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1月22日

她一夜没睡。
她的眼光落在纯净的水晶杯子里浅浅的红酒印上。
她说,要写个故事,一个有关暧昧的故事。



第一夜0:00 遇见

        夜的话一直盘旋在七的脑中。久久不去。七于是忘了故事的开始。
        那是一个度假胜地。晴朗的海边。海水总能让人开怀,让人放松,让人发现。那么一大群人挤在海边别墅里。那别墅很豪华。从最顶端的阁楼望下去,一片的白绿蓝。
        七就倚在最高的窗口——那是与生俱来的习惯——眼睛渐渐放远,人就整个揉进视线之中。
一群年轻人。无数活力,无数个性与自我,无数表现欲,无数组合。这不重要。他们喧闹在景色里,仿佛他们主宰了。这不重要。他们并不突兀,这海,这天,这颜色,也要偶尔有些小喧闹来真实。
        七呆呆地看。那神秘的感觉,如果没人打破就会持续——夜的声音突然出现,他似乎存在很久,他似乎一直在那里,同样等待,同样呆望。他仿佛在自语。那声音和着海水的气息抚在耳边,喃喃地。
        夜说,七个夜晚。我们有七个夜晚。我们在七夜的时间里,相恋。甜蜜温情回味无限。只七夜。我无法告诉你七夜的结局。让我们一同体验。

第二夜1:00 PUNK

        台上那个MM高呼着,疯狂的人们跟着她的节奏不停摇摆。
        她说,这里就像是夜的一个洞,一个黑黑的洞。而他们就要像阳具一样:插进去爽一下。
        他们站在高高的台上,隐藏在射灯交织出的阴影里。无数长发晃在镜头里。无限颓废。
        这个夜里,疯狂成为主宰。她在黑暗中寻找他的眼。镜头前的他有一丝陌生。隐藏的冲动。
        一整夜,他甚至没有牵过她的手。一整夜,在喧杂中,她见到他的另一面。背光。
        她有些迷惘,有些迷恋,有些失措。她不知道哪个他是真实的。她努力用镜头追踪着,生怕一不小心就掉了就丢了。

        他何尝不是小心翼翼。

第三夜2:00 镜头

        烟酒,醉人的歌。
        七在黑暗里看着深情搞怪唱歌的夜。有那么一秒,他们不明原因地一同哈哈大笑。有那么一秒,他们的头几乎贴碰起来。有那么一秒,夜的脸就在七前面——呼吸的距离。
        七看着夜的双唇。夜的唇很质感。很有力。七忽然觉得这一秒连眨眼的时间都拉得很长。七知道自己的眼已经合上。有一抹压迫靠近了自己,然后那力度集中起来,集中在最敏感的位置,一丝电流柔柔的从那儿弥散,演绎成一阵让人享受的麻酥,散播到大脑,到手臂,到全身。烟没断酒没空,音乐不曾停止,歌声仍在继续。
        七的眼终于睁开。她知道刚才那一秒,被无限拖长,变成N个24帧镜头。烟洒,醉人的歌。夜还在唱。深情搞怪。七知道,那一秒就是最近的距离了。那些镜头究竟是不是真实,已不重要。

        七不吸烟。从不。七偶尔饮酒,偶尔。
        七有时觉得自己喜欢那种饮酒感觉。凉的酒滑过喉咙,流到胃里,一路清爽。然后这液体在胃里升腾起来,暖暖的。那热量慢慢放大放大,遍及全身。就像哈尔城堡里生命的火种。时大时小,暖意却从不会消失。让人易于沉醉迷恋。
        七喜欢在自己状态好的时候,来上一小瓶,偶尔两小瓶。有时那火会烧得太过,让整张脸发烫起来。七就会像娃娃一样,傻呆呆地留一张浓浓的笑脸,直到睡去。
        这一夜,七少有的饮了三瓶。七知道,这是她和夜距离最近的一晚。七的状态好得出奇。七于是放纵自己不去错过任何一口能装进胃的暖。七知道最后当她起身离开,便是另一个阳光普照的白天。这一夜,不会再重复。
        七最后起身的时候,头已经有些沉。她很想找个肩膀靠上去——那肩膀近在咫尺。七的身体自在最完美的微醉状态,头脑却是最最完善的清醒状态。七的身体想要靠过去,意识却坚定地不允许。七在精神与身体的抗争中投降——就这样罢。那一秒已经过去,是否再靠近还很重要么?

第四夜3:00 温暖

        她又做梦了。飞翔的梦。
        她从小就经常做一个梦,飞翔的梦,一个人飞翔的梦。
        现在七她遇到了他。梦也有了变化。

        她在给他上了堂飞行课。她说:
        “保持身体平衡,放松呼吸,对,慢慢腾空。
          瞧,那些飘荡着的五彩气球就在手边了。
          来,跟着,别紧张,一、二、三——起~
          对对对!就是这样!!
          看,会飞啦^_^”
 
        她这样带着他,飞过埃及,飞过太平洋,飞过草原,也飞过西藏……他说:真棒!

        然后他来主导。
        他牵着她,一路向前。他的手很暖。
        他牵着她,一路飞过。他说,那个店的J姐是好朋友。他在空中俯身大喊:J姐,这就是她。
        他牵着她,一路向前。终于飞到那辆小小的红色车前。他变出一捧花。他说要带她去个可爱的地方。
        他的手抚过她的脚踝。她一袭白裙,长发散落。他的头轻轻偏侧过,擦着她的脸颊,温温发散着亲昵与安谧。

        她又做梦了。飞翔的梦。这一次,她与他一同飞。

第五夜4:00 雅歌

        所罗门的歌,是歌中的雅歌。

第六夜5:00 亲吻

        她与他躺在阳光里。周遭一片灿烂。她与他静静躺,肩依着肩。
        鸟语伴着花香,微风袭来。
        这样的梦反复出现。

第七夜6:00 ……
        夜说,七个夜晚。我们有七个夜晚。我们在七夜的时间里,相恋。甜蜜温情回味无限。只七夜。我无法告诉你七夜的结局,让我们一同体验吧。
        七端着杯子,不停回想这话。杯子里是浅浅的红酒。七于是不睡。第七个夜。七看着红酒一层层变少。那些甜的酸的醇的味道在她的口里脑里心里弥散开去。七张着微醺的眼。七说,应该写个故事。有关梦的故事。有关七个夜晚暧昧的故事。“七夜”。

记:
        这篇暧昧的文字终于就“到此为止”了。我已想不起,到底用了多长时间,酝酿构思以及书写。这故事源于一个开头,一个结尾;源于多年前偶然发现的一个叫暧昧的女孩,一个叫七夜的主角;源于一些有梦的日子以及无眠的时间;源于公车上的发呆,以及构思故事的痛苦与快感。我知道,这种填空的方式拼出来的故事,并不好看,但我仍想把那些零散的片段记录下来,就当是纪念那些年轻时代“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习惯罢。
        这一夜依然无眠。在黑暗中等待睡意的大片空白时间里,思路忽然转到这篇久不能成形的字儿上。于是赶着敲出来。这一篇就此告一段落。

下班的时候,传会议室桌上的手机忽然亮了,老妈短消息显示在那里。
妈说:今天带了宝宝去了医院手术,现在已经醒了看着还好。
宝宝,是一只猫,11岁。

宝宝三岁那年,我还在上学。那时候写过一篇小小说,宝宝是主角之一。那里面我写道:3岁的猫相当于15岁的人,再过几年宝宝就比我还大了。小说已然找不到了,宝宝还健在。如今她已经11岁高龄,如果换算成人,不是耄耋,也够得上古稀、花甲。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安全从手术台上下来,实属不易。

妈说:给宝宝打麻醉的时候,她哭了。那心情我能明白。五年前我带着半岁的咪咪去医院检查,抱着他在采血室外看护士MM抽血时也忍不住啪嗒啪嗒掉眼泪,抱咪咪的手不住颤抖——那还仅是验血体检而已。爹妈能最终下决心带着宝宝去医院,是充分考虑到最坏后果了,她是以怎样的心情看着宝宝一点点失去疼意啊。
万幸的,宝宝成功从麻醉中醒来了,一切顺利。
妈没有在决定去医院的第一时间通知我。她没说原因。我没问。我知道,她怕我担心。

妈说,手术后,医生讲宝宝的身体其实有些病变了。妈半埋怨自己:早知道就早几年带她来手术,她能少受多少罪呀。
宝宝一直是爹妈心中的小女儿。11年来,宝宝时刻陪在他们身边——我和哥哥却不能做到。宝宝陪他们说话,陪他们吃饭。在他们晚归的时候为他们守门,在他们出门的时候送他们到门口。妈总说,因为有了宝宝,她跟爸爸的生活中多了很多乐趣与生气。我也一直将宝宝当成自己的影子。有她在爹妈身边,感觉就像我从未离家远行一般。

宝宝今天终于过了那道关。从今天起,她的生活将彻底没有烦恼。

每个生命的机遇似乎都是注定的。就像宝宝来到爹妈身边,就像咪咪当年从沙发下羞涩地露出小脸被我背回家,就像小兮在他的同父同母异母的兄弟姐姐中被抱起来,就像蓝妹妹在躲藏的汽车下怯怯呼唤被我听到,就像麦沙达维从他们那瘦弱的母亲身体里降生人间……他们的命运都是被写定的:注定有人疼爱,注定快乐地过每一天,注定幸福。

在电话里嘱咐着妈相关的注意事项。心中默默感谢上苍保佑。这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2008年01月17日

今天是腊月初八。
今天很多人凑在一起快乐地庆祝。
今天在旧时岁月里是节日的开始是新希望的起点。

今天。你告别这个北京冰冷的冬天。寻找温暖。

你躺在熟悉的路边,旁边的花草丛,在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你的那些还能欢笑的日子,你与同伙在里面追逐玩闹,安家落户。现在花谢了草枯了,大雪将至,你也放弃了。
你雪白的外衣被这个脏脏的城市污染着,早已经灰黑。那时你还很爱惜自己,那些外出寻觅食物的日子里,你总偷个闲,仔细地梳理形容,哪怕会错过一顿大餐。
你知道这个城市很狭隘,它容不下那些小的生命。每天每时每刻,总有些与你经历相仿的伙伴凭空消息了踪影。你总想着,他们是去那好心人家里过太平日子了。你偶尔也会小小奢望——什么时候也会有一双温暖的大手,紧紧抱起你,无限疼爱。
每每想到这里,你都会淡淡一笑。眼前还是现在的问题:吃,住,寒冷,敌视。天下之大,想找个容身的角落竟如此之难。
你也曾幻想过会有段美丽的爱情,就像夏天的花秋天的叶。这些生存以外的事物,总是那么不可求。算了。
你的眼仍睁着,没有愤怒埋怨,那里有一抹光,像是一种解脱的企盼。终于结束流浪的生活,终于。这一辈子,真不容易。

今天是腊月初八。
今天很多人凑在一起快乐地庆祝。
今天在旧时岁月里是节日的开始是新希望的起点。

今天。你告别这个北京冰冷的冬天。寻找温暖。

安心上路。

后记:
有些灰色。敲出上面这些字儿的时候,忍不住流下泪来。除了记录,我没有能力改变什么。很无力很无奈。
生命是需要感激的。只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些轻视生命的存在。算了,写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