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假期让我很伤心,回到部队,连长给我处分,口头警告了我,我知道,连长为我遮掩着,否则,我很可能就此脱下军装,我想,为什么不让我脱下军装呢,或许,我对部队来说,还有利用价值。  

我的事情在连队里传得沸沸扬扬,虽然当兵的打架很平常,但是我动手打人让很多战友觉得奇怪,我在连队里是最不爱说话,最安静的一个,什么事情我都淡淡的看待,战友给我起个外号叫“安静的小狗”,连安静的小狗都揍人了,肯定是大事情,和我同宿舍的都向我打听,我什么都没说,这是我的性格,不喜欢解释什么事情,既然我做,就有我的道理。

丛林的雨季来得很快,3月中旬就下起了大雨,我们已经习惯了,南方丛林一年四季都下雨,到了夏天,一天两场,冬天甚至还下雷雨,潮湿的天气让人很烦闷,我还挂念着凝,想她,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那个可恶的家伙还烦她么? 我和山羊继续教战友CQB技巧,巡山,出任务,日子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

来到医院,纨扈子弟已经被包扎成个猪头,他的父亲暴跳如雷,指着几个pol.ice骂着什么,我走过去说:是我打的,怎么样,他父亲大声的吼:你 他什么东西,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王所长,拷上他,我要打死他 妈的,王所长尴尬的在旁边,不敢动,我很恼火,冷冰冰的看着他,他想来打我,我拦开他的手,一把就把他推到墙上,一手掐着他的脖子冷冷的说:我能打你儿子难道不能打他老子?几个pol.ice把我拉开,他也被王所长拉到一边说着什么,我进了病房,纨扈子弟一看到我就缩成一团,惊恐的透过被我打肿的眼睛看我,我说:我不打你,不过求你件事情,他点点头,嘴里含糊不清,我现在才想起来,他的牙齿已经被我打掉了,我说:离开凝,永远不许烦她!如果你还缠着她,下次我就不会下手那么轻,听明白了么??明白就点点头!!他连忙点头,我说,她还有东西在你那里么,他点头,我说:等下让你爸把东西拿来这里,他点头。

我在医院等着,他爸爸过了一会气呼呼的把凝的东西拿来,一个不大的包,摔在地上,我拣起来,凝在外面的警车上,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转身往外走, pol.ice也不敢拦我,走了两步,我回头问他爸:对了,医药费用了多少?他爸狠狠的说:300多,我说:不算多,看来我下手轻了,要我赔么??他爸气呼呼的转过头,我也不答理他了,走出了医院,跟凝一起打车送她回家。

凝一言不发,我把东西给她,说:那家伙不会来烦你了,你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她说:我的事情不要你管,我说:现在我已经管了,我知道你跟他不幸福,为什么不离开他。她大声的说:XXX!你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我说:对不起,我的工作不能让我说太多,她说:特种兵,你从来没告诉我你是特种兵!是不是杀过人,你是不是,你说你是不是!!!我缓缓的点点头,说:我是个士兵,我要忠于我的祖国,我只是执行上头的命令。她象不认识的一样看着我,抢过她的包,说:我不想跟个杀手做朋友,以后你不要来找我,我害怕,你的手全是血,你给我走远点!!

我转过身,走了,走到拐角的一个树阴下,我回头,看着凝,她还没上楼,呆呆的站了一会,她上楼,我看着她的房间亮灯,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我的手全是血??!是的,我的手粘满了血。我搓着双手,心里默念着:我是个士兵,我要忠于我的祖国,我要执行上级的命令。

我跟凝依然这么若即若离,我们对那晚的事情都没再提起,多年以后,她对我说:其实我也喜欢你,如果你不是特种兵多好啊,我害怕,我怕我身边睡着一个曾经杀过人的杀手。

这个假期让我很伤心,回到部队,连长给我处分,口头警告了我,我知道,连长为我遮掩着,否则,我很可能就此脱下军装,我想,为什么不让我脱下军装呢,或许,我对部队来说,还有利用价值。

我的事情在连队里传得沸沸扬扬,虽然当兵的打架很平常,但是我动手打人让很多战友觉得奇怪,我在连队里是最不爱说话,最安静的一个,什么事情我都淡淡的看待,战友给我起个外号叫“安静的小狗”,连安静的小狗都揍人了,肯定是大事情,和我同宿舍的都向我打听,我什么都没说,这是我的性格,不喜欢解释什么事情,既然我做,就有我的道理。

丛林的雨季来得很快,3月中旬就下起了大雨,我们已经习惯了,南方丛林一年四季都下雨,到了夏天,一天两场,冬天甚至还下雷雨,潮湿的天气让人很烦闷,我还挂念着凝,想她,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那个可恶的家伙还烦她么? 我和山羊继续教战友CQB技巧,巡山,出任务,日子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

4月,海军陆战队的代表团要来军区观摩学习,作为部队里最优秀的狙击手之一,我被抽调去军区做接待工作。海军陆战队是98年才从普通陆军改编的,这让我们一见如故,在军区,我又见到了高连和女子侦察连,看来军区对女子侦察连关爱有加,大事小事都不拉下她们。

和海军陆战队其实也没什么交流学习,大家不同兵种,有许多科目不一样,我们各自演示了自己的专业科目,然后就是配对交流,跟我的是陆战队的狙击手小山,我们所面临的环境不一样,狙击也有所不同,小山是个新狙击,总是有很多问题请教,也经常置疑我的狙击经验,我告诉他,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战术是根据战场来制订的,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战术,哪怕两个不同的小组,都有自己特有的默契和战术。之后,我们谈的东西就更多了,小山挺崇拜我的,觉得我很沉稳,很有狙击手的特质,我问他什么是狙击手的特质,他说:冷酷,冷静,沉着,反正就象你这样,我说:等你成了老狙击了,你也会这样的。

小山跟我谈台湾问题,我说:政治的东西我不太知道,不过军事上,我觉得大陆没有必胜的把握,小山抗议,说,大陆绝对能在1个星期之内打下台湾,我说:可能么,如果可能的话,98年就已经打了。小山说:那是政治需要,所以不打,否则,台湾已经拿下了,大陆是要完整的把台湾拿回来,而不是一片焦土。我说:政治不是我们谈的,我们只谈军事,如果打台湾,陆战队肯定是先锋,但是用什么来投送陆战队上滩头?征用民船??这等于拿你们去送死,台湾能登陆的地方你比我更清楚,只有几个地方能登陆,而且,都是狭窄的滩头,如果没有足够的掩护火力,没有足够的上陆重型武器,对方的几挺机枪就可以封锁整个海滩,你觉得你们的轻武器能抗衡滩头的机枪阵地和碉堡,还有后方的重炮么??小山说:空军可以掩护我们,我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海军没有足够的实力,如果美国参与战争,我们的海军很难将他们挡在安全地带以外,况且,海军是支援登陆作战的最直接有效的武器,空军的飞机很难能在第一时间做出支援行动,能最快做出支援反应的是海军的舰炮和导弹,还有上陆的重武器,而现在别说运送重武器的重型登陆艇,连运送人员的登陆艇都不够,一次能投送多少人上去?小山说:大概两个团吧,我说:两个团挤在狭窄海滩,登陆艇来回运送,根本不能形成有效的人员优势,没有压制优势,没有地形优势,没有人员优势,战争很难打赢。小山说:如果开战,不管多大代价,肯定要拿下台湾。我说:是啊,我知道解放军的作风,不过,这是战争,准备得越充分胜算就越大,小山说:你怎么那么悲观啊,什么都要准备好的话,都那年那月了?我说:这是我们特种兵的特点吧,不打没把握的仗。

送走了陆战队,小颖和桃子跑来找我,说有空怎么不去看她们,我说:没空啊,我什么时候有空了,桃子恶狠狠的说:臭当兵的,你别以为你的那点臭事我们不知道,你不是;已经请过探亲假了吗?还大展特种兵的风采呢!我说:我觉得你不合适当侦察兵,去做间谍倒挺合适的。大家聊了一会,各自回驻地了。

一天晚上,直升机到连队接人,我和猎鹰2号被接走了,在飞机上,我有点奇怪,一般任务都是小组出动,怎么这次只是两个狙击手?做完简报,任务很简单,侦察一个营地,为将来任务做铺垫,副任务是,如果见到目标531的话,可以解决掉,见不到就算了,太简单了嘛,随便哪个侦察兵都可以胜任,我和2号嘀咕着,用的找我们老侦察么?不过,后来我们明白了为什么找我们,因为部队新装备了侦察工具,其实就一个摄象机,以前的侦察只是纸上作业,有了摄象机,会直观些,摄象机不大,就向个DV一样,不过精度和清晰度很高,我们不但要在纸上作业,还要把整个营地情况拍下来。发装备的上尉对我说:小心保护好它,很贵的,我说:有多贵啊?他说:20多万吧。乖乖~~~20多万!!!是我也舍不得给那些新兵蛋子,他们多数不会爱惜武器。

一切轻车熟路,我们带着20多万在下飞机的第二天下午就到达了营地附近,晚上就找到了侦察阵位,20多万果真是个好东西,在黑夜里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时间还早,还有2天才会到飞机来接我们的时间,我们就这样趴在离营地1000多米的地方观察着。

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还没见到目标531,我们用高倍望远镜搜索,营地的每个细节都已经详细的在地图上标注,20多万也拍下来了,不过我想看看531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下午,2点多,艳阳高照,531露面了,是个留着胡子的中年男子,很健壮,他在营地四处好象视察什么,一下进仓库,一下进营房,后来就在营地的空地上打靶,2号问我:解决他么?我说:既然见到了,就解决吧,他说:距离太远,精度不高,要转移阵位,我说:不用,他还在我的射程内,在贴近的话他移动了就没机会了,测距!我将85抵好,2号用望远镜测距:距离1120,风速静风,目标固定,建议连续3枪射击.85的表尺射程是1200米,在这个距离上基本已经是表尺射程的极限,4倍的瞄准镜在这个距离上看人已经非常小,只能靠感觉来射击,我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小心的瞄准,如果3枪没有命中,我们就撤离,在这个距离上,他们根本没有抓到我们的机会。

531 还在打靶,一下站姿射击,一下跪姿射击,我心说:麻烦你不要动来动去。他总算把枪放下,转过头跟人说话.扣动扳机“砰~~”第一发子弹出膛朝目标奔去,接着第二发,第三发,子弹飞到这个距离大概要2秒的时间,我每隔半秒发射一发,三发只要有一发有效命中就可以了,现在天才知道我能不能打中,能打中什么部位,2号一直用高倍望远镜盯着,第一发没打中,我在瞄准镜中看到子弹打到了地上腾起的烟尘;2号报告:命中!目标果然倒下了,不过我不知道打到哪里,目标在挣扎着,我抓起高倍望远镜观察,子弹击中右胸,有效命中,虽然他不会一下子死去,不过子弹已经在他身体里捣了个大洞,他的肺部充血,很快就会被自己的血给淹死,目标已经大口的吐血了,这是临死的前兆,其他人一团混乱,一些士兵用枪向四处乱打,两个人把目标拖走,目标已经不动了,头已经歪到一边,看到这里,我冷冷的说:目标终结,撤退.2号点点头,说:猎鹰,你创了个记录,我都帮你拍下来了。

我的确创了个记录,在1120米的地方狙杀成功,整个部队上一次记录是特勤大队创下的1050米,还是在打靶场打出来的,我可是在野战的环境下打出来的,这个记录在部队轰动了好一阵子,战友都说我是侦察连的海岑诺尔,海岑诺尔是德国二战的狙击之王,曾经创下了用KA-98K狙击枪在1100米狙杀苏联军官的记录,这个记录是7.62毫米枪的狙击极限。我比他的记录还多了20米!!当然,我的枪也比海岑诺尔的好。不管怎么说,我创了个记录,至少会有阵子没人能打破的记录。

之后,另一个小队袭击了我们侦察的营地,听说战果不错,高连还特意打了个电话到连里找我,我举起电话,高连就在听筒里骂:NND猎鹰,你存心跟特勤大队找碴是不是??那么远你也打得中,你 他 妈的是不是人啊??!!来特勤大队,让我们的狙击手跟你练练,我说:运气,运气而已,我哪敢跟特勤大队的开练。高连在听筒里呱啦呱啦,我知道,高连是祝贺我,部队就这样,军人越骂你就是越夸你。

小颖和桃子也打过电话给我,桃子还是那么叽叽喳喳,说了一大通废话,听得我差点睡着了,小颖文文静静的祝贺我,说我演习得不错,我也没纠正她,我们的任务都是秘密任务,当然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部队没多久给我颁发了个证书:特级射手证书,军区来的人颁发证书后,又亲切的跟我交谈,无怪乎就是忠于party和军队,再接再厉,更创辉煌之类的,我不善于社交,座谈会让我如坐针萜,很不舒服。

每个任务之后,我们都大概有1个月左右的时间调整,不过这次没到20天,军区的飞机又来接我们蓝狐小队了,还指定了山羊一起去。做简报的是团长,看来这次任务来头不小,以前简报最多也就是个少校,多数都是尉官,团长可是上校,目标有3个人,两男一女,不过不是抓,也不是解决,而是解救,目标是某某官员,被劫持,还带了秘密文件,前两天他找机会通了个电话,前期的侦察兵已经把目标找到了,看了地图,我吃了一惊,以前我们都是在那边执行任务,这次是去另一边,而且,离边境并不远,从地图上看,只不过30多公里,看来是个小镇,有公路,看过前期侦察的拍摄资料后,还是个挺热闹的小镇!次要目标是炸毁镇上的一个油库,但一定要保证解救人质,最后,团长问:还有问题么?没什么问题了,团长收拾好资料,说了最后一句:如果他们不愿意回来,就地解决,不要带回来了,明白吗?

选择武器,解救行动最重要的是安静,所以渗透小组和突击组都选择了微声冲锋枪,队长让我随渗透组行动,因为我曾经学过CQB,有经验,山羊也编在渗透组,狙击手现在是观察手,让胡狼3号担当,突击组的任务是安放de-tona-tor炸油库和配合我们把人带走,机枪手做远程掩护,一切准备妥当,飞机将我们送到了指定地点。

5 月的丛林经常下雨,经常会有小规模的山洪,这给我们行军造成不少麻烦,在过一个小河的时候碰到了山洪,突击组背de-tona-tor的老虎3号差点被山洪冲走,队长眼疾手快抛出了救生绳把他拉了上来,不过,背包和de-tona-tor被冲走了,现在看来炸油库有点困难。

晚上我们到达了小镇,NND,是个边境赌场!我们还看到不少中国人在小镇上游荡,看来生意红火,热闹的小镇人很多,除了赌客还有不少背枪的士兵,妓女在街上招徕客人,整个一上海滩第二.在这么热闹的地方渗透比较危险,我们选择了几条线路都不满意,目标的小楼在小镇的中心偏西一点的地方。在阵位上观察了两天,小镇白天比较宁静,看来赌客都是属猫的,晚上可以算上夜夜笙歌,热闹非凡,本来想白天渗透解救,不过这个方案太危险,很容易被发现,晚上人也很多,渗透同样有危险,油库在西北面,有士兵看守,看来这个目标要放弃了。

最后选择了晚上渗透,经过两天的观察,我们发现在西北面有条水沟直通到小镇,我们就从这里渗透进去。天色擦黑,我们就悄悄的出发了,9点,我们开始从水沟爬行,NND水沟里味道真好,有屎有尿,是个排污沟,不过没办法,除了这里,没有其他的路可走,我们在水沟里爬行着,突击组由另一条路进去,帮我们守住几个军营点,万一我们被发现,他们就阻击增援部队,各组已经就位,剩下就看我们的了!

凌晨3点,我们已经到达目标脚楼附近,不过现在还是人来人往,我们窝在黑暗的角落等机会的到来,根据前两天的观察,5点左右,赌场散会,人都会回到各自房间休息,街上就没什么人了,我们已经选好了撤退路线,可以趁人少穿过城镇。

耐心是种美德,我们忍受着恶臭听着镇上热闹的声音等待,我选的地方是个脚楼下,楼上竟然是个淫窝,不是传来女人的呻吟和男人满意的声音,****~~~我想,操~~怎么选到这里??!!

5 点多,人开始散了,街上开始安静下来,人们带着满足或失望,带着熬红的双眼回到各自的房间,熬夜之后睡觉是最死的,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只要不弄出太大动静,应该没人发现我们,而我们带的微声冲锋枪是没什么声音的。队长下令:行动,动作快,完事就走,不要恋战!我和山羊和另外一个战友组成三人小组主攻,还有两个渗透队员掩护,狙击手在给我们提供预警。

我们绕到了目标脚楼的后面,正门有一个看守,楼上有4个在不同的房间,目标被关在其中一个,正门的看守显然很累,坐着打盹,枪斜靠在一边,我是尖兵,轻手轻脚的摸过去,干净利索的用野战刀解决了他,将尸体拖到脚楼下面隐蔽。三人小组轻手轻脚的摸上了2楼,现在,我们不知道人质关在哪里,要一间间搜索,我们安静的搜索完了大部分房间都没发现有人,只有最后两间了,我们组织好队形,我在门的侧面,山羊隐蔽在黑暗处,枪对者门里,胡狼一号警戒另一个门,我敲敲门,里面传来问话的声音,不知道说什么,我又敲了敲,野战刀握在手里等待,里面看来是两个人,一个人对另一个说了些什么,就出来开门,门口没人,他走出来,我从他身后摸过去,左手捂住他的嘴,右手用野战刀在他的脖子上从左边划到右边,锋利的野战刀把他的左右颈动脉和气管都割断了,血喷溅出来,直喷到对面的墙上!!

山羊看到我解决了一个,立即进入房间搜索,将另一个用微声冲锋枪解决了,人质不在这个房间,那么只有最后一个房间了,这边看来听到了些动静,我将野战刀插好,把枪握在手里,有一个开门,门刚打开,我的枪就射击了。他扑通一声倒地,我和胡狼1号立即冲进房间,另一个显然没什么准备,刚想举枪就被胡狼射倒了。我在对讲机报告:房间已清除,目标找到。队长回答:带出来,动作快。

三个目标被绑着,睁着眼睛惊恐的看着我们,胡狼说:别怕,我们是来救你的,把他们解开,他们还惊魂未定,我说:要活命的话就听我们的,不要出声,跟着走,明白么,他们连连点头,我们问:文件呢?他说:没有文件,什么文件??时间不多,顾不了那么多了,得赶快走!线路是预先选择好的,我们避开大道,从小巷穿过小镇,从西北面出去,接应我们的突击组在我们安全之后撤退,时间充足,从行动到结束,我只用了不到10分钟时间,如果顺利的话,用不了10分钟我们就可以到达安全地带了。

路上还算顺利,除了路过一个脚楼的时候,有个人推开窗子看了一下,我立即举枪向他,他一看,把头缩回去,立马将窗关上,然后什么动静都没了,是个中国人,我想:NND~~这些家伙真有钱,跑那么老远来赌博!!

三个人质气喘吁吁,主要目标是个胖子,跑了没两步就说:不行了不行了,找辆车吧!****~~****们到安全地带,我们再次问起文件,他说:根本没什么文件,难道情报有误??

现在的问题是,次要目标油库还没有炸,大家商量了一下,队长说:猎鹰,你去吧,能炸就炸,不能赶快回来。我爬到油库附近,守卫大多都睡了,我摸了进去,看看有没有可以做de-tona-tor的原料,运气不错,我找到捆封口胶,这个油库完了,我暗暗高兴,我取下个手雷,拔开安全栓,把胶布小心缠上去,然后用刀撬开个油桶,把手雷扔进去,我把手雷都如此这般放进了油桶里,慢慢的摸了出来,谁都没有惊动,过几个小时,油库会变成冲天大火,油会慢慢把胶布的粘性泡开,手雷保险栓弹开后会爆炸,不过唯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炸而已,我们要赶快走~!!

我跟大部队会合,突击组也安全的撤回来了,现在我们要把人质带走,飞机在20公里外等我们,人质已经回过神来了。胖子说:你们是哪个单位的,回去了我好好的照顾你们,你们是武警吧,武警的杨队长我很熟的~~~~~ 没工夫跟他闲聊,队长不耐烦的打断他:别罗嗦,快走。他还在打官腔: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说话?老虎一号一把推他:快走,再不走人就追来了。他这才收声。

带着这三个累赘赶路真是累,没走出5公里,女的就把脚给扭了,不得不做了个简易担架抬她,胖子气喘吁吁,连连说:不跑了,不跑了,做个担架,快点抬我,回去了我好好照顾你们!老虎3号狠狠的说:~~快走,要不毙了你!他说:你 他妈什么单位的,敢对老子这样说话?老虎说:丛林特种侦察连的,你管天管地,能管到我们么?他不出声了,看来他也管不到咱头上。过了一会,女的又跟他吵起来,哭哭啼啼的说跟了你那么久根本就没幸福过,这次带那么多钱出来,一分都没了还被绑架,什么什么的,大概就是胖子带了不少公款出来赌博输了被扣。胖子现在才好象回过神来,对队长说:哎呀,哎呀~~`还有东西没带出来呢,你们快帮我去拿。文件??我想,估计是文件,队长问:是文件么?在什么地方,拿地图,指给我们看,胖子说:什么文件啊,比文件更重要,这东西要没了我官也当不成了,300多万啊,我带了300多万出来,现在没带回去!

****~~~ ****中腾的一下火就起了!狠狠的给他一枪托,他还在哭哭啼啼,刚才的官样没了,哀求我们把钱抢回来,一把鼻涕一把泪,还给我们跪下!~~当我们是什么?我们是你的私人保镖么??!!队长说:不行,现在估计对方已经发现你们不见了,回去很危险,人出来了就行了,快走!他赖在地上不起来:嘴里说:没钱回去我官就没了,还会被判刑劳改。。。。。,我冷冷的对他说:那是你的事情,我的命令是:如果你不愿意回去,就地处决,你自己考虑吧,他一听,胆都吓破了,老老实实走了。

把人移交后,我们赶快去洗澡,身上一股恶臭,见到我们的都躲着走,洗澡的时候,我忽然感到害怕,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用刀杀人,以前都是远距离狙杀,这是从来没有的恐惧和害怕的感觉,我的手真的粘上了另一个人的鲜血,确确实实的粘着,那个人脖子喷出的血溅在墙上,我忽然感觉篷头里流出了他的血,溅得满地都是。我害怕了,真的感到了害怕~~~ 但是很快,我就恢复了平静,刚才的感觉只留下了一段不快的回忆,到了军医室,抽血化验,心理医疗,一切都那么自然,跟以前一样。

我想:我们到底是什么??我们只是执行任务的工具么?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为什么要执行任务,只告诉我们目标,我们只是执行,抓回来的人我们从来不知道会去哪里,这次任务让我很不舒服,为什么要去救一个贪官??这样的人怎么会当上官呢??我想不明白,也就没再去想了.

我心里默念着:我是一个士兵,我要永远忠于我的祖国,我要执行上级的命令~~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