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回国,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和爸爸妈妈还有表妹表弟去马踏湖玩。马踏湖是淄博市桓台县境内的一个小湖。虽说是湖,其实我们游玩的地方,更不如说是一条长长的水沟。因为环保不太好,入口的地方和臭水沟差不多了。妈妈和恬恬妞去年来过,觉得其实还不错,而且离家也不算太远,当天就能回来,所以我们就决定去了。
 
    上午11点钟到的湖边,租了一条小木船,一位和爸爸年龄相仿的大叔撑篙。小船载着我们缓缓地往湖的深入驶去。渐渐的,两边开始出现高高的芦苇。妈妈让我们安静点,可以听到风吹芦苇的声音。果然阿,沙沙沙沙的响,是很柔和的声音。我想起希腊神话里面一个关于芦苇的非常有意思的故事。长着羊蹄子羊角人身人脸的山神潘,其实是个非常胆小容易受惊而且性格很细腻温柔的神。他整日生活在奥林匹亚山上的丛林里, 和山上的仙女们唱歌跳舞嬉戏玩耍。 他喜欢其中的一位小仙女,可是羞于像她表白。有一天,潘像往常一样和大家一起篝火晚会。大概喝了很多酒,潘最后终于鼓足了勇气,决定向小仙女表白。他用美妙的歌声把小仙女吸引到远离众人的地方。但是当小仙女听到了潘的表白之后,却大惊失色。因为尽管这个醉醺醺的满身酒气的家伙很温柔很风趣也很多才多艺,可她自己是在不能接受他的怪怪的样子,羊蹄羊角,浑身还毛茸茸的。于是小仙女拔腿就跑。潘呢,就在后面紧追。当小仙女跑到一条河边的时候,已经没有路了。于是小仙女可怜巴巴的求河里的河神救救她。河神可怜她,就把她变成了河边的一株芦苇。当潘追到河边的时候,不见了自己的爱人,很伤心的流连在河边。河神又可怜潘,就送来了一阵清风。这时候,芦苇响了,沙沙沙沙的,就如我身边的这些芦苇。潘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的爱人变成了芦苇。于是,他把芦苇摘了下来,做成了笛子,整日在山林里吹奏。 那清亮亮的笛声,就像小仙女的笑声一样的清脆,日日陪伴潘的左右。
Picture 068
 
    就在我还沉浸在潘和小仙女的浪漫爱情故事里的时候,恬恬妞和乐乐虎叫起来啦,鸭鸭,鸭鸭,野鸭鸭。。。。嘿嘿,于是,我们就看到了野鸭鸭排队队,在水里欢快的游啊游,游过了我们的身边。。。再往前走的时候,还看到了鸭鸭过桥,很有意思呢,排着队,晃晃悠悠的,一个一个的过。。。那个桥也很有意思,船儿在木桩自上一碰,自然就停了。真是所谓的,“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直也得把它撞直喽”。^_^ 桥很低很低,要过桥,全船的人都得低下头,趴在船上过去。哇哇,从来没有过这么有意思的经历呢。
 
Picture 056
 
Picture 100
 
    恩,看过了野鸭鸭,我们继续往芦苇荡的深处行驶。 我想起了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哈哈,里面有一句叫作“向青草更青出漫溯”,大概就是这个情景吧,芦苇也是草本植物哈。嘿嘿。。。我们一边行驶,我嘴巴里面一边说着几句酸不唧唧的诗句,恬恬妞和乐乐虎轮番往我嘴巴里面塞零食。爹爹妈妈没完没了的叮嘱乐乐虎要乖,不要掉到水里去。因为,我们的小船,太窄拉,你看,是这个样子地。。。。。
 
Picture 064
 
    一会儿就到了中午了,很热,很晒哦。。。大叔把我们带到了一片绿油油的荷花池。恩,当然啦,去荷花池的路上,还有成片的棉花地。大朵大朵的棉桃,紫红色的桃儿里面裹着白花花的棉花, 很漂亮呢。嘿嘿。。。我们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荷花池,目的是摘几片荷叶遮遮太阳。爹爹和乐乐虎都已经汗流如雨拉,妈咪也快被晒晕了!恩,荷花已经开过了。荷花池里面,只有无穷碧的接天莲叶,没有别样红的映日荷花。 不过,池子里面却也有给人走得土路子,人们也不浪费这点地方,中了辣椒和南瓜。辣椒红了,火红火红的。那一点点的火红,在这大片大片的绿色中,显得格外明媚鲜艳。我们一共摘了4片荷叶,这行为虽说不太道德,但是没有带伞出来,实在没办法啊。 而且,妈咪讲了她和恬恬妞去年的经历。说是他们划船在芦苇荡里的时候,迎面过来了一条船,船上一家子。那个男主人呢,脑袋上顶着个荷叶。妈咪和恬恬刚刚觉得这个荷叶帽子很对景的时候,那个男的就把荷叶摘下来,扇扇风。顿时,一个很光很亮的脑袋,就呈现在妈咪和恬恬妞面前。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才忍住没笑出声来呢。这一个景儿刚过去,他们就又听到旁边那条水路自上,一船的中年妇女,结伴来玩儿,一个女的引吭高歌“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阿~~~”有了妈咪和恬恬妞的描述,再加上这么毒的太阳,我们一定也要摘几片荷叶,映个景儿。好在撑篙的大叔很好,让我们摘,嘿嘿。
 
Picture 161
 
Picture 165
 
对面划来一船小姑娘,看看他们的荷叶帽子,我们也有,哈哈

Picture 132

 
    恩,逛完了荷花池,我们就回来了。在湖边吃了午饭,下午4点多回到家里。哦,爹爹妈妈还买了一小箱野鸭蛋,总不能空手而归阿。
 
 
    其实在我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每年春天和秋天,妈妈都回带我去野游。 特别是春天的时候,那时候虽然每周只休息一天,但是妈妈总会在又要照顾生病的姥姥,工作有那么忙得时候,抽出仅有的周日,待我去野地里挖新生的野菜。那时候我家周围的耕地还是很有一些的,在姜老师家后面,一街之隔,就是一大片,小土坡连成片,有耕地,也有果林子。还有医院的后面,也是一大片。还有青年公园里面,往北走,也有好多好多。那时候,当大多数孩子们都只认识麦蒿的时候,我已经认得好多种野菜了,并且知道他们应该怎么吃,对治疗预防什么病有好处。我每年都盼着春天的到来,盼着妈妈带我去地里挖野菜。夏天的时候,我就盼着下雨,因为下过雨, 可以去挖很多知了猴。那时候宿舍区还有好多的平房,家门前都有很多梧桐树和杨树,会有很多知了猴可以捉。秋天的时候,盼着去爬山,山上有很多的野枣可以采来吃。妈妈后来说,她想带我出去玩儿,一来是因为她特别喜欢这些野味儿,二来是带我出来放放风,成天就只有学校和家两个地方可以去,都没有机会到野地里跑跑,害怕把我憋出毛病来。嘿嘿,其实我喜欢的不仅仅是去野地理跑,要知道,挖野菜,捉知了,采野果,是多么吸引人的事情啊。就像去寻宝一样,找到了,挖到了, 一大把一大把的,多有成就感阿。把野菜带回家,和妈妈摘好了,然后爸爸就开始用他们来做馅子,包大蒸包,或者水饺, 或者烙菜饼吃,劳动了一天吃的饭,别提有多香了。 我还记得有一年,妈妈用一种叶子边带刺的野菜做的小豆腐,真是美味阿。还有一年秋天,我们从山上摘来了野山楂,虽然很多都有虫子,但是爸爸妈妈仔细挑出来摘干净了,做的糖葫芦,特别特别好吃。可惜,一个人的成长是多么快的过程阿!好像还是昨天的情景,而我却一眨眼的功夫长大了。我们家着传统的野游,就随着我的离家无疾而终了。这次难得再和家人享受这种野游的欢愉,多拍了照片和视频,好长时间都能重温呢。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