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24日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 You never know what you are going to get.

You’re no different  than anybody else.

Head of School:”Your boy’s different, Mrs. Gump. His I.Q. is 75.”

Mrs.Gump:”Well, we are all different, Mr. Hillcock.”

2005年03月23日

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2004年12月12日

人就这么一辈子,你可以积极地把握它,也可以淡然地面对它。看不开时想想它,以求释然吧!精神颓废时想想它,以求振作吧!愤怒时想想它,以求平息吧!不满时想想它,以求感恩吧!因为不管怎么样,你总很幸运地拥有这一辈子,你总不能白来这一遭啊!——《萤窗小语》

万变的道理不过是个“零”字;大动的终结不过是个“静”字;最广的境界不过是个“心”字。晚生有幸,总算参悟了!——《萤窗小语》

命运真是残酷的,然而这种残酷,身受者于痛苦之外,未始不觉得内中有一丝甜蜜的滋味。——张爱玲《十八春》


待续……

这就像花一样,如果你爱上了一朵生长在一颗星星上的花,那么夜间,你看着天空就感到甜蜜愉快,所有的星星上都好像开着花。

“一天,我看见过四十三次日落。”“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的时候,总是喜欢日落的。”———第六章

ps:真想看日落,但是更想看日出!

“如果有人爱上了这亿万颗星星中独一无二的一株花,当他看着这些星星的时候,这就足以使他感到幸福。他可以自言自语地说‘我的那朵花就在其中的一颗星星上’,但是如果羊吃掉了这朵花,对他来说,就好像全部的星星一下子全都熄灭了一样!这难道也不重要吗?”他无法再说下去了,突然泣不成声。夜幕已经降临。——第七章

ps:我好像好久都没有看星星了!

12月15日
《小王子》看完了,可是第七章往后我却不能用简单的引用文中的几句话来表达我的感受了,每一个故事都可以让我陷入沉思。久以前一位爱书如命的朋友曾经说过读书不能太功利,当时似懂非懂,现在好像明白一点了,随性的读书,不求这本书有多么的有名,不求自己读过多少书,不求读的有多快,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书,尽管去细细的品就好,哪怕是花一点时间去痴痴的做一会儿梦,或者漫无目的的胡思乱想,亦或随着书中的情节或喜或悲,这都是读书带给我的幸福。妈妈曾经说过,一个人可以过得很幸福,但是幸福并不仅仅意味着快乐。当时真得不能理解,现在慢慢有一点体会,有时候,一本读起来并不能让你快乐的书会给你带来幸福,因为它能让你的内心得到满足。《小王子》就是这样的一本书。他所讲述的每一个故事都那么单纯、清澈,看起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可值得他说来说去的,也就更加不值得让他那么的忧伤。可是读到后来,他那淡淡的却挥之不去的忧伤竟然让我鼻子酸酸的。小王子,他单纯的不会去硬要理解他看不懂的这个世界,他只是感到了孤独,难以名状的孤独。他只有在自己的星球上生活的自在,虽然那个星球上只有他一个人住着。但是在那里,有他钟爱的那株独一无二的玫瑰花,有三座火山,每天都有他愿意做的工作他愿意背负的责任,苦闷的时候,他只要走三步就能到星球的另一面去看日落,在那里,他是幸福的。真诚的祝愿小王子回到他自己的星球,继续他的幸福生活。也真诚的期盼,我自己和我所爱的每一个人,都能找到那颗属于自己的星球~~

2004年11月28日



-273.15°C 绝对零度

绝对零度,即绝对温标的开始,是温度的极限。当达到这一温度时所有的原子和分子热运动都将停止。这是一个只能逼近而不能达到的最低温度。那么绝对零度能不能检测到呢?有没有一种测量温度的仪器可以测到绝对零度而不会干扰受测系统(受测的系统如果受到干扰原字就会运动,从而就不是绝对零度了)?确实,绝对零度无法测量,而是依靠计算得出来的。研究发现温度降低时,分子的活动就会变慢,那么依靠计算得出,当降到绝对零度时,分子是静止的,所以就得出了绝对零度的概念。

不知道科学家们是怎么算的。按照相对论的观点,运动都是相对的,科学家们计算的这个分子的静止应该也是相对的吧。那么是不是说这个温度也是相对的呢?还是说,相对论发挥作用也是在一定的条件下,在这个可以不予考虑?我们有研究过这个问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探讨一下。

-270.15宇宙微波背景辐射

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是“宇宙大爆炸”所遗留下来的布满整个宇宙空间的热辐射,反映的是宇宙年龄在只有38万年时的状况。

-260°C  最顽固的氦被液化

当温度低至-268°C时,最顽固的氦气也变成了液体。

-230°C 非金属的磁性

非金属材料一般是没有磁性的,但在-230°C以下的低温下也能表现出磁性。这种奇妙的磁体是用于制造新型计算机存储设备,绝缘设备等。

-190°C 低温下得奇怪现象(吼吼,这是我认为最有趣的温度)

低温世界就像魔术师,各种物质出现奇妙变化。酒精会变得像石头一样硬;塑料会像玻璃一样脆;如果把鸡蛋放进-190°C的盒子中,它会产生浅蓝色的荧光,摔在地上会像皮球一样弹起来;鲜艳的花朵放进去,会变成玻璃一样光闪闪,轻轻一敲发出“叮当”响,重敲竟破碎了;从鱼缸捞出一条金鱼头朝下放进-190°C的液体中,金鱼再取出来就变得硬邦邦,晶莹透明,仿佛水晶玻璃制成的工艺品,再将这“玻璃金鱼”放回鱼缸的税种,奇怪的是金鱼竟然复活了,又摆动着轻纱一般的尾巴游了起来。
月球背面的最低温度可达-190°C

嘿嘿,好玩吧,如果金鱼在月球上岂不成了玻璃了?如果以后月球移民真地实现了的话,家庭的装饰品直接把地球生物带上去就好了。

-170°C 生命存活的低温极限

这样的温度已有最简单的微生物能够生存了,像大肠杆菌、伤寒杆菌和化脓性葡萄球菌均能在此温度下生存。

-130°C 地球最低气温

地球上最低温出现在南极最高峰——文生峰,年均气温-129°C,而珠峰下日平均气温也有-45°C,南极的冷烈可见一斑。

未完待续……



吴鹤龄编著的《好玩的数学》收录了几个比较好玩的数学问题,记录再次,以后有机会继续研究,自娱自乐。

@哈密顿回路问题:
哈密顿回路问题是图论中的一个著名的、至今尚未完全解决的难题。它是爱尔兰数学家哈密顿在研究数学游戏“周游世界”时首先提出的。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在有n个节点的图上,找出一个回路,经过每个节点一次也仅一次。与哈密顿回路相联系的、类似的问题是哈密顿通路问题,即在有n个节点的图上,找一个通路,经过每个节点一次也仅一次。通路与回路的区别在于:通路的起始结点与终止节点不是同一个,所以是不封闭的,而回路是封闭的。吴老师的书中只讨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哈密顿回路——国际象棋盘上的马步回路,即把国际象棋64个方格每个方格当作一个节点,问国际象棋的一匹马能否从任意方格出发,以棋子马的走法(走日子格,不别马腿)经过棋盘上的每一个方格一次也仅一次,跳回出发时的方格。这个问题的出现其实比哈密顿回路问题的出现还要早一个多世纪,著名数学家欧拉在1759年开始研究这个问题并获得了一般的解法。关于欧拉解法书中有详细的解释,这里不具体记录。欧拉解法通用性强,但是十分麻烦,需经过多次调整,很容易把人搞糊涂了,非得十分细心、耐心不可。有一种较为简单的方法,就是内外分层法,内层是中心的4×4=16方阵,外层为周边的48个方格。从外层的某个方格出发,以马步始终按同一方向在外层中前进,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要进入内层。外层填满后再填内层就不难了。在书中给出的例子里,是从一个角上的方格出发,按着前述方法行走。但是我个人在演示的时候遇到了这样的一个问题,书上没有涉及。在走到第38步的时候,有两个方格可以跳,可行的跳法当然是书中所给出的,但是为什么另一种跳法就不行呢?另一种跳法找不到哈密顿回路?在做课后习题的时候,我还发现了另一个问题,怎样判断能不能把哈密顿通路变成哈密顿回路呢?在欧拉解法中,在把通路变回路的时候,如果能跳到起始方格的那些方格的标号都小于或等于能跳到结尾方格的那些方格的标号,则哈密顿通路无法变成哈密顿回路。这只是我的一个小小的想法,我对图论一无所知,对数论也没有什么研究,这个想法我也没有做过太多的论证,只是试了几个简单的图形好像还可以。我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就这个问题做一下更深入的探讨,甚至是推广一下。

@重排九宫问题
这个问题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还没有很明白,待续吧。
ps:从小就非常喜欢数学,考大学填志愿的时候鬼迷心窍非得选光学,觉得自己最喜欢的还是这个。上了大学后渐渐发现自己擅长喜欢的还是数学,甚至几次认为自己选错了专业,萌发了改行的念头。但是后来想想,我也不觉的光学没意思,并不是学不下去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因为我在学这个东西难免有些强制性的因素在理面,换做数学,可能也是这样。就让数学作为我的一个业余爱好吧,觉得脑子混沌的时候就拿来玩玩,这样未必不好,或许能给我带来更多的乐趣呢。

2004年11月17日

Biography:Emily Dickinson1830-1886)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十七岁进入女子神学院,只读了一年便返回家中。她深居简出,终生未嫁,过着孤独的生活。1854年她结识了一位已婚的牧师查理士·华滋沃斯,从而受到精神爱的折磨。她平时再零碎纸片上秘密即兴赋诗,不求名于时;所写近一千八百首诗,大都是在她死后发表的,题材多限于个人的内心生活,善于以奇特的意象表现平常的生活事务,并把深邃的思想融入间断的诗句中。她的抒情短诗多用四行诗体写成。

Emily Dickinson是我非常喜爱的一位女诗人。她的小诗情感细腻,视角独特,比喻诙谐有趣,耐人寻味。记得有一次外教课上,老师给出了她的一首小诗,就是下面的第一首,让读后说一说作者的意思,她在写这首诗的时候内心是怎样的情感。当时我对Emily的所知仅限于她的诗作是在她死后发表的。然而,似乎我对这首小诗格外敏感吧,我对作者的心理把握得比较准确,以至于回答完问题老师问我是不是Emily的fans。从那以后,我对Emily就多一点关注了。昨天在图书馆偶遇一本英文诗集,里面收藏了几首她的小诗,索性抄下来收藏在此,和大家一起分享~~

 


I’m Nobody, Who Are You?                    我是无名小卒,你呢?


 


I’m Nobody! Who Are You?                    我是无名小卒,你呢?


Are you nobody, too?                                你也是无名小卒?


Then there’s a pair of us–don’t tell!         那么我们恰好为伍——但不可说出!


They’d banish us, you know.                     要知道,他们会把我们驱逐


 


How dreary to be somebody!                    做一个显要人物多么可怖!


How public, like a frog                                到处露头,像一只青蛙似的


To tell your name the livelong day                终日朝着崇拜你的泥水池沼


To an admiring bog!                                          报告你的名字!



 


我的理解:Emily是个内心世界非常丰富的女子。她一生写了如此多的诗作,一定也想过要把这些小诗出版,将她眼中美丽的世界,将她的快乐与忧伤和大家一起分享。她一生未嫁,尽管有一些很知心的朋友,可她依然过着孤独的生活。看着那些名人风风光光,她应该也羡慕过。可是Emily又是个聪明的女子,她知道那些风光的背后付出的代价,她知道她的诗作一旦出版会给她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变化,她知道这些变化不是她所喜欢的,也不是她所能承受的。所以,或许是在某一天的清晨,抑或是午后,黄昏,外面或许还下着小雨,Emily又想到了这些,她的内心是矛盾的,于是,有了这首小诗 I’m Nobody. Who Are You? 


 


There Is No Frigate like a Book                    任何快船也不如书卷


 


There is no frigate like a book                      任何快船也不如书卷


To take us lands away,                                  它能带我们远游各个地方


Nor any courser like a page                         任何骏马也比不上


Of prancing poetry:                                        一页奔腾的诗篇


 


This traverse may the poorest take                   最穷的人也能浏览


Without oppress of toll;                                     不愁交不起路捐;


How frugal is the chariot                                     载满人类灵魂的车辆


That bears the human soul!                                  使用起来最廉价



赏析:看呀,书和作者是多么的亲密啊,以至于作者用这样的语言来赞美它。 
 


Because I Could Not Stop for Death          因为我不能停下来等待死神


 


Because I could not stop for Death—-            因为我不能停下来等待死神――


He kindly stopped for me——–                        他和善的停下来等我――


The Carriage held but just Ourselves—             那辆车只能容我们两个――


And Immortality.                                                  还有不朽。


 


We slowly drove—He knew no haste             我们慢慢驱车――他不慌不忙


And I had put away                                            我也把我的劳与闲


My labor and My Leisure too,                            统统丢掉一边,


For His Civility—                                                为了他的礼让――


 


We passed the School, where Children strove     我们走过校园,孩子们你推我搡,


At Recess—in the Ring—                                      在休息时间,在圆形广场――


We passed the Fields of Gazing Grain—                我们走过在田间凝眸的麦杆――


We passed the Setting Sun—                                     我们走过落日旁――


 


Or rather—He passed Us—                                或毋宁说,他走过我们身旁――


The Dews drew quivering and chill—                 寒露降,身子冻得打颤――


For only Gossamer, my Gown—                          因为我的长衫落纱般――


My Tippet—only Tulle—                                      我的披肩如丝网――


 


We paused before a House that seemed             我们停步在一所房子前,


A Swelling of the Ground—                                那似乎是隆起的土地一片――


The Roof was scarcely visible—                           屋顶几乎看不见――


The Cornice—in the Ground—                              屋檐在地里面――


 


Since then—‘tis Centuries—and yet                 离那时已是几个世纪――但好像


Feels shorter than the Day                                   过了还不到一天,


I first surmised the Horses’ Heads                       我首次猜测到,马头


Were toward Eternity—                                         在朝向永恒奔窜。

赏析:死神在作者的笔下成了求爱的男子~~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灵魂选择了自己的伴侣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灵魂选择了自己的伴侣


Then shuts the door;                                               然后紧闭大门;


On her divine majority                                            好像议案经神圣多数通过,


Obtrude no more.                                                    不容再变更。


 


Unmoved she notes the chairot’s pausing          高车驷马停在她那低矮的门前,


At her low gate;                                                     她无动于衷;


Unmoved, an emperor is Kneeling                        帝王跪在她的席垫上,


Upon her mat.                                                          她无动于衷;


 


I’ve known her from an ample nation               我从一个广阔的国土上认识她


Choose one;                                                         情系一身;


Then close the valves of her attention                 然后紧闭上眼睛


Like ston.                                                               心如铁石硬。



赏析:我不是很清楚作者何时写下的这首小诗。我想,她此时应该正受着对那位已婚牧师的精神爱的折磨吧~~ 

2004年11月09日

这是一位92岁高龄、身材娇小但仪态自若并略带几分矜持的女士,每天早晨都在8点钟前穿戴完毕,头发做成时髦的样式,面部的化妆也是十分精心完美,但她实际上已经双目失明。她今天要被送进一家养老院。她70岁的丈夫前不久去世了,她不得不住进养老院。


 


在养老院的大厅耐心等候了数小时,当被告知她的房间已准备就绪时,她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她转动步行器进入电梯,护士对她那小小的房间进行了一番描述,包括挂在窗户上的镶有小圆孔的窗帘。“我真喜欢!”她说道,流露出的热情简直和一个8岁的孩子得到一个新的小狗一样。“琼斯夫人,您还没有看到房间……再等等。”


 


“这和看不看没有什么关系,”她回答,“快乐是你事先决定好的。我喜欢不喜欢我的房间并不取决于家具是怎样安排的,而存在于我怎样安排我的想法。我已经决定喜欢它……”


 


“这是我每天早晨醒来后做的决定。我可以选择接受变化,并且在种种变化中寻找最佳;我还可以选择担忧那些可能永远不会发生的‘假如’。我可以整天躺在床上琢磨我身体哪些部分不灵了,给我带来这样或那样的困难;我也可以从床上起来,对我身体还有许多部位能工作心怀感激。每一天都是一份礼物,只要我睁开眼睛,我就决定不去老想那些已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而是专注于我已使之发生的事情。我有五条简单易行的快乐法则:1、心中不存憎恨。2、脑中不存担忧。3、生活简单。4、多点给予。5、少点期盼。”

                                                        ————摘自《读者》

2004年11月03日

Keeping It Pure---From English Digest

 

Sex is one of the most intimate acts a person can experience. Although sex is performed physically, it affects us on all levels including our emotional and spiritual beings. However, sex has its limits. When it is abused its affects are no longer completely pleasurable but often harmful and can even be destructive. Sexual abuse manifests itself in many ways but perhaps the most common form of abuse is when it happens before marriage.

 

Premarital sex is a common issue among young people who are experiencing the agonies and ecstasies of adolescent development. For the first time most pubescent teens discover a growing attraction to the opposite sex and are often tempted to with their newly developed “equipment”.

 

While these attractions and temptations are natural, they can also lead to bad choices. One of the dangers of premarital sex is that it teaches us to regard people and love as disposable items—we can always get a new one. This kind of thinking makes our heart callous and diminishes our capacity to a truly love another person in an otherwise monogamous relationship.

 

Think of a piece of masking tape. If you were to put a piece of tape on your arm and then suddenly rip it off, it probably would hurt a little because of its stickiness. However, the more you apply that same piece of tape to your arm or another person’s arm and then rip it off, the less sticky it becomes until suddenly the piece of tape has no lasting adhesive power.

 

The same is true with sex. The more sex partners we have, the harder it will be for us to commit to a serious relationship and enjoy a healthy life-long marriage with someone. In this way, sexual experience becomes less emotionally and spiritually connected and more a mechanical impulse. We hope that the feature articles in this issue will give you inspiration and useful information as you face your own choices in relationships with the opposite sex.

 

 

性是人们最亲密的体验。虽然只是身体接触,却能给人带来铭心刻骨的灵魂触动。然而,性也不总是愉悦美妙,当它被不当滥用,常常也会带来伤害,甚至后患无穷。性的不当使用有多种方式,但或许最常见的一种就是婚前性行为。

 

对于青春萌动,正值发育期的年轻人,婚前性行为已是屡见不鲜了。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们第一次为异性深深吸引,迫不及待地想“操刀上阵,一试锋芒”。

 

虽然吸引和诱惑是自然地,但却可能导致不良后果。婚前性行为地危险之一就是让人觉得爱人如衣衫,随时可更换。我们的心由此而逐渐冷漠,难以真正投入爱恋,并与伴侣白首偕老。

 

试想一条胶带,如果你把胶带贴在臂膀上,然后突然撕下来,肯定有点疼,因为胶带有粘性。但如果你多次把胶带贴在你自己或是别人的臂膀上,然后又撕下来,它的粘性就会逐渐减小,直到没有。

 

性也是如此。人们有过的性伙伴越多,就越难以发展认真的感情,享受健康温馨、执手终老的婚姻生活;做爱也逐渐变成了机械的生理冲动,而不是情感和灵魂层面上的交流。面对异性的时候,不要轻易选择迷茫。

2004年11月02日

诫子书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才须学也,学须静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冶性。年与时驰,志与日去,岁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近来读《三国演义》,忽然想起了中学时代看过的诸葛亮的《诫子书》,我把它放在文具盒里,时刻提醒自己,那张小纸条陪伴了我整个的中学时代。几年的大学生活沉醉于吃喝玩乐,读书也多是些阳春白雪的东西,我以为我已经将它遗忘了。可是我竟然这么多年后又完完整整得想了起来,对于记性不好的我,有点不可思议呢,或许这也是缘分。

什么时候遇上了好书好唱片,都是缘分。我喜欢在书店里看书。每每一踏进书店,我就觉得有好多书想买,每次总是挑了又挑,常常空手而归,囊中羞涩阿。所以,我大部分是在书店里看一看前言或是自己感兴趣的章节,聊慰吾愿。这,也是一种享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