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6月24日

游戏介绍:
这是博客里流行的击鼓传花游戏,传给谁谁就得接着,否则就会挨罚,请认真对待,不要怕暴露隐私。
被点到名字的要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下自己的答案,然后去掉第一个问题再加上一个问题,仍然组成四个问题,传给其他4个人,列出其他4个需要回答问题的人的名字,还要到这4个人的博客里留言通知对方你被点名了,被点名者不得拒绝回答问题,完成游戏的人将会永远得到大家的祝福。
这4个人要在自己的博客里注明是从哪里接到的,并且再想一个问题传给其他4个人,让游戏继续下去,不得回传。被点到名字的人将会得到大家的祝福,并且所有美好的愿望都会在不久的将来实现。
△△△△△△△△△△△△△△△△△△△△△△△△△△△△△△△△△△△△△△△△△△△△△△△△△△△△△△△△△△
爽爽点到我了,OK遵守规则。
 

开始回答问题嘞~

1.你觉得薪水多少算一个满意值呢?
答:同爽爽。对于喜欢的东西,不用考虑价格因素,想要就能买。谢谢大家
***********************************************************************************
2.对于当前的全民炒股现象,你如何看待?
答:挺有意思。上一次全民炒股时,我还不知道股票是什么。这一次刚多少弄明白些,就发现又出来N多不懂的名词。
***********************************************************************************
3.什么时候请我吃饭?
答:你说了算
***********************************************************************************
4.你所追求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子的?(简单概括)
答:简单,做想事的事。自由。快乐。

△△△△△△△△△△△△△△△△△△△△△△△△△△△△△△△△△△△△△△△△△△△△△△△△△△△△△△△△△△
好了,作业完成!
号外!我要点名了!******偶换个地方点哈,这儿人少
各位,接招了!

1.对于当前的全民炒股现象,你如何看待?
2.什么时候请我吃饭?
3.你所追求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子的?(简单概括)
4.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2007年06月19日

车里闷热,没有空调。人多。
售票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长期的阳光工作将她的皮肤晒得黝黑,到站开门上车下车,她出色地记数每一个陌生面孔,不出差错。这真是一项超强的技能。
她左手拿着刷卡器,右手握着票板。穿梭在拥挤的车厢里。
她的右臂上,刻着两行四个字

你在哪
  海

那应该是用刀子一笔一划写上去的,字迹清晰。每一笔与皮肤交接的地方,都微微上翘——也许是我的错觉。小姑娘穿着短袖的工装,肥大大的。刻字的手臂完整地留在外面。丝毫没有不自然感。我于是想,她许是真的不将这字以及这字的故事放在心上了吧。
故事不去猜了。
我认识的人里,也有那么几个,因为各种原因曾在身体上刻下记号。
一个女孩儿,为了留下男友,划过自己的腕。她后来对我说:::女孩子一定不要这样做,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因为那一刀,她挽回了爱情,留下了男友,但她说起的时候,还能隐约感觉到疼。
另一个女孩儿,不知为了什么原因,一只手腕上也有伤。她终年带护腕。从不拿下。
还有一个女孩儿,在感情受挫的时候,划自己的身体。她说那痛楚能抵住心里的痛苦。划下去的时候,只觉得身心释放。
我从未见过她们的伤口。我怕见到。也真的替她们痛。尽管也许在我的青葱年纪,叛逆时代,也曾想过类似的方法宣泄。但从没实施过。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至始也。

爱惜自己的身体。一定没错。

2007年06月18日

小时候居住的城市,据称地下布满通道。最为熟记的一条,是没落傅仪最后一座小宫殿的后花园假山掩藏的,通往火车站的那个。真假已经无从考证。小时候也跟着老师参观过几次,似乎没发现地道入口的影子。
上的小学院子里,倒是真的有一个通往地下的入口,常见锁着。小学图书室的地板下面是空的——踩上去咚咚响。一直到毕业,我也没到地道里探过险。听几个胆子大的孩子讲,有人进去过!他们悄悄地,撬开了门上的锁,带着手电筒去探险。据说下里咝咝地不时冒出白烟阴森森的。那里有走廊,空间不小,分成多间屋,屋外门上还挂着标识牌子,猜测可能是日本人的地下医院之类的地方。我们于是加大想像,纷纷猜想,是否在小学教室的地基里,还有什么其它的洞隐藏着。小学离伪皇宫很近,那一区域解放前的样子,奶奶拼凑了N年也没给拼完整过。小时候不当回事儿,现在想想,也许她是有意回避了?
直到上了中学,小学校园改造,推掉了原来的旧教室要盖成新的,我们才知道——原来所有教室的地下,都是空的!!!
这更加让我坚信:整个城市的地下,交错着各样的通道。那简直就是一定的。

后来大了,知道了“备战备荒”这四个字,才恍惚明白,全国所有的城市,凡能挖的,几乎都有地道。当然,这是后话了。

地道的传说于是衍生出更多的传闻:哪个地下其实原来是做军医院的,哪里是搞实验的,哪里藏了弹药粮食,哪里用来逃亡……哪个地道已经被水封住了,怕有人进,哪个城郊的山其实是空的……以至于,走路跳操都小心翼翼,生怕多加了几把子劲,地表就下沉了,掉进地道里去。我也一直很想亲自冒险去一下已知的地道里看个究竟,但终归还是胆子小,至今未能成行。

今天回家路上,走过一个上了锁的孤立的像是地道入口的小门,忽然想起小时候,嘿嘿,随手记下。先到这里。

2007-6-18 12:22 Windflower-齐豫
车快速驶过。小平房从车窗边快速后退。快得来不及数清。
1、2、3……18。18间。2/3的平房开着门。一共十来个人。一些坐在门口。其中两间平房里,有2人。

读马原。
忽然对麻风病,麻风病村充满探索欲望。这个病很奇怪。在一些影象里,患者都穿厚厚的袍子,从头到脚裹严。这个病的患者在旧社会通常都被活活烧死。即使不被烧,也会被放逐到很遥远很偏僻的地方。从此从现实的视野里消失,再回不来。

2007-6-19 忘了时间 Sitting down here-Lene Marlin
没再数数。看上去,开着门的小平房比昨天少了几间。人也少了几个。天不如昨天晴朗。人的精神却似乎比昨天要好。有人在吃早中饭,有人在化妆——共同的是,她们都在等待开工?

继续读马原。完成了麻风病村的故事后,决定要休息一下。
在我的想像中,最难形成的部分,是人的脸。场景、动作、对白……这些都不难,只是脸是空的模糊的虚幻的。昨天的知识恶补加深了想像的空间,让一些模糊的影像相对真实。如果没有那些记录资料的照片和文字说明,我想我可能无法理解“手指脚趾已经烂掉了半截”到底会成为什么样子。我曾天真的以为,她除了没有鼻子,其它一切真完好如正常人。
马原似乎存心抹煞真假之间的界限,这个故事,关于麻风病,麻风病人以及麻风病村的故事,交织了太多穿插于真假之间的叙述。鉴于我一向将小说当真实去读的习惯,用不去追究故事的真或假来对付马原设下的圈套,也许是最好不过的办法。
故事无论如何都是让人觉得合理又吃惊,陌生又新奇的。没什么惊人的印象深刻的句子冒出来,形成的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事件。有始有终。仿佛真的发生过。

2007年06月02日

    今天看订阅的BLOG,一个姐姐说,她终于被动员着去了北舞,感受了下芭蕾。竟爱上了。

    我于是想起自己的芭蕾日子。

    03年起,在北舞泡了两年。上最初级的班,做最最基础的地面运动上瘾。同行的,还有高。那时候白天去芭蕾论坛里泡着,周末去北舞各教室里穿梭,晚上在家里摆手位体位脚位,早上迎着阳光压腿。每次从舞蹈教室的地板上爬起来,都是全身汗透。傍晚站在回家的公车上,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再用不出一丝气力。

    回想起来,有时会佩服自己那会子的坚持。现在每天能抽出15分钟压腿瑜伽就很知足了。

    芭蕾,让我的身体变得强韧。动作的拉伸与姿态的把握,老师看得很准。我后来偷懒,搬了家后再没去北舞练习。尽管MSN上的芭友们仍有联络。

    迷芭蕾的时候,我动员老妈练了简单的瑜伽。她竟坚持了下来,到今天已经4年有余。妈说:真好,身体柔软,连肩颈的老毛病都很少犯。

    芭蕾的用品N套,现还在家中。我现在也就在地板上,下叉,压腿,练腹背肌。强度当然不会有老师那么大。常安慰自己说:练练总比不动好。

    芭蕾,每个女孩子都应该去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