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7日
上了教练车俺才知道——俺这老头老脑老智商跟不上啦!一年的功夫,全部忘光光!
 
上车要先系安全带?着车离合挂1档起步?换档要左右脚协同作战?油门是右脚再右一点而不是左一点???
 
全忘了全忘了。
 
今儿去练个车,熄火不下8次。挂错档不下3次。还有一次没踩离合器就直接挂了个倒档。教练脑袋都快被气着嘞。
俺只好扮索然无辜,小心翼翼,反反复复,仔仔细细地,想记个清楚明白。
 
4小时哇,累得俺都纸片儿人嘞,左腿呈半残状态。
明天还有4小时,俺就直接下周的考试鸟~~~
 
如来佛祖上帝耶稣阿拉真主,所有过往神灵啊,请保佑俺,顺利过关吧!!!

考驾照真是麻烦事儿

2008-10-24 15:26

俺也不记得到底是啥时候报的名,花了多少银两。俺就记得在06年某个天寒地冷的12月天里,满怀悲愤地参加了第二次法培考试——当时想着,再凑不够90分就掉头回家彻底不用学了。
万幸的是,俺过了。不幸的是,过了之后俺就忘了还有学车这码子事儿。
一忘就是一年。某天不知谁提起了学车,俺才恍忽记起俺那悲惨的法培史。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找到驾校电话。人家说:赶紧吧!
于是有那么一个多月,每到周末俺就按时爬出被窝,赶时间坐上驾校班车,一路昏昏沉沉颠到驾校,弄碗泡面,跟着教练大圈小圈兜来兜去。眼看着马上就能桩考了,冬天最冷的时候也到嘞,俺犯懒,想着春暖花开的时候再去。结果这一懒就懒过了冬天春天夏天秋天——昨天某MM提醒说,快学完吧,冬天啦~
其实这事儿俺都考虑俩多月了,到底要不要去学完嘞?到底要不要拿个本儿嘞?到底拿个本儿有没有用嘞?到底要不要起大早去上课嘞?
今儿早上终于鼓足勇气电话咨询了一把。对方MM一听,说,您都一年没来过了,赶紧吧。俺带着几丝侥幸心理,问:是不是俺还有30天时间嘞。对方MM大吼一声直接打消了俺嘀念头。最后俺只知道俺必须在下个月中前,完成所有学时并且通过所有考试且不能有补考哒(——可怜俺折腾了快2年,除了法培还没考过别哒)。俺再问,大惊:之前教俺教得很好的教练早都不在这学校啦,俺央求电话MM,给俺找个最好哒师傅,务必保证俺一条儿通过。对方MM很豪爽地答应鸟。临了还补了一句:您最近别出门了,下星期哦不,明天就过来吧!
俺……这个……下个月再去,中不?
 
要是不幸俺考完拿到嘞,一定要写个“悲情驾照~史”。
2008年10月21日

这是条每天必经路。窄的路面经常挤满车辆。行人常常在车缝中穿梭,自行车总会贴着马路沿儿徐徐前行。

路的两边种了很多植物。它们在这里有好些年头了。树都长得老高。被树荫护的,是没有树高的草木本植物花。能记得的只有丁香——每到春夏就恶香扑面。

这些植物不很招人喜爱。春天飘棉絮,夏天草虫,秋天落了叶子。冬天是没什么可掉了,但粗粗树干和草枝儿挡道。

我不够喜欢它们。尤其夏天,总要屏着呼吸快速穿越。但我从没想过要让它们变成这样,这让人心疼。

阳光下我的脸突然被什么亲吻
这温暖的感受差点儿送了我的命
这种行为我总也没法去多加小心
妈妈又在叫我快回家吃饭了
我不饿可再也吃不饱
腐朽的很容易消化掉
新鲜的又没什么味道
和很多人飞舞在街上心里空旷
他们不问我来路我们想法一样
就是飞来停下飞走再飞一趟
我女朋友说你快回来我在爱你
这爱象糖桨粘住了翅膀
让我没了力量等着受伤
让恨堵在心里堵得慌
最俗气的那件衣服是我最漂亮的翅膀
温度和地方越来越适合我们头脑发胖
我最讨厌的玩意儿是我最高级的营养
它让我长出愤怒也不会长出伤心失望
一声声巴掌在我眼前耳边不断呼响
这给生活带来节奏却不能使我想要躲藏
别亲吻我这让我羞心里惊慌
我在飞在被拍死在飞往纱窗的路上
这爱象糖桨粘住了翅膀
让我没了力量等着受伤
让恨堵在心里堵得慌
最俗气的那件衣服是我最漂亮的翅膀
温度和地方越来越适合我们头脑发胖
我最讨厌的玩意儿是我最高级的营养
它让我长出愤怒也不会长出伤心失望
一声声巴掌在我眼前耳边不断呼响
这给生活带来节奏却不能使我想要躲藏
别亲吻我这让我羞心里惊慌
我在飞在被拍死在飞往纱窗的路上
别亲吻我这让我羞心里惊慌
我在飞在被拍死在飞往纱窗的路上

找些东西塞住耳朵眼睛。只听。听看。
左手一个杯子。右手一只苹果。前面后方。
每年都会有那么一段时间,低迷、徘徊、不明方向、不知所想。日复一日。没什么斗志。天晴天黑。想长吁一口气,可刚提起又放下。
每年这种时候都会想写个故事。或晦涩或明朗。苦苦绕圈。
每当享受些什么,下一刻便失去些什么。每当习惯些什么,下一刻便打破些什么。拿出书,不进半行。看部戏,听不到对白。
也许是下一季出场时机了。就这样。

2008年10月12日

十一长假前两天都去摩登天空了。看了张楚,看了何勇。录了几首张楚,录了几着何勇。很满足。
    张楚还是十年前的样子,只是声音哑了些。何勇的嗓子还亮,只是体重加了些。两场看得都很开心,这么多年,终于又见到他们在台上开唱。昨天看到何勇爸爸出场跟儿子一起演奏《钟鼓楼》,感动得乱七八糟,眼泪忍不住的掉。我觉得他爸真不容易,养一个艺术家的儿子,二十年前顶着多大的压力任他玩摇滚,看着儿子成名,疯了,又重回舞台。我远远地看着台上三弦对吉它的父子俩,满心尊敬。一只手拿着DC不停地录,另一只手不停地抹眼泪。当年的三杰今天都已经是奔四张的人,他们的歌拿到今天唱,仍不过时。那些不知所唱的Queen Sea Big Shark之类的乐队&歌手再怎么在台上折腾,也还是达不到三杰的摇滚Level。

    以上闲话。以下正题。

    韭菜盒子可能是我小时候学的第一种面食。依稀记得舅姥姥来家里做客,教我怎样用小碗压出韭菜盒子的花边儿。这是前话。韭菜其实是我不吃的一种叶菜。大概十几岁开始忌食一直到现在。起初忌食是因为螃蟹引发了过敏,医生讲忌口时提了韭菜。后来大概因为觉得它长得太像草,总认为人吃韭菜就是牛吃野草一样。

配料:韭菜,鸡蛋,面粉,水,盐,其它馅料(视个人喜好)
做法:
1、面粉放入盆中,倒适量开水搅拌,再倒入适量冷水,将面和成面团。盖上保鲜膜醒20分钟
2、韭菜洗净切成碎段,鸡蛋炒熟切碎。俺还泡了三颗香菇,同切碎
3、将韭菜碎鸡蛋碎香菇碎搅拌在一起,加适量盐,做成馅料
4、取出醒好的面,搓成长形,做成剂子若干
5、用手将面剂子按成圆饼,并擀成圆形
6、填入馅料,包成韭菜盒子状
7、入油锅,小火煎熟

    今天做好全部的韭菜盒子后,发现还剩下一小块面,于是按老妈的方子做了一小张家常饼。方法也很简单:
    小面团搓成长形,擀平成面皮状,刷一层油。然后同时从面皮两端向中间卷起,最后合成一个新的面团。擀成圆饼形,入油锅煎熟。

最后在MSN上跟老爸汇报:俺今天做了韭菜盒子,哈哈。按CCTV的一贯说法修饰一下:俺今天创造了历史,做出了生平第一个韭菜盒子!!!

 

马俪文:《我们俩》、《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
十一的时候在家过电视节,CCTV10的‘电影放映视’讲亲情电影的一辑提到这两部片子,跟着CCTV10看了两个片子的大部分片段,很感动。刚才忽然想起来放在这里。(豆瓣里两个片子的影评有些写得很不错,这里就不多写什么了)

一、
  片名:我们俩/You and Me(2005)
  导演: 马俪文
  主演: 宫哲 / 金雅琴 / 罗忠学
  上映年度: 2005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
  语言: 中文

    《我们俩》看上去很简单也很本色很温暖。
    一个饱经沧桑对世情洞若观火的老太太,一个大大咧咧却又单纯勤快的女孩子,在一个老旧的四合院里,从彼此抗拒到彼此依靠,一起经历了春夏秋冬四季。单纯的感情,单纯的场景,单纯的故事。朴素却感人。
    配乐用了窦唯的古琴曲,平淡得恰到好处。
    这是部小成本的影片,据说取材于导演马俪文自己的经历。拍了三年。

 

二、
  片名: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Gone is the One Who Held Me the Dearest in the World)
  导演: 马晓颖(马俪文)
  主演: 斯琴高娃 / 黄素影
  上映年度: 2003年11月2日
  语言: 中文普通话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

    也是亲情片。也是小制作看片段就让我眼泪哗啦啦。影片取材于作家张洁的同名日记题材散文,也是张洁的生活经历。
    影片讲的是女儿与母亲。片名让我直接想到多年前潘越云那首唱给离世父亲的《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影片的话题其实是我一直逃避的:忙忙碌碌中我们为母亲做过些什么、我们所做的是母亲心里所想、所能接受的吗?到底怎样才算真正孝顺?如何做才能努力减少对父母的缺欠?这片子朴素直白,几乎让我不敢正式心里对父母的愧疚感。
    斯琴高娃和黄素影二位主演的表现非常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