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我16岁,被老爸强行应征入伍(当时还真没想过去当兵)就这样,到了云南,做了一名小小的士兵,新兵生涯很辛苦,想家,想妈妈,最受不了就是部队的伙食,而且还受老兵的欺负,慢慢的,新兵变成老兵,开始喜欢上部队,战友情是最真挚的感情97年7月,军区选拔特种侦察兵,要求是身体健康,政审合格,军事素质过硬,会游泳,会基本驾驶,最好有特殊技能,通过连队同意就可以报名,我就去报了名,我的射击很好,连队这关轻易就过了,然后集中到军区体检,其实没什么,就是跑跑步,做些体能检测,普通野战部队任何一个稍微有点军事素养的人都能通过,不过有两个项目让我不明白:肌肉耐力和肠胃功能,有些就在这两项被刷了下来.  

对于特种侦察兵,我们普通野战部队觉得很神秘,"传说"他们都是些跑不死打不死的人,在最恶劣的环境下都能生存,各个都是百步穿杨的神射,跟普通部队很少来往,我行我素,我所接触过的特种兵是在一次演习中看到的特勤大队,营地还有警戒线,连长命令我们不能靠近特勤大队的营地,据说他们对外人都是胡言乱语,只有对自己战友才会说真话.总之,他们都是特立独行,很酷的人,让人无限遐想!我顺利的通过了体检,和其他部队来的380多人被塞进了闷罐车,由一个上尉连长带着去训练营,闷罐车开了4个多小时,把我们扔在个山区不知名的小站,然后上了军车,军车盖着帆布,什么都看不到,在山路上颠簸了8个多小时吧,我们来到了训练营,训练营在大山里,很大,营房都批着伪装网.我们不知道这是哪里,10几个小时的颠簸,有些战友都吐了,我也很累.

下车,排队,报数,只有一个人来迎接我们,带队的上尉跑过去,敬礼,报告:报告教官,XXX带领新兵387人到训练营,实到387人,请指示!教官是个中尉军衔,上尉要向中尉敬礼报告??!!我有点脑子转不过来,不太合规矩啊~

教官是个不太高的人,跟我差不多,我身高1.68,体重120斤左右,说实话,如果在街上跟他打架,我不会怕他,跟我想象的差太远了,这样的人在普通野战部队一抓一大把!!教官叫了稍息,什么都没说,从第一排一个一个的看起,他的眼神很威严,不怒而威的那种,看完了,他对上尉说了一句话:你们选了那么久,就选了这么些垃圾给我?我们是垃圾??我们可是部队里最好的士兵,要不怎么会到这里,我想,上尉说:这些是部队最好的士兵了,教官你多费心.教官哼了一声, 回头对我们说:在这里,我就是皇帝,你们在这里没有名字,只有编号,直到你们被踢回去或者从这里走出去,你们的命是我的,我不管你们在部队里多么威风,在这里,回答我的话只有两句:一是:是!教官!!二是:明白!教官!!如果让我听到第三句,我就会让你们他 妈 的屁股开花!!

我们大声的回答:明白~教官!!我隐约感到,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之后,我们解散,领日常用品和训练用品,这里的人都冷冰冰的,对我们爱理不理,让我们有种失落感,本以为到这里会受到热烈欢迎,谁知道…..我领到了编号是4318,看着怪不舒服的,不过318是我的生日,或许他会给我带来好运!编号从4001一直编下去,然后,布置宿舍,12个人一个宿舍,没人搭理我们,同宿舍的12个人开始排辈分,我排到了第8,然后各自给其他的起了外号,响马,大雄,阿嘎,小狗,兔子……我的外号叫"小叶子"

晚上,还没到睡觉时间,我们还在嘀嘀咕咕,忽然门口外面宪兵一声大吼:安静,吵什么!!** **~~****连个普通宪兵都那么牛 B~~

凌晨3点左右,睡意正浓,忽然传来尖利的哨子声,紧急集合,我们一阵忙乱,有些甚至连鞋子都没穿好就冲了出去,门口迎接我们的是一跟高压水柱,我们东倒西歪的排好队,教官掐着表,对着我们吼:你们这帮臭虫,三岁小孩都比你们快,没事了,回去睡吧!浑身湿透躺在床上,刚刚睡着,又一阵哨声,跑出去集合又打发我们回来了,刚合眼,哨子又响了,冲出去排好队, 教官说:没事了,回去睡吧,队伍里发出了"耶~~"的不满声,教官大吼:不想睡是不是,打背包,5公里越野!!!

一夜没睡好,5公里跑回来的时候刚躺下,5点就到了,起床号一吹又爬了起来,等待我们的是15公里越野.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完15公里,人都差点死掉了,15 公里在部队也跑过不少,不过从来没这样跑过,跑回来的时候天都大亮了,等着吃早饭,刚吃了两口,该死的哨子又响了,5公里,先跑回来先吃,晚了就难说了, 结果我没吃上早饭,顺带连午饭也省了,就这样饿着肚子跑来跑去跑了一天!还好我耐力好,不过也已经快断气了~~
傍晚,吃了晚饭,集合,这次迎接我们的人多了几个,教官训话:把你们的肩章撕掉,我们老老实实的照办,(来训练营的有些军官,还有两个是尉)跑了一天,多少学乖点了,稍微有点什么,就能让跑死人滴~~教官说(我当时很纳闷,这里的人说话嗓门怎么都那么大,说话象吼一样)我叫黄世龙,你们的主教官,这几个是是助教,我很恼火你们来打搅我的安静生活,这里有这里的规矩,这里的规矩是我订的,所以,你们最好不要破坏我的规矩.在这里,你们不要跟我讲尊严和人格~你们都是群人渣~~明白吗,是人 渣~~你们在这里是最低 等最下贱的东西,见到我的这条狗都要给它敬礼~~,你们是什么??我们回答:我们是士兵!教官非常不满意~你们没听到我刚才说的吗??你们是什么!!队伍里有人小声的说:人 渣,教官大吼:妈 的~~听不到!!我们赌气的大声回答:我们是人渣!!!教官这次看来满意了,继续说:欢迎来到训练营,我讨厌你们,因此,从现在开始,我的任务是要么把你们训练成合格的侦察兵,要么把你们踢出我的地方,我更喜欢踢你们,半年的时间太长了,我敢打赌,你们没人能经过13周的地狱周和炼狱周!妈呀~~听名字都可怕.几个助教什么都没说.

然后我们被安排理发,全都成了光头,照相,宪兵分给我们一人10面小旗,让我们把照片,编号和小旗贴到训练营中的黑板上,我们纳闷,小旗用来干嘛??问宪兵,宪兵不耐烦的说:旗被扯完了就滚蛋,想自己滚的话就自己扯掉!

做完回宿舍的时候,碰到教官的狗出来撒尿,结果莫名其妙的又围着训练营跑了5圈,教官的理由是:见到狗我们没有敬礼~~** **~~****营的狗都那么牛B~~!!-_-!!


第一个星期就这么跑步过了,天天跑,负重跑,轻装跑,跑得我们口吐白沫,要死不活,教官稍微不满意就重跑,而且,伙食也不按时供应,有时候一天一顿,有时候一顿都没有,就这么饿着肚子,这个星期,有10几个自己扯了旗,回普通部队去了,实在是要跑死人啊,每天平均算下来要跑至少20公里,虽然我在野战部队也参加过类似的拉练,但是从来没有那么大强度,全身酸痛,晚上累的睡不着,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留,在这里,累也就罢了,最受不了就是教官的骂声,部队里骂人是够毒辣的了,但是,教官不到2天的时间就已经把我的祖宗18代给骂完了,一点人格和自尊都没有,见到了教官的狗还要敬礼!!其他的助教很少出声,一般我们跑步的时候监督我们,有时是宪兵监督,在这里,教官的狗都可以欺负我们,做不好,教官骂,狗也在汪汪朝我们叫.

第二周,开始基本单兵动作训练,200多米的训练场,先跑过平衡木,然后翻过一个差不多2米高的墙,从铁丝网下面爬过,爬绳网,顺绳子爬下来……….虽然这跟我们在野战部队的训练场几乎一样,不过,经过一个星期的摧残,我们已经对自己没什么信心了,教官在我们耳边吼,几个助教在几个重要的地方大声的提醒我们注意事项和动作要领,我们就这么爬啊,跑啊,完全变成了机械运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快!快!!早点做好就不用忍受教官的骂了,一次,我爬铁丝网的时候不小心被挂住了,衣服被挂了个大洞,教官在我旁边大吼:你他 妈 的怎么爬的,你妈的当年怎么从你狗X里爬出来的!!!快!!!我要是你就滚回你 妈的狗X里再爬出来一次!!!这一周,我们增加了几个项目:每天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引体向上,一百个仰卧起坐,一百个高抬腿跳,一百个举枪跳蹲!!这是今后每天的必修课,无论训练强度多么大,每天必须完成!!
这周,又有几个受不了教官的责骂,自己扯旗了!

连续的几周都是体能训练,慢慢的习惯了这样,身体也壮实了很多,这几周还不错,至少伙食供给还不错,我发觉我成了一个饭桶,部队里4两一个的馒头我可以一口气吃5个!!还加上粥和咸菜,一顿饭可以吃掉6两米和一大堆菜,味道不味道就不管了,只要能塞饱肚子就行了,有时候,教官会让我们拿饭到粪坑边吃,我已经根本不在乎什么尊严和人格了,只要能吃饱就行,许多战友吃不了两口就吐,我是坚决不吐,肚子空空,怎么能撑的过体能训练?!!有一次,刚吃饭,没吃两口紧急集合哨声响起,我们扔下饭菜就冲出去,门口,教官大声说:吃不了不许浪费,全部倒到垃圾桶里,我们杀回来,淅沥哗啦的把饭菜倒到了大桶里,里面都是些潲水,还漂浮着死苍蝇,等跑完15公里的时候,肚子已经饿成面条了,教官说,今天的饭都在这桶里,想吃就自己去拿,我们什么都不顾,抓起来就吃,现在回想起,感觉非洲难民都没我们可怜~~!!不过,那时侯真的什么都没想,只想着把肚子填饱.
第9周,我们被宪兵用车拉到离营地很远的地方,现在, 我们还剩下大约200来人,和我同宿舍的阿嘎和响马,还有小狗都已经被教官踢出去或者自己扯了旗,另外又把其他宿舍的调了几个过来,说真的,每天都训练, 我们除了自己宿舍的人,其他的根本几乎不认识,教官也不认识,每次问话前都要报自己的编号,这次,分过来的是老马,大鱼和洋洋,宪兵把我们赶下车,然后把背包给我们,背包加枪,全部负重有37公斤多,宪兵说:这里离营地有50公里,自己跑回去吧,12个小时到!!顺着路跑就行了,然后,把车开走了~~
妈呀~~~50公里,12个小时,37公斤负重!!我们什么都没想,拔腿就跑,路上有宪兵和助教大声的提醒我们动作要领,教官他骑着摩托车,骂骂咧咧,拿着根鞭子动不动就抽一下,他的小龙跟在后边狗仗人势冲我们汪汪乱叫!!跑了没几公里,我们已经拉成了稀稀拉拉的一长串,个个累的跟狗喘一样,不过,我还是坚定的朝前,朝前,跑了一天,我已经看到了营地了,不过,腿已经软了,身上的负重象山一样压在我的肩膀上,每走一步都气喘吁吁,喉咙象堵了块布,空气怎么都不够用,路上,有一个战友已经跑不动了,趴在地上号啕大哭,两个战友扯着他跑了一段,也不行了,三个就这么在路上大声的哭,现在想起来,这是我听到最凄凉,最让人伤心的哭,宪兵和助教大声的叫:跑!跑!!跑!!快点,快~~~!!!教官时不时赶过来一顿骂,一顿鞭子,我也已经快虚脱了,脚软棉棉的,眼睛前面老是有星星晃动,我咬紧牙,对自己说:坚持,坚持~就到了,一步一步的向前挪,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时间,现在,我只知道,快点到达终点!离营地还有 5,6百米的地方是个下坡,我摔倒了,教官给了我一鞭子!滚 起来,人 渣,你妈 的就这鸟 样,对得起你 妈 的X,对得起你爸的狗 X 吗,滚,快点朝前滚~~!!!我爬起来,跑没多远,又摔倒了,膝盖摔伤了,我想,我坚持不住了,里营地只有200多米了,我却爬不起来,这时候,一个助教对我大声说:起来,快起来,目标就在前面!!快,你能做到,这是我到现在为止,听到的第一句鼓励的话,我好象又有了力气,爬了起来,继续向前,教官这时候不知道从哪找了根木棍,照着我的脚一棍我又倒下了,爬起来,又一棍,教官什么都没说,我爬起来就把我打倒,我的膝盖很痛,双脚已经支撑不起身体,我的眼泪又流出来了,分不清脸上哪是泪,哪是汗,我想放弃,太苦了,我觉得好孤独,没人帮我,只有人骂我!!
但是,营地就在眼前,我从小就倔强,我想,哪怕我爬都爬到终点,哪怕我被踢出去,也要体体面面的走,就这样,我就爬,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爬完了最后的200米~~

喘了一阵,我用G-U-N撑着站起来,一拐一拐的走到教官面前:学员4318,武装负重50公里越野完成,请指示!教官的嘴角流露一丝笑容,说:稍息,原地休息!我哗的一下就倒到了地上~~~

50 公里越野后,我们得到了难得的12个小时休息,这次,又有几十个人没能坚持下来,剩下就100多人了,比原来来的387人还不到一半,照着样的速度,用不了半年训练结束,我们肯定都被踢出去,我的旗也被扯了4面,还剩6面了,我暗暗想:NN的黄世龙,老子跟你对到底了!!我要从这里风风光光的走出去!!

这一周主要是游泳训练和配合训练,我们到条河边,12人一班抗冲锋舟沿河岸往下游跑,然后逆流划船,冲锋州重得要死,12个人配合不好根本抬不起来,更不用说扛着跑,划船的时候也要配合默契,要不, 急流很快就把船打翻,宪兵会开着有发动机的冲锋舟把我们这些落水狗拉上来,然后,继续,每天都要跑完定额,跑不完没饭吃!!还有,就是扛木头,一条大圆木,12个人要配合好了才扛的起来,跑得动,要不,一下子就淅沥哗啦全倒下了,现在,我们班配合得还不错,大家互相鼓励,动作一致,只要配合好,其实划船扛木头都不是难事,教官和助教现在也开始留意我们,我们之中一些鼓励队友,有领导才能的人被分配做班长.

第10 周,我们被带到了营地旁边的一座大山,这里有个隐蔽非常好的入口,进去一看,里面很大,一看就知道是当年毛爷爷为了打核大战挖的防空洞!有好几十米高,里面有个大水池,还有一座跳水塔,很高,大概有30多米~~我们被赶上跳水塔,然后从上面跳下来,第一次,我看着下面黄黄的水(这可不是城市游泳池)有点害怕,一个助教干净利落的一脚把我踹了下来~~~经过第一次后,后面基本没什么恐惧感了,上去扑通一下就跳下来,其实没什么,克服心中的恐高就行了,有一天晚上,教官把我们都集中到水池边,然后给我们带上简易呼吸装置,把我们放到了池子底,四周什么都看不到,黑呼呼的,有根软管给我们通氧气下来,软管很细, 供的氧气刚够用,池子估计有20米深,耳膜被水压的生疼,没个人前面都有根绳子,万一有什么,我们就拉绳子升出水面,着还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四周除了水泡声,一切都静悄悄的,让人感到恐惧,水也冰冷冰冷的,感觉我身体的最后一丝热量都被榨干了,我努力的控制自己的呼吸,根据脉搏跳动来估计时间,大约过了 2个多小时,有人顶不住了,拉绳子爬出水面,绳子上继着铃铛,铃铛声传到水下,感觉很虚无缥缈~~我还在坚持着,心里说:镇定,控制好呼吸和脉搏就好了, 忽然,氧气供给中断了,我吸不到氧气,我的脉搏开始加快,开始紧张!!恐惧开始占据我的心,我努力的想吸到氧气,可是,什么都没有,原来冰冷的身体开始发热,心跳加快到了每分钟180多~~我都可以听到我的心砰砰的跳~~我努力的开始镇定,开始算时间,如果真的没氧气了,我在30秒内就可以升上水面,现在还可以坚持两分钟!!过了一会,氧气似乎又有了,一丝一丝的~我镇定下来,心跳开始恢复~~~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