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1日
终于到了这一天。看不苟言笑的考官坐在旁边,等待宣判。
没错,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想听哪个?
 
好的是:经过2星期共8天的苦难折磨,俺一路打头顺利通关熬出头啦。
坏的是:继上星期连续折腾4天发烧后,这星期临了终于也没顶住,又开始烧了。我说这一早上怎么恍恍忽忽呢。
 
不管怎样。过了就比没过好。一次过了就比再折腾好。给教练打了个确认电话,师傅说了:等着一星期后过来拿本儿吧!万岁!!!
 
终于不用顶着冬天小寒风在驾校里从早到晚泡成透心凉嘞。终于不用早上5:30顶着月亮起床赶班车嘞。终于不用一袋三聚氰胺丁一天的饭量在最需要脂肪的季节大减肥嘞。终于能回归队伍跟上大家步调恶补最近发生重大小事件不当火星人嘞。终于能安稳地坐在电脑前面,全心全意将堆积起来的若干工作好好协调抓紧处理嘞。终于可以给被各种加减档弄秀逗的脑子下个Stop命令,放下油门刹车离合器这些名词正常运行嘞。
 
发烧,头痛,背痛、晕。这都不打紧。
要看医生,将前些日子漏吃的药补回来。这都不打紧。
应该好好休息,睡两天好觉,尽快恢复活力。这都不打紧。
开始按时吃粮食,增体重,努力提高身体免疫力。这都不打紧。
 
俺过关啦,哈哈哈,这感觉就像玩Diablo II时,一路过关斩将三级全部通关后,看到屏幕上出现“Matriarch”(想起来了,女巫是这个)一样,兴奋、放松、以及困惑和回顾。
 
从考桩、场地路开始,我就一直是第一个上场的考生。教练说,这跟中500万差不多了。第一个好还是不好俺不清楚。反正俺都是镇定上场,至少不能因我影响后面同学的考试。
 
一星期后,取了本儿,俺就是可以正当上路的合法良民啦~~~
2008年11月16日

长滩岛座落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以南大约195英里处,是西米沙鄢群岛中的一座岛屿。这里的白沙、碧浪、蓝天、云彩吸引了无数前来寻找天堂的人们。

从Google Earth上看,Boracay像一根标准的大棒骨。沿着棒骨的一边绕去,满满的标记照片。在Boracay,如果不是久居,相机总会被灌得满满——每时每刻,总有那么多让人忍不住按快门的景象冲过来。

长滩岛离马尼拉算不上远。但交通很繁琐。首先要在马尼拉市的国内机场搭乘螺旋桨飞机进行1小时的“雾气旅行”(运气好的时候能遇到非常漂亮的空姐哦),然后再搭船经过十几分钟驶进岛。从国内出发到长滩岛,几乎都要经历2天时间——这让人很气馁。回来后我一直在寻找更加方便的到达路线,却悲惨地发现无论怎样都绕不开马尼拉。

 

 

长滩岛与外界交通最常见的工具就是这种蜈蚣船

 

从双脚真正踏上长滩岛那一刻起,眼睛开始不够用了。满心都被那种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得到时的兴奋和无措感充斥。通常上岛的时候,都是下午了。整理好酒店行李,就带着相机,杀到海滩——做个massage,看夕阳!!!长滩岛的massage非常棒,价格从低到高不等。沙滩上随处可见身着统一服装的按摩大妈,她们的手法非常好,价格也最实惠,一小时350 piso(约合50+RMB)。岛上也有不少高价格的香薰理疗型按摩,价格在2000 piso或以上。高价的没尝试过,350的大妈按,倒是每天一次,真是舒服啊。

 

长滩岛不大。或者可以说非常小。岛上唯一的集市D’mall,也只是三四条小街纵横而成的。D’mall里吃喝用玩一应俱全。D’mall的一边是长滩岛的MainRoad,另一边是海,到了夜间,酒吧们就在沙上摆上躺椅、小桌,布置好蜡烛、调好饮品、备上烧烤,随时迎客。

 

长滩岛上最有名的饮品,要数Mango Shake了,也就是芒果沙冰。将新鲜的芒果去皮去核,跟冰块一起打碎,加一点糖,喜欢奶味的朋友再加一点奶。清爽可口。我偏爱青芒果不加奶少糖的味道,所以每次必说“Please ,green mango ,no milk ,little sugar”。沙冰的价格也各有差异,50-150 piso的都有,味道其实差不太多。

 

长滩岛上,娱乐活动几乎都跟水有关——海钓、潜水、帆船、冲浪、水上运动——当然,如果你像我一样的懒,一样的贪恋沙滩和大海,也可以什么都不参加,每天只光着脚丫在沙滩上走走停停,高兴了冲进海水里畅游一会儿。

 

这是我们钓上来的,有小丑、NIMO、会吸烟的鱼、会咬人的鱼……都很漂亮

这张是浮潜时,在水下拍的。真实的景象更漂亮,有大量的鱼群,五颜六色的,还有各种海星。

海水很清,总让人忍不住冲进去

 

 

贴了这么多,回到主题。

别人问我: 长滩岛怎么样。我都答:非常棒,Boracay是两个人的天堂。

不论是男人女人、大人小人、情侣夫妇,都会享受这里阳光海滩。

下一次的长滩行,和我一起吧

 

补:因为算不上攻略,所以没写太多有关路线选择或吃喝推荐的东东。

1、去菲律宾前,建议换一些美金。那里物价便宜,所以不用多换。去之前我带了200+的美金,回来时还剩了一半。建议双人去,不玩太多水上项目,500美金足够了。长滩其实没什么好买的,我唯一从那里带回来的,是一瓶白沙——还是用在海边捡到的一个瓶子装的。

2、如果跟团,在长滩的自费娱乐项目是可以让导游帮忙联系的,价格都一样,比较保险。

3、长滩岛的通用陆上交通工具是一种用摩托车改装的“蹦蹦”,一般10-20 piso/人、次,视距离而定。通常从D’mall到任一个酒店,只要不太偏不是码头,10 piso都可以啦。包车要60。

4、菲律宾的官方语言是英文,所以当地人都听得懂的,只是他们的英文听起来要吃力些。他们的口音偏西班牙,浊音的读法跟印度人差不多。实在不成可以用写的。

5、当地人很热情、纯朴。做事不慌不忙。但有小费习惯。一般给10-20 piso都OK啦。餐馆如果加收服务费,可以不给小费。

6、最后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保护好相机别进沙子!!!!!!

2008年11月14日

我的脑子转速太快。很多东西来不及记下,就迅速翻过了

兄弟、爱情、成功
一样的青春,不一样的年代。

当佟大为再次微张着双唇眼看前方傻笑,方言与陆涛的影像重合。一样的娃娃脸,一样的单眼皮儿,一样看似无害的微笑。他们相象,却不同。
方言和陆涛都为人暧昧。对女人来说,这种体贴温柔的暧昧就像诱人的花蜜。女人蜜蜂一样围在他们周围。他们只是微笑,从不与她们交恶。暧昧。骨子里带的。
方言从不说爱。没人知道他爱过哪一个或者是否真的爱过。
陆涛不同。陆涛大胆直接。他见到夏琳,一见钟情。第一次他与她相处,他说:夏琳我喜欢你。

成功,事业被赋予了不同的价格观。
方言时代,成功评价标准是“能不能弄到走私彩电”
陆涛时代,是进出几个亿的资金,卡里2KW的存款以及几十几百平的房子车子。

方言时代里,唯一一个被大家遗忘的兄弟汪若海,有海外关系,开大饭店
陆涛时代,海外的亲戚帮了大忙,华子最终以开起连锁餐馆标榜成功

方言时代,没有父母。因为父母已经无暇顾及孩子。他们于是自由自在的四处飘荡,当快乐的孤魂野鬼。
陆涛时代,父母成了绕不开的段落。陆涛有俩父亲,每个都重要。米莱有个富翁爸爸从小优越。杨晓芸的妈妈小市民。夏琳的父母离婚复婚。华子的父母、露露的父母、向南的……父母的影响在他们身上一一体现。直接而且深刻。

青春,属于回忆
奋斗,属于憧憬

《青春》里说“我们浪费掉了太多的青春,那是一段如此自以为是、又如此狼狈不堪的青春岁月,有欢笑,也有泪水;有朝气,也有颓废;有甜蜜,也有荒唐;有自信,也有迷茫。我们敏感,我们偏执,我们顽固到底地故作坚强;我们轻易的伤害别人,也轻易的被别人所伤,我们追逐于颓废的快乐,陶醉于寂寞的美丽;我们坚信自己与众不同,坚信世界会因我而改变;我们觉醒其实我们已经不再年轻,我们前途或许也不再是无限的,其实它又何曾是无限的?曾经在某一瞬间,我们都以为自己长大了。但是有一天,我们终于发现,长大的含义除了欲望,还有勇气、责任、坚强以及某种必须的牺牲。在生活面前我们还都是孩子,其实我们从未长大,还不懂爱和被爱”。然后他在剥落的墙边蹲下:“请你们珍惜自己的青春,别再浪费了。”
而《奋斗》,看过之后我实在搞不清它怎样定义爱了伤了成功了奋斗了。

写于四个月前,恶补《奋斗》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