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我坚持下来了,不过又有20多人被踢了出去~~~  

又一天晚上,我们绕着池子跑步,看着几台抽水机在抽水,水已经快被抽干了,我边跑边想:黄世龙又搞什么名堂??之后,我们被叫了出去,在外面做体能训练,过了一会,一个宪兵大声的叫我们的编号,一个一个的叫进去,里面的动静我们什么都听不到,不过,进去的人没一个出来的~~论到我了,我边走心里直发毛,什么意思啊???

洞里很黑,黄世龙给我一盏小红灯,只能照两步路的那种,然后叫我上跳水塔,我摸摸索索站到了上面,报告:学员4318到达!黄世龙大声的说:跳下来!!** **~~****我脑子一片空白!跳下去??!!刚才水都抽干了,那么高跳下去还有命吗??我犹豫着,说:报告教官,这里~~这里~~太高了,教官大声的骂:你他 妈 的找死是不是??我命令你跳下来,我还在犹豫,不敢跳,教官骂得更难听了@#%$^&&*(*)(^!&^&#,** **~~****里火起了,死就死了,听你骂我真还不如死了算了,我大吼一声一直想说却从来不敢说的一句话:黄世龙~~~** ** ** **~~~~~!!!****下去!!

下面不知什么时候又灌了水,我扑通掉到了水里,然后,灯亮了,我游到岸边,心还砰砰的剧烈的跳动,感觉刚从鬼门关回来一样~~教官铁青着脸~~说到:你刚才说什么???完了,我的脑子再一次空白~~~

结果,这天晚上,我把我们班都害了,因为我骂了一句,全班都被罚,在训练营里跑跑跳跳爬爬了一晚~~

第二天划船的时候,我们已经累的不行了,人已经在船上睡着了,手还在机械的划着,船翻了才醒过来,然后,又被罚~~~

这一晚,有20几个因为没有跳,自己走下跳水塌,然后被踢出了训练营,我因为骂教官,被罚了一面旗~~现在,剩下的只有100二三十号人了~~地狱周就那么难过,炼狱周是怎么样呢???

第十一周的时候,我们的训练强度已经加到原来我们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每天大概只能睡上4个小时,其他至少有12个小时是在训练,几个助教在我们训练的时候大声的提醒我们动作要领,这一周,有一个战友很不光彩的被踢了出去.

事情是这样的,这周伙食供应是不稳定的,根本支撑不了我们那么大的体能消耗,有天晚上,一个战友实在饿得受不了,跑到伙房偷了一个馒头,谁知道教官那么贼尖,连馒头都有数,结果全部人被罚了一天,期间不断的问我们谁偷了馒头,谁知道谁偷了馒头,我不知道,因为不是我们班人干的,下午的时候,有一个支撑不住了,把他的室友供了出来,结果他们班那天的那个惨啊~~不知道怎么形容!!!第二天,集合,供认的人被叫出列,然后,教官一把上去把他的旗全扯掉,简单的对他说:滚蛋!!!我们很莫名其妙,那个战友哭着让教官给他个机会,说真的,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教官黑着脸说:你们是战友,任何时候,任何事情,你都要维护你的战友,我绝对不允许我的训练营里有出卖战友的事情发生!!!就这样,偷馒头的没事,另一个被踢了出去!这件事情让我们明白了:绝对不能出卖战友!!

12周末了,我们竟然得到了一整天的休息,把我们乐得,而且,伙食也很好,有肉有蛋,不过,伙房的宪兵一脸的坏笑说:吃吧,多吃点,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集合了,教官训话:欢迎来到炼狱周,在这一周里,你们没有休息的时间,对于我前段时间的工作,我非常不满意,竟然你们还有120多人留了下来,所以,在这周,我计划把你们全部赶走,然后恢复我安静的生活!

然后,先来了武装越野15公里,跑回来还没休息,马上有跑,一整天的大运动量,没有休息,这样跑了三天三夜,这几天,平均每天的伙食少得可怜,休息每天不到一个小时,第三天的时候,我们已经手脚僵硬,目光呆滞,意识混乱了,有的晕了过去,有的甚至出现了幻觉,被宪兵抬了出去,还没完,圆木,战术训练,单兵训练,划船…….都是些大运动量的训练,第四天晚上,人已经不成人形了,爬绳网和铁丝网的时候,助教在耳朵边大声的问问题:你的枪是什么型号?口径多少,你爸爸叫什么,你的代号,我是谁,等等等等,都是些简单的问题,要在平时,随便就可以回答上来,可是,这时候的我们,完全靠意志在支撑着,脑子已经几乎空白了,喊声在我们听来似乎是在空气中漂荡一样,我们要努力的用意识控制自己,拼命的保持清醒,好象有一次助教问我一个问题:你是男的还是女的?我竟然回答:女的!回答错误的话,奖赏是滚 回头重来!

炼狱周不断的有人被抬出来,有些,稍微清醒了又挣扎着返回训练,我努力的支撑着,耳朵一片翁翁响,眼睛看东西都已经白芒芒,人,训练场象是飘在空中一样,我不断的对自己说:撑住撑住,已经过了4天了,就快完了,这是我度过的最长的时间,每一秒都那么漫长~~~我出现了几次幻觉,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别的地方走过去,每次都被助教和教官的吼声赶回来,有时候宪兵会用高音喇叭在耳朵边吵醒我们,然后,用自己的意志继续坚强的对抗身体的疲劳~~~

第5天~~教官终于说了一句话:训练结束!我们一下子就滩倒了,我滩在了泥地里,睡着了~~~

我们就这样睡在泥水里,有的睡在绳网上,沙地上,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来的时候是中午,我们已经被宪兵抬到了房间里,个个睡在了地板上,宪兵见我醒了,示意我不要吵醒其他战友,把我带出来,洗澡,吃饭…..

我们的到了两天的休整,然后,早晨,集合,教官和宪兵都集合了,站在我们面前,教官说:升旗!!几个宪兵仪仗队升起一面旗子,教官说:请你们看看这面旗帜, 我抬起头,旗帜在风中飘扬,红底,黄色的闪电和利剑交叉,教官说:这是特种部队的战旗,只有通过的炼狱周的战士才能看到,中文的特种大写字母TZ组成了剑和闪电,代表着你们要象剑一样锋利,象闪电一样迅速!当你们从训练营走出去之后,这个战旗将会变成你们的臂章,佩带在你们的手臂上,这是特种部队至高无上的荣誉!!

教官又介绍了几个助教,其实,他们今后将是我们的专业教官,有渗透教官,攻击,阵型和狙击等,教官和宪兵看我们再也不是以前那样冷冰冰的了,好象还有了点笑容,教官说:恭喜你们经过了重生,你们象我和自己证明了你们是优秀的,不过,你们还有3个多月的训练课程,不要高兴得太早,在这3个月里,我同样能让你们滚蛋,还有,从现在开始,你们不用给我的狗敬礼了,……….

在这里,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在训练营里获得尊严和人格,只有向他们证明:我是最优秀的!!

接下来,是一个专业教官训话,他今后将是我们的战术指导教官,他姓古,古教官说:你们经过了最艰苦的训练,但是,不代表你们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侦察兵,战术是人与人的集合与默契,在今后的训练里,我会将你们训练成一个又一个默契的团队,现在,我讲一下基本战场守则,这些,你们要牢牢记住,这将是今后你们在战场上的保命和完成任务的法宝.

第一:记住!这里是战场,任何一个失误都会要了你们的命!

第二:别把敌人想得太笨,那会显得自己很蠢!

第三:别以为自己看不见对方,对方也已经看不见你,要从对方的角度来看待战场!

第四……………………………………

从这周开始,我们先进行些公共专业科目的训练和学习,比如,渗透,基本狙击,队型,搜索,逃脱,攻击,线路选择,野外生存,野外食物索取,基本情报判读,攀登,轻武器,de-tona-tor使用,等等…

公共科目一共有6周时间,这几周,基本来说算是很轻松的了,有时候是在讲堂里上课,有时候是在野外,期间,战术教官将我们分好小队,对不同的小队特点进行战术训练,这时候,学员已经只剩下大概90来个人了,我们被从新编班,我的新班长是:老八~~他原来是其他班排名第八,教官们根据大家在前期训练中的表现, 调整队长和副队长.

轻武器使用中,我们还接触了不少国外的枪械,比如M4,M16,gelok,G36等等,因为,将来在战场上,我们是要长时间渗透在敌人后方,因此,要求我们对任何武器都要会使用,我对枪械天生的灵性,其实枪械都差不多,两下子就摸会了,学习de-tona-tor使用和爆破的时候,我发现,原来,日常生活中有许多东西可以做 de-tona-tor进行爆破,在一次实战爆破的时候,爆破教官只用了一小块TNT和其他de-tona-tor混合的de-tona-tor,就把一辆车给炸上了半空…..

在这期间,有几件很有趣的事情发生,一件事情是:战术教官要求我们每时每刻都要保持警惕性,注意事物的变化,刚开始,我们很不习惯,一次去食堂的时候,大家排好队,浩浩荡荡的杀向伙房,结果,被教官从伙房里一根高压水柱伏击了,古教官说:MD~~还想做侦察兵咧,前方情况都不侦察清楚就跑过来找死!后来,饭没吃着,被罚了一晚上的战术训练.

有一次是野外行军训练的时候,因为时间紧,我们没有按照战场规则在前方放侦察,一帮人呼啦啦的冲到了终点,结果,老古又一顿臭骂,娘~的~~你们以为你们到终点了??要是在战场,现在你们已经是死人了,有的人还死了好几回了,滚回头,重来~~

有一次,是野外宿营,按照教官说的,你们野外宿营的时候,至少有1\3的人要设哨,另外的睡觉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果,我们睡得太死,教官组晚上把我们全给摸掉了~~

还有,就是晚上站岗,教官有时候会半夜把我们叫醒,让我们去摸其他战友的哨,有时候是教官组来摸,搞的我们站哨的时候很紧张,谁也不知道今晚上会不会有人来摸哨,摸哨这个训练一直练到了我们训练营结束,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各个警惕性都很高,摸哨不容易,于是又自创出几套摸哨的方法,有一次,和教官组模拟对抗,我还摸掉过教官组的哨,当然,这是后话了.

4 周之后,我们开始训练重武器使用,比如,大炮,高射炮,特种车辆驾驶,当时感觉是好玩,大炮每个班一门,学习操炮,把炮推进阵位或者拉出阵位,开炮架,测距,塞炮弹,开炮…当然,不是真的炮弹,而是训练弹,炮弹死沉死沉的,急促射击的时候,送炮弹的都快跟不上了,不过,我们都通过了测试,其实,队员之间有了默契,做很多事情都很顺利的,学习开坦克和装甲车的时候更好玩,教官组用一辆拆了炮塔(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但是火炮没抽出来)的坦克给我们讲解, 装甲车已经没有了装甲板,看起来很滑稽,象个被拔了毛的公鸡,然后分配车组,每个车组都上去搞搞,教官觉得搞得差不多了,从山洞里搞出十几辆坦克和装甲车让我们开,轰隆隆的在训练场上越障,那个爽啊~不过,开完出来的时候,耳朵也是轰隆隆的,坦克和装甲车里面的噪音太大了,带了坦克帽,耳机开到最大,讲话的时候还要大声的喊才听到,坦克里,最辛苦的是装填手,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搬几十斤的炮弹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每个人都经过了基本的驾驶和操纵训练后,教官就把坦克和装甲车收起来了,今后,你们到侦察连的时候,有得是给你们开,到时候我保证你们看到坦克都不想开了~驾驶教官说

我们开的坦克和装甲车都是老式的那种,用操纵竿驾驶,转弯的时候操纵竿死重,有一次我转弯的时候,右转弯,两只手拼命拉右边的操纵竿,左脚狠狠的踩左边的操纵竿,右脚踩油门,吃奶的力都使出来了,坦克才很不情愿的掉头,坦克和装甲车里又闷热,虽然有风扇,但是,显然不是名厂名牌,破风扇吹出来的都是热风,几圈下来,汗把靴子都灌满了!!有一次,一个战友把坦克开到沟里上不来,教官让我们推坦克,我的妈呀~~几十吨的大铁坨哪推得动啊,推了3个小时后,教官觉得罚我们罚得可以了,开来辆坦克,潇洒的把它拉出来,剩下我们气喘吁吁面面相嘘.
第21周是速降和登机训练,其实我们前期爬绳网就已经有过基础了,从绳网上下的时候就要爬绳子和通过绳子滑下来,这周是在山洞里度过的,一个大山洞里,有一架直升机架在个架子上,我们要摇把手把直升机升到不同的高度来训练,直升机的引擎还可以发动,在里面的时候全身跟着颤动,前几次落地的时候全身还在抖动~~这边滑下来,那边爬绳梯上去,每天就这么爬上滑下.

22 周开始,我们将进行专业训练了,班里被分成爆破组,突击组,渗透组和狙击组,由不同的专业教官进行进一步的专业训练,期间,古教官将对穿插我们进行磨合以及战术训练,我到了狙击组训练,教我狙击的是刘教官,眼睛很大,我想,可能是因为他是狙击手吧,眼睛大采光好些,刘教官算是个好说的人,平常的时候偶尔还跟我们开开玩笑,不过,训练中绝对非常严格,从22周到25周这四周时间里,我将学到弹道学,不同距离不同子弹,不同枪械的不同环境下狙击训练,我对枪天生敏感,虽然以前没有学过那么多理论,不过,我对弹道似乎很了解,总是很快的熟悉,这期间,我知道了温度,湿度,光线等等环境对枪械的影响和弹道的影响, 学到了狙击手的伪装等等

以前,我觉得狙击手只要枪法准,找个阵位一蹲就可以了,真是不学不知道,一学吓一跳,原来狙击手是队中很重要的人物,他担负着线路选择,战场观察,重要目标狙击,战场预警, 逃跑线路选择等等很重要的工作,简单的说,狙击手是队中的隐性队长,他的建议队长一定要考虑,在大部队撤离的时候,狙击手通常还要担负逃跑线路选择,因此,狙击手还要是个逃跑专家,通常狙击手还要掩护大部队全程撤离,因此,狙击手还要有牺牲精神.

刘教官说,狙击手是很重要的,狙击手也是最寂寞的,很多时候,狙击手只有一个或者两个人自成一个小组长时间的执行任务.

我对枪械的熟悉给我很大的帮助,狙击要求是400米内首发命中头部那么大的目标,800米内3发命中胸部目标,1000米内3发命中胸部目标是优秀,而我, 通常来说,1000米内我都可以单发命中胸部目标了,练习瞄枪的时候,教官会不断的报目标参数,然后我们回答纠偏,弹种选择等等…..

狙击手耐力测试的时候,是在干泥地上,虽然现在已经是"冬季"了,不过,这里依然温度达到30多度,太阳还是很大,.我们就爬在地上,批着伪装网,闷热闷热的,一瞄就几个小时,教官不让起来,就不能起来,偶而,教官回突然的报目标参数,测试我们是否注意力依然集中,我们每个都中暑过,每次中暑,我都是瞄着瞄着,就歪到一边,然后听到教官一声:医务兵~!!两个宪兵就跑过来抬我到树阴下,浇冷水,灌正气水,缓过来后,教官问,还撑得住么?我能说不撑得住么?然后又回到阵位继续爬着,没有命令不许起来,经过几次,我的经验是:不要想热,只盯着目标,这样就可以减小中暑机会,被抬下去淋了冷水回来,很快水就会蒸成蒸汽,那时候更难受.

25周完的时候,我是全部狙击手里实弹射击最优秀的,我对弹道似乎有天生的敏感,子弹一出膛我就知道它会飞到哪里,甚至不用报靶给我报环,我立马就可以知道打哪了.

黄世龙现在清闲了很多,经常见他带着小龙遛来遛去,偶而也来指导一下我们,不过,不象以前那么凶吧吧的开口就骂了,宪兵对我们也客气很多,在这里,只要你有能力,能证明自己,我们就会得到应有的尊敬.

有一天,我被叫到了训练营的营部,进门报告,敬礼,黄世龙和刘教官在里面,我站了一会,他们一言不发,忽然,黄世龙叫到:宪兵,把他抓起来!!

我莫名其妙的被宪兵带到了个山洞里,被关到了黑呼呼的房子里,不见天日,连声音都没有,不知道时间,我问宪兵,干嘛抓我,宪兵也不答话,把门一锁就走了……

我在黑暗中摸索,摸到了个桶,闻了闻,是装屎尿的桶~~~然后,无所事事,想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从来训练营的第一天想起,想破脑袋都没想出来,不过我天生就不爱说话,现在,既来之则安之,我吼了几句骂黄世龙的话,就坐着靠墙睡了,能休息也是不错的嘛~

醒过来的时候,没事情干,我就这里敲敲,那里打打,弄出点声音自娱自乐,过了一会门口传来宪兵走路的声音和电筒光,宪兵从门下的狗洞塞进点东西后,走了…

前两天还好过,每天在黑暗中做运动,宪兵有时候会来送吃的,但是谁都不跟我说话,我实在无聊就吼歌,不过,大部分时间我都很安静,想东西,想以前的事情,想有趣的事情,怎么被关的我想了两天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

我也不知道时间,没有太阳月亮,只能根据宪兵送饭来判断过了多久,屎尿桶没人倒,散发着恶臭,另人作呕,大概过了4,5天吧,我对送饭的宪兵说:大哥,跟我说句话好么??受不了了~~!!宪兵还是什么都不说,只让我听到他远去的脚步声~~~~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宪兵把我放了出来,然后把我带到医务室检查身体,一个教官问我一些问题做心理测试,比如,你这些天在干嘛,想什么等等..我说,我觉得挺好的,能吃能睡,不过就是黑了点,你们以后能不能给我装盏灯泡,然后让我带本书,教官笑着说:你小子行啊,然后就放我回宿舍了.

这是狙击手的心理耐力测试,有两个心理素质差点的,一个转到了其他专业,一个被送回了普通部队.

然后是格斗训练,本来以为格斗训练要很久,谁知道,古教官上午教了徒手格斗,下午教了匕首格斗,然后说,格斗训练动作就教完了,然后就是示范,先用假人示范,然后两个学员跟教官真人PK,当然,不会用全力,没两下,两个学员就趴下了,还好,不是我,我想.

我们问老古,怎么那么简单啊?老古说:NND,你们以为是拍电影啊,打个几天几夜!你们将来执行都是秘密任务,被发现基本就算是任务失败,格斗三招之内不放倒敌人任务绝对失败,实际上,格斗训练最主要是摸哨时候用的,其他时候用微声冲锋枪解决最好.

想想也是,以前在野战部队也学过擒敌和格斗,不过训练营的明显直接得多,也狠毒得多,很容易分筋错骨,轻易就可以让对方受伤丧失战斗力,格斗讲究的是:速度,力量和技巧,技巧掌握了,剩下的就是练习了.我们分队,带好护具互相PK,一个星期后,基本掌握了技巧了.

28周,军车把我们送到了空降部队接受跳伞训练,为期两周.带队的是黄世龙和古教官.

空降部队也属于特种部队,他们佩带着TZ组成的闪电和利剑的臂章,写着空降两个汉字,空降部队对我们的到来好象并无在意,第二天,由两个少尉教我们跳伞的基本动作.

首先是从1.5米的跳台开始,学习跳机动作和触地动作,双腿并拢,双手保持拉伞绳的动作,随时保护头部,触地时双腿一定要并拢好,脚尖略为向前帮助缓冲,屈膝,眼睛盯着地面,如果落地速度太快或者地形不好,立即弯腿缓冲并向侧面倒下,双手护头帮助缓冲…..

我们都受过速降训练,这没什么难的,两下子就搞定了,然后跳台越来越高,最后的跳台快5米高,因为,万一主伞不开,副伞比主伞小,落地速度相当于从2.3层楼跳下来的速度,这时候侧倒缓冲就能帮上大忙了,一般了说,都不会受伤,不过,是蛮痛的,然后是两天的折伞训练,哪根对着哪根伞绳,哪根根哪根对折……

跳伞训练第二周先是高塔跳伞,跳伞塔有七八十米高,伞是打开的,上面的绞盘把我们提上去,晃悠晃悠的挺好玩的,然后放开,又晃悠晃悠落下来.这样晃悠了两天,我们都已经能很熟悉的触地了.

空降兵说我们是雏鸟,让我们很不服气,我们说我们总有一天会成老鸟,空降兵笑我们,你们跳到死都不会比我们跳得多~~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学员,人家可是佩带了TZ的特种兵,我们各个磨拳擦掌,期待快点登机跳伞,跟他们一比高下.我们将进行5次跳伞,2次1000米,2次800米,一次夜间跳伞.

终于可以登机跳伞了,一早,我们就背上了沉重的伞包登上了运8飞机,这是种运输机,四个螺旋桨,飞起来嗡嗡响,第一次坐飞机,而且还是第一次实际跳伞,我很兴奋,也很紧张,希望快点跳下去,又有点怕,万一伞包不开怎么办?

飞机嗡嗡嗡的饶了一大圈到了跳伞场上空,机长提醒5分钟准备,红灯一闪一闪的,让我感觉气氛很紧张,我的汗冒了出来,,大家站起来,排成两排,一排20个人,学员和空降兵交错排队,最前面的是两个空降兵,他们首先跳下去,给我们示范和信心,带队的队长大喊:检查伞包装备!!后面的帮前面的检查,然后大声的报告:….9号准备完毕,8好准备完毕……我是这一排的第10个,队长举起手,用食指做个钩状,示意挂伞钩,我们把伞钩挂横条上,我怕挂不好,还用手扯了两下,三分钟准备,飞机后舱门打开,风一下就灌了进来,耳边呼呼直响,我的脑子因为兴奋一片空白,机械的跟着前面的,他走我也走,他停我也停,最前面的两个空降兵已经站在踏板上准备好下跳了,两个队长站在踏板边上,绿灯,下跳,队长大喊着:跳!!跳!!跳!!!前两个一前一后,呼啦一下就不见了,只留下两条拉伞绳随风乱晃,学员大多数都很紧张,在踏板前犹豫,不过,队长和后面的空降兵可不犹豫,一脚就把学员踹了下去!我跟着队伍向前,越近舱门风越大,吹得我都快站不稳了,我歪歪斜斜的站到了踏板边,伸头一看:妈呀~~好高啊~~房子几乎看不到了,田野象火柴盒那么大,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屁股就被踹了一脚,没等我喊痛,我就飞出了飞机,身后觉得有东西一扯~是拉伞绳,然后是自由落体向下,不一会,有个更大的力往上一提,主伞打开了,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已经不在飞机里了,伞开了,我也不紧张了,取代的是兴奋,在半空晃悠晃悠的感觉真好玩,抬头看,飞机嗡嗡的朝前,不断的有伞兵跃出飞机, 四处是飘落的白色降落伞,我的不远是两个学员,我朝他们打手势,他们也跟我一样,一脸的兴奋!!

落地的时候跟训练一样,并没什么麻烦,然后收伞集合等车,不过,有几个伞兵被风吹伞,拖出好远,附近的解伞之后好几个人去帮忙拖伞,几个人被一把伞拖着跑,样子很是滑稽,我有点幸灾乐祸,丢~~我想,空降兵也有郁闷的时候嘛,嘿嘿~~~

车把我们带会营地,路上,空降兵老来看我们学员的屁股,搞的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很紧张,问他们看什么,一个空降兵一脸坏笑:看看你们的屁股有几个脚印,有一个的话说明你们在飞机被踹下来的,两个的话说明你们太重了,队长和后面的要两脚才踹得动,三个的话:恭喜恭喜!你们可以去报考飞行员,在飞机上死不肯下来 ~~一帮空降兵哈哈大笑,我说:要是一个都没有呢?他说:那说明你根本没站稳,被风吹下来的!空降兵放肆的哈哈大笑,我说:笑什么,用不了多久,我们也是跟你们一样是特种兵,一个空降兵说:雏鸟也想做特种兵哦,来来来,让我看看你的屁股,我闪开,用手护着被踹疼的屁股,另一个借下TZ的臂章,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想要不,跟哥哥说,哥哥送给你,我说:我才不要你的,我要自己挣,空降兵就这么一路逗我们,弄得我们咬牙切齿!!

下午,又跳了一次1000米,这次我有经验了,没等踹就蹦出了飞机,其实也没有什么嘛,明天是800米.我期待着.

第二天800米跟1000米一样,一蹦就出来了,不过,今天有点微风,伞被吹偏了,我努力拉伞绳控制方向,落地的时候伞被风吹,我被拖翻在地上,本来很容易打开的解伞锁在紧张的时候怎么也拍不开,另一个学员跑过来帮我拉伞,我把79年吃奶的力都使上了,两个人还是被伞拉得跑了100多米才解开~~

第三天是夜间1000米跳伞,晚上8点,集合,检查伞具,登机,起飞,一切跟白天没什么两样,不同的是,机舱里始终开着红灯,好让我们适应黑暗的环境,我们依然夹杂在空降兵里,运8嗡嗡嗡的朝前飞,我已经不紧张了,其实这有什么嘛,一蹦就出去了,克服了恐高障碍,一点问题都没有,我的身体随着随着飞机有节奏的晃动,嘴里还哼着歌,旁边的一个空降兵笑我:这小雏鸟还装得蛮象的嘛,我无所谓的看了他一眼,他不说话了,飞到空降场上空了,机长在扩音器里说:5分钟准备,今天有偏东1-2级风,大家小心.然后,红灯一闪一闪的,我们站起来排好队,检查伞包,挂伞钩,3分钟准备,后舱门打开,移动…..轮到我的时候,我两脚一蹦就蹦出了飞机.

1-2级风在平时看起来没什么,不过对伞兵来说已经算很大的风了,风把我们吹偏了,吹向空降场的边缘,我努力的拉伞绳控制方向,以前在电视电影里看跳伞好象很简单,不过,拉伞绳可是个力气活,我朝上看,四处是白色的伞衣,头顶上机群嗡嗡嗡的朝前,一个又一个白色的花朵在空中绽开,应该来说,我们应该降落在跳伞场的中央部分,不过,风把我们都吹偏了,运气好的降落在草地上,有些被吹到了跳伞场边缘的树林里,我落地的时候伞衣被风吹偏,把我拉倒了,背朝下被伞拖着跑,不过有了上次的经验,我拍开了解伞锁,抖动肩膀把伞解开,伞被风吹得继续跑,我爬起来追,感觉就象小时侯追气球~~把伞摁到地上,胡乱的收好,马上去帮附近的伞兵拉伞,一帮伞兵被伞拖得连滚带爬,甚至几个去拖一把伞,样子很是狼狈!

草地上的解决完之后,就到树林里去找其他的伞兵了,有一些运气好的降落在树林中的空地上,有些被树枝挂着,不高的话一般他们都自己解伞跳下来,有几个倒霉的家伙被挂在老高老高的树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吊在半空,咱学员没有被挂树上的,我找到一个伞兵,被挂在离地10多米高,我说:空降兵大哥,跳下来啊,他在半空骂骂咧咧:你 娘 的,老子下来拔光你这雏鸟的鸡 吧毛!!嘿嘿~~~总算出口恶气了,我说:大哥,你们不是很拽的吗,怎么也有狼狈的时候啊?他气呼呼的,几个伞兵爬上树,用伞绳把他拉回来,他一下来就朝我踹了一脚,说:你NND,幸灾乐祸!!还好我躲的快~~心里真高兴啊,嘿嘿~~~~空降兵也没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也有狼狈的时候!

跳过5次伞,我们就已经算是个合格的伞兵了,空降部队给我们一人发了一个伞兵徽章,降落伞边有两个翅膀,蛤蟆又来他的口头禅了:这有哈,这有哈嘛!蛤蟆是北方人,父亲到南方当兵,他后来读完书也随父亲,然后参军,他虎背熊腰,是我们班的机枪手,力气特大,什么事情好象对他来说都不是难事,所以经常说:这有哈,这有哈嘛!我们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蛤蟆!

跳完伞的时候,已经是我来训练营的30周了,然后,我们没有回训练营,而是跟空降兵一起去进行野外生存训练,其他的教官在前进营地跟我们汇合,然后一个人带一个班,直升机就把我们扔到了山里,先跑到了秦岭,"玩"了一个星期,期间,我们几乎什么食物都没带,就带了一发子弹,野战刀,开山刀,绳索和些野外生存工具,带我们班的是狙击教官刘老大,(咱私底下这么叫他,因为他在教官中算是最好说的,我们都挺服他的)我问刘老大,就带一发子弹干嘛用啊,打猎不要用子弹吗?老大说:你以为我们是猎人啊,野外生存不到万不得以不要用枪,枪一响,敌人知道你来了你还有命??再说了,要是打不到猎物,枪声把方圆10里内的东西都吓跑了你吃空气去啊!!我问他,那要那发子弹干嘛,他说:干嘛??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受不了了留给你自杀的,注意啊,别打偏了,偏了你就上吊死了算了!!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刘老大教我们怎么下套索,怎么做陷阱,怎么选择宿营地,怎么行军,侦察等等,这些在公共课上学过,在训练营附近的山上也实验过,不过,第一次到深山老林里,感觉很不一样,在林子里,每天都是野菜,老鼠,鱼…老大是个老手,他总能找到吃的,而且,他还教我们怎么看地形,比如,那座山的后面是什么地形,根本不用爬过去,找个位置观察树木生长,附近的植物就可以了,这些都学过,不过,在实际环境中,学得更直观,更快,没两天我们就可以基本掌握了看地形,选择前进路线, 选择撤退路线等等野外生存技巧.

然后,飞机又把我们和空降兵送到了广西的十万大山,这次没人带我们了,我们就自己走了,而且,这次并不算很深入深山里,走了几天,还看到了个小村庄,附近好多人踩出来的小路,我们图省事,就顺着小路排成两队,每队6人在两个山腰上行军,中间是隔着的一个小山沟,正走着走着,忽然听到一声枪响!不是我们的枪声,我们小队正纳闷,对讲机就打破无线静默,传来对面小队的声音:你们谁向我们开枪啊,子弹打到我们旁边了!!!谁开枪了??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忽然前面跳出个山民,嘴里叽里呱啦的朝我们喊,还带着一支比人还高的鸟铳!老八(我们的队长)对我说:叶子,你是广西人,他说什么?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看起来他不太欢迎我们.山民忽然就端枪向着我们,我们一看,立马趴下,用枪对着他,喊:放下枪,放下枪!!他轰了一枪,转头就跑了,我们爬起来,也没追他,然后两个队汇合,商量着重新选择线路,谁知道,没多久就听到了号角的声音,不一会,山坡上就涌出了200多个山民,手上五花八门什么武器都有,鸟铳,猎叉…..后面还有几个人用门板抬着个红布盖着的东西,我们隐蔽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开始搜山,红布也打开了,我一看:我的妈呀~~竟然是墩土炮??!!!

NND,现在我们希望看到的搜索直升机不知道死哪去了,到晚上都没看到!!

我们当然不能跟他们开战,山民咋咋呼呼的,还有狗汪汪的搜过来,我们一看阵势不对,马上安排撤退,第一次被追击,还是被些山民追击,有点紧张,但是我们很快镇定下来,按照撤退规则撤退了,不过,这些山民都是土生土长,对山很熟悉,我们被迫偏离了终点.

跑出包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跑到了个公路边,一天没吃东西,队长拿出地图,和我们研究,咋一看没什么,再一看我们面面相嘘,我们已经偏离了终点30多公里了,** **~~****又累又饿,我们拿出点兵痞子的作风来,用画图笔,在路边拣了张破报纸,用树枝撑起来,报纸上写着两个大字:临检!

路上车不是很多,只有些货车和客车,我们看到可以带下我们的车就举起牌子,不过他们都加大油门,呼的冲过去,我们恼火了,看到了辆小客车开过来,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两个人拦到了马路中间,举起牌子,其他的埋伏在路边,客车停了下来,埋伏的一冲上去,打开驾驶门把司机给拉了下来!副驾驶位坐着个中年男子,他紧张的问,干什么的??一只手捂在腰上,司机已经被我们压得跪在了地上,我们把中年男子拖下来,一枪托砸弯他的膝盖,别过他的手,他跪在地上,我们骂骂咧咧,干什么??没看到解放军临检吗??然后搜身,搜出把手枪,然后是证件,我们一看:XX市公共安全专家局刑侦支队!!刚才还咋咋呼呼的我们立马没了声音,你望我,我望你!这时候,林12(我们班最小的,姓林,我们都叫他林12)说了句到现在我想起就笑个不停的话:叔叔~我们迷路了!

中年男子姓李,好象是个支队长,惊魂未定,听到这句话莫名其妙,队长老八把他拉起来,扯到一边嘀嘀咕咕,我们也在嘀咕:本想搭个顺风车,没想到抢了个 pol.ice!司机也让他起来了,过了一会,李警官让我们上车,说:你们去哪里说一声嘛,干嘛搞的跟车匪路霸似的,我们说:不车匪路霸没人停车啊.

李警官也当过兵,他没说什么,问我们干嘛的,我们说是部队拉练,跑错地方了,不好意思跟他说我们是侦察兵学员,(要是他知道还不把牙齿给笑掉了,还侦察兵咧,连路都跑错了)他笑我们是嫩蛋子,讲他们以前以前怎么怎么威风~

当然不敢让他把我们送到终点,离营地没多远的地方,我们下了车,谢过他,就跑回营地去了,心中还得意洋洋,嘿嘿~~其他的可没我们那么好,还有专车送我们回来!

本来以为我们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回来第二天就被整班罚跑,黄世龙是怎么知道的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

罚完了,要我们说我们做错了几个地方,我们老老实实的检讨:第一,没有选择好前进线路,而且没有备份路线,第二,在大队前面没有放侦察哨,第三,精神太放松了,根本没有想到有突发事件,第四:根本没有计划逃跑路线,被围了措手不及,第五:被追赶了惊慌失措,就知道一味逃跑,没有沿路设置阻敌障碍,甚至跑得连方向都往到奶奶家去了!第六:扰民~~半路截车,偷奸取巧~

黄世龙大声的吼:这是实战!你们要把演习当作实战!我怎么教你们的:这是战场,任何一个失误都会要了你们的命,你们失误那么多,几条命早就没了!!你他 娘 的~~!!!学了那么久全学到你们姥姥家去了

我们垂头丧气的听老黄骂~~我们太放松了,觉得只不过是个拉练而已,以后,要把拉练当实战,教官骂得很对~~~

休整了两天后,就是结业考试了,我们将有20天的时间跑150公里拉练,路上,还有老特战队员对我们进行围追堵截,通过了,那么我们就能成为个合格的特种兵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