的灾情,毕竟还是只有中国人最了解中国情况,子弟兵所能吃的苦,绝对不是他们能吃得了的。我们的子弟兵可以吃馒头和白水,好客的中国人可不会让客人来了也吃馒头和白水住帐篷,而且还是救灾就难得国际友人。随他们还要添个把翻译。中国这个艰苦的环境他们是否受得了?在灾区,多一个多余的人,都意味着好几条生命救治的延误。我想那时候我们拒绝援助,是有这方面考虑的,跟缅甸政府可能还是有不同。这次地震,我们没有在第一时间接受援助,我想这第二个因素也是在考虑之中的,他们洋鬼子不懂这些。

这次为啥我们最终还是敢于接受了援助呢?一是国力强盛,不怕他们探军情;第二个因素最终答应了,我觉得恐怕还是出于无奈的因素比较多。灾要救,但是奥运也得开,也得有个良好的国际环境,否则这么多年的努力投入的资金不是都白费了?

4)关于西方对我们的评价:

   这是让我最感气愤的地方,不过很快也就想通了。他们说我们的时候,还是以一种道德制高点,制度制高点,意识制高点自居,说我们有了进步,如何如何云云。他们对我们在大灾面前的表现深感惊讶,对中国的民族凝聚力深感惊讶。他们都不想想,100多年前,八国联军入侵当时的中华大地,都没有把我们击垮,这次天灾,我们怎么可能倒下?而那种以强欺弱已多欺少的这种野蛮事,在世界历史上,也只有他们干的这么彻底。他们有什么资格来来评说我们进步与否?他们的文明程度,还远在我们之后呢。。还有政客怀揣着丑恶的心态,说中国政府的作为是做秀,完全是为奥运,为缓解中西对抗的国际环境。。。最丑恶的是美国的一些人,竟然说我们的灾害有助于缓解他们的经济,因为我们灾后重建所需要的很多重要物资中国没有能力生产,要靠美国进口。啊,我一下子明白了美国人为什么对自己靠着战争积累起来的财富富强起来的国家是那么自豪了!就像大人和孩子,我们跟这些不懂事的孩子的一言一行较什么真呢。。。

5)关于地震灾害可否预测

恩,很多人在讨论蟾蜍的事儿,在讨论提前有报道说可能在几天内再四川发生地震但是没有引起重视。我想关于地震预测的历史,大家去网上搜一下就知道,近代史上只有过一次成功的预测,是发生在中国辽宁的海城地震,其他的美国法国英国俄罗斯,包括地震经验丰富的日本,预测成功率都是零。我认为目前来说,人类没有能力预测地震,或者说准确的预测地震。其实地震的预测跟病症的早期检测有关系。就拿癌症来举例子吧。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花了很大的力气走访了伦敦和多伦多的几家医院和癌症研究机构(伦敦是北美的癌症研究中心),为了确定我来到多伦多后博士的研究方向。最后有这么一个感想,现在人们在费尽心思用各种方法探测癌症的早期病变信号,特别是在未成瘤状,还处在细胞发育阶段的非正常细胞发育,包括细胞核的非正常变形等等。可是所有的人都感到很无力的一个问题是,这非正常发育的细胞,会有多大的几率演变成癌症?如果不能较为精确的判断出这个几率,这种早期甄别的工作又有什么意义呢,只有诊没有断的“诊断”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地震预测,也基本上处于只能诊不能断的阶段,各种异常现象,地震波也好,动物也好,磁场也好,就目前掌握的技术,都不能给地震发生的几率给出哪怕60%的判断,当然也就不可能引起人们的较大关注,何况我们的抗灾意识还如此薄弱。所以,任何对这件事情的指责都是没意义的。那么地震局为啥还要存在?癌症早期检测不出来,为啥还有人,还有那么多机构投入那么多钱和精力去搞这方面的研究呢?就是为了未来有一天,能够因诊而断么。而中国可悲的事实是,地震局在很多地方被边缘化了。

5)举国哀悼:好!好!好!但是要求各媒体禁止娱乐,所有版面播报都是一个调调,是违反《宪法》的言论自由的,有点过。如果有媒体仍然歌舞升平,我们可以予以谴责,但是他们依然有歌舞升平的权利。举国哀悼,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为了平民的生死而国丧,网上对此的评价讨论已经太多了,不多述。我想说,哀悼之后呢?我强烈建议,以后每年的512日,或者519日(512日太让受灾的人心痛了,改到国丧日能好一点点),成为法定的防灾日,以曾强国民的防灾意识和教育。这才是更彻底的对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负责。

6)关于个人救助及其延伸到个人力量在社会前进中的作用: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但是因为个人力量的渺小而向这个渺小妥协,随波逐流,是不当的。就像一盏灯,因为不能照亮这个黑夜而拒绝发光,那是懦夫的行为,是对生命的亵渎,是不负责任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央求陈老师转发我的文章。我既然想到了还没有收到应有关注的东西,不管这个东西是大还是小,我是有义务将其传播开来的。我甘心做一块小得不能再小的补丁。

但是给暗夜里带来一点光也要有条件,不是要向流星一样划过长空绚烂一阵后依然是黑暗,而是真的要向灯一样,持续的亮着,照亮自己周围的这一片地方,包括自己的亲朋好友,要知道不断的给自己充电,保存实力。旧时的“舍己救人”的教育是不对的,救人不等于舍己。

 

暂时就想到这么多。以后有时间还会慢慢整理。附小诗一首,与各位同胞共勉。此乃沈泽宜先生写给林昭的:

不知道为什么

我总会想起山那边的一盏灯

在冷雾凄迷的夜里

在白茫茫的雪地中央

美丽的,孤独的,凛然不可侵犯的

亮着

用她的光   尽可能远的

摒弃一切黑暗

 

一盏灯,是林昭沈则宜张元勋实践过的,是陈耀文等人现在正在实践着的,是童童刚刚意识到弄清楚并也将实践起来的。。。。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