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9日

从来没有哪个时刻,像现在一样痛恨这种颜色。从来没有哪个时刻,像现在这样惧怕一种颜色。

毫无征兆地嚎啕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这是怎么了。从未感觉如此之差如此之没信心如此之恐惧。从未有过。一下子慌了神就再难凝起勇气。忽然想找个空间钻进去,硕鼠一样的隐匿起来。谁也不见。

大家都说,新的一年来了,冬天过半春天不远了。为什么感受却是反的?那个漫漫的冬眠期才刚刚翻开日历宣读着开始。

再不想见到这颜色,不论它是谁的。

想看雪花。

2006年12月28日

年终了,应个景也来个盘点吧

06年,听着顺,事儿没听起来那么顺.
这一年里,我几个好友都去领了"同居保障证书",他们终于可以合法嘀正式嘀抬头挺胸嘀与爱人一起迎接新生活嘀各种挑战不畏风雪险阻相互扶持奋勇向前嘞,祝贺他们~
这一年里,分成三个阶段.前一阶段叫休养,中一阶段叫装修,后一阶段叫出乎意料.第一阶段没啥说的,享受最后的"国家温暖"大包小包搬运回驻地.最后的福利偶总是特别珍惜.中一阶段也没啥可说的,有人不是说么"想一年不省心就装修,想一辈子不省心就结婚",偶趁乱就装修嘞,装修中途又趁乱跳出"国家温暖保育箱体"出来呼吸自由但冰凉又充满活力与污染的空气,心情是复杂嘀,结果是复杂嘀,其实是满意嘀.最后一个阶段,更没的说,周围所有人都张大嘴巴,一千一万个不理解.不理解就不理解吧.偶从小就一直记在心里的愿望终于能成把真,大家,对说的就是你们,趁这年节的都把惊讶收好只送偶祝福就好就好.偶平安快乐身体健康比啥不强.
这一年里,见过了不少的人,好玩儿的热心的小气的可爱的没感觉的有感觉的魅力的无力的爱的不爱的.以前有机会没兴趣结识陌生人,现在有机会也有兴趣,挺逗.
这一年里,重回BLOG上贴字,乱涂几笔鸦其实自己知道画得不匝地但心里觉得好玩儿.断续地坚持着.无论用画图还是PHOTOSHOP还是用彩色铅笔.
这一年里,身体疲惫过,心理疲惫过.年终了,仔细休养,不能将这些不好的带去下一个开始.

06年,听着顺,其实也还可以没想像得那么不顺.

这一年,值得回味得,还挺多.

本着"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的革命方针,在年终岁末之际,偶要努力抛弃不好的保持优秀的坚持开心的争取更棒的~07年,偶期待~YEAH!

2006年12月25日

人就是这样,心里明明知道应该向东,身体却朝西行进,脑子里想的却可能是去南边儿.就像韩老师的笑话,其实经常发生.

这不,现在.我明明知道不早了要睡,眼皮也撑不住了,却还在网路上转悠.不知哪根儿筋又不对路了~

2006年12月22日

最近身体出了些问题.医生嘱咐:静养.
于是,在阳光下,专心做一颗敬业的蔬菜.

2006年12月13日

    冬雨·上海
   
    这个季节来上海,很多朋友摇头——为什么呢,这个时间,很冷耶。
   
    还是来了。
   
    上海不错。温度较之北京,可以接受。只是走的时候,北京是晴冬,来了这里,换成阴天。 相对传言来说,上海的冬天不算冷。至少我感觉的这些日子里,并没有太深刻的寒冷印象。

    上海是细腻的。相比之下北京要粗线条得多。无论城市的规划建设,还是常住人的生活习惯。
    城市发达,生活的一切琐碎处理得极为人性。随处可见的各种24H便利店,可爱的TAXI及便利公车,遍布于街角弄堂的咖啡店,深夜里方便可寻的餐饮服务……这一切,让上海感受起来那么平易近人,甚至温暖。 徐家汇的拥挤,静安的繁华,外滩的老建筑,浦东的发达,构成上海可爱的元素。

    外滩是上海的象征,这里连接了新旧上海的不同风貌。这边是那些存在百年错落有致的楼体,荟萃着海关大楼与各国银行,欧式风情肆意挥洒,窄窄的路面,以及悬在发达商业上空的“万国旗”,都印证着上海的色彩。隔江望浦东——那边有更新的发达,那些著名的标志远远矗立——高高的东方明珠,金茂大厦,和可想见的陆家嘴。这边代表了这个城市风骚的历史。和平饭店中间那条街上,一个成人用品店都开得极为小资。那边加速了这个城市的发达。

    有人说,上海是咖啡文化的典型代表。北京是酒吧文化。没太多的时间去领略上海的酒吧也北京酒吧的区别所在。咖啡倒是感受了几次,与北京倒确有些不同。 每个闲散的下午或午夜,转进一家咖啡店,要一壶伯爵,静静听时间流逝。这里是上海。随便进一个小店,店主们都用“如侬软上海话”和声地接待。车上的司机也用上海式的普通话认真地询问去向。每每遇有上海话来问,我总会轻轻微笑,以标准又标准的普通话对答——Oh~这是我唯一能熟练运用的“方言”。

    上海的交通比想像中要好。尽管看起来,这里的路没北京多数街道那么宽,这里的桥也远不如四环三环五环那样壮观有形。在上海车开起来,速度可以保持很快。甚至所遇最堵的几次,路上的车还是可以保持运动着。相当的难得。遍布的各种高架桥,将交通搞得很是发达。上海的路牌标识也极为丰富。 这里依然人多。作为知名的大都市,人多是再正常不过是事情。可在面对南京西路那一条要靠“挤”才能前行的小吃街时,我还是吃惊地张大嘴巴从头走到尾——当然另一个原因让我保持了嘴巴的形状,那就是一路不断的品尝。那是一条感觉非常像老北方的小吃街,一路遇到的都算不上什么惊天地的美味,只是平常再平常不过的肉夹馍,烤鸡翅,卷饼,牛肉饼……这样的小街,在北京已经很难见到。可在标准南方城市上海,却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最繁华的地界里。

    喜欢上海吗?那天吃饭,同桌的男生问。笑答:上海蛮好。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细节。这里的细节尤其多。只是来得时间短,不能一一去品。  
 
    喜欢上海。喜欢的同时想念北京。  

    旅程结束前,上海下起冬雨,难道是对我这样一个异乡客有些不舍?

2006年12月03日

茂密的森林,黑暗,沉睡,寂静。

几声鸟啼。觉醒。

小松鼠,小野兔,小动物们跳跃而出。昆虫们开始运动。蜘蛛开始结网子。蚂蚁出来工作。河水流淌。森林开始准备新一天的生活。

阳光。期待阳光。

忽然一阵不安。忽然又平息下来。忽然一个新生。忽然一个逝去。一朵花开。一颗种子发芽。一滴露水落下。青蛙衔起草叶,跳到湖对面。一阵阵涟漪。

回到安静。

那是些什么?声音静静流淌出来。心中开出一片森林。等待着一丝丝的变化,将它唤醒。

那是阳光。一步步到来的声音。是阳光。一寸寸挨近的感觉。音符压低自己的呼喊声。别,请轻轻地,别把阳光吓跑。

总有那些不期而至的灰色,干扰了阳光的前行。喑哑的低号不断扩大势力。大鼓,一击重过一击。紧迫感袭来。压得人神经质。

森林骚动着。不安以最快的速度蔓延开来。生命们急切地恐惧,寻找那个带着他们走出黑暗的光线。就让灰色无障碍地肆无忌惮吗?谁能冲破那些压抑在胸口的黑暗>

讨论,无果,沉睡。花儿合上翅膀。草儿摒住呼吸。生命进入冬眠。无声抗争。

不知还要等待多久。

久石让是个大师。他以《幽灵公主Princess Mononoke》的交响乐开启音乐厅之门。似乎要用整场的时间演绎从黑暗到光明,从期待到实现,从无助到探索,从无到有的希望之旅。他极为娴熟地挥舞着各样的声音:号、笛、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鼓、各样的打击乐器……他谙熟每种乐器的特色。在他的挥动中,每种乐器都成为某种生命角色的扮演者,或弹拨或长奏或徐或疾或轻或重间,将“彷徨思索”,“努力奋斗”,“欢欣鼓舞”……每种情感以音符的形式表达出来,直击人的耳与心。对生命的诠释,对希望的渴求,对美好的留恋,一一跳脱出来。起落间,记忆中那些已经飘远的画面又回到眼前。
当《Laputa》出现时,我能够听到内心真实雀跃。阳光,真的近了。最后的《龙猫My neighbor, TOTORO》更让人有手舞足蹈的冲动。那些美好的故事在音乐中重新拼起美丽的画面。

久石让用两个小时的时间,重新讲述了一个对阳光渴求的故事。一如他的那首钢琴曲《Path to the light》。我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倾听、回忆、感动。

谢谢,这真是个非常非常美妙的礼物。

事后记:那天,满场,甚至不少人买不到座席最终挤在通道里听完整场音乐会。这是我未曾想到的。最后终场时,我们齐齐地击掌要求大师再次献身;满场的人们齐声喊出《Laputa》,这一切真让人兴奋。全场的乐器里,最让我喜爱的是打击乐器。那些清脆的响动,总带着阳光的色彩突将出来,让人一震。
久石让,从二楼望下去瘦瘦小小,光头。着黑色礼服。他几次深深鞠躬,感谢台下所有的观众热情的掌声。音乐会已经结束一月有余,我还记着大师含蓄却精彩演出。谢谢。

听了久石让个人音乐亚洲巡演北京场,在可爱的TOTORO音乐声中记下些许感触。元旦时重温了宫崎骏&吉卜力的很多作品。为了忆起那些美好的画面,让那些美丽的音乐击起一个月前的心情。

借用这张照片吧^^久石让大师
借用上海音乐会的曲目:
演出曲目包括:

·Princess Mononoke 幽灵公主

·Last Summer~from spirited away 千与千寻

·NAUSICAA of the Valley of wind 风之谷

·Symphonic Variation of Howl’s Theme 哈尔的移动城堡(宫崎骏最新电影)

·My neighbor, TOTORO 龙猫

·Kids Return 野孩子的天空

·Summer 菊次郎的夏天

·HANA-BI 花火

·Asian Dream Song

「Asian X.T.C.」久石让06年10月4日最新专辑选曲

·A Chinese Tall Story 《情颠大圣》

·The Post Modern Life of my aunt 许鞍华电影《姨妈的后现代生活》

·Welcome to Dongmakgol 韩国电影《欢迎来到东莫村》

·Asian X.T.C.

合作乐园:中国爱乐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