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4月27日

“缘份”本是一个词,却需要分成两部分才算完整,正所谓”有缘相识,有份相知”.我和你,
大概是缘分太少了吧……


你是上天赐给我的,在那个充满了期待与希望的年龄和季节里,在我18岁的那个夏日里;你
也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在给了我短短半年的幸福后,又毫不心痛的离我而去。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你从此走出我的世界,永不再来,后会无期.欢声笑语,快乐悲伤…..
.都因你的离去而变得空洞,我不再向任何人敞开心扉,一次又一次的把别人的关怀拒之门
外,我生活在自己的封闭的小天地里,体验着一种情绪,没有狂喜,没有惊奇,犹如握在指间
淡淡的温柔,随着时光的流逝静静的蔓延,永远都美丽,我知道,这就叫思念.


我一直以为自己已心平如水,然而每当夜深人静时,却时常忆起那些美丽的日子.
你的出现,令我18岁的夏天变得多姿多彩;你的关怀,使我遥在他乡第一次尝到幸福的味道
.多少个夜晚,我抬头仰望舒朗的天空,心中向那纯白的满月祈祷这一切会永恒.可是,我把
这一切想得太美好,结果我们的缘份被淘尽,你从此离我而去.
很都时候我在想,如果没有那样一个绚烂的夏日,如果你没有微笑着这向我走来,如果我没
有就此忘情的跟随你的步伐……那么,就不会有今天的痛苦与无奈.我们的相遇根本就
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好像一场梦,一场我不甘心也不情愿结束的梦.在这场梦里,我扮演着
一个被动的角色.早知道梦的结果是这样,我宁愿什么也不要!


我们之间是平淡的,没有一丝风浪,而如今你悄悄的离我而去,正如那时悄悄的走进我的生
活,甚至分手时也没有道一句”珍重”,我们的缘份真的到此为止了吗?我知道你的未来会不
会因为离开我而有一丝遗憾,不知道你的过去是不是只有勉强,我好想知道答案,却又怕听
到你真实的回答.我在一片混乱中迷失了自己的方向,找不到答案,却又无路可退.


现在,我已明白,你只不过是我天空中一颗瞬时划过的流星,是我生命中一个匆匆而过的过
客,我要完整的再想你一遍,然后彻底的将你遗忘.                 

这一次会是永诀。


我知道。


早就知道了。


虽然知道,我还是哭了……


虽然我不是个爱哭的人,虽然我已经很久没有为其他的事情哭泣过,
我还是没有办法止住我的泪水。
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这个满脸狼狈的面孔属于我这个对谁都一样微笑的人。
幸好宿舍没有人看着我,她们都睡了。
大概是因为这样,我才敢哭吧?……


这一次会是永诀……          


为什么是永诀呢?……也许会是吧。正如我可能不再有命看到3年以后或者1年以后或者
甚至是明天的太阳,正如我已经将永远也见不到儿时最知心的玩伴,正如小学的班主任
和众位伯伯们都石沉大海般消失在世间,我也一样会消逝的。
我们有一天都会消逝的。


永诀这个词永远在我最厌恶的词典之中,说过再会的且不能一定再见,不知将来便说要永诀


,实在是过于不尊重生命。


我一直很羡慕健康的生命,可以梦想,可以飞翔。而我不行。
我于是珍惜生命,珍惜生命中所说的每一句话,所交的每一个朋友,所灌溉的每一点一滴
情感的土地。我的世界容不下欺瞒。我的时间是不多的,每听的每说的一句话都是我生命
最宝贵的一部分,我不能接受欺骗。


我哭了,因为这是一次彻头彻尾的打击。
今夜依然失眠,不知我还要度过多少个这样的夜晚。我已经开始危惧黑夜的颜色了……
我不是受害者,我只是感慨太多,伤害我自己的是我自己。用别人的话来说,我感情过于
丰富,过于投入,注定受伤。


或许吧!                                                                      


我一直很羡慕健康的生命,可以梦想,可以飞翔。而我不行。
我于是珍惜生命,珍惜生命中所说的每一句话,所交的每一个朋友,所灌溉的每一点一滴
情感的土地。我的世界容不下欺瞒。我的时间是不多的,每听的每说的一句话都是我生命
最宝贵的一部分,我不能接受欺骗。


我哭了,因为这是一次彻头彻尾的打击。
今夜依然失眠,不知我还要度过多少个这样的夜晚。我已经开始危惧黑夜的颜色了……
我不是受害者,我只是感慨太多,伤害我自己的是我自己。用别人的话来说,我感情过于
丰富,过于投入,注定受伤。


或许吧!


但至少今夜,让我痛快的哭上一场,不管明天我醒了以后,是否继续哭泣。       

人说,当你第一次吃烤鸭,你觉得那是美味,当你第二次吃烤鸭,你觉得不错,
当你第三次吃烤鸭,你觉得乏味,当你第四/第五次吃烤鸭,你就觉得很不耐烦了……


更何况,是去一个把人走得半死,还人多的要死、又晒得要死得地方?


2001年7月12日,我第五次出游颐和园。
天是艳阳天,北京最常见的日子。到了西苑下车,往前走了那么多地方才看到正门,
已经是中午了。
买了票进去,一进门就是永寿殿,正看到两个穿着韩国空手道衣服的美国人在照相,
摆出非常帅气的空手道招式,大喝一声的照。
嘻嘻,很有意思,便过去冒失的扯住漂亮的那个,要求与她和照。
加利福利亚州的人还挺和气,高高兴兴的照了,还要求说一定要给她寄过去。
我心里一寒,不知道一张照片寄过去美国有多远,还是客气的问了酒店的电话,
准备过两天要送过去。说话间好多个穿一样衣服的外国人走了过来,才知道是一个怪异的
旅游团,一个魁梧的黑老大向我摆了摆强壮的胳膊,大喝一声“怎样!”
把我吓得躲到一边,于是大家就笑。他们接下来要和照,于是就跟这个可爱的姐姐以及
魁梧的黑人老大分手了。
接下来就是重复了又重复的程式, 即使景色美丽一如往昔,也提不起我的兴致。
最失败的就是坐上唯一没有做过的游船,却因为过于困了睡着而到下船时才醒来,
什么也没有看到,ft。
到了下午我我就开始吵着要回来,想洗澡,但是今天澡堂却不向我们开放,真扫兴。   

那天晚上,我在楼上看楼下的人跳舞,里面有一个很像你的人,
或者说,我就把那个人当作是你了,看着看着,突然发现自己的心情已经不同了.
或者说,我已经变了.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我就不要同你浪费那么多的时间了,
还定下什么海誓山盟,还说什么志同道合,
一定不会分开等等.


都是一时的冲动罢了.


认真的是一种永远长不大的动物,不管什么么时候都免不了天真.
尤其是被眼前的幸福蒙蔽了眼睛的时候.


我突然的叹气了,为什么过了那么久,为什么我的想法已经变了那么多,
我还是忘不了你呢?
跟你没有说过再见就分离,就是这样一种不干脆的结果吗
…….
那么我该如何跟你说再见,才能干净利落一点呢?                   

    付出是一种投资,你付出就当然希望有回报。读书如此,生意如此,爱情也如此。
    有人说,爱是一种伟大的牺牲精神,因为它只有付出,不要回报。
    错,错,错。
    爱情也许是一种风险最大的投资,投资失败无话可说——不必说抱歉。
    但不意味着不需回报,它只是一种规则最为森严的投标而已。
    试想一个男生开始他的追求行动之时,他可能不去想心上人唯一在自己怀里时的情形
吗?
    试想当你最后发现自己所追求的美梦无法变成现实的时候,你仍然可以完全坦然的离
开吗?
    大概会很不舍吧……
    投资失败的滋味,并不是很好受的。                      


 

那是clover的故事,
很悲惨的故事。
一个比任何人都强大的女孩的悲剧。


因为她是“懂得魔法的孩子”所以被恐惧,被囚禁,
并且被告知:你是危险的,所以你不可以属于任何人。


因为拥有你的那个人,他将得到世界。


女孩于是一直只呆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终日与机器做的动物相伴,
善良的她不愿意给世界带来灾难,所以她选择了孤独。


但是她终于爱上了一个叫“和彦”的人,
为了得到幸福,她生平第一次请求离开那个囚禁自己的空间。


“请让我到‘妖精游乐园’去,请让那个人同我一起前往。”


孤独的她第一次逃出鸟笼,追求自己的幸福。


“如果我可以到达妖精游乐园,我愿意自杀。”


那就是故事的开始和结局。                        


>   找到四叶三叶草
>   就能得到幸福
>   不过
>   请保守秘密
>   三叶草的白花
>   在哪里开放
>   它的叶有多少瓣
>   四叶三叶草
>   我想令你得到幸福
>   可是我再也见不到你       

这是写给你看的文章,因为我知道其他人一定看不懂.
当我开始写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没有机会看到它.
但是,正因为这样我才敢写…


我现在…
我已经不再那样凄然地思念你了.
当我从陈年照片里发现你的身影时,已经不会再有鼻子酸酸的感觉了.


以前的回忆,真的…已经永远的成为回忆了.
还没有领略到人世间烟火的味道,单纯的相依相偎的想法,
那些充满阳光的日子,
没有烦恼,没有顾虑,没有哀伤,没有争吵…
我真的好怀念.


我还记得那天我们一起跷家,只为了我任性地想要到我们家附近
我没有到过的一个景点去.
明知道这样会让大人们担心得乱成一团,你还是很温和的答应了我.
两个人骑自行车,竟然也走到了三十七公里外的山沟里去,
一直到晚上才回来.


我还记得,那时候还没有高速公路,我在路上被车溅了一身的泥;
我还记得,那个山谷的风景非常的美丽,那种完美的绿色是我多年以来再没有见到过的;
我还记得,晚上到家的时候,我的妈妈已经哭成泪人儿了,
而你家却还没有发现你曾经离开了家…..


你一直都说我是个及其幸运的女孩子,在家里什么时候都得到关怀.
我依然记得你说话时候的神情,你总是带着忧伤的眼睛缓缓地说出这句话.
你一直都很关照我,因为你觉得我比你的亲人更知道关心你.
我知道你所得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去争取,因为你和我不同,
你不是那种在爱中出生,在爱中成长的孩子.


我很喜欢你……


当我们都搬离那个地方的时候,你没有去送我,我也没有去送你.
因为,我们是同一时间离开的,彼此竟然都错过了告别的机会.
我从此随父母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我另一种生活,
也从此,失去了你的消息.


时间一点点流逝,当我的父母都已经渐渐忘怀我的失踪事件时,
我还记得你.
我还记得,那年那天,那个山谷里美丽的绿色.
我于是终于下了一个决定.


我回到了我出生的地方,回到那个记忆中的山谷.  


但是,我没有找到我们住过的低楼,据说是城区建设时拆了;
我也没有找到那时美丽的绿色的山谷,我只看到建好的山道两旁密密麻麻休息的游人,
和一棵棵不知被糟蹋过多少次的可怜小树;
我也没有找到你……


我更没有想到,当我回到家的第一天,就知道了失讯多年的你的消息.
我更没有想到,多年以后,我得到的关于你的第一个消息,
就是你离开人世的消息!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知道枕头湿透是怎样的.
第一次尝到泪水苦涩的味道.
我第一次听说癌症,就是在那时,是你告诉了我,那是怎样可怕的一种疾病.
没有想到,这个第一次见面,就夺取我最喜欢的人的病,
后来竟也成了我的朋友…


我现在知道你曾经受过的苦了.
在同一个医院里,人们多多少少总还记得相同严重症状的患者.
护士们常常在有意无意之间,就告诉我有关你住院时候的事情,
因为你很坚强,因为你在病中仍然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她们也提起过我,虽然不知道你口中那个”可爱的女孩子”
就是现在躺在同一张床上,受着同一种治疗的人.           


他们也告诉我,说我是个坚强的女孩子.
你知道吗?我为了这句话,曾经怎样不断的自己给自己打气.
我很想靠近你一点,我不能给你丢脸了.
我每天晚上睡觉以前都象你从前那样,认真想想自己今天做了什么,
然后知道自己没有白白浪费珍贵的时间.


我知道了活着的乐趣了,我很高兴自己仍然活着.
我现在看到你的照片,已经不再象刚开始时那样凄然的流泪了.
我不再想念你,
因为我知道,我需要代替你,活得更好. 


 

生命是最宝贵的,可是,每个人都有想要逃离某些东西的时候。
每个人也都有想要改变一些什么的时候。
每个人,都是在挣扎着要活得更快乐。
有谁是天生的快乐人吗?
只有一句话是最真的真理——无知是福气。
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快乐不是建立在无知之上了……
或者说,
有些人……
             

回想在真情上呆的这段时间,真正意义上快乐的时间并不多,尤其是在feeling。
总是觉得feeling上有很多真情实意,又有很多虚情假意。
但总之feeling以前给人的感觉很温馨很舒服。
我却总只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才能想到feeling。


现在也是。
似乎要得到快乐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上天对我惩罚才刚刚开始。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受害者,其实我同时也伤害了别人。
回想当初,真的不应该那么执着。
只是如果没有那一份执着,我将不会是现在的我,我仍然珍惜那时的心那时的我。
只是那时的我,有点不可理解的固执和任性罢了。
我现在仍然执着,只是没有了那种固执。


我已经变了,变得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我也不知道,只是真的不一样了。
看着那些责怪我的话语,
我只能摇头的笑笑,因为我知道自己有自己的理由,
只是这理由没有必要让任何人知道。


我也许负了一些人的爱,
但是我没有负过我自己。
我是诚实的。
只是诚实不代表快乐,谁要我负了别人!              

    军训回来了,少不了要说上几句。
    很多哥哥姐姐们说起军训,都是一副过来人的姿态,
    然后说道:恩,你们等着受苦吧。
    然后就是一阵乱叮嘱,好象一去军训就回不来似的,把所有可能的苦难都详细的一一
介绍。于是把一个个小弟弟妹妹们吓得可以,上车去军训时,少不了有一种伧然赴死的感
觉。
    我是去窦店的,听说相对的待遇会好一点。可是到了以后,发现情况不比的
要好:20个人一个大房间,室内温度比室外温度来得要高很多,每天只要一进屋,便开始
了免费给我的桑拿服务。班长住在我们的房里,可是从来不敢在夜深前逗留太久,她宁愿
到俱乐部去发呆,也不敢陪我们一起做桑拿——她第一天晚上没有预备,结果同我们一起
坐了一个小时,就不得不吃了半个西瓜来解暑,吓得她不敢再犯了。
      然后是伙食。好象女生还好一点,每顿饭有四个菜,然后还可以有喝不完得米汤和绿
豆汤。女生的菜多好象是有原因的:男生每顿饭要化掉80斤的主食面,女生只要30斤,但
是在相同伙食费的情况下,又不可以让女士吃亏,于是便把钱用来加菜了。对这一待遇,
大家当然是拍手赞成,虽然那所谓的加菜常常只是一盘炒咸菜。
      军训的时候学会了专心吃饭。长久以来都喜欢边吃饭边聊天的我,在十七天之
间变成一个饭桌上最沉默的人,以至回来以后吃的两顿饭,就让两个好心请我吃饭的朋
友感到有点扫兴了。两个朋友都考GRE,自己也复习得有点神经兮兮的了,说话里常常带
着莫名其妙的逻辑推理,让人觉得有点思维对不上号的矛盾感,和我的寡言刚好较上劲
来了。 其实我的沉默使军训的饥饿强制培养出来的,好不容易才回归,见到那么好
好的饭菜,自然同饥饿的当时看到咸菜一样的反应了,是可以理解的嘛。两位朋友的热心
请客,让曾经远离文明的我感到好温暖的说,真的感动得要大笑一场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