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18日

发信人: jo (尨牙·http://www.donews.net/Mayance), 信区: joke
标  题: 一笑·无言·所谓某某
发信站: 兵马俑BBS (Thu Mar 17 12:06:36 2005), 本站(bbs.xjtu.edu.cn)

    本来早就打算离去了,也许永远不会再动这个id,却惊闻所谓某某部对全国高校
的BBS都给送了把上等的好刀子,徐达同志捧着烧鹅涕泪交加,最终还是要下肚的,
翘,还是不翘,这已经不是个问题了。蒸鹅之赐不敢不受,刀子上一尘不染,了无痕
迹,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总之水母的jj没了,兵马桶的jj也没了,各大高校BBS
的jj都没了,大家可以潜心修炼葵花宝典报效祖国了。
    猛然间想起一个笑话来,说某女因携带刀具却被控谋杀,在法庭上控告法官qj,
因为法官随身携带有qj的作案工具。想想真不错,大家都有jj,都有可能qj,都有可
能妨碍社会治安,不如一起切了,春梦了无痕。
    这里在给健康的水母马桶们切jj,那里哼着小调儿的社会青年却打着各种旗号大发
春药。不妨来看看当年声称自己为中国青少年门户网站的所谓某某com的主页:

·大学生求医处女膜被捅破
·一警察护送卖淫女去港澳
·高一女生深夜宿舍遭强暴
·美国男孩7岁就有6块腹肌
·58岁老汉奸污8岁少女5年
·真实人生:陪酒少女(图)
    真好啊,处女膜是多么诱人的字眼啊,卖淫是多么口水的字眼啊,强暴就更不用
说了,多刺激啊,58岁老汉正当青春年华,8岁的少女又是如花似玉,多般配啊,陪酒
少女,还非得加个(图),唯恐大家不进来看看。这就是社会主旋律啊,多好的声色
犬马饮食男女啊,你们干吗非得去上水母上马桶看那些枯燥无聊的所谓科学所谓技术
呢?有技术问题不懂?不懂就算了呗,反正贩卖贩卖进口货挣的钱比研发国货赚多了。
有学术问题想讨论?讨论啥呀,照人抄抄就完了嘛,抄完了咱们再来研究研究58岁老
汉的jj怎么还那么精壮呢,多有意思的东西,以后没准咱还用得上呢。
    当年所谓某某BBS倒了,我虽难过,但不免还是有些庆幸,别那么fq,没事就别
勃起,总不会被当成私带枪械的吧。现在想想,勃起不勃起是一回事,有没有那是另
一回事。再怎么低调,后宫佳丽三千人,谁能担保你不动一下春心呢,更何况伟哥也
不贵嘛。
    所谓某某倒掉的时候,我还能勉强地一笑,现在,大家的jj都没了,你还笑得出
来么?无言,深深的悲哀。所谓某某部,所谓某某产业化的董事长。
    伤心到最后,终于还是会笑出来的,哪天我们一起在食堂吃饭,看到某董来看望
大家,大家就鼓掌,因为院长说了,谁不鼓掌就没包子吃。看着欣然接受鼓掌的某董,
有没有谁上去扇上一巴掌,说,你丫不想吃包子了?
    这是个笑话。
    这是我在兵马俑写的最后一个笑话。
    这只是社会发展长河中一个小小的笑话而已。
    200年以后,会不会有人看这个笑话?
    真是个笑话。
    真的是个笑话。
    嘿嘿,哈哈,hoho,笑死我了。


我:先生,我过了CET-6,计算机2级,硕士学历,希望能满足你的需要。
老板:不错,要了,你期望能得到什么样的待遇?
我:我希望能得到10万元的年薪,20天的带薪年假,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老板:我给你开20万年薪,40天的带薪年假,两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我:哇,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老板:是你先跟我开玩笑的!

2005年02月05日

看我的小猪去……;)

过年过年

2005年02月04日

该交工的活已经交工,该发的文章也交给了导师,该写的论文也已经在写

抄阿抄,改阿改……

冷冷清清的学校……都准备过年了

2005年01月28日

你的生日 让我想起 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 他流浪在街头 我以为他要乞求什么 他却总是摇摇头 他说今天是他的生日 却没人祝他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握着我的手 跟我一起唱这首生日快乐歌 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 别在意生日怎么过 这个朋友早已不知下落 眼前的我有一点失落 这世界有此人一无所有 有此人却得到太多 所以我最亲爱的朋友 请你珍惜你的拥有 虽然是一首生日才唱的歌 愿永远陪在你左右

 7年来,你过了7个生日。7个生日,只有2个是在学校度过的,逃开每一个清冷的假期,你是如此地喜欢而又害怕孤寂。

1999年的冬天,你18岁。你骄傲地对自己说,长大了,要靠自己,你以为你自己就是自己的主人,你对于自己所迈向的未来信心十足。

2000年的冬天,你19岁。你和同学们开心地打闹,一起评论窗外走过的mm,你在卧谈会的时候像一个感情专家一样为同寝哥们出谋划策。你觉得自己很冷静。

2001年的冬天,你20岁。你觉得生活也就是那样,有的时候会有奇迹发生,但不会在你头上。你从宿舍走到教室,你从教室又回到宿舍。你把这样的日子一天天地浪费过去。

2002年的冬天,你21岁。你一头栽进感情的漩涡,你以为只要有爱情就有一切,你以为两个人相爱就是整个世界。然后这个泡泡被轻轻地刺破,化作一阵水雾。这是你第一次在大学里过生日。你的朋友送了你一个拿着画板的小熊,你很喜欢,你一直把它放在桌前。你第一次听到周华健的《忘忧草》,你一个人在楼顶,泪流满面。过完生日,你独自上了火车,你知道火车会带你回家,但是你不知道生活会把你带向哪里。

2003年的冬天,你22岁。你随波逐流上了硕士研究生,你总觉得,学历高一点,总没有错。但是你觉得用3年换一个学位证书不值得。你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你想,就这样下去吧。你碰到了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她比你高两级,她有个bf在远方。你觉得和她在一起很开心,只要不去想将来,反正,也没有将来。

2004年的冬天,你23岁。你遇到了你现在的gf,你很开心,你写了很多的文字来记录你们的恋情。你把过去都放进了回忆,你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你要的,你把她放在心里,你愿意哄着她,为她默默地做一些事情,你想,这就是你爱她的方式。你把你的学业逐渐开始不顺利,你有些烦躁。

2005年的冬天,你24岁。你的学业在过去的一年里遇到了很多的坎坷,你即将毕业,但是你不知道是否能按时毕业。你留在学校做毕业设计,写毕业论文,这是你第二次在大学里过生日,也是最后一次。深夜,她已经好一会没有回短信,应该已经睡了。你独自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加班,你想起来今天是你的生日,Winamp中响起郑智化的《你的生日》,你呆呆地听着,你感觉到了视线的模糊。你登录上了你的Blog,敲下了上面的这些话,你趴在键盘上,痛哭失声。

2005年01月26日

我的朋友,我的家人,还有,我的所有不认识的人们……

2005年01月21日

    今天是1月21日,就这样2005的一月份也就要过去了。2004这一年都熬过去了,2005还是要一样地熬。时间是过得快的,就是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东西。本命年马上就要结束,24,这个很令人羡慕的年龄,于我即将一天天地远离。

    许多年以后我该如何来回忆这一年?冷?还是寂寥?回忆是终究要淡忘的,这一年现在已经开始淡忘了。日子在消磨中过去,我们在抱怨与被抱怨中度过一天又一天。冬天站在雪中,呵出白白的气,风一吹,没了。

    电子产品在不断地更新,我的脑子也需要更新,但是我的愚钝严重阻碍了这个进程。也许有一天,就像我那个掌上电脑TG50的去世一样,忽然啪嗒一下子,就全部清零,什么都没有了,眼前白茫茫一片,再也无法reload。期待,却又害怕这一天的到来。以前很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去玩命,战士需要面对枪弹,警察需要面对暴力,消防队员需要面对火海,就连NGC的生物家们都需要面对野兽和毒蛇,他们是那样地坦然自若,其实,慢慢也就明白了,我们都需要面对死亡,这是迟早的事情,无非是主动或者被动地选择一种时间和方式而已,能够主动地选择,为什么却要去被动地等待?2004,教我坦然。

    然而比较起生死的压力来,生活的压力却让人愤懑,面临毕业,来日无多,每天埋头干活,写论文,看似悠闲,却在无形的网中挣扎。每个人期待的都是冲出这张网的那一天,但是外面有更大的网,无非就是挣扎的空间更大一些。隔着毕业答辩这道坎,面对新的生活——未知是一种期待和忧虑。

    师兄在2002年12月说的话,现在依然要引用,做得完要做完,做不完,也得要做完。我也总对自己说,没有跨不过去的坎,只是每每要面对着黎明前的黑暗,总让人唏嘘。

     再见,我的2004。

2005年01月13日

    早上去教研室,路过东花园,许多早起的学生捧着书在读,大多数是英语,少数不知道是什么科目,不过除了毛泽东思想概论就是邓小平理论,或者就是科学社会主义。就听得小伙翻来覆去地背诵:“毛泽东思想是……”

    长叹一声,幸好已经过了这样的年级,多年的政治灌输,培养出来我这样一个政治冷感,悲哀。

    多少人的光阴在毛泽东思想中流走,不知道。

2005年01月11日

    把论文提纲列了一遍,发现自己做的东西太少了,而且没有什么好写的,一阵寒意……

    梦见自己没有拿到毕业证书……冷得很……sigh

   为什么会这样?

2005年01月01日

    2004年12月31日23:59结束的时候,我坐在我的电脑椅里面,gf的短信说:想着我就好,要用力想。其实我只是想打个电话,听听她的声音,平平静静地等待这2004年的结束,和2005的开始。

    可是她却不在那里。

    我坐在电脑椅里面,面对着宿舍里面那台破旧的彩电,国家地理频道中St Helens火山在黑白的屏幕上喷薄而出,一百二十多年的沉寂在一个清晨湮没了数百万棵的树木,美丽的精灵湖顷刻之间满目疮痍。心里一阵痛。

    这是2004的结束,平平静静的。

    2004,精彩过后是平淡,St Helens火山是不是在预示着什么?只是,那荒芜让我很难过。

    痛苦后面,我不知道是什么。

    gf发短信来说,你有多爱我?

    后来就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阳光明媚,这是2005。

      那天一个朋友问我,你的《2004》什么时候写?我说,总得等到2004结束了吧。
      今天打开Blog,看到2003年12月22日写的《我的2003》,猛然想起,今天又是12月22日了。时间是过得很快的,无论我们如何珍惜。从初中毕业开始,我的时钟开始以一个递增的加速度增长,起床,一天过去了,躺下,又一天过去了,还没有开始数,一个月就过去了,想起来的时候,满头大汗,加速度超过了我的预算。
      总而言之,2004于我而言是从出生以来人生的最低谷——也许是应验了本命年的说法,在这一年里,我不断地倒霉,工作不断地出错,一个又一个的节外生枝,我开始厌倦这样的生活,从年初开始,我就在不断地走下坡路,现在,年底了,也许,谷底到了。窗外白雪皑皑,身边的暖气让我与这个亮丽的世界隔绝开来,温度的隔绝,是最直观的隔绝。昨天早上出门的时候,雪簌簌地下,那安静的声音占据了整个大脑,无限地扩张,把所有郁闷都驱逐了出去;然而一进教研室,生活又是那样地开始,雪在离我咫尺之远的窗外飘落,而我已经又陷入了生活。
      2004,我开始变得健忘,忘记工作中曾经的烦恼,忘记曾经遭受的苦痛,忘记昨天曾经吃过的午餐。这些好像于我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坚持地活在现在。求职面试的时候,hr问我说,你在工作中曾经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你是怎么解决的?我一愣,这是个经典的面试题,我也曾经看过,我也曾经想过,但是我遇到过的困难有哪些,我却想不起来。世界上没有跨不过去的坎,而跨过去以后,回头看看,一切都是那么云淡风轻,仿佛只是那轻轻的一抬脚。小的时候为忘记做作业而烦恼,进了初中天天抄作业,做不做作业无所谓,却又要为中考而烦恼;高中以后回头一看中考,那是一场无聊的为了99和98发狂的游戏……就这样不可避免地长大,然后健忘。有学弟问,考研难吗?我说不难,你只要耐得住寂寞,什么都好说。考研是一条漫长而孤独的路,孤独地让人发狂,但是走过来了,一样的云淡风轻——而我究竟在这三年中学到了些什么?也许就是健忘。学会了忘记那些应该忘记和不应该忘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