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是只奇怪的鸟,死在了盛夏,被一群孩子好奇地围住,采来了白色玫瑰花。

对于故乡,除了那晚狂妄叛逆的逃亡,被列车呼鸣吵醒了美梦后迎面而来的莫名其妙的冷雨外,一切越来越远,杳无音讯。
    什么都模糊,分不清是梦还是一部看过的电影,反正不像事实。

    凡是经典决不能有续集。

     忽然念起这些细小的东西,哦,只是念起。
     下一秒钟它又将被忽略。

                 沉默是金



                戏院该上映新的电影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