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说起种地,我的脑海里第一反应总是鲁迅先生的那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而不是农民伯伯在田野里挥汗如雨的景象。我想,大概那充满童趣的百草园,更符合我自己的“种地”经历吧。

还记得小时候住一楼,家里有个小院,是我童年的乐园。妈妈在开辟的那块大约3平米的地里种了很多红苋菜,爸爸则搭了一个高高的架子,种上了葡萄和丝瓜。墙角里则是我的责任田,我种上了漂亮的苦瓜。小时候我种的苦瓜和现在市场上卖的苦瓜很不一样,不是绿色长条形的,而是矮胖矮胖的,有红色的,桔色的,紫色的,黄色的,绿色的,结果子的时候,依墙而立的枝蔓上像挂满了小灯笼,惹人怜爱。这种苦瓜种子是黑色的,吃起来也没有那么苦。小院里的这些瓜菜,是我的心心念。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跑到小院里看看苋菜有没有长高了,丝瓜有没有开花了,葡萄有没有熟了,苦瓜有没有变成彩色的。我也在藤下捉各种甲壳虫玩。妈妈说,我那个时候兜兜里面很少有不动的时候,吓得小朋友们都不敢跟我玩。可是我自己很陶醉其中。每天能吃到新鲜的瓜菜,也是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之一。

这个夏天,妈妈来到多伦多避暑,在我家的阳台上种了好几盆菜,有西红柿和一种叫不上名字的青菜。我童年的心心念一下子又回来了。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阳台上去看小苗儿出来了么,长高了么,小西红柿结了几个豆豆,哪几个豆豆可以长成小柿子。有时候早餐吃面条,就拔几棵长高了的小苗儿放到锅里,打个荷包蛋,一人一碗,端到阳台上,一边欣赏着小苗儿和小柿子,一边吃美美的早餐,真是一种享受啊!童童觉得在花盆里种菜还不过瘾,又去报名参加了学校里的farm community,学校里面也有那么几块大约6米见方的地,种了各种各样的蔬菜,有香菜,薄荷,茄子,辣椒,豆子,生菜,swiss chard,葱,蒜,等等,当然,还有长疯了的各种西红柿。我每周都去一次,给他们浇水,除草,收割。觉得每周有这么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跟这些可爱的小东西共度,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每次去的时候,心里都有一种期盼,想知道这些小东西过了一周都长成什么样子了。它们从来都不辜负我们的付出,每次都笑脸盈盈的高诉我们,它们离着结果子的时候近了,近了,更近了。

这些小东西给我的回报,常常让我感动。我记得大学的时候读过赛珍珠的《大地》三部曲,里面有句话对我印象特别深:大地从来不欺骗人们为他付出的辛劳与汗水。看过这本书之后,每次回到奶奶家,看到叔叔婶婶在他们的菜园子里劳作,我都有这种感动。他们面对的是永远不会辜负他们付出的一种劳动,这里面没有欺骗,只有诚实,是多么的令人向往又感到踏实。而今,我自己切身体会到了这信实的工作,每一次收获,都是大地对我这一点点劳动作出的回馈,从没有欺骗,这和这个世代是多么的不同啊。

我真希望自己能够一直生活在诚实中

继续种地去^_^


1条评论

  1. 嘿嘿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