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的灯,绵绵延伸。像孩子手里的灯笼,明灭摇摆着,让人担心一阵风过是否会失手熄了烛火。

    
    喜欢走路的年代里,丫头常穿着大大的T恤和花花的长裤。她踩着马路沿儿上的方石,边走边哼唱。那是一首王菲的歌——《闷》——现在想起,却总是《催眠》的调调。
    
    路是直的,横横纵纵交错着。边边角角那么分明。每个转弯处,都充满了奇遇的可能。丫头一路走一路唱。在无数的转弯处,她发现了各样可爱的事物——那个唱片店,那个玩具坊,那个总有玫瑰的小屋,那个亲和的老板,那个糖果专卖,那个蛋筒冰淇淋,那只叼花的猫……
    
    丫头一路走下去,随性地转着,不知不觉中长大。
    
    有些时候,人们会分外在意那些可能已经失去的能力——不论是否必须,是否急需。当年龄一日日地滑过,当猛地一下意识到那滑动的风声,当知道有些过往不再有机会回复。也总有些时候,人们会分外珍惜已知的自己具备的能力——能大声笑,轻声哭,以及不时跳跃出来的好奇心。
    
    丫头总有些小疑惑。那些小在意,为何总会不期而至,像完全意料之外的焰火一样,冲将出来,在空中绽放后又归于沉默,短的让人怀疑是不是真有出现过——如果不是那一星星来不及快速消散的气味留下痕迹。
    
    最近这个城市特别热闹。走在任何一条路上,目光所及之处尽是花火,夹道欢迎似的。喏,那一簇荧光,那一束流星焰,那一朵开在高楼身后的绿蘑菇,还有远远的那一丛五光十色的花儿。这气氛很能感染人。无论在路上,在窗前,甚至睡梦里,那些带着哨音的炫目的光,从各个方向飞奔出来,照亮夜空。
        
    有些东西,总在还未有机会尝试的时候消失踪影——最近的那个,是个叫藏红花的店。据说很小很小,跟西藏没有半点关系,做各种西式餐点。店主似乎学电影出身。曾经有那么几次,想在空闲时不经意路过时进去瞧上一眼,但还未成行,便没了机会——店主宣告:一切结束。于是只有翻那些照片,回味可爱的厨房用具。后来再看店主人的博,原来是另觅了新址。据说几个月后会再次开张。
    
    也有些东西,总在尝试多次后依然不肯放弃。儿时的梦想,或者某个成年后的梦境,甚至是某次看天明时的呓语。最近的那个,已经归隐梦中——彩色的梦——时有时无的露着小尾巴似真像假的。
    
    这其实是在春节期间想写的POST,拖到现在,拖得已经忆不起当时的感觉,就胡乱填了些字儿放这凑数吧,好歹也表示当时俺有想过煽把情。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