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变得research, 这个开头很不顺利,我总是闯祸。上周五,把激光器的输出光纤的纤芯给烧了,烧得看起来还挺厉害,不太可能通过重新抛光来修复,只好寄回公司去修理了。

资格考试结束快两个月了,正经投入到实验里也两个月了,基本上都没有什么进展。虽然学了很多东西,长了经验,弄清楚了一些东西,但是还是觉得很慢,觉得自己很笨。还需要加油,加快进度。可是做试验,总是受的各种外界因素的干扰。送去做的光栅,前前后后出了好多问题,现在总算人家需要的东西都备齐了,那边的激光器又坏了,只能等人家激光器修好了才能再给我们写光栅。又要等,又要等。。我都快让这个FBG给等疯了。。。大概Etienne当时等激光器的时候,也是这么无奈吧,他等了大概2个多月。。

跟我一起做实验的师兄觉得无奈,我也没办法。。。两台几乎一样的激光器,一样的操作,另一台好好的,这一台不知道怎么就烧了。我现在觉得保偏光纤真是脆弱啊,特别容易损坏。上周去splice的时候,就因为太容易弄断了,浪费了好多, 而普通单模光纤就好很多。现在看来,不光薄片光纤容易断,它的抗损伤阈值也不高, 而且对搬运过程中的要求也很高。我现在也想不明白,其实当时的功率并不高啊,最多只能把芯给弄脏了,也不应该烧坏了啊。

不管怎样,以后小心一点吧。只要connector被动过,重新开激光器之前,先用显微镜检查一下吧,养成习惯。。。说明书上只说开激光器之前看一下光纤头, 并没有说明搬运过程中应该注意什么。我以为第一次打开激光器检查过了,以后就不用检查了,我搬运的时候是给光纤头加了盖子的,应该不会弄脏。谁知道呢。我第一次操作,不知道这一点,犯这种错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两天很郁闷。还被爸爸说我不是小辣椒,是一点都不辣的菜椒。555, 气死我拉!!!菜椒是不辣,可是多难看啊,像个水桶。怎么能把自己的妞妞说成菜椒呢?小辣椒多可爱呀,而且我妈妈还种了两颗,都结了红红绿绿的小辣椒,水灵灵的。 臭爸爸!!

 


1条评论

  1. 看到最后一段,我忍不住笑了,呵呵,童童真可爱。。。。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