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5月31日

    有时候我觉得,想象力是挺可怕的一项能力。虽然大多数时候,它的指向是褒义的,良性的,肯定的。
   
    看小说的时候,想象力是让我又爱又恨又不能控制的。如果那小说是言情是喜剧是口袋书类的读物倒也罢了,无论想象得多逼真,都不会影响心情。但如果是悬疑类甚至恐怖类心理暗示类的读物,想象力在丰富阅读的同时,着实会成为一种心理负担。
   
    是的,像前面提过的,我在看村上的<舞!舞!舞!>,N年前的作品。说不上属于哪类。句法、结构都是相对来说喜欢的类型,但那种压迫式的气氛,却经由简单的情节渲染出来,俺的想象力不由分说地将其真实化,过电影般地印在眼前。这让睡前阅读成为痛并快乐着的一种煎熬。
   
    尤其现在,到了后部分,节奏愈发压抑得紧。我只有在完成一个章节后,再看另一本轻松的关于旅行读物一章节,才能安稳入眠。OK,我承认自己不够胆大,怕做梦怕因为怕做梦而失眠,却是真真实实的。
   
    今日凉风频送,正是夏日入眠好时光。偶,继续小说催眠去鸟~

Tags: .
2007年05月30日

    车窗外,风沙沙地吵。尽管车内并不安静,路边行动过的树叶声响却仍能清晰地传递进耳朵。
       
    要下雨了。气压很低,天阴阴的。
   
    下车。回家。风卷着灰尘袭过来,头发飘散。今年,头发一直散着,从前不曾有过。
   
    <舞!舞!舞!>。这是我今年看的第二本小说类型读物。又一个拼图似的故事。前一本是<风之影>。前一个要拼接的图案是卡拉斯。这一个,是喜喜,是羊男,是连接。
   
    小说有些阴郁。像天气。卡拉斯的拼图,过程紧张,情节引人。而这一回的,让人安安稳稳地进行,不需要遐想。
   
    具体说来,这个故事算不上勾人心神。我喜欢故事的写法。前后,穿插,疑问。仿佛静听着一个人陈述。不用问,不用猜,答案在该揭晓的时候自然出现。
   
    还有两天,这本书将被完成。公车阅读时光的又一成果。

2007年05月24日

王朔说,他用了三天,看完了52集,重新回忆起青春岁月。王朔说,感谢叶京,让他知道自己是谁。

我用了更久的时间,停停歇歇地看完了。52集。一度开怀。一度紧张到心慌。

想写篇什么相关的字,关于这戏,关于这些戏里的人,关于感受。总没时间。

先起个头在这儿吧,这星期得空了补上。

2007年05月11日

每年到这个季节,生活就突然不大可控。
每年到这个季节,都有问题。

最近总突然心酸起来,眼泪跟着无声而下。没缘由。没征兆。
每次泪落下来,干了,心情就能舒畅些,人就再沉默些。
每次沉默后,空空荡荡。身体里那份支持的力量就出现动摇。
然后告诉自己顶住。

亲爱的。这个季节。我想你在身边。
在那份心酸泛起以前,唤醒我,摆脱那些可能出现的暗涌,不与自己相违。

.
.
.

可是亲爱的。这个季节。你似乎同样的低潮。

生凭第一次,做与现实极为接近的恶梦。
这一次,场景不是科幻,不是森林,不是迷宫。
具体地点已经不记得了,唯一留有印象的,是蜘蛛。

偶一向害怕的生物。

详细的故事脉络也已经完全理不出头绪。只知道这梦以打死一只趴在裤子上的蜘蛛结尾。
醒来。心有余悸。

周公解梦说:女子梦到蜘蛛,会有子宫疾病。这不重要。
周公解梦还说:打死这样的蜘蛛,表明身体越来越强壮。我全身心相信是这层暗示。

其它已经不是关键了。我只希望,不再做梦。不再做梦。

2007年05月10日

整一个月。

BLOG四个字母偶尔在脑子里划过,却总没停下来,让指端继续,提交半字片言。

懒。生活规律。细碎的事情占掉了全部时间。抑或就像季节一样,成为了BLOG周期性暂忘症。

夏天到了。浮躁的空气里,要保持一丝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