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6月26日

猫咪恬恬今年中考。按照她平时的成绩,家里人估计她能考460分左右。我妈妈戏称:“超常发挥的话,能过500分,那咱家可就是神八上天了。”所以这几天我问她成绩的时候都是问:“猫咪,神八上天了么?”

今天一早起来,收到QQ上猫咪和妈妈两个人的消息,一个说:“姐姐,猫咪上天拉,505分,哈哈,祝贺我吧!“  另一个说:“妞妞,咱家的神八诞生了。。恬恬猫咪考了505分。。我明天和她去实验中学咨询今年报考的情况。”然后我就很开心地笑了,躺下继续睡,一直睡到8点钟才起来,看到猫咪在线,就跟她聊了一会儿。。。

我家的猫咪是个很好很好的小姑娘。。她比我在她的那个年龄的时候,要懂事多了。。虽然虽然,她的脑子没有我的灵活,可是她学习很用功很用功,也很能吃苦。。我还记得她小的时候,因为漂亮,一家人全都宠着她,我当时一半算是吃醋,一半有些担心,这样子宠她,她就只会知道打扮自己,吃饭挑食,将来长成个娇气的虚荣的肤浅的女孩子。。。可是小妮妮自从上了初中,就一直在给我们惊喜。她显然比同龄的孩子懂事的多,学习很努力,知道这是为了自己的将来而努力。。也很能吃苦,很有上进心。。运动会没能进入前三名,她会哭鼻子。。训练也不怕吃苦。。学习也不怕吃苦。。她有晕车的毛病。她小的时候,每次带她出去玩,都会晕车晕的吐个稀里哗啦。。这次中考,每天都要坐车区考场,我就很担心她晕车会不会影响她的考试。。。可是小妞妞心态很好,跟我说:“不怕不怕,吐过了就好了”。今天成绩出来了,我问她想去哪一所高中。她说想去市里的一所。我就问她:“那你每天来回都要坐车,都要忍受晕车的痛苦啊。”猫咪说:“哎呀,晕车算什么,为了将来,总要吃点苦吧。”我就说:“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这可不是3天,你这一座车,就是3年。”猫咪很彪悍的回答我:“10年也不怕!姐姐不是说,晕车是可以锻炼出来的么。。。我现在都不怎么吐了,只是有一点缺氧的感觉。多坐几年车就好了。”嗯,这丫头还是经得住我的考验的,给她挖个坑她也知道不往里跳了,嘿嘿,我偷笑。。。

妈妈说我是我家的冲天小飞猪,整天不着家,满世界飞来飞去的,忽悠得她这颗心一上一下的,跟作过山车一样。。。

那么小表妹恬恬就是我们家的冲天小猫咪,带给家人惊喜和快乐的小猫咪:)

我很喜欢我家的冲天猫:)

 

 

2008年06月25日

终于还是走到这一天
要奔向各自的世界
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
和那段青春岁月
一路我们曾携手并肩
用汗和泪写下永远
拿欢笑荣耀换一句誓言
夜夜在梦里相约
放心去飞 勇敢地去追
追一切我们未完成地梦
放心去飞 勇敢地挥别
说好了 这一次不掉眼泪

伤感的词,不要。。。只喜欢最后一段,是我想对傻猪头说的话:放心去飞,勇敢去追。。。。

2008年06月19日

高压下的生活,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我庆幸自己早早的结束了这样的生活。。。自从资格考试以后,我眼里的世界变得多彩起来,各种感官也变得敏锐起来。。。我家楼下的花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那么鲜艳,不知道名字的树上,叶子会有一种特别的清香,走过的时候,人都感到要醉了。。。每天去学校的路上,都要经过一个小公园,冬天里苍老的绿色,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得鲜嫩起来,生机勃勃起来。。。早上九十点钟的时候,会有很多爷爷奶奶带着孙子孙女来这里玩儿。。。看小宝宝在草地上欢跑,是最开心不过的事情了。。。

来到多大差不多一年了,竟然不知道,多大的Hart House 犹如童话中描述的那个锁住公主的城堡。。我是这一周才发现的。。我每天从它跟前走过,竟然到现在才发现,简直长了一双猪眼,只认吃得拉 :( Hart House,不仅仅建筑优美,最具梦幻色彩的,是她屋顶的颜色,浅粉色,浅青色,浅蓝色,变幻着。。。它的前面是一大片的绿草场,远处则正对着安大略湖和CN Tower, 世界最高建筑物。。。很多多伦多的年轻人,在拍婚纱照的时候,都喜欢来这里拍照。。。我还看到过拍电影的来这里拍。。。可惜,这里不能上船照片,亲们,没法给你们看了。。。

多伦多这个夏天很热闹很热闹。。。我每个周末都安排得满满的。。。Summer event !!有各种美食节,音乐节,电影节,艺术节。。。学校里也有活动,组织野营,我很想去哦。。。嘿嘿,It’s time for me to explore this city!!! WOW:)

 

2008年06月13日

出处:《齐鲁晚报》2008年6月6日A26版。。。作者:***

 

江城子   废墟下的自述

一位废墟中的地震遇难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遂发出如是感慨—— 

天灾难避死何诉,

主席唤,总理呼,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

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

左军叔,右警姑,

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

只盼坟前有屏幕,

看奥运,同欢呼。

 

钗头凤   川之吟

山青秀,水碧透,

峰塌须臾河毁骤。

城飞歌,乡飘乐,

楼崩灵折,村消屯破。

祸。祸。祸。

国殇忧,八方吼,

令发京城动九州。

红旗烁,军歌越,

救川举国,不弃一个。

魄!魄!魄!

 

PS:童童读后附词

如梦令–阅川震词二首

常羡文人墨客

能将旧词新唱

川震词二首

阅之齐鲁晚报

心颤 心颤

人鬼共看奥运

2008年06月09日

有段日子没写博克了。忙着准备博士生资格考试。。终于考完了,顺利通过。。

从去年美国之行回来,我就一直处于紧张的工作状态,写硕士的毕业论文,然后搬到多伦多,一直忙忙碌碌的。多伦多的生活压力又比较大,以至于我这一年多来,没有真正的休过一个周末,总在担心着考试和课题。大概这样的生活也是有惯性的,资格考试考完了,这种忙碌总算告一段落了,可是我却找不到放松地感觉,身心还是很紧张。

周末我回了一趟小London,跟若虹住在一起。先是送走了彭博,她要去香港读博士了。回系里见了原来的导师和系办公室的几个人,大家都很高兴见到我。John真的是非常非常nice的一个人,依然忙碌,依然那么亲切和蔼又风趣。。当我说我找不到relaxation的感觉的时候,他说:“You should go to dancing”^_^ 组里周末要去Quebec City参加今年的CAP,John要开车12小时,Felix和Nan大概都不会开车,John好辛苦,完全是为了学生。周五见到了Nan,她说John给她和Simon送Poster的时候,指着Nan的Poster说,这是Jing的Poster…Nan给他纠正过来,他就对大家说,我周四下午来系里了,去看他了。。。呵呵。。。John忙糊涂了。。。周五晚上Nan两口子来若虹家一起吃的饭,她们刚从国内回来,举行婚礼去了。。而且,Nan怀孕了,预产期是圣诞节前后,可能是魔竭座的宝宝。。。真好啊!!周六我和若虹去逛街,她买了一件上衣。在若虹家赖皮了一个周末,昨日回到了多伦多。。。这次回London,看到了久违的旱獭妈妈和她的两个儿子。由于晚上没有出门,没有见到浣浣。。。多伦多市区是见不到这些小动物的,只能见到小松鼠和小鸽子。我家楼下的那棵小树上常住着一只小松鼠,她的胆子很小,我由于忙碌很长时间没逗她玩儿了。。周四去多伦多之前,拿了半包饼干下去喂她,可是她连小鸽子都怕。周围的小鸽子太多了,我的饼干丢到哪里,她们就扑棱棱的飞到哪里,最后把小松鼠都给吓得跑回树上去了。。以后我要晚上来喂小松鼠,晚上的小鸽子比较少。。。

跟朋友们,跟小动物们在一起,才慢慢找回了放松地感觉。。我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慢慢调整,把自己的生活调整到自然的正常的状态。。。

昨天惊闻,山大的侯老师去世了,骨髓癌。他还很年轻啊,刚刚60岁,太可惜了。他人那么好,那么温和,亲切,对学生很和气,很喜欢帮助别人,整天乐呵呵的。我还记得他说话时那浓浓的乡音,讲课时抑扬顿挫的声调,以及我们的实验室同在一层每天都能听到他房间里传来他那爽朗宏亮的笑声。这样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他是山大光学系,唯一一个研究项目与医疗生物有关的。。。他是很难得的一位好导师。。。跟李老师他们联系了一下。。李老师叮嘱我,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注意身体。。我知道。我会努力,尽自己的努力把身体调整过来,把生活调整过来。

悼念侯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