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段日子没写博克了。忙着准备博士生资格考试。。终于考完了,顺利通过。。

从去年美国之行回来,我就一直处于紧张的工作状态,写硕士的毕业论文,然后搬到多伦多,一直忙忙碌碌的。多伦多的生活压力又比较大,以至于我这一年多来,没有真正的休过一个周末,总在担心着考试和课题。大概这样的生活也是有惯性的,资格考试考完了,这种忙碌总算告一段落了,可是我却找不到放松地感觉,身心还是很紧张。

周末我回了一趟小London,跟若虹住在一起。先是送走了彭博,她要去香港读博士了。回系里见了原来的导师和系办公室的几个人,大家都很高兴见到我。John真的是非常非常nice的一个人,依然忙碌,依然那么亲切和蔼又风趣。。当我说我找不到relaxation的感觉的时候,他说:“You should go to dancing”^_^ 组里周末要去Quebec City参加今年的CAP,John要开车12小时,Felix和Nan大概都不会开车,John好辛苦,完全是为了学生。周五见到了Nan,她说John给她和Simon送Poster的时候,指着Nan的Poster说,这是Jing的Poster…Nan给他纠正过来,他就对大家说,我周四下午来系里了,去看他了。。。呵呵。。。John忙糊涂了。。。周五晚上Nan两口子来若虹家一起吃的饭,她们刚从国内回来,举行婚礼去了。。而且,Nan怀孕了,预产期是圣诞节前后,可能是魔竭座的宝宝。。。真好啊!!周六我和若虹去逛街,她买了一件上衣。在若虹家赖皮了一个周末,昨日回到了多伦多。。。这次回London,看到了久违的旱獭妈妈和她的两个儿子。由于晚上没有出门,没有见到浣浣。。。多伦多市区是见不到这些小动物的,只能见到小松鼠和小鸽子。我家楼下的那棵小树上常住着一只小松鼠,她的胆子很小,我由于忙碌很长时间没逗她玩儿了。。周四去多伦多之前,拿了半包饼干下去喂她,可是她连小鸽子都怕。周围的小鸽子太多了,我的饼干丢到哪里,她们就扑棱棱的飞到哪里,最后把小松鼠都给吓得跑回树上去了。。以后我要晚上来喂小松鼠,晚上的小鸽子比较少。。。

跟朋友们,跟小动物们在一起,才慢慢找回了放松地感觉。。我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慢慢调整,把自己的生活调整到自然的正常的状态。。。

昨天惊闻,山大的侯老师去世了,骨髓癌。他还很年轻啊,刚刚60岁,太可惜了。他人那么好,那么温和,亲切,对学生很和气,很喜欢帮助别人,整天乐呵呵的。我还记得他说话时那浓浓的乡音,讲课时抑扬顿挫的声调,以及我们的实验室同在一层每天都能听到他房间里传来他那爽朗宏亮的笑声。这样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他是山大光学系,唯一一个研究项目与医疗生物有关的。。。他是很难得的一位好导师。。。跟李老师他们联系了一下。。李老师叮嘱我,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注意身体。。我知道。我会努力,尽自己的努力把身体调整过来,把生活调整过来。

悼念侯老师!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