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12日

天暗暗。 三颗,两颗,一颗,无数颗……                         
被水淹了的大草坪,想露营,想带张大大的地毯和枕头。
夜风吹来叨叨絮语,看不到是谁。                                         
黑黑的校园,像死了所有人的城。                                         
奔跑。                                                                                         
啊  分段的睡眠 背好冷。 天色暖起来有奇怪的白云。       
                                                                                                     
要欠你,要欠你……                                                                 
                                                                                                      

2004年12月04日

考完试了,出奇地郁闷,从未这样过,虽然知道自己考得不错,可是一点都不能开心起来。

大雄说我想太多了
大雄买了章鱼小丸子

有人关了灯,开始放歌
受不了教室里忧郁疯狂的气氛,一个人到校园里闲逛

站在通往足球场的人行天桥上,看着下面的车,转过头对旁边不认识的人说:“跳下去会怎样?”
不等她们回话,径自走了。
球场很黑,可是马路上的灯光很亮。
许多学生在跑步。
莫名其妙。

好想找一个以前的朋友聊聊,一个接一个地打过去,不是关机就是没钱,甚至还有一个是空号的。

……
在主席台上坐了很久,很晚了,该回去了。

教室里没什么人了,大雄抓着我的超人在走廊上踢球。


大雄说昨晚回宿舍时看见有个人很像我就跟着,正准备叫她旁边不知哪里又蹦出个男的,然后大
雄撞到树。
    回到宿舍后又摔下床。

大雄说优惠送我两个熊掌。
大雄真笨
没有熊掌他怎么走路啊
笨熊!

“认识你就像走进一间堆满童话的屋子。”


屈臣氏是圆的王老吉是方的

不用筹划,不用怀疑做梦,

大雄陪我等车


我知道大雄喜欢我,我知道大雄喜欢我

大雄说早点睡,希望月亮不要让你看太久

2004年12月02日

大雄的眼睛像……黑玻璃


大雄是个好孩子


大雄陪我走球场

2004年12月01日



    
转身,
一切皆已为忧郁……

过去是只奇怪的鸟,死在了盛夏,被一群孩子好奇地围住,采来了白色玫瑰花。

对于故乡,除了那晚狂妄叛逆的逃亡,被列车呼鸣吵醒了美梦后迎面而来的莫名其妙的冷雨外,一切越来越远,杳无音讯。
    什么都模糊,分不清是梦还是一部看过的电影,反正不像事实。

    凡是经典决不能有续集。

     忽然念起这些细小的东西,哦,只是念起。
     下一秒钟它又将被忽略。

                 沉默是金



                戏院该上映新的电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