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ing for something
I wanna share something
I wanna feel
Something won
Something real
Something exciting…

    ——我终于知道天堂的颜色了,它既非纯白,也不透明,它是火焰般的红。因为天堂早就失火了,神仙们都忙着救火去了,至于人间那些庸庸碌碌的小人物,它们实在管不着了

   
    很多女孩是从言情小说起读“课外读物”的。我则正反着。10岁起开始看武侠。第一本是金庸老爷子的《倚天屠龙记》,一发不可收地喜欢上灵气儿的赵敏和蛛儿。言情小说直到高中二年级,才由琼瑶阿姨的经典《窗外》起读——看了足一年!那会儿甚至觉着,偶就没那个看言情的筋儿。
   
    前几天梳理一头乱发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不小心,头发已经达到历史新了。小时候,别人家的女孩子都喜欢长头发,让妈妈梳成各种各样的花式,编辫子的花样就N多种,更不要说什么左盘右扎前后分层等其它复杂工艺了。俺小时候一水的短发——俺亲娘说长头发打理起来多累人啊——初中前俺是标准的日本娃娃头,当然这是说好听的,通俗一点儿说就是“小叶子头”——小叶子大家都知道吧,聪明的一休看过没?不清楚的同学Sogou/Google一下补补课。初中以后头发径直短上去,有时间段差点儿被俺搞成“板儿寸”!要不是每次给偶剪发的阿姨跟我亲娘极熟,就真“板儿”了。那发型也不好形容,基本上偶在心里认定是“小狮子狗式”了。
   
    十几年中,偶发型几乎不变,以至于某次高中毕业后在路边等车,被小学同学认出……那叫一个汗。跟发型一样变化不大的是脚丫,自从初中一年级脚丫长到了21码半后,就几乎停止发育了(嗯嗯嗯俺说的是脚丫哈,各位看客表瞎想)。俺于是穿了近十数年的童鞋,直到要上大学,才理不太直气不太壮嘀跟亲娘声明:再不穿童鞋了,哪怕正常鞋子大些俺也忍!
   
    上大学一直被俺视为可以正当地达成自己一个人出远门心愿的最好手段。俺在百般争取万般努力下终于成功鸟。于是乎,大学第一件事便是:更新形象。咋也得弄个淑女式尝尝先(鲜)。别的学不来,弄个长发飘飘装下总OK吧。简单易行。
   
    琼瑶阿姨笔下的“冰雪聪明”女孩儿,几乎都是长发。飘逸得不食人间烟火。偶其实一直怀疑现实中会否真的有这样的女生,即使有估计见着了也肯定离得远远轻轻看上一眼便罢了?俺不喜欢言情小说,也没对哪个小说角色心动。俺只按着最想当然的办法,小小改造自己。
   
    基本上,俺对自己的改造获得了成功,这集中表现在:俺嘀大学同学以及大学后的朋友们无法想像俺“小叶子”“狮子狗”时代的模样;而俺大学前的同学及朋友对长发飘飘的“小叶子”“狮子狗”完全抵制了一通。
   
    但俺终于还是一直保持着长发了。定期不定期去修理,却再未剪短过肩以上的发式(耳以上更没再有过嘞)。俺对护发编发常识还是一样的一无所知。除了马尾偶不会任何其它扎法。俺不会用头花,夹子甚至各种小饰品。俺停在淑女与非淑女之间,尴尬了这些年。
   
    俺现在头发又长嘞。因为搬家换地儿,俺找不到熟悉的剪发地点。俺嘀头发趁乱偷偷生长着。如果一直不去管它,也许不消几月便可及腰了。最近俺迷上了头巾,这让俺在保持了N年马尾后终于可以散开头发度过每天24Hours。俺的形象于是又有了些小变化。这一次,会维持多久哩?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