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17日

 

他离开了他一贯坐着的位置,在我对面坐下

干咳了一声 瞄了我一眼

开始看报纸

于是我知道他瞄见我瞄他了

连忙低头继续看政治

……

下午最后一节课提前下课,没地方去,在校园里游荡,买了一盒茶冻

小卖部门口的猫真可爱

好象睡着了,于是我用花围着它摆了一圈

好象人民大会堂里面的毛泽东同志一样

谁知这厮爬了起来,不只好歹地大叫了几声

然后想咬我

于是我用茶冻一块一块地打猫

……………………………………

高的白色身影…………!!!!!!!!!!!!

……………………………………………………

………………小姐!!你忘记了自己在高二的楼下啊!!!!!!!!!!……………………………………………………啊啊啊啊啊啊!!!!!!!!!!!!!!

 

 

 

 

2004年10月06日

把头发剪了,虽然有些失落

但心情格外舒畅

原来是对的

头发亦是怨念

来!笑一个!

嘿嘿!傻瓜一样·——·

下定决心去剪头发

谁知那个老板娘左说右说

再加上本来自己也有些不忍

于是听了她的话

拉!

55555~~~~钱啊!

谁知她帮我拉得超级直

还剪得薄薄的

妈呀!!!!!!!!!!!!!!!55555555555555555!!!!!!!!!!!

我可怜的头发……

和猫去洗头,被骗去电头发~

5555~电得好伤好难看

回家还被妈妈骂

2004年10月01日

好象喜欢上一个人了

不知道他的名字

整个中秋节我都没有看月亮一眼

回家一个人

很累

睡觉

 

去学生会开会时发现他居然和我在一个部。

 

 

2004年09月25日

最后终于决定不去话剧社了

也放弃了我的神秘学

因为那里80%的是女生,问的全是爱情运等小问题

和我所想象的神秘学社截然不同

 

我报了天文学社和图管联,想想可以静静地看书多舒服呀

可是……我发现去图管联的人极多

于是改去棋社

换座位啦!

……啊…………蕉蕉坐在我后面啊…………………………………………………………………………………………

好不自然呀!!!!!!!

真是不懂事的小孩子

心情莫名其妙地奇特地好

把头发像在北中时一样扎得高高的

赖说你这样很好看呀

 

于是我得意忘形地整天晃来晃去

 

2004年09月18日

今天的夜风很凉爽,晚自习的课间也很长,我趴在走廊上听邓婉唱那些花儿。

 

副班长和班长在折纸飞机,我也折。

我从来没折过,被他们骂笨。

许许多多的纸飞机往下飘,我们的教室在最高的一层楼。

那几片白色,在黑夜里白得触目,真像几只四处乱撞的鸟。

 

郁闷啊……

 

这句话在深中很流行,被说到滥了。

他们都喜欢在不知应该说什么的时候说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