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架:初中的物理和数学课上,老师都讲过,三角形的稳定性比四边形要得多,似乎还做过证明题来证明的,所以伸缩门利用了四边形的易形变,天文望远镜和摄影摄像机则利用了三角架的稳固性。但是伸缩门和三脚架的例子里,受力的方向都跟四边形和三角形在同一平面内。不知道三角架是否对垂直于三角平面的力,也有比四边形要强的承受能力。这个问题仔细分析起来并不难,做实验也很容易验证。只是我现在没脑袋了,放在这里记下来,以后分析一下。这个很简单很小的问题,其实很有意义。如果三角架真的比四角架有更好的稳固性,那么我认为所有的桌椅都应该考虑改成三角架结构。这样地震发生的时候,人们躲在三脚架结构的桌椅下面,会比躲在四角架结构的桌椅下面,多一点生存的几率。虽然在这么大的地震中,这点几率微乎其微,但是“不因善小而不为”啊,多一点就意味着多好几条命呢。。。

冥斗士:这几天我被赋予了新名词,冥斗士!缘何?我们的光学实验室,向来都是建立在楼层的地下室,因为光学试验要求很高的精密度,因此对实验环境的要求也很高。除了所有的实验装置都在气垫减震光学台上之外,所有大学的光学实验室,基本上都是在地下。由于我日夜奋战在地下,那天我跟他们说,我都快给捂出白毛来了。然后他们就说,我是冥斗士。我们组的黄磊同学则顺利的由冥斗士转为圣斗士了,他实验室搬到化学系3楼了。大家后来又调侃,说人这一生阿,战士—学士—斗士—壮士—烈士,嗯,还是挺形象的。

喊街:在唐人街募款,我爸妈说我肯定是抱着个小箱子在路边收款的那个。事实是,我是站在抱着小箱子的大哥旁边喊街的那个:

“四川地震,请献爱心,谢谢!”
“Please donate for China’s Earthquake, thank you!”
“China Earthquake donation, thank you”

我们站在十字路口,每当红绿灯放行人流多的时候,我就开始喊。。哈哈。。想当年,咱也是摆过地摊卖过报纸卖过小人书的。我旁边的小姑娘就喊不出来,偶尔一两次,跟猫叫一样,这练过摊儿的和没练过摊儿的,是有点差别。不过小姑娘挺好,一直举这个大牌子(当然我也举了个大牌子)跟我在一起。知道我是学物理的,直说“佩服”。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学物理的女生大都不认为有点怪,都说女博士是“灭绝师太”,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认为学物理的女博士该是“灭绝”中的“灭绝”了。。。

有个华人,不捐款吧,还走过来说“你看你们身后就是F/L/G,你们这里又募款,还真有意思”,我冷冷的看着他,一句话都懒得跟他说。是啊,F/L/G那帮子人看我们来募款,就在我们身后支了个摊儿,放了个大喇叭在那里呜呜啦啦。不过我们谁都没理他们。我们觉得,这种时候,任何的喧闹都是对逝者的亵渎。不知道今天的款捐的战果如何?我实验室里机器还开着,2点钟我就回来了,他们大概要弄到6点钟左右的样子。我建议他们,明天去Eaton Center,那里周末人流量巨多。在唐人街这里,很多华人都已经通过其他形式捐过了,效果不会很明显。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去。

但愿能多筹到一点钱,好多买几顶帐篷,给灾区的人送去。


3条评论

  1. 亲爱的童童,从数学的角度讲,三点确定一个平面,四边形就可能变成空间图形,所谓的三角架稳定性好,从数学的角度理解也就是这样的了,至于物理的受力问题那就是你的专业了。

    一直还想问你那天募捐怎么样,看来还是比较顺利的嘛。我们最近忙的很,总也碰不到你。

    先祝你特殊日子考试成功。等你考完我们再交流。

  2. 加油,加油

    这周忙完五月刊总算可以喘口气了,

    鄙视那个华人

    A-Za-A-Za fighting

  3. 亲爱的,真为你感到骄傲!

    你真棒!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