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7日

写个故事就像作曲一样,再怎么喜欢也有搞砸的时候,有时候想这段不好那边不顺就修修改改,结果却发现已经回不去了,跟当初脑子里的旋律简单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很奇怪吧,花再多的力气也没办法呈现最初的性情,结果那么美好的音乐,那么倾心的故事,到头来只能存活在模糊的记忆里。

几个月前的此时,我的脑子里反复出现的都是这样一个场景:

风透过窗子吹进来,夹着雨气,凉凉的。
灯“倏”的一下全部亮起。明晃晃的。一眼望去,车厢通道一样拉长,黄色的栏杆竖立两旁。窗外黑压压一片,隐约的雷声打鼓般由远而来。
正前方,那个方形的电子屏上赫然显示:下一站  1997年
……

曾经想着,继续下去,写一个时空隧道的小故事。每天坐公车都在想,每天想。结果,几个月过去了,夏天变成冬天,雨水变成雪花,曾经想过的情节越来越模糊,竟又回到最初的点,无法重现。

现在的我还在努力“啃”着另一个故事的头尾不肯放弃。力图拼凑成一篇还可以瞄一眼的文字。真难。

2007年12月14日

阴沉的天空在犹豫:
是雪花?还是雨滴?

混浊的河流在疾走:
是追求?还是逃避?

远处的情侣在分别:
是序幕?还是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