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25日

最后终于决定不去话剧社了

也放弃了我的神秘学

因为那里80%的是女生,问的全是爱情运等小问题

和我所想象的神秘学社截然不同

 

我报了天文学社和图管联,想想可以静静地看书多舒服呀

可是……我发现去图管联的人极多

于是改去棋社

换座位啦!

……啊…………蕉蕉坐在我后面啊…………………………………………………………………………………………

好不自然呀!!!!!!!

真是不懂事的小孩子

心情莫名其妙地奇特地好

把头发像在北中时一样扎得高高的

赖说你这样很好看呀

 

于是我得意忘形地整天晃来晃去

 

2004年09月18日

今天的夜风很凉爽,晚自习的课间也很长,我趴在走廊上听邓婉唱那些花儿。

 

副班长和班长在折纸飞机,我也折。

我从来没折过,被他们骂笨。

许许多多的纸飞机往下飘,我们的教室在最高的一层楼。

那几片白色,在黑夜里白得触目,真像几只四处乱撞的鸟。

 

郁闷啊……

 

这句话在深中很流行,被说到滥了。

他们都喜欢在不知应该说什么的时候说这句话。

中午闲的时候就跑去图书馆睡觉因为教室太吵了

偶尔也会翻翻摄影杂志,把上面漂亮的照片画下来,

在树华画了一个月,技术明显上升了。

不过国庆节又不能去了

妈妈不给

我也清楚自己不应该去

恩!!我寒假一定一定会再去的!

你们等着吧!我要杀回来,到时我就不在是那个不懂事的小鬼了。

好怀念南昌街口的烧章鱼丸啊!还有菠萝饭!

今天很难过,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自信。

高手如林,不愧是全市最好的中学呀,70%优秀生都在这里。

我害怕这一年真是白过,我怀疑自从6月起我所有举动的必要性。我老是会不争气地想,若那样也许我会更开心,现在的压力好大。可这看似自己的选择,其实也是由不得的。我恨我的父母吗?他们让我那么不安定。有人曾问过我。我说不恨不恨,然后猛吸了一口柠檬茶。其实我也偷偷地问过自己。不过要感谢他们,他们在某种意义上给予了我新生,拯救了我。我目前遇到的一切不顺,其实是上帝给我的救命藤条。知道吗,一切挫折在一场痛哭过后都显得无意义。转身想到它们的益处也许应该做的只有偷笑。你们当然无法体会,我最近可是在不断地经历挫折啊。每一次挫折都是一次机会,重新选择自己的机会.(说考验多老土啊)

班长用他孩子气的目光说晗,说他前天如何如何那么碰巧地错过晗.他刚上公车,却发现她在马路对面.我想到那个初春的周日,我也还在和别人说他,用班长的那种目光.我在一楼他在四楼我们招招手.然后我跑上去发现他不在,原来他从另一边下了楼.这样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们才拐了两年.最后坐下来,就像那个周日一样把那些错过的记忆交换,在我们心里面都相信了曲折的美好.可是这些难过的记忆,在变为美好的记忆之后,就回不到难过了,而是晋升为伤心。

不记得班长说了句什么话,我的嘴歪了一下.他又孩子气地叫:"你终于笑了啊,今晚你太静了!"对着班长,虽然他比我大,可我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思想老女人.

 

晚上回家,公车上很少人也很暗,我又开始对这个学校感到惧怕,泪一直流个不停.回到家开始哭.破天荒地在他们两个面前哭,告诉他们我压力很大.爸爸小心翼翼地选择字词安慰我,妈妈则不啃声,去厨房端来一碗鸡汤.

我知道他们很突兀,因为我从不对他们哭.

 

谢谢班长逗我笑,我祝福他那还没开始也不可能开始的爱情,祝他今晚作个好梦,梦见晗

2004年09月12日

福田区的百花

让我不自主地想到海珠区的穗花

师兄的穗花

那个奇特宁静的晚上

一人一支的酒

还有一支被我失手摔破

 

其实师兄和我真的很像

我们能一直做好朋友多好啊

白花二路有一间很有FEEL的书/酒吧,叫Lā Vie mǎterlie [物质生活],

我老是会想,除了师兄我想不出第2个我想带他来的人

高山流水,识我者不复存焉

可是

生活不像小说

不就没意思了吗

2004年09月10日

我加入了宣传部的海报组!!

还有还有!!实现了一个小梦想:在学校成立了神秘学社!!

呵呵呵呵!!!我会让深中充满我的怨念与鬼魅的!!!啊!!!真开心!!!若有校庆什么的我就可以弄鬼屋了!!

 

哈哈哈!!!呵呵呵呵!!!!!!

哎……人一开心就难以控制,连字都打出发蚝的颜色来。

恩……没来错地方,我膨胀的野心……

2004年09月09日

 明天是教师节

弥漫那个不负责的宣传委员扔给我一张大大的纸就快乐地去吃饭了。

课室里没人,大家都回初中去找恩师。

正好,如此安静。

弄好那个留言板后我收拾画具。

出门是听到隔壁全班很大声地说:“老师教师节快乐!”

然后开始很有感情地唱歌。

认识那些老师才一个星期,就什么“感谢你那么久的教导”都跑出来来了,真是莫名其妙!~

于是我无聊地在他们班关着的前门重重地踢了一脚。

立马冲!!!!

下了楼后又变成一副乖模样。

不爽!又去球场跑步。

下着小雨真好,没人来踢球,好象整个球场都是我的。

有条短信发来:你为什么天天都去跑步,今天也去吗?我想和你一起跑。

是十五班的鲍鱼,那家伙说他喜欢我,并注明只喜欢。真不愧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班里的人。

我回了一句“下雨啊”,我想我这个人真欠揍。

跑步是一个人的事

是我自己的事

我讨厌那些来破坏我自己所谓的美学的人。

生活也一样。

我太厌恶刻意了

厌恶到病态

买了一把伞,触目地红。

每天路过那间店都会望望她,心里有种不忍心的爱怜。

 

这个城市又开始了周期性的雨季

我撑开她,周围一片惊叹的目光

 

惊艳吧?

看你多美丽,

亲爱的伞。

 

有人走过来问:你为什么要穿这么深的黑色

我问有什么问题吗

他说没什么,

只是你看起来好象在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