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一个屏幕,我在这头思索,你在那头笑。
我说我无法想象你的样子,你说你也就那样子。
我说我可否见见你的样子,你说你没什么可见的样子。
我三番四次的要求见你,终于见了面,觉得也就人的样子。
那以后我们说话的机会不多,我再也不去想你的样子。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