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7月30日

Mars 带领大家冲破黑暗的悲剧英雄

又到了瓶颈期。工作,生活,心情。
看小说多了,幻想和直觉就跟着成长。看漫画多了,人就陷入思考与非现实。

最近事情有些多,有些杂,有些奇特。需要梳理一下,再回BLOG真实世界。

2007年07月12日

最近几天一直泡在土豆上,不分昼夜。说来不怕丢脸,不怕被你笑,泡土豆的动力是琼瑶阿姨的07年度大作《又见一帘幽梦》……

由于泡的时间长,前后反复新旧版同时看,共至少观看了两遍47+23个剧集及20+集的花絮,所几天来对土豆的使用程度比注册以来的时间总和都多,对改版就相对敏感些。线上生效时间应该是在下午。将播放器独立在首屏正中,背景由原来的淡色变成影院特色的黑幕,节目缓冲时会出现横向左右拉动的广告幕布,呵呵,收入啊~~~

晚上再看,发现有些时间,在播放器两边也会有固定广告出现,这个感觉有些干扰视线。

豆单的订阅,直到现在,也没有成功一次,看来需要时间再稍研究一下订阅及使用方法了,有点儿困惑。

OK,继续追任何看过的没看过的《又见》和《又见》前版

2007年07月02日

    讲个故事
    
   
    从降生的那一刻,你就知道自己是不同的。不是比谁多个鼻子或者少只耳朵。你眯着新生的双眼,静静瞧,那一瞬间你就明白,终你一生,都不会与别人相同了。
    
    一
    北京的夏天就这样悄么声地来了,尽管才6月初。湿度骤然达到80%。这是桑拿天——大人们都这样说。
    今天跟爸爸去了学校回来。我们不是北京人。爸爸说,家本在长江边上,为了三峡大坝被水淹了。搬离祖屋后,爸来了北京,爸在一个工地做工,然后从一个工地转到另一个,一直到现在。我生下后就一直跟爸一块儿生活,对,就我们俩。那个生我的人,在我降生后不久便不见了——我从没见过她,哪怕是梦里。我也没听过她的任何故事。一切自然。
    我从小就喜欢讲故事。我不停地说不停地说。小时候,人们说这孩子真闹,每天咿咿呀呀不闲累。大了些,人们说这孩子真怪,每天唔唔噜噜不知道说着啥。
    只有爸听得懂我的话。
    今天跟爸去了学校。爸说我到了上学的年龄,应该去和更多的孩子一起跟老师学习。我们不是北京人。爸带着我一间间地学校寻,想找个能接收的。今天跟昨天一样,昨天跟前天一样。爸带着我坐上回家的车,说明天我们再找。
    车里很热。天热了。车里人很多。个个凝重。
    一个好心的叔叔让了个座位给我。我拉着爸的手,坐在那里,在无聊的车上,给忧心的爸讲故事。
    
    二
    狐狸苏上车的时候,就知道这一次又郁闷了。下班高峰。偏偏这车没开空调。天气预报说了,今天有38度!湿度都80%了!该死的桑拿天,这么早就到了。狐狸苏左右观察着,希望能找到一个能在三站地内下车的人的位置——透过一张一张满是油光的脸,似乎今天是无望了。
    一颗大大的汗滴从鼻尖掉下来。狐狸苏注意到一对异常的父子。
    
    三
    我看到小狐狸。我在心里取了个名字,就叫她小狐狸。
    她看上去很孤立。车厢里都是人。她背着个大包站在中部,努力保持平稳。她戴着白色的棒球帽和黑色的太阳镜。她的包上有只红色小动物。我想那是只狐狸。
    我从没见过狐狸。无论是电视上,还是动物园里。我家没电视机。爸也没时间带我去动物园。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红色的小动物会想到“狐狸”两个字。就是狐狸。而她,我想叫她小狐狸。
    她站在那里。嘴角微微上扬。脸上却没有笑的意思。透过她黑黑的眼镜,我知道,她在看我。
    我是个不同的人。我知道。她也知道。
    
    四
    那是一对异常的父子。他们长得真像。一样的小眼,一样的大头。甚至笑起来,嘴巴的形状都是一样的。儿子不停地拉着爸爸的手,不停地说,不时大笑。狐狸苏立直了耳朵,也还是分辨不清他们到底讲什么好笑的事儿。父子俩很开心,很投入。旁若无人般。一时间狐狸苏有些羡慕那孩子,羡慕这对父子。死气沉沉的车里,因了这对父子,充满生气。
    
    五
    小娃娃紧紧搂着她那个年轻父亲的脖子。我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胆小害羞。
    
    六
    如果有可能,小狐狸会把她的狐狸送给我么?我一边给爸讲着笑话,一边思考。如果没有那个刚进来的害羞小娃娃,我想我得到狐狸的可能性极大。可是现在,希望渺茫。
    小狐狸一直看着我们。一直看。我还在给爸讲着故事,一个接着一个。讲到有趣的地方我哈哈大笑。好多人看我,怪异的眼光。我不在乎。爸说每天快快乐乐就好。
    我给爸讲了个夏天的故事,接着又说了个下雨的故事。天很热。路很长。还有好几站才到家。我于是拉着爸的手,给他讲个关于狐狸的故事吧。
    
    七
    不用想也知道,那对父子该在那一站下车。那一站下车的人很多。那是个很奇怪的地方,地处两块相当繁华的地段中间。却是个北京人常说的“城中村”。那里地方不大,却装着很多人。形色各异的人。各行的人。有的像是白领。有的似是民工。也有些奇怪的房屋,时而开门时而上锁,里面坐着衣着暴露的女生。
    那是个奇怪的地方。装着很多人。奇怪的人,正常的人。那对父子肯定去那个地方。一定是的。
    
    八
    你的最后一个故事,肯定与狐狸有关。你和你的父亲对望大笑。那么自然。如果再多一会儿,如果没有那个路途进场的小娃娃,你肯定会得到那只红色的小狐狸。一定的。
    
    九
    我终于到站了。跟很多人一起下车。这个地方很奇怪,位于两块繁华现代的地段中间。是北京人说的“城中村”。这里住着很多人。奇怪的人。正常的人。我和爸跟着很多人一起下车。尽管我很想跟小狐狸再多坐几站。
    我的左手手指又自动粘在一起。每每此时,我的左眼都会不自觉地斜睨向他们。从出生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此生都无法控制他们。我忍不住结巴地说话。开心的时候歪嘴大笑。
    正常的人说,我是天生的弱智儿。为此爸找不到合适的学校。我心里比谁都清楚:我是个弱智的正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