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4月19日
很久没给自己煮过饭了。每天晚饭时间,除了宜家的野山椒,已经快想不出还有什么可吃的。这样不好。
 
《潜伏》这片子,各卫视已经翻过N轮,我才想起来要看。主要是前几天被最后一集吸引了,又看了个有关结局的剧组讨论,觉得这片子可瞧。网上虽有高清,俺还是想努力争取在电视上看一下——就是遥控器要辛苦了。
 
这两天下雨,懒得出门。看着打扫干净的厨房,心里长草。于是紧着下午时光,赶紧搜索美食谱,换个口味好心情。就找到了这个肉酿茄子。好久不写做菜,快提笔忘字了。
 
材料:茄子、肉馅、青椒、葱蒜、各调味料
做法:
1、肉馅,加盐、糖、五香粉、青椒碎,沿一个方向搅拌好
2、茄子若干,洗净。切成两段,每段再划好深槽,塞入拌好的肉馅
3、锅内放油,加葱蒜碎炒香,也可以加点儿干辣椒。将备好的茄子放入锅里,加适量水、酱油、调味料。大火。汤收着差不多时,茄子肯定就熟了。
4、出锅入盘。配米饭。很不错
 
生的:

熟的:天儿阴,懒得弄灯光,照得不好。

 
今儿还顺便做了几个别的菜:冬瓜排骨、番茄牛肉萝卜、鸡蛋香椿。总体来说:肉多!
2009年04月17日
        上周末去某著名的村儿里,真正见识了一下“鸡飞狗跳”:一只调皮黄白长毛小狗,在半山腰四处讨嫌,众目睽睽之下,逼着一只小母鸡,从山间小道一路飞到了最底下某家房顶。目测:该飞鸡,垂直下降高度在3层楼左右,水平位移也有2、3栋建筑的宽度~~~大为震憾!
        当然:飞鸡平安落于房顶后,一直到我离开,都没能下来。这是后话。
 
        上星期忽然追星。用各种组合词,四处搜索该星秘闻作品一切一切。俺属于“一般不八卦,一旦八卦起来就粉八卦”型。直到前几天,各种犄角旮旯的全扒过一遍,搞到灰头土脸的,这星可也就算追过去鸟~据说,该星一向低调,话不多,有性格,绯闻多,但总体评价还是良好向上嘀。只是俺这岁数混粉丝群实有些胃肠不适,半截又分了神去了解粉丝群八卦,很无聊很无聊。这不,这星也觉得无聊,终于拉长了原本就不和善的脸,爆发嘞~~~俺觉得好笑之余,也为星瞎操心了了把:这么动气法儿脸上的痘可再怎么消哇~
 
        还好每次追星到最后,多半收获的,不是该星的穿不穿底裤之类的废新闻,而是其它可观瞻的有趣事物。歌儿、照片、影像以及书。4月,总是最说不清的。也许应了这话,每年4月里,俺的追星生物钟总会很容易被引爆,一个片子一本书甚至一支曲子都可能成为导火索。俺于是认了。到这季节,再不假装拈花望月的小情结,大大方方追,也不怕说——这种火苗总会有回归温吞的时候,闹腾一圈,不伤筋动骨,又怡情怡人,何乐不为?
 
        只是,这次追星,以狗急跳墙和英文书结尾——这春天的大冷风吹得……
2009年04月10日

    北京是个没有春天的城。匆匆翻过倒春寒,一下子就半跨进夏天的门。最近很忙。工作。最近很空。心理。有天无意开了电视,瞧到热播的《倾城之恋》,本没什么心思要看,但不知怎么,被里面那个白流苏的一低头那个范柳原的一抿嘴吸引了。于是翻出成套的视频,快速从中间向后略了一遍,又赶在某天睡前,躺在床上回味了原著。

    不只一个人说,张爱玲很冷。不只一个人说,张爱心里,没有一丝爱。  
    你瞧她笔下那些人,那些情,那些故事,华丽的词藻里,透出来的,全是冰冷的带着不屑的自私与现实。她笔下的白流苏是典型的上海女子,范柳原则是典型的花花公子。两人都不信什么爱或不爱的鬼话。张爱说,倾城,是战争成就了这两个自私的人。
   
    两个冰冷的小说人物忽然有了肉身,别扭之后,让人由排斥到接受。
    这个流苏,聪明沉稳,漂亮体贴,坚强坚持,几乎完美。也只有这样的流苏,幽幽地轻声说“我怎么舍得”,像本极棒的书,让人着迷无法舍弃。让范柳原爱她。只是实在瞧不出上海女子的派头,倒有些京城女子的大气。这个柳原,重情重义,有深度够涵养,配得上钻石王老五的身家。可内在里,却找不到花花公子的骨血。两个人物,只是借“倾城”架子,跳脱出来的现代人。白家哥嫂的戏最传神入味,让人厌恨得牙痒,也只能靠他们把人拉回上海的大背景。

    剧情有些拖沓得不能忍受,但想想,张爱相关的作品还真是要压抑着看才对味。陈数的流苏,总有些年龄上的厚重感。黄觉的柳原,像个脸上不停冒出青春痘的不知情深浅的毛头男孩。

    美则美矣,但也只剩下美了。编剧费那么大力气,不过是想说:白流苏与范柳原,本就是两个心中有情的人,他们优秀他们相爱再正常不过,与战争无关。