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读过地文学作品并不多,但是在我读过的这些作品中,鲁迅始终是我的最爱。还记得中学时候,每个学期一开学,发新书的时候,首先翻开的总是语文课本里鲁迅的文章,不管是小说还是杂文。 鲁迅的笔锋是那么犀利,对人性的刻画又是那么的准确生动。在我的心里,鲁迅是这世界上从古至今最伟大的作家,他已经不是什么文学奖可以来评定的了。 有人不喜欢鲁迅,因为觉得他像个刺头,哪儿都刺,谁都看不到他的眼里去;有些中国人不喜欢鲁迅,是因为他的笔锋深深的刺痛了中国人的情感。我喜欢鲁迅,是因为他笔下的那些人物,不仅活在当时的那个年代,也活在今天,不仅活在中国,也活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他不是在刻画中国人的人性,而是在刻画人所共同的人性。有些东西现在我们看不到,不是因为这种人性不存在,而是没有那样的环境使他们显露出来,抑或是被更好地更巧妙的隐藏了。

这几天又翻饬出书架上的鲁迅来重温,原因有两个,一是前一阵子看到的关于鲁迅将要退出中学语文教科书的舞台,感到很吃惊,因为在我眼里,鲁迅作品是整个中学语文课本里最最精华的部分;另一个原因是前几天看了个骗子,得知余杰竟然信主了。余杰在90年代末20世纪最初的那几年,在大学校园里面很受一些欢迎。他与孔庆东和摩罗,还有一个不记得名字了,号称当时的北大四匹黑马。我只读过他的《火与冰》,孔庆东的《47楼207室》,以及《摩罗诗选》,都是在大一还是大二地时候,从Rainy那里借来读的。当时一点也读不懂,只觉得他们很愤青,尤其是余杰的《火与冰》。我那个时候很羡慕脑子里能想这些事情的人,也很敬仰能写出能读懂这些文字的人。只是实在没有想到,当年那样狂放不羁的一个余杰,竟然也信主了。于是翻出他的《火与冰》重温一下。于是又激起了自己从新读鲁迅的欲望。

我这次再读鲁迅,是从小说读起的,《呐喊》。 和以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我觉得我不能好几篇好几篇一起读,每天我只能读一篇故事,或者一小段故事,多了消化不了了。 鲁迅笔下的人物形象,在我地眼前更加的清晰和生动,文字背后的东西也更丰富起来。前几天晚上,我读《孔乙己》的时候,忍不住哭了。鲁迅心里的那种悲哀与怜悯,一下子流到了我的心里。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看上去平平淡淡的30个字,背后隐藏着多少的悲哀呢? 孔乙己地生命是个怎样的生命呢?他是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柄,有和没有他,对别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他的生命对于别人来说,毫无价值。孔乙己自己有没有感受到这一些呢?我想是感受到了的,可是他已经麻木了。而“别人”的生命呢?并不比孔乙己有价值到哪里去。他们的笑谈,都是因为他们的心灵已经麻木了。一个灵魂已经死掉的人,对别人的生命以及对自己的生命,不会有太多地情感。一个活生生的孔乙己从他们眼前走过,不会在他们心里激起丝毫的怜悯和同情。更不用说,去想一想,是什么导致了这样麻木的灵魂。《呐喊》的编排真是好,第一篇是《狂人日记》,已经给出了答案,第二片就是《孔乙己》。

可是我觉得,我也是孔乙己,也是那些看客。我的生命或许没有孔乙己那样的没有价值,但是却经常一样的麻木。看客,每当我走过一个行乞的人身边,却装作视而不见的时候,我不是看客么?是时候该做点什么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