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想去改变,越不能履行。

爱没有移植,家就还没有搬。

听到原以为能让我欢喜的话

有声音在体内吼叫。

刹那间关下十八九道铁门,

乱七八糟的莫名其妙的抵制

仿佛我还是谁后院里的花。

虽早就知道屋里的主人去远足了,

没有归期,

看着后院的栅栏慢慢腐朽。

心里也有了什么觉悟。

看见远处渐渐走来一个人,

心想让他发现我吧

让他把我捧着放入他的花盆吧

于是那人发现了我。

可当他走近

踏入昔日栅栏的痕迹时。

我却本能地抵制

我想那人离开或是我跑

但我无法跑

我还是生长在这里

这里有曾住在屋里的人

双脚触碰过的土壤

而且我是花

有根

不会跑

于是我立即枯萎了

在那人赶来这里之前

原本一切都与他无关的

所以以后都不会有关

我枯萎在几秒钟内

躺在那些野草中

等那人赶来

四处张望了一会儿

揉了揉眼睛离开了

我笑

正合我意

可是我枯萎了

… … ……..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