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18日

中午闲的时候就跑去图书馆睡觉因为教室太吵了

偶尔也会翻翻摄影杂志,把上面漂亮的照片画下来,

在树华画了一个月,技术明显上升了。

不过国庆节又不能去了

妈妈不给

我也清楚自己不应该去

恩!!我寒假一定一定会再去的!

你们等着吧!我要杀回来,到时我就不在是那个不懂事的小鬼了。

好怀念南昌街口的烧章鱼丸啊!还有菠萝饭!

今天很难过,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自信。

高手如林,不愧是全市最好的中学呀,70%优秀生都在这里。

我害怕这一年真是白过,我怀疑自从6月起我所有举动的必要性。我老是会不争气地想,若那样也许我会更开心,现在的压力好大。可这看似自己的选择,其实也是由不得的。我恨我的父母吗?他们让我那么不安定。有人曾问过我。我说不恨不恨,然后猛吸了一口柠檬茶。其实我也偷偷地问过自己。不过要感谢他们,他们在某种意义上给予了我新生,拯救了我。我目前遇到的一切不顺,其实是上帝给我的救命藤条。知道吗,一切挫折在一场痛哭过后都显得无意义。转身想到它们的益处也许应该做的只有偷笑。你们当然无法体会,我最近可是在不断地经历挫折啊。每一次挫折都是一次机会,重新选择自己的机会.(说考验多老土啊)

班长用他孩子气的目光说晗,说他前天如何如何那么碰巧地错过晗.他刚上公车,却发现她在马路对面.我想到那个初春的周日,我也还在和别人说他,用班长的那种目光.我在一楼他在四楼我们招招手.然后我跑上去发现他不在,原来他从另一边下了楼.这样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们才拐了两年.最后坐下来,就像那个周日一样把那些错过的记忆交换,在我们心里面都相信了曲折的美好.可是这些难过的记忆,在变为美好的记忆之后,就回不到难过了,而是晋升为伤心。

不记得班长说了句什么话,我的嘴歪了一下.他又孩子气地叫:"你终于笑了啊,今晚你太静了!"对着班长,虽然他比我大,可我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思想老女人.

 

晚上回家,公车上很少人也很暗,我又开始对这个学校感到惧怕,泪一直流个不停.回到家开始哭.破天荒地在他们两个面前哭,告诉他们我压力很大.爸爸小心翼翼地选择字词安慰我,妈妈则不啃声,去厨房端来一碗鸡汤.

我知道他们很突兀,因为我从不对他们哭.

 

谢谢班长逗我笑,我祝福他那还没开始也不可能开始的爱情,祝他今晚作个好梦,梦见晗

2004年09月12日

福田区的百花

让我不自主地想到海珠区的穗花

师兄的穗花

那个奇特宁静的晚上

一人一支的酒

还有一支被我失手摔破

 

其实师兄和我真的很像

我们能一直做好朋友多好啊

白花二路有一间很有FEEL的书/酒吧,叫Lā Vie mǎterlie [物质生活],

我老是会想,除了师兄我想不出第2个我想带他来的人

高山流水,识我者不复存焉

可是

生活不像小说

不就没意思了吗

2004年09月10日

我加入了宣传部的海报组!!

还有还有!!实现了一个小梦想:在学校成立了神秘学社!!

呵呵呵呵!!!我会让深中充满我的怨念与鬼魅的!!!啊!!!真开心!!!若有校庆什么的我就可以弄鬼屋了!!

 

哈哈哈!!!呵呵呵呵!!!!!!

哎……人一开心就难以控制,连字都打出发蚝的颜色来。

恩……没来错地方,我膨胀的野心……

2004年09月09日

 明天是教师节

弥漫那个不负责的宣传委员扔给我一张大大的纸就快乐地去吃饭了。

课室里没人,大家都回初中去找恩师。

正好,如此安静。

弄好那个留言板后我收拾画具。

出门是听到隔壁全班很大声地说:“老师教师节快乐!”

然后开始很有感情地唱歌。

认识那些老师才一个星期,就什么“感谢你那么久的教导”都跑出来来了,真是莫名其妙!~

于是我无聊地在他们班关着的前门重重地踢了一脚。

立马冲!!!!

下了楼后又变成一副乖模样。

不爽!又去球场跑步。

下着小雨真好,没人来踢球,好象整个球场都是我的。

有条短信发来:你为什么天天都去跑步,今天也去吗?我想和你一起跑。

是十五班的鲍鱼,那家伙说他喜欢我,并注明只喜欢。真不愧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班里的人。

我回了一句“下雨啊”,我想我这个人真欠揍。

跑步是一个人的事

是我自己的事

我讨厌那些来破坏我自己所谓的美学的人。

生活也一样。

我太厌恶刻意了

厌恶到病态

买了一把伞,触目地红。

每天路过那间店都会望望她,心里有种不忍心的爱怜。

 

这个城市又开始了周期性的雨季

我撑开她,周围一片惊叹的目光

 

惊艳吧?

看你多美丽,

亲爱的伞。

 

有人走过来问:你为什么要穿这么深的黑色

我问有什么问题吗

他说没什么,

只是你看起来好象在流血。

 

  傍晚在宿舍发呆,没有开灯,只看到太阳沉下去后天际那片青色的残光。

晾着的衣服剪影出现在玻璃窗后面,被风吹得摇摇摆摆。

  军训的那个快下雨的晚上,我站在那片晾在高处的衣服下,不知所措的时候。

看看那些沉重的布,听听它们磨擦的声音。可以想象到不远处一片不起眼的郊外荒地上的芦苇草,也正被风吹得摇摇摆摆,那些絮儿到处飞,仿佛在我心里痒痒的。

  丘那个在我仰视的视线中不断跳跃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起来,小腹也会隐隐地划过痛。

2004年09月05日

他说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么简单

哑然

我知道他还会说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懂,以后就会懂了.

多么熟悉的对白

原来这话我早在两年前就听他讲过

那时的我居然单纯到哭

但是他不知道,现在他的字字句句我已无力琢磨

琢磨什么呢?

我已经厌倦去重复那些思考那些动作

或许他本无任何含义,所以才说的如此模糊

所谓的简单我已觉复杂,那对于他的不简单是什么呢

我想说,我并不想做风筝,被你放走却又被你拉着线

若你喜欢每段感情都回头总结

请你说给自己听吧

 

 

周围野草也无一棵

这个景象,若你觉得空旷

也别提醒

她毕竟是她自己

虽然她仿佛满眼花田

其实

她怎么会清楚不过你

2004年09月04日

当今夏玫瑰盛开的时候

你是否记得我们初遇的瞬间

啊,不要问我为什么爱上你吧

我只知道

你笑了一笑

天都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